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七夕……奇蹟
2006/04/07 15:02
瀏覽298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孤獨峰上的「風」……既冷又狂,彷彿無情卻又重情,難以捉摸……

若干年前,一道聲音曾向風詢問,「普天之下,可否有能讓風關注之事?」

風不經思考便已冷漠的回答著,「劍。」

不死心般,聲音再度詢問著,「僅只於劍,別無其他?」

風的回答仍是迅速、毫無猶豫,「僅此。」

就不知……在又經過了若干年後的現在,風是否仍是如此無情?

~~~~~~~~~~~~~~~~~~~~~~~~~~~~~~~

帶著涼意的風,今夜仍一如往昔的吹拂在名為孤獨的山峰上……

峰頂上,一抹纖細雪影抬頭仰望著天際一方如勾如眉的新月,不由的輕輕嘆息著……就是明日了……

七夕,傳說中極具意義,牛郎與織女一年一度的相見之期,令人生心生羡慕……就算是分隔兩地遙遙相對,他們的心……卻是靠近著彼此的……

不像他和「他」……雖然是就在如此接近彼此的之處,但……他卻似乎一直無法靠近「他」的心……

忘了是何時開始的……早在多年前就明白自己對他的情感已然變了質……原本單純的尊敬,已經在自已察覺之前轉變成了這種令自己痛苦的情感……

記憶中,他似乎從來不曾有過情緒起伏的冷漠中卻隱藏著對在意之人關懷的態度,是令自己無法斷絕這段不該產生之情感的原因,每每勸服著自己放棄之時,卻都會在他隱含關心之意的淡漠眼神關注下瓦解……

不過,自小便束縛在身上的禮教規範,讓自己只能將其情感壓抑著,再加上……這份違背道德規範的情感,若是曝了光……可能讓他為自己所累的受到流言的渲染……這是自己不樂見的……

所以,這麼多年來,太多的因素下,連告白……自己也辦不到……更別提要去確認他對自己是否也有別於師徒以外的情感……

哪怕……自己心裡只有著……只要他能接受心裡懷有異樣情緒的自己即可……的一絲奢求……

多年來,習慣了隱瞞情感後,也只有在這種具有特別意義的日子才會顯得有所感觸了……仍是一如往昔……今年的七夕對他而言,合該仍舊是徒留感傷的日子啊……

更闌人靜之刻,靜謐無聲的峰頂,有著黯然神傷的一抹雪影,以及……另一道若有所思而緩步離去的身影……

~~~~~~~~~~~~~~~~~~~~~~~~~~~~~~~

孤獨峰上的「風」……仍是既冷又狂,不同以往的……是風不再飄流,有了心之居所……

「普天之下,可否有能讓風關注之事?」一如多年以前一般,憶秋年一時心血來潮再度提出了這個詢問。

眼底已是不復往日的冷然,風之痕表面上仍是淡漠,「劍。」

「只有劍?」嘖嘖,還真不坦率,再這樣下去,這兩個死腦筋的傢伙這種關係再維持個十幾年都沒問題,他們倆無所謂,但旁邊的旁觀者可是快受不了了,標準的皇帝不急急死太監……

沉默……風之痕沒有答話,為了心中一閃而過的雪色身影。

「沒答話,我當你默認囉……」故意背過身,狹促的笑意爬上憶秋年的嘴角,拉長的語音,似是有些刻意,「你那寶貝徒弟若是知道他在你心中連一點地位都沒有,一定很傷心啊……」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今天就來雞婆一次吧……

聞言,風之痕俊眉微斂,「憶秋年,你究竟想說什麼?」如此刻意……他知道了什麼……

看他反應又開始趨向冷淡,憶秋年乾脆挑明的講開,「那我就直說了……你我認識不是一兩天的事了,你認為我會不了解你和白衣的事嗎?」沒上當啊,真可惜……

「那又如何。」風之痕越見冰冷的態度,表示著他不欲被人干涉到私人問題。

撫著長鬚,憶秋年顯然沒把風之痕的拒絕放在心上,「沒怎樣,只是說……照你們的個性,大概再拖個十年也還是不會有所改變吧。」一樣死腦筋……明眼人都看得出他們之間的情況,兩個當事人卻好像在比誰能撐似的都不表態,當真是氣死閒人啊……

開始覺得今日來找他是個錯誤,風之痕一個旋身已是欲離開步雲崖,「憶秋年,你未免管的太多。」他的事,他會自己處理,不需要別人來插手。

轉眼間已是擋在風之痕面前,憶秋年仍是一臉無害的笑意,「不是我愛插手,我問你一個問題好了,你在堅持什麼?」

看他沉默不語,憶秋年似乎是要留給他思考空間似的轉身離開,未停頓的腳步聲中,憶秋年突然冒出一句風馬牛不相干的話,「今日是七夕……適合說出心中話的日子,如果想通了,擇日不如撞日吧……」 

沉默的風,在深思許久之後,似乎終於有了定論……堅持什麼?只要他有心……沒有克服不了的事……不是嗎?是他自己局限了自己的思考範圍……那麼……

~~~~~~~~~~~~~~~~~~~~~~~~~~~~~~~

夜風吹拂,孤獨峰的峰頂,仍舊是有著一抹獨自觀月的雪影,皎潔的月色緩緩的被雲海掩沒,似是為了星空中的情人預留隱私的空間……

忽暗的月光下,雪影正準備離開峰頂……今晚,是不屬於他的節日……遠處隕落的星子,是何兆頭嗎?

緩步欲離去的身影,在看到同是緩步向自己走來的身影時停住了步伐,而風之痕則在白衣的身旁停下步伐,視線……停駐在白衣身上。

被注視的有些不自在,白衣湛藍的雙眸中有著疑惑這才出聲詢問著,「師尊?」

仍是沉默了一陣子,風之痕才開口,「這幾晚……你似乎都常來這,有心事?」

「沒有。」不明白風之痕的用意,白衣只覺得他今晚的態度似乎有些不同以往。

隨著白衣簡短的回答,一時間,又是一陣沉默佈滿兩人身旁的空間……

毫無預警的一陣大搖動,兩人皆措手不及毫無防備,不加思索,風之痕迅速的將站不住腳的白衣護在懷中,直到突來的地震結束,兩人仍還未分開。

大地恢復平靜,風之痕懷中的白衣一方面仍為方才情急之時風之痕的舉動訝異,強壓下內心的悸動,慌忙的想離開風之痕懷中,卻發現風之痕似乎還未有放開的意願,「師尊?」

利用著這天賜良機,風之痕緩緩的靠在白衣耳邊,低語著……

時間彷彿在此為著有情的人們短暫的停留,就算往後仍需克服所多難題才能再一起,至少……在此刻,兩人的心是幸福的,在七夕之夜……

【完】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上一則: 【何苦糾纏】
下一則: 【星月引情系列】簡單的幸福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