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不務正業—淺談科學與人文社會
2012/04/23 11:21
瀏覽754
迴響4
推薦40
引用0


近日海內外的種種論壇,都很熱鬧,眾口蕓蕓都在議論時政,從“平西王”薄熙來的事變,到中菲黃巖島之爭。休息之余,東逛西逛,看到有一位仁兄,雖無事實依據,卻能“旁征博引”各種小道消息,對土共大放厥詞,最後寫道:

“我既不是輪子(法輪功),也不是運運(民運),更不是獨獨(各種獨….),我是一名科研工作者………..”

如果按照現在網上的流行語來說,當時我就想給那位哥跪了:大哥,饒了我吧,求您莫談國事......“, 依我看來,要說談國事,我家樓下賣燒餅家的小姨子的二姑奶奶的遠方表親的小外甥也比純粹的科研工作者要來的靠譜(可靠的意思),我的意見是:一個純粹的科研工作者莫要隨便論政,否則小則容易丟臉,大則容易誤導輿論;一個純粹的科研工作者切勿隨便參政,否則小則不務正業,大則禍國殃民。

為什麽呢?先講個笑話給大家聽:

課上老師問野比:“大熊借走你十塊錢,他媽媽還給你3塊錢,大熊還需要還你幾塊錢?”
野比:“0塊錢”
老師說:“啊,我看你不懂數學”。
野比:“老師,我覺得你不懂大熊…….”(大熊屢奪野比錢而不還,只有多啦A夢能幫忙的)

很顯然,以老師為代表的科研工作者,對野比討債這個問題的思考停留在數字分析上,借十塊,已還3塊,還欠7塊。很顯然,數字並沒有把大熊同學的性格問題和多啦A夢的神奇小口袋的種種因素考慮進去。這些性格問題,以及多啦A夢等不穩定因素,我們稱之為人文科學,人文科學有時可以有邏輯可循,有時卻未必。因此,我們說,一個純粹的科研工作者,以準確的邏輯性去分析邏輯以外的東西,是容易出錯滴。這個問題,換做文藝青年的口吻來講,應該是這樣子的:

人類文明使於對自然規律和邏輯的發現和認識,即人類文明是建立在物質存在的,且永恒不變的自然科學的基礎上的,然而,在此基礎上,人類文明並非止步於此,人類在脫離自然科學之外,發展了一套人造系統,包括政治,法律,婚姻,倫理,經濟和文化,這些系統,是人的思維的創造和表現,人的經驗的累積,是對自然界認識的一種反饋及延伸。這個人造系統的本質是虛無的非物質的東東,是可以任意變換,發明和發展的動態,那麽,如果以一種研究固定不變的靜態的真理的思維方式,來研考一種可以千變萬化,可以沒有規律,可以沒有真相,可以被發明的,需要想象力而非邏輯上的證據的虛無的動態的東西的話,我估計十有八九是要出偏差的。換句話說,想要單單用數字分析,解決社會問題,往往是牛頭不對馬嘴。

純粹的科學家,用純粹的科學邏輯看問題,往往容易陷入科學裏慣用的二元論,非黑即白,死活要有個是非答案,因為他們似乎把任何事物看成一道題。這也就是為什麽我常常發現理科生的政論容易走極端,而本身也容易被煽動,被利用。似乎科學應該是理性的,可很有意思的是,我們的科學家往往不是我們想象的那麽理性,我們的科學家往往容易陷入偏激。純粹的科學家的世界,很容易是理論的世界,是邏輯的世界,是能量守恒,理想化的烏托邦,他們判斷事物,往往喜歡用表面邏輯,比如10-3=7,而非事物的哲學本質(錢是借給大熊滴…….).也許他們自我無法認知:數字,只是事物發展的基礎和工具,未必是原因和結果,而生命的本質和生活的本質是不同的,生命的本質是邏輯,生活的本質,則是混亂(chaos),充滿了不確定性因素,需要的不光是邏輯和方程式,更需要經驗,想象力和情感,因為,自然是自然,人則不是,人是多元的。在科學的世界,1+1=2,在人的世界,1+1可以是三口之家,可以是小三上位,家破人亡;在科學的世界,只有死亡,在人的世界,或有解脫;在科學的世界,交配是簡單的簡諧運動,在人的世界,可以是熱情的做愛,或是殘忍的輪奸…,黑格爾說存在即合理,而很多問題單單用邏輯思維則無法解釋其合理性,比如說在日本戰國時代,武士可以為試新鑄煉出來的武士刀,上街隨意劈砍草民,按自然邏輯來講,這樣的草芥人命的合法性與合理性在哪裏?而站在哲學和倫理學的角度,或站在馬爾薩斯人口論的角度,站在歷史的角度,或許便有新的解釋。人類是自然法則的存在體現,人類文明則不是,荷蘭學者約翰 .赫伊津哈曾經寫過一本[遊戲的人],探索在文化和社會中遊戲所起的作用,而就我的理解是,人類文明本身就是一個大遊戲,人類文明的哲學本質,則是遊戲的規則與玩法。這種遊戲的規則和玩法,是取決於人的自由意誌的,而非宇宙的存在(盡管宇宙的存在是人的存在的前提)。

理科生看社會問題時,便容易把遊戲的規則與玩法,一定要找一個對應的邏輯存在,而生活往往沒有答案,至少是沒有標準答案,所以很多理科生在無法找到答案時,尋找另類的解決方法,如宗教或邪教。中科大當年有很多信法輪功的教授,黨員,據說今天法輪功的大紀元時報的創辦人之一也是中科大少年班的一個學生. 當科學家找不到答案時,他們常常選擇在虛無的宗教裏尋找庇護,而不敢想象去改變更虛無的遊戲規則,我想,在他們眼裏,眼前的對與錯可能始終局限了對未來的想象力,即使敢於想象,也需要實驗結果來證明。於是,蘇聯的實驗失敗後,方勵之覺得中共是搞不下去的,跟了美國,畢竟,西方民主制是有據可循的,今天很多留美的理科生,對西方的艷羨,除了豐富的薪金之外,只怕也是如此。

這種由於過分依賴邏輯而缺乏的對人類文明想象力的缺失,在我看來,也是產生奴性的一種原因之一。毛澤東當年如果是個理科生,那麽估計就不會有抗美援朝了,因為,邏輯上來講,剛結束內戰,一貧如洗,被日本人奴役八年的中國人,是無論如何都無法在四面封鎖的情況下打敗歷經腥風血雨,武裝到牙齒的美國人的,是的,數學上看,這題做不通,無解,應該放棄。毛不是理科生,他知道邏輯之外,還有精神,所以沒有放棄。理科生也許會說落後就會挨打,這是真理,這是歷史證明過的,毛澤東則反問歷史:落後為什麽一定要挨打?所以他創造了歷史。這就是哲學和信仰的作用,科學家看政治,很容易忽略這些。我之前遇到留學的年輕人,問他們喜歡西方什麽,他們說西方自由,連國家領導都可以被隨便辱罵,被隨便塗鴉,他們喜歡這種方式。他們說西方的民主成功了,我們跟著走,一定也能成功。這些思維方式,在我看來,很理科生,很表面邏輯,很奴性:西方可以塗鴉領導人,我們需要認可嗎?我們自己的文化難道沒有尊重這兩個字嗎?西方民主成功了,是因為制度嗎?還是因為對第三世界長期掠奪所累積的財富?表面的邏輯,不代表社會發展的趨向。今天,越來越多的中國的年輕人,崇拜著西方的科學,崇拜著西方的制度,忘卻著自己的哲學,自己的傳統,自己的文明。科學或有走不通的時候,但我們的易經,我們的道德經,我們的中庸之道,我們的中醫,卻有著遠遠比科學更復雜,深遠的預測力和影響力。改革開放那麽多年來,中國共產黨的確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情,然而,做的最失敗的,當屬教育。我上學的時候,學生,老師,家長,一致的口號是:“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現在估計英語也是重中之重了。沒有人研究歷史,文學,哲學和政治,高中的我,曾經在教室外嬉戲般的燒著文科的書籍,跟風的對人文科學表示鄙視,現在想來,實在慚愧。日本人拍過一部很爛的電影,叫做“亡國神盾艦”,但其中有一段這樣說道:

“當政者需要意識到,真正可以保衛國家和民族的,不是美國的神盾艦,而是這個民族所擁有的正確的價值觀……”

而我們的價值觀,何時開始丟失的呢?是宋朝起的崖山之後,再無中國,還是辜鴻銘所說”我們心中的辮子“?或是改革開放後,可口可樂加數理化的攻勢?中共自江澤民之後,屆屆都是理工科生掌管國務,江氏學機械,但他善語言,愛藝術,其家族在民國也是大家,深得一些傳統的熏陶,故而保留了很多自己的思考和民族的東西,而胡溫又如何?全盤西化,全盤西化,今天看小道消息,說冰島首相贊溫家寶參政是科學界的一大損失,我覺得溫氏參政,是中國人民的一大損失。全盤西化,全盤西化,五四要從西方請賽先生(Science,科學),要請德先生(Democracy,民主),到現在還未看清無論是德先生,還是賽先生,簡單的邏輯上的照搬是行不通的,簡單的賽+德未必等於中國人的幸福。

唉,中國人心中的辮子,只怕到現在還為洋人留著吧。

PS:同樣不務正業的還有可愛的,德藝雙馨的蒼勁空老師,最近忙著在中國走穴,怎麽不拍片了呢?還等著她的無碼片呢……..,呵呵,真心祝福她轉業成功吧。

PS2:本文沒有歧視理科生的意思,我自己就是和數字打交道滴,只是突然覺得理科的思維方式或有其弊端,又感於當代學生多缺乏獨立思考之能力,才寫雜文一篇,歡迎拍磚,與君共勉。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自訂分類:杂文
上一則: 美與愛的呼喚----舌尖上的中國
下一則: 三亞之行(五)
迴響(4) :
4樓. 動物園
2012/05/18 15:03
真是一篇好文!
非常值得深入探討
3樓. 超級女神
2012/05/08 20:34
沒有回憶的雲好像五四時的學人的味道

很有憂國憂民的心喔,

其實應該是中國人太長時間缺少數理的訓練,科舉又不重視,累積了幾百年幾千年以後,整體國力就愈來愈糟糕了,到了清末突然看到人家船堅炮利,工程醫學與科學...甚麼都超過了中國,殘會一下子全面否定自己,全盤西化吧? 但是,西化的過程裡,從耶路薩冷發源的基督教文明與希臘發源的民主是很複雜的,當時的中國人並沒有完全理解那個制度背後的精神就引進了,才會出了一大堆毛病

但是,我覺得有科學的精神,也同時有人文的關懷是很重要的;大陸那邊我不清楚,可是台灣的毛病與現在的困境都是那種士大夫最不好的那一面留存著:自以為精英,自以為高人一等,與人民與實際狀況脫節,但是又自傲自戀豪不體恤百姓的心態,我認為那是更要不得的

之所以会全盘西化,恰恰是因为只学了表,而没有学里,只看到了西制很多表面的光彩,短期的效应,却没有学到维持这种效应背后所需要有的精髓,而又因为没有理解西制和西方文化的本质,故无法分辨其糟粕之处,全部就拿来主义了。

这好比是大家都吃西药,见效快,但毒素也是蛮大的,我更喜欢中医。

而女神所提的两岸共同缺乏的所谓人文主义关怀,恰恰就是我们所没有学到的体制背后的精神与信仰支柱。这些东西,不是靠一两代人的拜金主义,经济第一,或者是科学兴国能具备的,要慢慢来。

前一段时间,大陆有很多校车出事,结果媒体大肆讨伐政府办事不利,于是各地政府斥资,仿美国购置坚固校车,以减少事故率,保证儿童与青少年的安全。此举乃照顾民生之举,本应赞扬,但其实做的并不到位。美国的校车固然坚固,但并非其事故率低伤亡率低的最主要原因,而是美国交通法里明文规定:任何车辆需要和校车保持一定距离,校车停车开始卸,载学生时,任何车辆在一定距离内就必须停车等候。因为有了这些非常人性化的,非常放弃个体的私人利益,而照顾公共利益的法律的保障,才能有美国校车的好名声。

很显然,在我看来,我们的政府,并没有意识到,光硬件合格是不够的,需要有更多好的制度的保障,需要有更多的官员,人民,去理解这些制度背后的精神和意义,需要有更多的人认可社会公德心,这样的西化,才会是动脑筋,有选择,有效果的,才会更好地进步。

另外,忧国忧民本应是每个公民的责任和权利。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所以我只是在闲暇之余,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之余,关心一下自己生活的社会,呵呵。

没有回忆的云2012/05/09 01:10回覆
2樓. 東海漁夫
2012/05/07 01:23
看他們近來上跳下竄的樣子
想必是被美牛逼瘋了?
1樓. 前進!
2012/04/24 12:51
獨台的虛偽性與狡詐更勝於台獨
 

獨台的虛偽性與狡詐更勝於台獨

1.有的人口口聲聲以民族主義大旗包藏法西斯的本質,屢次發動對中國國內各民族的偏見與納粹言論;香港人與閩南族群顯然是目標,動機則是利用族群歧視分裂中國,離間中華民族的情感與團結,為獨台的合理性找藉口。

2.有人非常介意大陸的貧富差距,但完全不介意台灣近年來急速擴大的貧富差距;有人很介意大陸的貪腐與國有資產問題,但絕口不提台灣刻正沸沸揚揚的貪腐與盜賣公有資產問題。在一個標準之下檢驗問題的基準之下,其動機與在台灣各山頭間的真正屬性,不言可喻。

3.有人非常關心大陸領導人的統治正當性,但完全不介意台灣絕大多數民眾刻正反彈的諸多議題給台灣政客不信任,是否存在的「統治正當性」以及「憲政危機」;有人非常關心大陸內部的人民矛盾,但對台灣面對南海、東沙、釣魚台刻正面臨的敵我矛盾,顯然有非常奇怪的漠不關心。

4.有人很喜歡拿三民主議來當遮羞布,但從不批判台灣反三民主義,完全走圖利美國、圖利多重國籍投機倒爺、圖利財團,卻扼殺人民生存權的反三民主義現象。美其名挺左,卻反人民路線,美其名挺「唱紅」,卻是反紅反毛。美其名挺宋,卻從不支持挺宋或第三勢力言論,抓著兩岸矛盾與人民內部矛盾,不過是拿宋來當擋箭牌。何以如此「打著紅旗反紅旗」,其目的與動機,不問自知。

5.有人表面上反對所謂「美式民主」,但對民主集中制一無所知,恣意憑空想像中央政治局的「深度貪污、行為腐敗和不做大事」,卻對台灣切身問題不加著墨的怪象來看;誰是「美式民主」、甚或是「希特勒法西斯式民主」的信仰者,不問可知。

6.有人以為批判列強就可以掩護反中國,有人以為討論民族生存就可以掩護反動,有人以為聚焦大陸的貪腐就可以掩護台灣的貪腐,有人以為否決了大陸領導的正當性就可以為獨台找正當性;這顯然與大陸與台灣所有人民的共同心願與認知相左。

7.至於所謂的「廣受歡迎」、「超人氣」,只是更堅定的證明了獨台們的動機與目的。

不過,這是好事,不經過正反合的辯證過程,我們無從了解:獨台們的虛偽性與狡詐,更勝於台獨。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