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垃圾在微笑(2008年倪匡科幻小說入圍決選作品)
2010/09/26 09:38
瀏覽1,600
迴響2
推薦15
引用0

  寶兒在垃圾堆出生,靠阿嬤資源回收長大,阿嬤去世後她進了孤兒院,因為年紀小不會做其他工作,只好負責倒垃圾,人人看到她便喊「垃圾,來」。遇到教授後她以為可以遠離垃圾,豈料教授的研究重心是垃圾。

  教授喜歡用「寶貝」稱呼「可再利用資源」,彷彿甜美的名詞能讓垃圾變成可愛可親,可惜垃圾永遠是垃圾,看實驗室的人處理「寶貝」時的表情就明白。即使如此,他們看這些垃圾的眼神比看寶兒還尊敬,她明白那是因為教授利用「原子分解與重組」技術,使垃圾有機會變成黃金、鑽石之類有價值的東西,而她不過是教授撿來的大型廢物──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孩。她決心做點改變。

  改變的開始是整理垃圾,包含她自己。寶兒按照阿嬤的邏輯將貯藏室的垃圾分類,忙了兩天三夜,只贏得妨礙行人走動的名聲。幸好她從中搜出幾件舊衣裳,洗淨穿上,落得一點人樣。在實驗室的大哥哥開始跟她搭訕時,教授終於再次注意她,摸摸她的頭說:「妳啊,與其花心思在打扮上,還不如多看點書,將來可以用知識拯救地球。」

  這是教授第二次看著她說話。寶兒記得孤兒院那次,教授看著她說:「你的IQ很高,有沒有興趣跟我一起為地球的未來打拼?」從此,處理垃圾成為高尚的使命,只是寶兒很快明白單純擁有使命並不足夠,就像教授的車子,不但能跑,還要常拋光打蠟;也像實驗室其他女研究生,不但要幫教授整理研究數據,還要上妝抹粉,才能在人際叢林中生存。

  搭訕的大哥哥很快便自告奮勇,成為她的專屬教師。他在實驗室裡指導寶兒該知道的一切,由淺入深,鉅細靡遺,包括物理數學電機,也包括男女生理差異。寶兒學得很快,直到教授開除大哥哥時,她已經熟悉整個研究的理論與實際操作,並進一步將大哥哥教的男女知識應用到其他研究員。

  她首次獨立完成新的實驗數據那天,教授請她吃飯。送上來的是沙朗牛排,寶兒沒吃過,她最熟悉的食物是垃圾堆裡翻找剩下的殘羹菜餚,從沒見過那麼一大塊肉!但她耐著性子等教授叨叨:「這可是正宗的沙朗,肉質嫩鮮,油花豐腴,像大理石般美豔動人……」寶兒永遠忘不了教授咀嚼牛肉時的神情,心滿意足的微笑深深吸引住她,跟教授在一起的那段日子,她早已忘了牛排的味道,卻依舊記得教授吃時的笑容。

  寶兒逐漸掌管實驗室的同時,教授與上級單位發生摩擦。對教授而言,他研究的目的是要轉化廢棄物、使地球恢復純淨無暇,所以他十分堅持處理對象必須是垃圾。可是在第一百零八次實驗失敗後,上級便建議他可以嘗試將木碳轉成石油之類的有價能源,還表示消耗的經費早就超過預算,除非他能有成果出來。這些暗示讓教授明白時過八年,經濟壓力終於讓環保理想變成空談,甩門離去瞬間,他老了十多歲,唯一讓他覺得還可以堅持下去的理由是寶兒。

  每次見到寶兒,教授便想起她的母親──一個不負責任的妓女,生下女兒丟給媽養,然後消失無蹤。教授常常覺得自己將寶兒接到實驗室是正確的抉擇,這個抉擇讓一個女性,從下層階級轉成一流的學者。尤其研究經費拮据時,教授派遣其他研究生去借器材都空手而返,但寶兒一出動竟取得最新的儀器,教授曾問她是怎麼做到的?寶兒只是笑笑說:「是您指導有方。」讓教授對這聰慧又有能力的女孩更加放心。

  當寶兒開始依照上級指示,研究將廢木柴轉成碳、碳轉成石油時,教授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他告訴自己,寶兒用廢木柴當原始材料不失初衷,只要不是直接用樹木,還算環保。只是實驗後木柴轉成無用的黑色異物,一車車的送往垃圾掩埋場,那種虛耗掉僅有的價值終於被拋棄的景象,總讓教授想到現在自己的處境,不過,他什麼也沒說,依舊每天到實驗室,只是座位從正中央逐漸向外偏移,現在已經靠到牆角,彷彿是一件阻礙行走的大型垃圾。

  忙碌的寶兒發現教授常常對著窗外發呆,於是探問。教授告訴她:「成事不必在我,你們年輕人多多加油,我們老人就可以悠閒過日子。」這些話讓寶兒相信只要研究成功、證實教授的理論,就是他快樂的不二法門。

  實驗室成功將木屑轉成原油那一刻,眾人歡呼,湧向寶兒直說恭喜,她只是笑笑,雙眼忙著尋找教授的身影,可教授沒有讚許的眼神,沒有快樂的樣子,反而沈著臉、默默開門離去。寶兒不解,現在的她最想要的是教授擁抱,而不是油油臭臭的成果!她沒來得及追上教授,一個同事大叫:「石油又還原成木屑了!」眾人於是開始檢查數據,除了寶兒,沒有人注意到教授已經不在實驗室。

  第二天一早,教授親口對寶兒說:「妳表現很好。」寶兒笑笑道謝,沒解釋其他,只是在聽到教授說要離開一陣子、去做一趟美食之旅時,她的心思陷入教授將自己帶離孤兒院的那段路程。

  在那段路程中,寶兒記得最深的是教授的柺杖。繽紛的落葉填滿小徑,教授不斷地揮動柺杖掃開滿地的黃綠,若枯葉中掩藏著廣告單、保特瓶、塑膠袋一類的人工廢棄物,教授還會特地用柺杖將它們撈到垃圾桶裡。看著教授的背影,寶兒彷彿看到唐吉訶德,奮勇面對前方巨大的垃圾怪物,不斷地與之對抗,因為他眼中容不下沒價值的垃圾。所以,寶兒落在後面,跟得遠遠的,只怕被那柺杖掃到,因為自己被叫過垃圾。

  事隔多年,寶兒以為自己變了。每一個親近她的男人都說她是最棒的女人,每一聲稱讚都讓她覺得髒污洗淨了一點。可是寶兒知道教授要的不是女人,他要的是桑丘──唐吉訶德的助手,無論怎麼荒誕都要在旁邊搖旗吶喊。想到這裡,寶兒知道自己錯了,她這個桑丘代替唐吉訶德去追打風車,所以唐吉訶德放棄了騎士夢。

  教授這一趟美食之旅花了兩年還不想停歇,唯一讓他回國的理由是三分熟的頂級沙朗。他最深愛的滋味連原產地美國都烹調不出來,但回到故鄉時,教授才發現喜愛的餐廳已經倒了,而實驗室則終止自己的研究,所有的器材數據都跟寶兒一樣,不知去向。

  心血成空的教授坐在實驗室外的長板凳發呆,竟巧遇舊日的上級。據上級說,寶兒在教授離開不久後便宣告懷孕,揭發出男女關係混亂的一面,這還不打緊,她實驗室管理不當,發生火災讓許多器材和資料毀於一旦,教授離開不到三個月,寶兒也負責辭職。欷噓完往事,上級問:「你想不想知道寶兒的下落?」

  教授搖搖頭說:「怎麼來的,就怎麼去吧。」

  彷彿理解教授的失落,上級推薦一家新開的餐廳,表示:「那兒只賣沙朗牛排,老饕級的品質,平民化的價格,絕對值得一試。」教授於是去嚐鮮,一試之下,發現是懷念已久的味道,原以為舊餐廳主廚換到這裡,沒想到新店的老闆竟然是寶兒!

  寶兒的笑容一如當年,只是在餐廳奢華裝潢的烘托下,她脫去了學者清純的外表,露出骨子裡愛錢的庸俗。教授不想與她多說什麼,但寶兒逕自坐在教授旁,閒談似地說出餐廳的奇怪規矩:像是絕不外賣、用餐限制一小時,吃剩不能打包等等。還笑笑說這是為了守護餐廳的名譽,不讓自傲的牛排變質。

  「希望您能諒解。」寶兒強調。

  諒解什麼呢?教授遺憾寶兒已經步上她母親的後塵,成了庸脂俗粉,只在意金錢而不是地球的未來,所謂的本性難改,所謂的物質不變,正如自己始終沒有能力將垃圾轉化成有價值的東西。

  寶兒沒理會教授的感嘆,堅持送教授貴賓證,可以不排隊坐在貴賓席享用美食。起初教授還用得彆扭,但總熬不過口齒芬芳的牛肉香氣,更重要的是,每次吃完寶兒的沙朗牛排,便會神清氣爽精神一天,於是報到的次數越來越頻繁,頻繁到發現每一次的口味、份量、烹調熟度等都十分完美,教授猜想這是製作嚴謹的關係,不枉寶兒曾是理工人。才稍加寬慰,一次的餐廳糾紛改變了教授的想法。

  糾紛起於客人打算將牛排偷帶出去時被制止。教授循聲望去,發現鬧事者是當年他開除的年輕研究員。他對這年輕人心懷愧疚,認為自己當初節省人事成本犧牲他,或許並不明智,請寶兒不要刁難人家。寶兒沈默了一會兒,隨即允諾不難為年輕人,只是在他轉身離去後告訴教授:「他現在是雜誌社的記者,看來本店要出名了。」

  教授才知道年輕人當了狗仔。原以為從此老死不往來,沒料到吃飽回家途中,年輕狗仔挨身過來,問教授難道沒有發現所有的牛排都一樣?「你的,我的,甚至鄰桌的、鄰鄰桌的……都一模一樣!」教授反問:「你究竟想說什麼?」

  「我調查過餐廳的一切。」狗仔回答:「那種高級牛肉,業界竟沒人知道貨源!寶兒在開業前租下一座垃圾掩埋場,金主是我們的前上司,現在已經位居國安單位要職。最奇怪的是,別的掩埋場垃圾越積越多,她的卻越來越少,各種跡象沒讓您聯想到什麼嗎?」

  看教授沒有反應,年輕人將「原子分解與重組」實驗曾經成功,但沒多久又還原一事道出,並解釋寶兒被迫離職是因為實驗失敗,只能做出數分鐘的不穩定成品所致,接著推測餐廳規定一小時的食用時間,應該就是產品的穩定時間,只要能帶出寶兒的牛排,放一個小時以上,一定會變成可怕的東西。說完,年輕人偷偷地將手伸到教授面前,那長長的拇指指甲內竟然有一塊粉嫩的牛肉!

  實驗精神的驅使下,教授陪狗仔度過一個半小時。這段尷尬沈悶的時間,迫使年輕狗仔不斷地找話題,託出當年寶兒勾引自己,害他失控,還表示寶兒惡人先告狀,讓教授對自己印象不好而被開除,希望教授能明白實際情形。教授才知道年輕狗仔曾經對寶兒做過什麼,怒氣方起,正想拿柺杖打人,小肉塊發生變化!

  從粉嫩的色澤瞬間轉黑,然後慢慢地變稠變糊,雖然份量很少,看得不太真切,但臭味與色澤十分像……

  「Shit!」狗仔咒罵:「死女人給我們吃屎!」

  教授不知道該說什麼,過份震驚讓他茫茫然數十小時。清醒時,他已經成為雜誌社的見證人,負責交代當年的實驗,還陪狗仔召開記者會,要求寶兒給食客一個交代。

  「垃圾變牛排」、「知名餐廳餵人吃ㄆㄨㄣ」、「最昂貴的餿水餐」……

  聳動的新聞使客人卻步,讓餐廳外頭被記者擠得水洩不通。在看見「大哥哥」來的那一刻,寶兒就有預感會有今天,只是她沒想到教授會與狗仔合作,一起破壞當年的心願。是教授變了?還是自己變了?

  當寶兒接到命令,要將機器簡化成可攜帶的設備時,她心知這是武器化的前兆。「原子分解」雖然不穩定,卻能使銅牆鐵壁瓦解,就算短短數秒,依舊能入侵任何寶庫。寶兒沒有教授可商量,只好探詢實驗室的其他研究員。她總等到自己與人獨自相處時問:「你對『寶貝』的將來有什麼看法?」無論在實驗室、在餐廳、在床上,對方通常的反應是張口結舌,隨即視線遊移,然後從錢包裡拿出五千到三萬元不等的鈔票交給寶兒說:「為了我們的將來,妳知道這樣做比較好。」連上級也是。

  他們的行為讓寶兒知道理想敵不過現實,沮喪之餘懷念起教授吃牛排時的笑容,於是在火災意外後藉機辭職,拿工作所得與同事們的捐贈買下垃圾場,並聘請教授最愛的廚師協助,經過好幾次烹調,終於獲得特製沙朗的完整資料。

  寶兒深信只要她繼續減少垃圾,繼續「轉化」牛排,就能再度見到教授的笑容,但沒想到教授知道真相後,沒有讚許自己,反倒責備?寶兒難以理解,只是在教授獨自前來餐廳時,領著他去看機器,並示範整個作業流程。

  過程中,教授一言不發,蒼白的臉彷彿行將就木,緊握柺杖的雙手不住地顫抖,讓寶兒想起柺杖「處理垃圾」時的意氣風發,似乎已經消失無蹤。

  「穩定期是兩個小時又十五分三十六秒半。」寶兒把成果遞給教授時解釋。

  「妳將這種東西弄給人吃,不會有罪惡感嗎?」教授問。

  「人類製造的垃圾,最後回到肚子裡消化後減量,這不是使地球乾淨的最佳方法?」寶兒聳聳肩,「況且,我還額外添加維他命與礦物質等營養補充品,比吃真的牛排還營養呢。」

  「妳自己也吃?」

  寶兒咬一口盤中的食物,吞下,滿臉不在乎。

  穩定期過,牛排化回原形,教授足足看著如屎的「原料」十幾分鐘,終於嘆口氣,轉身,出門前開口:「明天媒體會來拍攝寶貝,妳準備準備。」

  寶兒點頭。這話讓她憶起以往,上級要來察看研究進度時,教授常以同樣的言語指示。

  第二天,年輕狗仔召開記者會,問寶兒敢不敢在媒體前上菜,「用時間考驗餐廳賣的是不是垃圾?」上級當特別來賓說:「如果真能將垃圾變成牛排,這也是科技的一大進步。」被記者噓聲連連。訪問教授時,他只表示:「眼見為憑。」便不再開口。於是,寶兒端上牛排,在鎂光燈的焦聚下,各大媒體攝影機牢牢地盯著。

  一小時、兩小時、三小時……

  半天過去,牛排依舊是牛排,沒有任何戲劇化的改變。

  年輕狗仔叫道:「妳掉包了對不對!」

  上級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說:「研究本來就沒有成功過。」

  記者轉向教授,教授切一塊肉,入口,緩緩咀嚼嚥下,說:「這是貨真價實的沙朗。」

  記者們終於露出失望的神色,一哄而散。最後,餐廳只剩下寶兒與教授。

  「這沙朗打哪來的?」教授問。

  「當年建立原始資料的紀念。」寶兒答。

  沈吟一會,教授開口:「老頭子可以加入為地球打拚的行列嗎?」

  「這是寶兒的榮幸。」

  雖然淚水模糊了視野,但寶兒很清楚,她在笑,教授也在笑。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短篇小說‧狂想
下一則: 【短篇小說】美女製造機
迴響(2) :
2樓. 林錫銘‧攝影筆記
2010/09/28 04:50
聯想.....

垃圾可以變沙朗,可以拼諾貝爾獎了。那.......前些天LADY GAGA在MTV頒獎典禮上那襲生牛肉裝,怎把沙朗變垃圾了?

浪費當然不是美德,浪費食物更是缺德,GAGA那天應算是。不製造多餘造垃圾是前提,至於回收資源再利用,嚴格說來是第二選擇,若要垃圾不是垃圾,或延長物品使用年限直接再利用,比回收轉化得耗費能源來得效益許多......


呵,說的好,最近在研究這部分,總覺得第一線的不浪費才是最重要的,其次才是回收轉化^^

葉軒2011/05/20 10:33回覆
1樓. 葉軒
2010/09/26 09:42
當年的評審評語……

這篇下筆時,我自己是還蠻有感覺的。

很少有那種點子出來,文筆隨意就自己開拓起一片天的感受。

不過,顯然我的感悟能力和評審是有落差的。

當年倪匡就一句話打死了這篇:「看不懂。」

嗯,原來寫了幾年的小說卻只是讓人文意不清,看來我的寫文能力還真的有待加強。

或許正如我父親說的,我最強的創作才能不是在寫文,我只是選了一個最方便的創作形式而已。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