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唐武宗滅佛的深遠影響
2019/08/11 08:08
瀏覽165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唐武宗滅佛的深遠影響

被毀的佛像(來自網絡)

唐武宗雖然急於想滅佛,但是,他心中卻是有所顧慮的,並不敢冒然進行。這是因為他害怕兩個信仰佛教的鄰居的干涉。一個是北方的回鶻汗國,另一個則是西南的吐蕃王朝,也就是現在的西藏。

武宗最後選擇在會昌元年,即公元841年滅佛是有原因的。

因為就在前一年即840年(開成五年),北方的回鶻汗國在遭遇內訌和天災之後,又突然受到黠戛斯人(柯爾克孜族)的襲擊而瓦解。另一個強鄰即西南的吐蕃國王達瑪也幾乎在這同一時期被暗殺,吐蕃王朝也陷入了內亂。

回鶻和吐蕃不但是唐朝的兩大外來威脅,而且還都是佛教的堅定支持者。正是在這兩大外部勢力消除之後,唐武宗才毫無顧忌地開始了他的滅佛大業。

在武宗滅佛的過程中,道士趙歸真起了重要的作用。

那趙歸真又是一位怎樣的道士呢?

趙歸真可以說是道教史上以邪術干政最有名的一位道士。由於他臭名昭著,甚至連道教的書籍都恥於為他作傳,因此後人無從知道他的來歷。

據《資治通鑑》記載,公元826年(寶歷二年),太清宮的道士趙歸真上書唐敬宗,自稱有神仙術,受到敬宗器重被召入宮中。文宗即位後,曾一度將趙歸真逐出長安,後來因為文宗也像敬宗一樣,沉迷於神仙方術,又將趙歸真召回長安。武宗繼位後,因為崇尚道教,對趙歸真更為寵信。後來因為受趙歸真的蠱惑,將崇道活動推向了極致,並最終釀成了滅佛的大禍。

開成五年(840)秋,唐武宗剛做皇帝,就召道士趙歸真入宮,進行推崇道教抑制佛教的活動。第二年即會昌元年(841)六月的慶陽節,武宗設齋請佛教的僧人和道教的道士講法。他只賜給道士紫衣,而佛教的僧人卻沒有。這雖然只是一樁不起眼的小事,但是,卻發出了一個明確的信號,即新皇帝不喜歡佛法,緊接著對佛教發難的敕令便一個接一個地發佈了,中國歷史上最大的一次宗教迫害運動——唐武宗滅佛就這樣拉開了帷幕。

武宗滅佛的時候,正好有一位日本的和尚圓仁,因為隨著日本的遣唐使來到中國,被困在長安,親身經歷了這場劫難,在他寫的《入唐求法巡禮行記》中,詳細記錄了這次“法難”的情況。

下面我們就通過日本的圓仁和尚來看看武宗滅佛的過程。

根據圓仁的記錄:

廢佛的第一步是在會昌二年(842)三月,當時的宰相李德裕奏請嚴密加強對僧尼的管理。

十月以後朝廷下詔,命令逃兵、罪犯、娶妻而有僧籍者必須還俗,禁止僧尼走出寺院之門,此舉使長安城內大約三千五百人還俗。

會昌三年,加強了對外國僧人的監視,要求在長安的外國僧人必須申報姓名以及留在長安的理由。圓仁因為當初在山東領的“公驗”即通行證,一到京城就已失效,沒有新的“過所”或“公驗”發下來,他就一步也不能離開長安,因此而成為“會昌滅佛”的親歷者。

會昌四年,不許供養佛牙,命令各地拆毀大型的寺院、佛堂,強制僧尼還俗。與此同時,朝廷開始向道教方面傾斜,武宗在宮中設置了九天道場祭祀道教諸神,配製可以成仙的仙藥並建造瞭望仙台。

會昌五年(845),又開始了更大規模的滅佛。首先,規定天下寺舍,不許置莊園。其次,又令檢查天下寺舍奴婢多少,財產情況如何。對諸寺的財產及貨賣奴婢的收入全部沒收。最後,又迫使幾乎所有的僧尼還俗。這次打擊的對象不限於佛教,還包括拜火教、摩尼教、景教,也就是說除道教之外的一切宗教都遭到了鎮壓。

此次滅佛的成果可謂“戰績輝煌”:

全國共拆除寺廟4600餘所,拆毀招提、蘭若4萬餘所,僧尼26萬餘人還俗成為國家的兩稅戶,沒收寺院所擁有的膏腴上田數千萬頃,沒收奴婢為兩稅戶15萬人,另外還強制景教、祆教3000餘人還俗。

被毀的佛像(來自網絡)

武宗滅佛沉重打擊了寺院經濟,增加了政府的納稅人口,擴大了國家的稅源。但是,對於僧尼們來說則是一場浩劫。某種程度上講,佛教自身的墮落也是遭此劫難的重要原因。

宋代的宗頤禪師曾經為此反思說:“天生三武禍吾宗,釋子回家塔寺空,應是昔年崇奉日,不能清儉守真風”。可謂一語道出了真諦。

從個人的角度講,武宗滅佛是為了成仙,實現他長生不老的目的,這是武宗滅佛最大的動力。但是,結果卻事與願違,他成仙的願望不但沒有能夠實現,後來反而在藥物的作用之下,變得越來越消瘦、性情更為乖張。趙歸真就告訴他說這是在換骨,屬於正常情況。對於長生的狂熱追求,使得武宗難以自拔,根本聽不進大臣們的規勸。

會昌六年(846)的新年朝會,由於武宗病重沒有舉行,道士們就說他生病是因為名字“瀍”從水,與唐朝崇尚土德不合。因為,土勝水,“瀍”名被土德所克,應改名為“炎”,炎從火,與土德相合,可以消除災禍。但是,改了名字也沒有給武宗帶來轉機,不久便一命嗚呼,年僅33歲。

武宗病重時,掌握兵權的宦官們私下商議,矯詔擁立武宗的叔父光王李怡為帝,光王在武宗的靈柩前即位,是為宣宗。宣宗即位後立即下令處死了趙歸真,罷免並流放了李德裕,改任牛僧孺為宰相,頒布詔書停止了毀佛運動,並要求將銷毀佛像鑄造的開元通寶錢幣,再銷毀重新鑄成佛像。

單就佛像與銅錢而言,可以說是轉了一圈又回到了原點,實現了一次輪迴。但是,歷史卻已經發生了深刻的變化,並產生了深遠而重要的影響。

下面我們就從文化的角度,看看“會昌滅佛”對後世到底產生了怎樣的影響呢?

唐武宗的滅佛行動,雖然牽涉到了道教與佛教的矛盾,但是它並不是一次宗教性的運動,而是世俗政權對日益膨脹的佛教勢力的遏制和打壓。

武宗滅佛的時間雖然並不太長,前後僅有四年左右,最激烈的時間甚至還不到一年,但是與其他三次滅佛運動相比,只有這次是在國家大一統的時期,由中央與地方聯合行動,其程度和範圍比其它三次對佛教的打擊都要更大,影響也更為深遠。

佛教自漢代傳入中國之後,發展迅猛,到唐代形成了盛極一時的八個流派,號稱“八宗”,即:天台宗、華嚴宗、律宗、密宗、三論、法相宗、淨土宗和禪宗。

經過這場法難之後,佛教的典籍大多數都被焚燒或散失。因此,義理深邃的宗派因為沒有了精神食糧而後繼乏力,最終都斷了香火。只有義理相對簡單,主張“頓悟”的禪宗一派成為唯一延續下來的宗派。其餘宗派都無可避免地走向了衰敗,中華佛教從此陷入了“關河冷落,殘照當樓”的末路。

另外,以“三夷教”聞名的拜火教、摩尼教、景教等外來宗教經此打擊也都銷聲匿跡了。從此,中華的大地上,只剩下了本土產生的、充滿迷信色彩的道教。由此造成了中國思想領域,只有儒家一家獨尊的局面,這對於中國根深蒂固的專制思想的形成,不能說沒有直接的關係!

而這卻是單純地追求長生不老之術的唐武宗怎麼也想不到的!

歷史就是如此低詭譎,非拉長時間段不可能看的清楚。所謂蝴蝶效應,大概指的就是這層意思。因此,為政者不可不察。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