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執政黨刻意激化衝突 原住民不能再被戒嚴
2007/08/03 13:46
瀏覽750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文/莫那能

1987年的暑假,我應邀跟台灣的一些社運團體,到芝加哥參加社運方面的研討會。我是代表原權會去的,之後便順便在美國的幾個城市演講,並且為原權會募款。在回台灣前夕,聽到蔣經國宣布解嚴,大夥在美國高興的跳了起來,「終於解嚴了」。

那次在美國的募款活動,協助我們的,有兩位很重要的人物,一位是旅日的台灣史學者戴國煇,一位是社運界的老大姐蘇慶黎。他們兩位現在都已經過世了。

那次的行程,有一天在紐約的哥倫比亞大學舉辦活動,戴國煇教授要求我給他五分鐘的時間,談霧社事件。戴國煇先做了一段引言,他說:我的祖先在清朝的時候,從大陸來到台灣,而我是在台灣成長,現在在日本做歷史研究和教學工作。今天我要求莫那能先生給我些時間來談霧社事件,我是帶著原罪的心情來的。對原住民來說,台灣數百年的歷史,其實就是被殖民的歷史,這段歷史,應該由原住民自己來把它寫出來。

對那次美國行幫助很大的,還有蘇慶黎。她是台灣少數的左翼份子,身為一個漢人,卻對原住民的問題非常關切。她對原權會的催生,也付出了很大的心力。當年,原權會的誕生是源自於黨外編聯會底下的少數民族委員會,早期許多原住民幹部,都是受到她的影響,才開始意識到原住民在整個台灣社會所遭遇的結構性問題,以及更清楚原住民自己的歷史,然後才組成了原權會。

7月15日,是解嚴20週年的日子,執政黨舉辦了各項紀念活動。回顧戒嚴時期,戒嚴令對原住民的壓迫遠遠超過漢人。那個時候,我們原住民生活的區域,被劃為是「山地行政區」,最高管理機關是警備總部。當時,原住民山地的管制,就跟海防或者戰地一樣,而且還要組織山地服務隊,巡邏山區負擔保防工作;許多法令的訂定,也都限制了原住民的生存和發展。

現在,解嚴了,20年來,原住民的權益和地位雖然獲得了一些改善,不過距離
民族間的真正平等,還有一大段距離。然而,我還擔心的是,現在由於政治權力上的需要,民族之間的衝突和矛盾,被刻意放大和激化了。再者,我對兩岸之間的矛盾和敵對,也有著相當的隱憂。如果,台灣的執政黨刻意把冷戰結束之後,原本已經降低衝突的兩岸關係再度升高的話,那麼台灣很有可能再度恢復戒嚴,到那時,原住民地區又再恢復軍事管理,原住民所面臨的處境也將更為艱困。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