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耗」的雲開見月明(一)
2007/02/09 11:47
瀏覽370
迴響0
推薦14
引用0

()

 

月兒高掛天際,一人站於一樹蔭之下,過暗,不見其貌,只能隱約見得那一頭就算於夜晚也顯眼之金髮。

 

就只是靜靜的站於樹下,似乎是遙望明月,輕風中,突有一聲輕不可聞之聲隨風而去。

 

「月印……是何人所為……」

 

人不動,月亦無語,只有送來涼意的微風繼續吹彿著。

 

*****************************

 

一樣的月,一樣掛於天際,在不同的樹下,有著另一不同的身影,此樹極高,所以樹下之人可見其身影,一頭栗色長髮,藍色衣物,緩緩斂起的笑容,轉變成苦笑。

 

魆翔手撐著樹,臉上沁出了些許的冷汗,似是隱忍痛苦,望著明月似是和故友交待,「月印……你早在將他託我之時就知道他會自己來找我……那我先回去了。」

 

在夜風吹起的瞬間,人影已不在。

 

*****************************

 

鳥語花香的幽谷,在魆翔回歸的三天後,又有了陌生人的到來,和六天前的來訪者有著相同亮眼之奇特金髮,不同的是一銀白面具覆於臉上,不見其貌。

 

來人一雙淡紫的鳳眼,正危險的瞇起,似冷似怒的緊盯著因他到來而出現的魆翔。

 

「月印的兒子,你找來的速度倒也算快啊,不過,這劍是殺我用的嗎?」,魆翔看著抵在自已頸邊的長劍,雖是疑惑的眉微挑,卻不改一臉從容的甚至還伸手輕彈了下。

 

「月印死了。」讓人感受到出寒意的紫眸正對著眼前之人的輕挑而微怒,卻也對此人出於意料外的反應有些疑惑。

 

「這我當然知道,要不然……你怎麼會來找我。」意會到他是誤會了,魆翔既不解釋也不明說,倒是好奇他的反應。

 

「為了什麼?」月昊昀注視著魆翔的眼神中,似是查覺到了什麼。

 

「因為我、因為琉、為了你。」剛就發現劍的不尋常,魆翔已經開始研究了起頸前的特製軟劍。

 

瞬間收起了劍,月昊盷對他的話意顯然有些詫異,「你認識我母親,你是?」

 

琉是母親為了和月印在一起而改名之前的名字,和母親及月印有這麼深遠交情之人極為少有,極可能是……

 

「魆翔,雖然我很滿意自己的名,不過琉和月印一叫我都沒好事。」輕搖頭並低聲輕嘆,魆翔微轉的眼神中卻有著一絲笑意,似乎對此次故友之子很有興趣。

 

「月印很相信你。」雖然是很少提及,但月印以前確實是說過他是少數能信任之人。

 

「月印說過,琉走他不獨留。」知道月昊昀大致已經猜出事情的情況,魆翔但也沒多解說的開始繼續研究起他收於外衣所掩的臂上之軟劍,「那把劍,可以借看嗎?」能纏於臂上,真是古怪的劍。

 

「不能。」雖是雙親舊友,月昊昀仍是無意和他多做接觸。

 

「借看一下又不會壞。」被拒絕不會影響到魆翔的心情,仍見他不放棄的說著。

 

「不看更不會壞。」丟下這句話,月昊昀不打算再理他的開始於谷中閒逛了起來,已經知道月印大概是託他代為關照自己,如果這地方合意,住下也無妨。

 

看著月昊昀遠去的背影,魆翔似乎有了意外的發現。

 

喔?這孩子的性格似乎不似外表所現而已……有趣了。

 

抬頭看了一下天色,魆翔也沒去尋找不見人影的月昊昀,反而是走向一天然山穴而去。

 

*****************************

 

近黃昏,大致了解地形的月昊昀走近谷中少有的山穴裡,直接走向越翔而去。

 

洞中一平台上,魆翔似在運功而盤坐其上,在他入內不久後收功站起。

 

「感覺這裡如兒,待的慣就待,不然就看你想在哪生活,一切隨你決定,反正時間多的是。」魆翔雖然看似輕挑,但答應之事他定是盡力完成,所以月印也才會將其子託付。

 

「尚可,先住下也無妨。」一向離群而居,對此幽谷倒也無處可挑,反倒是……

 

魆翔原就知道他應該待的下,聽完他的答覆後就直接問出他放於心頭的疑惑,「小昀昀,我好奇一件事,你可以大方一點告訴我嗎?」

 

本是若有所思的月昊昀在聽到魆翔的叫法時雖是隱於面具之後,仍可感受到他對此喚法不滿,「雖然你年事已高,但你若再亂喚,我也可不用顧慮月印之言。」

 

似沒料到月昊昀一開口就能刺激到他,魆翔聞言倒是馬上抗議出聲,「唉唉唉,年事已高這句很難聽喔,我的心很年輕啊。」

 

魆翔是妖,原形為鷂鷹,能化成人形當然有不少歲數,月印上次卻硬將他身上不下於他的妖力全轉移過來……

 

看著沒有接話的月昊盷,魆翔再度開口接續之前的問句,倒也是改了口,「盷,你之前上哪去了?」

 

月昊盷拿下面具的同時也回答了他的問題,「我母親交待過,要將她和月印的定情信物放於初識之地。」離開前,月印說想去一個地方,隨後去找他,但卻此一去不回……所以他一開始尋著月印的妖力而來才會誤以為是魆翔殺了月印。

 

對魆翔而言那面具本就不具意義,他可直接觀看到月昊昀的容貌,所以對於他極相似於月印的陰柔面容早知曉,此時並沒有特別的反應的直接問著,「喔,原來如此,再附一個問題,你喚琉叫母親,為何……」

 

「跟你無關。」知道魆翔想問的話,月昊盷未待問完直接拒絕回答,反倒是提出問題,「倒是你,怎麼會受傷。」

 

不用想也知他這句話不是關心而是懷疑,魆翔臉上苦笑浮現,「呵呵,這個嘛……月印會將自身妖力給我,一部份原因是他將隨琉而去,你還不能接,所以要先寄予我,另一部份則是我大劫時間就在那幾日不能出去。」

 

月昊盷原本以為他對月印的交付沒放在心上,聽到這也猜想的出魆翔是為了尋他而受傷,倒是對魆翔的印象改了些。

 

「我累了,哪有地方能休息。」接連趕了許些天的路,月昊盷雖是沒露出倦態,倒也覺得自己該好好的休息了。

 

「我想你剛有看的很清楚了,這谷中只有洞穴沒有房子,有三個洞穴,其中一個我引了山泉進來可以沐浴,另兩個有可以睡的地方,這個給你吧,我先出去。」看出月昊盷隱而不現的倦意,魆翔沒多停留的走出山穴留給他休息的空間。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自創文【BL含】
上一則: 心若無痕__十五章
下一則: 「耗」的雲開見月明__(序)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