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國寶、和服、颱風、旅情
2018/07/07 16:25
瀏覽1,163
迴響3
推薦101
引用0

    國寶、和服、颱風、旅情

  阿田又來到京都,夜晚的京都塔依舊風情萬種。

  隔晨,阿田一行去鐵道博物館,當他看到那艘「八甲田丸」的模型,裡面裝著一列火車穿越津輕海峽,讓他想起二零一七年四月底在青森海邊仰望停泊在內海的「八甲田丸」的景象。這個鐵道博物館來了好多學生,秩序井然。他們中午就在休息室吃各式鐵道便當,讓阿田懷念起台灣的台鐵便當,覺得台鐵便當更物美價廉。離去前,他們還參觀了傘形車庫,這是列車的集散中心,阿田曾在台灣彰化看過,大同小異。

  大家撐著傘,小朋友穿著雨衣等候公車,他們改變行程到四條通室町鬧區,這裡的「錦市場」讓他記憶猶新。他們在阿拉比卡咖啡店喝咖啡,阿田看到一位彬彬有禮又帥氣的男店員和一位有些傲慢只中等姿色的女店員,反差很大,覺得有些怪異。後來才聽說這裡會說英語的女店員都奇貨可居,還真是傲慢有理。

  隔天他們兵分二路,母女三人體驗穿和服的樂趣,另兩個大人尾隨獵取鏡頭。不分大小,一天一套和服租金五千日元,這種錢阿田是花不下去的,他對和服無好惡,只說台灣人穿什麼和服,何必東施效顰?為此還和女伴吵嘴,被她臭罵一頓。他還會聯想到日本人「有禮無體」這句話,覺得在日本浪漫、風流、下流有些混淆不清。

  阿田和阿帆伉儷這一組則先到「京都國立博物館」參觀開館一百二十周年的國寶珍品特別展覽會,這個展覽會千載難逢,他們剛好躬逢其盛,入館費每人一千五百日元。標榜純度一百趴的國寶,分近世繪畫、考古、六道與地獄、金工、佛畫、中世繪畫、中國繪畫、繪卷物、肖像畫、染織、雕刻、漆工、陶瓷等類,真是讓人眼花撩亂。阿田對這些國寶雖感興趣,但不想研究,只是走馬看花。近兩個小時的欣賞,阿田只記得一個名字,是第十八號的「紺系威鎧」一件由特殊織物打造成的戰衣。

  他們接著來到博物館對面也是國寶的「三十三間堂」,二零一三年十月阿田曾和女伴攜一未滿二歲的小女生來過,這小女生現在都五歲半了。在這裡他看到了穿和服的母女三人,這母女三人果真婀娜多姿千嬌百媚,他趕緊把她們攝入鏡頭,還和她們合照,讓他自覺年輕起來。後來他們又坐公車到清水寺附近,這條狹窄的上坡道不時有貨車經過,有些不勝其擾。他們在咖啡店買咖啡甜點,因店內客滿,只好坐在店外的小長椅上。阿田一時興起,坐在對面的矮水泥牆上,竟然被女主人下逐客令,讓他很不爽,心中大罵小日本女人太囂張,不懂待客之道,還穿和服呢。他放眼望去,怎麼這裡穿和服的女人特別多,在猴太郎廟內居然也擠得水泄不通,而且吵雜不堪,阿田認為都是和服惹的禍。

  第四天他們來到奈良,阿田立刻想起日本作家萬城目學的小說「鹿男」,這小說以奈良為背景,可他看了這本小說卻不知所云,最扯的是小說裡有隻會說人話的鹿。他也想到大陸作家陳忠實的小說「白鹿原」,已拍成電影和電視劇的白鹿原,有群鹿飛躍的夢幻畫面。也想到數百年前台灣一個有群鹿逐水草被命名「鹿港」的古鎮。奈良的鹿是如此的自在悠閒,路旁賣一包一百五十日元鹿餅的長者,阿田原以為長者是靠賣鹿餅謀生,阿伶說他們都是保護鹿的志工,是無價付出,所得投入基金做為長期資源,綿延不絕。遊客買餅干餵鹿,溫馴的鹿也帶給遊客歡樂,尤其是小朋友。雖然鹿也會以腳踢人,以角戳人,以身體推人,但不多見。鹿角都被鋸掉了,鋸鹿角的儀式還蠻莊嚴的,阿田覺得奈良的鹿好幸福啊。

  女伴告訴阿田,他們曾於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來到奈良,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阿田只記得來過,其他都已忘光光。女伴卻連在那裡吃杵餅都記得一清二楚,她說在那家店前看到日本女人以手持杵往臼裡搗麻糬,用手將一小塊麻糬壓平,加入紅豆餡再包起來,這就是有名的「大福」了。原來大福就是糯米糰子,是日本的傳統點心。阿伶買了一盒名叫杵餅的大福,阿田連吃了兩個,真是口齒留香。

  他們從奈良公園走到名剎東大寺,但見一波波的中學生井然有序的在拍團體照,然後排隊進入寺內參觀。這寺以木塑巨型觀音像聞名,也是日本國寶,還列入世界文化遺產。阿田看多了日本寺院,總覺大同小異,而且參拜寺院都得花錢,他提議在外面無料參觀就好。

  那天返抵旅店已逾十六時,阿田和女伴蒙頭大睡,晚上要到二條通看點燈秀也泡湯了。還好隔天起來精神飽滿,雖然下著雨,不減遊興。先坐地鐵到京都御苑附近的「護王神社」參拜,這神社以保護信徒的足腰出名,一付足腰御守護身符要價一千二百日元,阿田堅持心誠則靈,花錢保平安,值得。他們又冒雨來到抹茶果子名店「虎屋果寮」,在屋外椽下聽雨聲滴答,喝抹茶品甜點,頗富情調,但所費不貲。據說這裡是富商巨賈仕紳淑女聚會之所,阿田誤闖誤撞,差點沒被人趕出來。

  走進京都御苑,阿田又想起四年前和女伴偕小女娃走了一大段路來到這裡的往事,舊地重遊,五味雜陳。雨把林木洗得更青翠,少了秋的氛圍,多了六個大人兩個小孩的歡笑聲。離開京都御苑,他們再度去逛錦市場,但見觀光客萬頭亂鑽,各自分享各種美食後,他們漫步街頭,一路走到八扳神社、圓山公園,再走過鴨川、瀨川。阿田一路幻想在花見小路遇到藝伎,在有樂町撞到歌伎,終舊只是幻想。走走停停,最後他們在八扳神社附近搭上二零七號公車,直抵旅店。

  阿田他們又從京都驛坐JR到姬路,午餐後女伴帶阿田到車站頂樓遠眺也是國寶也是世界文化遺產的姬路城,這姬路城阿田和女伴是去過的,木造的古建築很是特殊。後來他們坐上開往鹽田溫泉「夢乃井」旅店的接駁專車四十分鐘後抵達溫泉旅店。昂貴的旅店晚餐很豐富,阿田還喝了啤酒和日本燒酒,他既不換穿和服也不到大湯池泡湯,寧願在房間浴室小浴缸泡湯自得其樂。

  阿媛秀她寫的童話故事,她說三五百字就可賺三百元人頭幣,這幾天已寫了三篇,近千元人頭幣入袋。在旅途中寫稿還能賺稿費,讓阿田好羨慕。阿田隨興寫文已逾百篇,卻賺不到一毛錢,自嘲他的文字無價,還常以「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間」自勉,說他不須煮字療飢,舞文弄墨,純屬興趣,純為自娛。阿媛唯唯諾諾,不敢頂撞他,女伴不客氣的潑冷水,罵阿田是魯迅筆下的阿Q,這不是精神勝利法是什麼?

  天氣變壞了,下著雨又濕又冷,還有颱風警報。女伴趕快改變行程,四國不去了,直島、德島也取消了,改在大阪多住一晚。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一日週六早上九時三十分,夢乃井溫泉旅店的專車載著他們於四十分鐘後抵達姬路車站。他們坐上JR二十分鐘後來到岡山,岡山城和姬路城同享盛名,但引不起阿田的興趣,倒是中午那碗八百一十日元的島瘦巴拉麵讓阿田讚不絕口,第一次吃到見底,清淡的口味恰到好處。然後他們逛有棚頂的商店街,坐星巴克,返回旅店途中,阿田看到一輛公明黨的競選宣傳車,候選人高分貝的聲嘶力竭雖是阿田多次旅日首見,但和台灣的瘋狂選舉相比,他們還是小咖。

  找到大阪心齋橋筋Comfort Hotel已是隔天下午,阿帆伉儷飛回台北了,阿田他們六人還要在這裡住三晚。雨越下越大,風也越來越強。傍晚時分,他們撐傘穿雨衣步出旅店,在心齋橋筋商店街漫遊,風雨讓旅客雲集在有棚頂的商店街,雨衣雨傘齊飛,男女老少共擠,阿田堅持就近在「王將」覓晚食,還好還算滿意。此時雨大風急,他們必須通過兩三段露天路面,抵達旅店時,都已衣著鞋襪全濕,阿田自得其樂,拍了幾張照片,以「颱風夜大阪心齋橋筋商店街」為題,鋪上臉書。

  阿田隔晨看電視報導,這二十一號颱風肆虐嚴重,各地滿目瘡痍,很多地方交通癱瘓了。窩在旅館,五歲半的女娃突發奇想,由她口述,阿田代筆,寫了兩篇妙文,一篇是去奈良與鹿互動的趣事,一篇是她和妹妹媽媽穿和服的體驗,稚子出口成章,讓阿田嘖嘖稱讚。週日颱風天,正逢日本參眾議員選舉,不到三成的投票率,阿田認為是成熟民主國家常態,他對台灣每逢選舉必瘋狂,已感到厭煩。

  阿翔帶妻女到大阪影城去玩了,他說票價很貴,類似上海迪士尼。阿田和女伴近午才出門,沿商店街走到南海難波電鐵站,女伴看好明天到關西空港的班車就折回商店街,在一家台女經營的餐店午餐後又到黑門市場大採購,她買東西從不手軟,阿田負責埋單和提貨,不亂出主義。這是阿田和女伴最貼近的時刻,她主動牽著他的手,主動把手勾住他的臂彎,都讓阿田受寵若驚。

  回到旅店,女伴拿出剛買的「老爺爺蛋糕」來配咖啡。這老爺爺蛋糕頗負盛名,阿田看到女伴排隊等了好久才買到的,先前阿伶還從日本帶回台灣分享親友。可阿田對蛋糕並沒興趣,他固執的避吃甜點。為了表示對女伴的支持,他吃了一小塊並稱「讚」,還自以為風趣的說,這老爺爺蛋糕是給滿嘴無牙的老爺爺吃的吧?阿田的牙齒可還硬得很,他也從來不認老,阿田自認自己擁有赤子之心,舉凡旅行、看電影、聽音樂、唱歌、閱讀、寫文章、閒扯淡、靜坐、健走、在街頭巷尾公園看人來人往,他都興緻勃勃。一時之間,阿田彷彿又變回青春少年時了。 (2018.07.07)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自訂分類:旅遊札記
下一則: 春雨飄落壽豐農莊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3) :
3樓. BJ周
2018/07/12 18:56

「紺系威鎧」是這個嗎?我也很有興趣呢

2樓. 賈媽 - 皇后鎮的皇后們
2018/07/08 15:19
有時真覺得你們這些大老爺出國旅行

真是浪費錢 ....

穿和服拍照,或許真的沒必要

但你們對各地時尚,甚至美食都不甚在意

(舊地重遊,吃過、玩過甚麼都不記得)

到了景點遊樂區又老盯著告示解說牌

(這些回家上網看就好了)  ...... 

 

不過,文章千古事、文字無價這一點,確實無法反駁

我也覺得 : 鹿男、白鹿原、鹿港 ....

奈良的鹿,最幸福 !!

1樓. 幸福的白開水
2018/07/07 19:06
好個常在心裡演小劇場的阿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