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耗」的雲開見月明__(序)
2007/01/08 16:43
瀏覽361
迴響0
推薦7
引用0

 

 

冬日,讓人感受不到太多的溫暖。

 

今日,很冷。

 

冷到連心都冷了。

 

一個半跪於床傍的身影,看不見面容,只見其透露出些許輕顫的背影,及一頭陽光般顏色的奇特金髮。

 

床上的男子也是一頭金髮,看不出確切年齡,眸色卻是異於常人的深紫,此時他的紫瞳之中,只有著悲傷,為的是他懷中抱住一名有著明顯病容的美婦。

 

婦人輕咳了一聲,撫上了半跪於床邊的愛子之臉,「昀……你要活的幸福……」

 

回握住顯的虛弱的手,被喚之為昀之人並沒有出聲,只是以這動作表示出他的回應。

 

轉過頭看著抱住她的男子,美婦笑顏以對,「印……我先走了……」含笑,閉目。

 

床上的男子無語,僅是抱住懷中之美婦,哀傷佈滿於臉。

 

旁邊的身影亦無語,垂首,輕嘆。

 

~~~~~~~~~~~~~~~~~~~~~~~~~~~~~~~~~

 

一座不知名的山谷中,四季分明,此時正緩緩的飄落著雪花,溫度跟著越來越低。

 

山谷中有著一不明顯的山洞,經過此洞,別有洞天,四季如春的幽谷隱於其中,山泉涓流而下匯入谷中一湖,四處更是遍佈著迎風搖曳的垂柳,景色迷人。

 

靜寂的美景忽有聲響傳出,一名金髮男子立於谷中湖旁,「魆……」

 

低沉的聲音簡短而出,簡短而停,谷中又再度恢復寂靜。

 

靜候了一會兒,並無得到回應的男子再度開口,「魆翔,我知道你在。」

 

終於,男子後方的樹上傳出了回應的聲音,「月印……你找我都沒好事。」

 

轉身看向隱於樹中的聲音來源,月印神情透露出的哀愁讓樹上之人跳下與之並立。

 

被喚之為魆翔之人一頭粟色的長髮,淡棕的瞳色,俊逸的臉上原是有著輕笑,此時卻因來人的不尋常而斂起,「琉她……」

 

「走了。」淡淡的回應聲,卻有著明顯著不隱。

 

兩人是多年之友,但隨著月印找到命中的另一半之後就以離去,多年未見,並未料想到月印是因此事而來,也並沒接話的等著他開口。

 

「我將隨她去。」月印在些微的沈寂後,開口所言之語再度令魆翔愣怔。

 

魆翔看著表情一片死寂的月印,並沒有無義的勸阻,「你是來道別。」

 

「還有事相託……」看著顯出苦笑的魆翔,月印仍是接續的說著,「我的兒子昊昀,麻煩你了。」

 

「我就知道你找我沒好事……」沒感覺到附近有別人,魆翔看向月印的眼神中多了些許為難,「月印……你沒帶他來,你明知道我近期不能出去。」

 

月印伸手上魆翔之額,「……一切就交給你了。」

 

本是無意閃躲的魆翔突然意識到了什麼,欲退卻也退不得,「月印!」

 

些許時間之後,月印伸回手的同時人也向前傾倒,對著接住自己的魆翔說著,「送我……回去吧……」

 

因染上怒意而深轉為暗紫之瞳閉眼後再睜開已是原本的淡棕,魆翔不發一語的抱起月印近無生息的軀體,輕嘆聲出之際兩人的身影已消逝於谷中。

 

~~~~~~~~~~~~~~~~~~~~~~~~~~~~~~~~~

 

處理完好友的後事,魆翔走進了好友原本居住的屋子,知道好友所託負之人並不在此,他只是進入觀看好友曾經生活之地。

 

「這是你的選擇嗎……」似有感慨,魆翔看著屋外不遠處的新墳。

 

一個時辰之後,步出屋子的魆翔,臉上已是平時固有的從容微笑,先是看向遠方,轉頭又看了好久好息之地一眼,「月印啊,你兒子真愛亂跑,找起來可要一些功夫了。」

 

並沒有再多留,魆翔轉身離開,頭也不回的往著他方才所視的方向漫步而去。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自創文【BL含】
上一則: 「耗」的雲開見月明(一)
下一則: 殘.戀【一】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