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星月引情系列】不變的深情【H】
2006/04/07 15:01
瀏覽578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四年了,如夢似幻的生活。

歷經過戰亂、分離,他們終究還是定居在他離群獨居時的林中小屋。

表白了彼此心意後,離塵而居的兩人,都有了些改變,變的坦率些,不再在意所謂世俗的眼光,不再在意彼此的身份限制,存在於他們的生活中的一切,就彷彿只能用兩個字兩形容了,那就是「幸福」。

~~~~~~~~~~~~~~~~~~~~~~~~~~~

秋風微,清幽的竹林小屋前,有一如雪的身影,纖細、虛幻,靜立於落葉紛落的林間……溶為一景。

「皦……」風之痕帶著關心的詢問聲,伴隨著為身前單薄的人兒披上外衣的溫柔舉動,順勢將他擁入懷中。「想些什麼?」

皦,是兩人離群後風之痕為白衣所另起之名,皦(音同皎)為玉所發出的光之義。

「想你。」唇角微揚,是幸福的笑意,皦拉過風之痕的右手置於雙掌中。

幸福的氣氛,充斥於兩人淡淡的交流中,淡而情深的互動,一直是兩人一貫的相處模式。

微風輕拂而過,皦似乎有感而發,「風……」

輕撫著皦的臉,風之痕靜待下文。

抬頭望著迎風搖曳的竹林,皦才又道。「秋風像你。」

「嗯?」動作微停,風之痕細想著皦所說之話意。

輕轉過身,和風之痕相互凝視的藍眸裡,有著不變的深情。「外顯冷漠,卻又不失溫柔。」

相同的情感也是出現在與之對映的綠眸之中,風之痕的臉上出現了幾不可見的幸福笑意,雖淡,卻深烙於皦心中,更別說是之後他說出口的話「溫柔……只為你。」

盈滿於心的感動,讓皦情不自禁的輕喃,「風,和你一起,我很幸福,如夢一般。」

「不會是夢。」許下的諾言,伴隨著誓言之吻,緩緩的印記。

徐如風,輕緩的吻或深或淺,帶著情深又伴著柔情,牽動著早已為先前流動的情感而沉迷的兩人……心動、情動。

輕捧著他的臉,風之痕眼中有著微動的情感,眼微斂,是難有的深情流露,「我不能沒有你。」

臉上有著幸福的笑意,皦語氣堅定的回應,「我也一樣。」

秋風仍輕吹著,夕陽下的兩人難得有著互訴真情,對於兩人的情感互動,更是有加助長。

~~~~~~~~~~~~~~~~~~~~~~~~~~~

夜,稍早前的情波流動仍若有若無的充斥於空氣中,方由屋外走入的皦散發出些微的水意,顯然是方沐浴過。

風之痕微停下小酌之舉邀請著,「皦。」

輕點頭,皦心中明白風之痕所舉何意,四年來兩人雖已表白心意且離群而居,但本身性情使然,他們皆屬淡慾之人,兩人間的親密之事並不是沒有,也不常為,今日算是少有的情露意動,風之痕稍有表示,皦便已明白。

看著臉帶微紅的點頭輕坐於身旁的愛人,神色微羞,沐浴後的清香充斥於他的身旁,透露著些許濕意的皮膚透著微微水意,顯得誘人,風之痕不禁有點微醺了,「皦,你真美……」

拿著酒杯的手就著麼停在半空中,皦有點訝異於風之痕出口之語,帶點無措的表情,看向可說是首次甜言蜜語出口的愛人,卻看到他可說是有點痴迷的視線,不由得一窘的趕緊已飲酒之舉取代自己悸動的情緒。

「別喝多,傷身。」對著困窘的低頭喝酒的皦,風之痕有點失笑的制止,取下他酒杯的同時,也跟著將他拉入懷中。

帶點微醺,分不清是因酒還是因人,微紅的雙頰透出著誘人的氣息,被安置於風之痕腿上的皦有些羞澀的低埋著頭,傾聽著風之痕強而有力的心跳聲。

手指溫柔的轉拖起皦的細緻的下頜,落下的吻,不似傍晚時的輕柔,而是深入糾纏,帶著已然產生的情慾……沉淪。

對於風之痕深情的吻,皦微羞的接受,雙手不自覺的跟著環上了風之痕的頸項,安心的將主導權交予風之痕。

「皦……我愛你……」難得出口的傾心愛語自風之痕口中道出,他逐漸加深的吻更是讓皦有些無法喘息,皦與之糾纏的舌被霸道的侵佔,在皦幾近無力的失神之際才結束這一吻。

得空喘息將紅透的臉頰深埋在風之痕頸邊,皦仍不忘為風之痕方才之語做出回應,「風,我也愛你……很愛你……」

低頭給害臊的皦一輕柔細吻,風之痕輕抱起他,輕柔的將皦輕放坐於床上,風之痕俯視著皦的眼裡,已是有著顯見的情慾流露,俯身,再度給予深長的一吻,雙手也開始於皦的身上遊走著,隨著吻的加深,皦身上的衣物也緩緩的褪去。

風之痕的吻也開始移動,先是愛憐的親吻了皦之額上紅印,緩緩的開始向下移,柔美輕顫的眼簾,細緻的鼻樑,最流連忘返仍是那誘人的唇瓣,接續下移,稍為停留在皦之頸際,延著形狀皎好的鎖骨一路吻下,引起皦的一連串輕顫……

「風……」無法自抑的呻吟出聲,皦已呈現迷濛的眼為此有點驚醒,連忙深手唔住出口的聲音。

「皦,別遮著……」拉開皦的手輕吻著,風之痕不想看到他再壓抑已身情感。

明白風之痕之意,皦心裡有著盈滿的感動,帶點羞澀的初次主動吻上了風之痕,感受到風之痕難掩驚喜的激動回吻,皦終於覺得兩人此後真的是再也分不開的幸福……

隨後,風之痕的吻又再度的下移,來到了皦胸前已經因情慾挑動而挺立的蓓蕾,細細的品嘗,引的皦更是無法抑制著被心愛之人所愛撫著的激動,克制不住的甜美呻吟更是流洩出口,「啊……」

風之痕原本在皦身上游移的手,也在此時來到到皦身下的脆弱,方覆上,就明顯的感受到皦的輕顫,他並沒有停止的持續著引發愛人情慾的舉動。

「呀……風……」仰躺於床上的皦無法承受突來的慾望湧上,只能無力的緊抓著被,不斷喚著愛人之名,接受著一波又一波的情潮。

「皦……還可以嗎?」親吻著因解放而有些失神的愛人,風之痕仍是不會太勉強愛人。

「嗯。」知道他所指為何,皦也同樣不願讓風之痕強忍著傷身,撐起有些虛軟的身體,他環上風之痕的頸項,在他耳旁輕道,「我的接受……只為你。」

風之痕輕吻著皦的耳垂,在皦敏感的輕顫時跟著開口,「皦,我愛你。」

將皦輕置回床上,風之痕除去了已身的衣物,精壯的身子緩緩覆上了皦之身上,對著又羞紅了雙頰的皦有著寵愛的輕笑聲出,「還不習慣?」

知道風之痕明指著他又害臊,皦的臉更紅的趕緊主動吻上風之痕已逃開另他困窘不已的氣氛。

「皦……」雙舌糾纏,再度挑起了濃烈的情慾,讓皦背過身,風之痕就著方才皦所解放的體液當作潤滑,緩緩的朝皦緊密的甬道內探入了一隻手指。

「嗯……啊……」體內進入異物的不適,另皦有點難受的緊閉著眼,呼吸的氣息微重,他盡力的去放鬆想感受風之痕的溫柔。

知道皦很努力的配合著,風之痕也不忘再度撫上他的脆弱幫助他放鬆,感受到皦稍能適應後,探入皦體內甬道按摩的手指增至了兩隻,而後,又增至三隻。

耐心的開發著,風之痕終於在皦微壓抑痛苦而轉變成微臊的呻吟中撤出了手指,側頭封住皦之雙唇之際,也將自身的火熱送入皦之體內。

「唔……」雖是早有準備,但進入的疼痛仍是另皦難受的緊咬著唇。

「皦,放鬆……」風之痕帶點不捨的吻著他,手也不忘加快的在他的脆弱動作,希望能讓皦放鬆一點。

稍微適應後,皦睜眼看著為了他而忍住不動的風之痕,不禁又為他的溫柔心悸,「風,沒關係……可以的……」

得到皦的允許,風之痕這才放心的在皦已經稍加適應的身體裡緩緩的律動了起來,仍不斷的對著皦的脆弱施以愛撫。

「嗯……風、風……啊……」聽著皦的聲音已從原本的隱忍痛苦,轉變成甜美的呻吟,風之痕才放心的加快了動作……

再次的解放,幾乎讓皦失去了意識,感受到也達到解放的風之痕溫柔的退出,用著被單轉披在皦身上,抱起了皦緩步走出房,迷離的意識在接觸到溫水的流動時,皦這才有些清醒,「風……」

看著極為疲累的皦,風之痕為他清洗的動作並未停頓,只是輕輕的親吻了皦,「皦,你睡吧。」

「嗯……」的確是難忍倦意,皦的意識就這樣的遠去,耳際傳來的一句「我愛你」讓他連睡夢中都能揚起幸福的笑意。

~~~~~~~~~~~~~~~~~~~~~~~~~~~

翌日,竹林間的鳥叫聲啾啾不停,屋裡的雪影,正聚精會神的專注於丹青之中,一筆一畫,仔細琢磨,方告斷落,站直起身,腳步卻因不穩微顛簸,一雙有力的手扶穩他的同時,有著擔心的詢問,「皦,怎麼不休息?」

感受到風之痕語氣中顯見的關心,皦對他微笑道,「不礙事的,我只是一時沒站穩。」擱下手中之筆,他轉身面對風之痕,「用過早膳了嗎?」

「今天你多休息。」不想讓他太累,風之痕一早便下山帶回了早膳,示意皦該休息,風之痕這才注意到皦所繪之圖,「這是……」

竹林小屋前,有兩個人,互相依偎,與之對望,畫境,有著顯而易見的幸福之感。

「我初次描情,畫的是你、我,願我們一生都能如此。」將著微乾的畫小心的放置一旁,皦對著風之痕解說著。

皦,就算我不能和你一起老,但,你走後,我決不獨活……「我們會的。」

似乎也是明白風之痕沒說出的話是什麼,皦靜靜的看著風之痕,才緩緩的回應道,「你說過不能沒有我,我也亦同,沒有你的世界……我也不會停留。」

知道皦也是有著和自己同樣的深情,風之痕在吻上皦之前承諾著,「我對你,永不變……」

【完】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