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行星幻想史__一章
2006/04/16 13:34
瀏覽293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宇曆3527年,一名晚歸的武藝妖精族男子在森林中快速奔跑著,還不斷的喃喃自語著,「糟了、糟了,一個不小心竟然睡著了,如果今晚沒把尊者的預言信送給族長,我會被尊著給罵死的……」

 

跑了許久,覺得有點累的男子靠著身旁的樹打算休息一下,才抬起頭看了一下夜空,就看到一道彷彿隕石般的金光急速的墜落在他身旁不遠處的湖中。

  

男子一臉茫然的走到湖旁看向湖中,只見湖中的水位突然開始急速的下降,男子心中閃過一陣驚惶的趕緊轉頭就跑,而不久後湖中的水全數消失,湖中出現了一個金色發光體……

 

過了將近一個小時,附近開始傳出吵雜的聲音,剛才的男子回去通知了族長,帶著族中的眾長老回到了早已沒了湖水的湖邊。

 

看到乾涸的湖床中心中的金色發光體,依著二百年前的指示帶著習會特殊陣法的長老們來此的族長雷許,此時冷靜的下達著命令,「長老們,執行『解術陣法』吧!」

 

隨著長老們解術陣的執行,金色發光體的光芒逐漸轉淡,漸漸的出現的一個人形的輪廓,在金色光芒徹底消失後,湖床中心站著一個面容極為俊秀的神族少年。

 

神族少年靜靜的看向眾人,以極為不穩的步伐向前緩緩的走著,似乎是神族能力的重心之頭髮受創,顯得有些虛弱,「我……是……」話未說完,神族少年就突然昏倒在眾人面前。

 

眾人不知所措的看著昏倒的神族少年,雷許仍冷靜的下著命令指派著剛才送信的男子,「賽特!把他小心的扶回村裡,等他醒來在說。」

 

翌日中午,族裡的知道此事的長老們及雷許、賽特,一共七人,齊聚在族中的密室裡守著神族少年,終於,在一陣輕微的呻吟聲中,神族少年緩緩的甦醒。

 

神族少年看著眼前的七人,似乎是不明白自己身處何方,顯然有些戒備的問著:「你們是誰?這裡是哪裡?」

 

雷許語氣尊敬的開口,「我們是武藝妖精族民,我是族長雷許,依循兩百年前水之祭司大人所下達的指示接您來此。」

  

聞言,神族少年收起了戒備的神情,「水之祭司……」少年似乎是努力的在回想,但表情顯得有點驚慌,「但……我不知道我為了什麼而來,我……我不知道我是誰……」

 

雷許走近神族少年,交給他二百年前所收到的文書,「水之祭司大人當年的指示是如此,您請過目,看過再告訴我們您的決定吧。」

 

看完了文書的交待,神族少年稍做思考,隨即向雷許的說出了他的意願,「那麼,族長,我來到地界之事似乎是有特殊的原因,在我能想起來之前,就先在此休養,若在我成年之時還不能想起,我也會離開找尋我來地界的原因,在那之前就依指示而行吧。」

 

了解他的意願,雷許此時取出一物交給他,「這是依指示做出的,施過改變外貌及氣息魔法的手環。」

 

少年接過手環戴上,瞬間外貌變的和一般人族無異,他看著族長道,「嗯,那麼,我不想讓太多人知道我的事,在這期間我就以你義子的身份在此生活吧,這樣可以避掉不必要的解釋。」

 

對於這點,雷許也是認同,「嗯,讓太多人知道對您也不算好事,如果您願意就如此吧。」

 

「嗯,現在起就當我是你義子吧,不用再那麼恭敬。」提醒道,少年此時已調整好心態為新生活而準備。

 

聞言,雷許神色一正的道:「好,那你今後就是我義子身份生活,我暫時幫你取名宇費斯(妖精族語:神子)。」

  

「嗯。」在少年的允諾下,事情就這麼的定了下來。

 

除了在場的七人外,離當初水之祭司到來已過了二百年,妖精族之壽命最長也只有四百年,族裡知道其事的也只剩在場六名長者,其他人只知道在今天族長收養了一名人族少年,原因

不詳,且視其少年為己出般的照顧。

 

********************

 

武藝妖精族領地內的森林裡,有著一極為特別的湖泊,在十年前,這個湖泊曾原因不明的在一夜之內枯竭,卻又在一年後開始由湖中心湧現泉水,而且,這裡的泉水竟然開始有著神奇的治癒力,所以,這裡理所當然的成了武藝妖精族民口中的──聖泉。

 

平和的下午,一個長相俊秀的少年出現在聖泉旁,少年的長相在妖精族中並不算特別,唯一特別的是他並不是妖精族民。

 

動作俐落的跳上樹,已經在妖精族裡生活了十年的宇費斯,正在聖泉附近的樹上閱讀著雷許所收藏的神族書籍。

 

仔細的看著手中的書,宇費斯突然聽到了一陣極為細微的腳步聲,他嘴角微揚的收起了書,假裝在樹上假寐,不久後,一位長相極為甜美可愛的少女來到了宇費斯所處的樹下。

 

雷許的女兒也就是他年僅十五歲的義妹艾蜜兒抬頭看著樹上,「嘿嘿,哥又偷懶在這裡睡覺了,我來嚇他好了。」

 

艾蜜兒才準備動作,宇費斯就已經動俐落的跳下樹,「怎麼來了?」性格已比當初更為沉穩的宇費斯,在這十年來一直遵守著雷許的交待──不引人注意。

 

計畫失敗的艾蜜兒看宇費斯似乎沒發現她的企圖後,似乎有點心虛,「呃……爸爸找你。」

 

拍了拍身上沾到的灰塵,宇費斯淡淡的回應道,「嗯,那我先回去了。」

 

艾蜜兒拉住了宇費斯,現寶似的拿著手中的書指給他看,「哥~~你看、你看,這是我從爸爸房裡拿出來的『神族介紹』哦!」

 

看宇費斯給她面子的停下,艾蜜兒開心的繼續說著:「原來神族長相特徵是銀髮銀眸,而且成年者手臂都會浮現代表奉獻的『神印刺青』,很漂亮對不對?」

 

宇費斯的回應則是輕敲了她的頭一記,「誰教妳偷拿的?快拿回去放好。」

 

她氣呼呼的瞪宇費斯一眼,「誰叫哥你每天都只顧著看你的怪書不理我,人家無聊嘛!」

  

想起她說過雷許找他,宇費斯不再多停留,「我先回去了,妳快把書拿回去放好。」

 

艾蜜兒則在他身後扮鬼臉,「哼!笨哥哥,多陪人家說些話會怎樣喔……」

 

********************

 

走出了家門,宇費斯倚樹思考著,為了十年前的約定,當初來到地界時的特徵就是將近成年,所以可能就要成年的他,被族長雷許提醒要隨時有心理準備得離開武藝妖精族,自己去尋找回神族的方法,想著想著他突然聽到不懷好意的聲音傳來。

 

「呦~這不是我們族長家裡的米蟲人類嗎?整天閒著沒事發呆果然是米蟲,你們說對嗎?」就算是愛好和平的妖精族也會整天遊手好聞的無聊份子,眼前的三人正是武藝妖精族中最沒品的少年三人組。

 

見兩人附和,帶頭的佐特神情不屑說:「我們剛才都聽到了……你要被趕~出~去~了~對吧?」

 

「偷聽別人談話是不道德的!」見宇費斯都不吭聲,一直躲在旁邊的艾蜜兒生氣的跑出來為他出頭。

 

佐特看她出現後忽然臉紅,「我們只是路過聽到的,妳不要為這下等人類說話!」

 

就算是人類,和妖精族也該是平等而存,神族之人應該都是如此認同才對,或許自己就是為了了解地界的情況而來……不理會他們,宇費斯似乎是事不關己的靠著樹想著。

 

相較於宇費斯的無動於衷,艾蜜兒則是氣紅了臉,「哥,我們走!別理他們。」說完便拉著宇費斯的手。

 

對著相處了十年的妹妹,宇費斯還是會適度的寵著,所以此時他是有著淡淡微笑的拍拍她紅通通的小臉說著:「我可沒理過他們,從頭到尾只有妳在和他們吵。」                                                      

看他隨意的碰著艾蜜兒,顯然對艾蜜兒有好感的佐特突然拔劍向宇費斯砍去,「不准你碰她!」

  

沒料到佐特會突然動手,本就是背對著佐特的宇費斯一時也沒來的及做出反應,還是艾蜜兒推了他一把,他才閃過那力道十足的一劍,不過或許是一個楔機,封印宇費斯神氣的手環卻在此時突然斷落,宇費斯瞬間被一陣白光所籠罩。

 

白光退去,只見宇費斯的外貌驟變,連同艾蜜兒在內的眾人皆呆愣住了,突發的狀況,宇費斯也顯得有點微怔,是對於他的身份曝露之情況,不過,當宇費斯看到手臂上緩緩浮現的刺青時,他眼中閃過一絲興奮……他成年了!

 

「這是怎麼回事!」耳中傳來義父雷許的聲音,宇費斯抬頭一看,雷許正一臉怒容的看著他們。

 

宇費斯外就屬愛蜜兒先恢復正常,「是佐特突然拿劍砍哥,哥雖然沒有受傷但手環卻突然斷了,就突然變這樣了,這是怎麼回事啊?哥的長相怎麼變的跟神族一樣啊?」

 

雷許嘆口氣的走向屋子,「唉……是時間到了……你們都過來吧。」

  

進了屋裡,雷許似乎是有點沉重的開口,「宇費斯,照我們的約定,你也該離開了。」想

必是有點不捨,他的口氣有點哀傷。   

 

艾蜜兒驚訝問:「爸爸,你為什麼要趕哥走?」

  

佐特等三人也一臉驚訝的看向我們,「族長……」佐特不知想解釋什麼,但被雷許給打斷了。

  

向他們解說了一下當初宇費斯到來的情況後,雷許才繼續說著:「當初宇費斯就只是決定暫住於這,並沒有長留的打算,如今他已成年我們的能力已不夠封住他的神氣,地界近年來已常有魔族出沒,他的神氣會引來魔族,所以他才得離開。」

 

也是還太過年輕,艾蜜兒及佐特他們顯然對剛聽到的訊息顯得錯愕難信,不過稍後佐特三人便被聞訊而來的家長帶走。

 

「艾蜜兒,妳待在這裡不要跟來,我有些事要跟妳哥私下講。」雷許說完轉頭交待宇費斯,「你跟我進來。」

 

走進了雷許房內,雷許先把門反鎖後從懷裡拿出了一條手鍊給宇費斯,「這是當初長老們做來以備不時之需用的,雖然只能封住你的氣息三天,但你還是先戴上吧。」

 

看他戴上後,雷許帶他走進房裡的密室,拿起一本看起來很老舊的古書,轉身看向宇費斯道,「我一直把你當成我的親生兒子看待,但又不願因你而使我族被魔族盯上,只好要你依約回去屬於你的神族,你會怪我嗎?」

 

知道他所身負一族安危的重擔,宇費斯神則是情堅定的看著他,「我也把你當是我另一個父親,回神族也是我的心願,我怎麼會怪你呢?」                                       

 

「好!聽你這麼說我就安心了,來,你過來。」待宇費斯走近後他翻開手中的古書,「我怕你一人會受不了那些感應到你神之氣而來的魔族,這是妖精族秘寶召喚書,能從幻界中召喚強者,你選一個來當你的護衛吧?」

 

宇費斯想也不想的就拒絕,「我不需要護衛。」

 

雷許語重心長的道,「孩子,有自信是好事,但魔族可不是正人君子,他們可是令人防不勝防的,聽義父的一次,你出去外面就會了解義父的意思的!」

 

知道雷許所言是實話,宇費斯接受了他的建議,「好吧!」接過雷許手中的古書他翻了幾頁,突然,視線被繪有一名女子的頁面給吸引住了,「就她吧!」也不明所以,就是很難移開視線。

 

雷許看了卻突然搖頭,「宇費斯啊,你選中她表示你的眼光不錯,可是她很難喚出的,她可是只有二人成功召喚過的幻界傳奇人物,要召喚她可是得要冒著生命的危險,還是換別人吧!」

 

看了底下所標註的召喚方法,宇費斯對雷許提醒,「神族擁有不死之身,不妨一試。」

  

「宇費斯……」雷許擔心的看著他。                           

  

「義父,你該相信我的。」

 

看著眼前眼露堅定的義子,雷許心中真的有著他已成人的感觸,「嗯,那義父出去等你。」

 

等雷許出門後,宇費斯依著古書開始了召喚的儀式……神族擁有不死之身,都能在短時間內復原傷口,所以對這必需集血繪製大型召喚陣的情況下,還真是費時又費工。

 

不知過了多久,終於完成繪製召喚陣,宇費斯手持古書站到召喚陣之中唸出了咒語:『所有賢者聚集之幻之一族啊,請傾聽我之聲音,借予我你之力量,我已獻上契約所需之物,來到你的跟前,請你依我之心願與我訂定契約,請你.陰陽師──凝霜在我面前現身。』

  

瞬間,只見整個召喚陣往內快速的縮小,宇費斯見狀躍至一旁,召喚陣往內急速縮小後,化為球狀浮上半空,顏色由血色轉為金黃,然後,強光一閃。

 

強光刺眼,宇費斯再睜眼時,只見原先召喚陣正中央的位置,站有一名神情異常冷漠之黑衣女子,她也在此時以著無溫的口吻淡淡開口道,「你召喚我,就是我的主人,契約在你繪陣時已定,我將保護你到你不需我為止。」話說完的同時,並沒有等宇費斯回應就又突然的消失。

 

初次遇到這種性格之人,宇費斯似乎有點微怔的看著她消失之處,不過也只是些微失神,想起在外等侯的義父,他還是快步走出了密事。

 

步出密室,看到了哭紅了眼的艾蜜兒,宇費斯顯得疑惑,「怎麼了?」

 

艾蜜兒看到他,一時呆住的眨了眨眼,才又放聲大哭的撲進他懷裡,「哥……你怎麼進去一天一夜才出來?人家擔心死你了!」

  

「這不是回來了。」雖然對時間飛逝感到有點吃驚,宇費斯還是先安撫著她。

  

聽見他的聲音,雷許由門外走進來,「宇費斯,你和艾蜜兒多聚聚,明天一早你就得離開了。」他看向宇費斯的眼神充滿欣慰。

 

「嗯。」宇費斯知道雷許還是不得不顧全武藝妖精族民的安危,所以在明天他之手錬將要失效之前,他必需離開。

 

翌日,宇費斯穿著一身能遮掩外貌的長袍準備起程,族中之人都來送行,連一向和他不和的佐特都有來見送,卻唯獨不見艾蜜兒,雷許對也不知該如何解釋,只好對他說:「她可能怕看到你會哭所以不來了吧。」

  

「沒關係,幫我跟她說再見。」心裡隱約有些不詳的預感閃上,宇費斯並沒有說出口。

 

告別居住了十年之久的武藝妖精族,宇費斯並沒有再停留的離開。

 

而後,在離武藝妖精族已約有半天的路程時,宇費斯突然感到附近有熟悉的氣息,「艾蜜兒……妳不該跟來。」

 

聽到宇費斯的聲音,艾蜜兒一臉笑意的從宇費斯身後不遠的樹叢走出,「嘿嘿~被哥你發現了啊!」

  

「此去危險,妳不該來。」並不想讓她隨行,宇費斯難得擺起面孔。

 

「我不管!誰叫誰叫爸爸要趕你出族,我才不要回去!我自己能保護自已,有危險一定跑的比誰都快,可以吧!」無所不用其極,艾蜜兒擺明跟定了的態度。

 

明白此時再多說她也聽不下去,宇費斯只好先由著她,等過幾天再勤她回去的念頭才剛浮上心頭,凝霜在此時突然的出現。         

  

望著突然出現的凝霜,艾蜜兒明顯嚇了一大跳,「哇!好漂亮的大姐姐,妳是誰啊?」

  

對她彷若視而不見,凝霜仍和先前同樣淡漠態度對著宇費斯道,「主子,你的神氣已經沒有受任何抑制了。」說完後又在瞬間消失。

  

宇費斯了解事情的嚴重性,他嚴肅的向艾蜜兒說:「我的神族之氣會引來魔族,趁現在離族裡不遠,妳快回去!」

 

艾蜜兒朝他扮了個大鬼臉「才~不~要~!」

 

擺明了死賴到底,艾蜜兒直接拉著他問,「好啦~~哥~~再來你打算往哪走?」

 

宇費斯雖感無奈,但心想著只要真有危險,自己至少還保護的了她,要勸等過兩天她態度變軟再勸。

  

知道宇費斯一定還在盤算如何讓她回族裡,艾蜜兒故作神秘的一笑,「嘿~~」她從包袱裡拿出一本書。

 

宇費斯本是無心一看,卻發現竟然是那本神族介紹,「我就把這本『汙』出來了,我昨晚看的很熟了,所以發現怎麼去天上界的消息了哦!」這本書寫的是妖精族古文,對妖精文只略懂的宇費斯並無法完全看懂,所以她賣關子的等宇費斯發問。

 

宇費斯也很給她面子,「哦,是什麼?」

  

知道宇費斯此時有問,表示短時間內不會趕她走,所以艾蜜兒臉上充滿開心的神情,「要去『五聖地』取得聖地祭司的印記,書上說這樣就可以得到去天上界之法。」

 

倒是為自己省了不少去打探方法的工夫,宇費斯稱讚的輕拍她的肩頭,「最近的聖地在哪?」

 

收起書,艾蜜兒開心的繞著宇費斯旁蹦跳著,「往南走約一個月的路程,可以到最近的聖地聖嵐,我們先去那裡吧~~」

  

「嗯,先到人族村落買獸類代步吧。」決定好前程,倒也沒有急著趕路的必要,宇費斯和艾蜜兒慢慢的步行前往最近的人族村落而去。

 

*********************

                   

武藝妖精族村廣場的佈告欄上貼著一張醒目的大留言:

 

親愛的鄉親父老們~~

我.艾蜜兒,過慣了平靜的生活,想和哥哥宇費斯去過刺激的日子,玩夠了我就回來啦,勿念!

對啦,親愛的族長爸爸,我把你的書帶走一本了,回來時就還你啦~~

                                                    艾蜜兒留

 

族長雷許看到的第一個反應是氣昏。

 

而佐特看到則是氣的大喊:「宇費斯,把艾蜜兒還給我~~」

  

但可惜,任他們怎麼氣,已在遙遠路途中的宇費斯和艾蜜兒跟本接收不到……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自創文
上一則: 行星幻想史__二章
下一則: 行星幻想史__幕起之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