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線上小說-----龍闕 節錄 9 作者石頭與水 謹呈謝忱
2020/09/04 16:19
瀏覽48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秦鳳儀其實跟景安帝叨叨咕叨叨咕了半日, 宗室書院什麼的,也只能是說個大概, 具體細節什麼的, 他這只要少時上過幾天私人蒙學的家伙, 其實書院啥樣,秦鳳儀也不大曉得。不過, 這並不妨礙秦鳳儀對宗學書院的一些暢想,他想法可多了, 靠不靠譜的,啥都敢說。

中午與景安帝一道用的午膳, 這一回, 除了秦鳳儀最愛的獅子頭, 景安帝直接讓他點菜, 愛吃什麼就點什麼,秦鳳儀這不知道客氣的, 直接又點了三四個自己今天想吃的。景安帝特命御膳房備著, 連茶都問秦鳳儀, 「要不要嘗嘗揚州的珠蘭茶。」

「那個就不用了,我媳婦愛那個,我不愛。陛下這茶好。」

景安帝笑道, 「一會兒給你包半斤。」

秦鳳儀美滋滋地問,「陛下, 這個就是那個, 君以國士待我吧~」俄了個神哪, 也就給陛下出了這麼一個好主意,他就覺著自己是個國士了。

景安帝正色道,「這個啊,這個是君以養小豬待你吧~」

秦鳳儀被笑話了一回,大是不依,纏著景安帝抱怨了一回,非要景安帝承認是以「國士」待他,景安帝給他逗得哈哈大笑,君臣二人正吃飯的時候,有皇子宗室內閣等人求見,景安帝打發人與他們說累了,有事明日再說,便將人打發下去了。

秦鳳儀連忙加快速度吃午飯,景安帝道,「慢些吃,可急什麼。」

秦鳳儀小聲道,「我得趕緊吃完去我師父那里把做執事的事告訴他,不然,倘有人過去找他打听,我怕他漏餡兒。」

景安帝可算是信了這事的確是秦鳳儀自己搗鼓出來的了,他還給自己致仕的師父尋了個新交差。景安帝道,「那也不要急,方相多少年的臣子了,就是你沒與他說過,他也不是會叫人試探出來的。何況,宗室這會兒必還要一道商量事,沒空去方相那里打探。」至于內閣,就是現在打听出什麼來,也要以宗室改制之事為主,不會到處亂嚷嚷的。

有景安帝這話,秦鳳儀才把吃飯的速度放慢下來,秦鳳儀平時飯量就不小,今日景安帝格外看他順眼,時時勸飯,他又是個不禁勸的,而且,御膳房的手藝的確是有過人之處啥的,這不,一下子就吃撐了。吃撐了還摸著肚子抱怨,「總是勸我吃,撐著了吧。」

景安帝道,「朕還不是好意,老馬,去貴妃那里拿幾丸六郎常吃的山楂丸來。」

馬公公打發人取山楂丸去了,秦鳳儀吃過山楂丸,又與陛下說了會兒話,便精神百倍的出宮去了。他先去的他師父那里,好在,方閣老那里還沒人過來,畢竟內閣大員們每天事務煩多,即便是想去方閣老那里打听一二,白天根本也抽不出時間。秦鳳儀過去後,他師父正歇晌,他原要等一等,不過老人家覺少,也沒睡著,听說自己心愛的小弟子過來了,命秦鳳儀去涼軒那里說話。

說來,這大暑天的,方閣老上了年紀,家里斷不敢給他用冰的,于是便建了這涼軒,臨水,借著水氣清涼,就是中午,有水氣,有樹蔭,那暑熱也就降下來了。秦鳳儀一去,方閣老就命上了寒瓜,還有一盤子井里湃過的瓜果梨桃,皆涼滋滋的,正是暑天好用的。秦鳳儀吃得香,方閣老也拿了個桃兒咬著吃,師徒倆先吃了頓時令水果,方閣老笑,「看來,今兒個說的事挺順利。」一面就把侍從悉數打發了下去。

秦鳳儀笑道,「還算順利,我還給師父你尋了個新差使。」

「這可奇了,怎麼里頭還有我的事了?」方閣老問。

秦鳳儀就把今兒個御前的事同師父說了,方閣老听到小弟子說的那幾句話後,笑道,「不錯不錯,大有長進,這法子好,你想的?」

「看你們,怎麼都這樣問,當然是我想的了。」秦鳳儀道,「我听他們兩邊兒為個破書院的事叨咕個沒完,說來說去,拐彎抹角的都是些個車 轆的話,可沒勁了。師父您是沒見,兩邊兒俱是一臉假笑假和氣,明明一點兒不和氣的兩邊兒,裝得那叫一個假。我看他們也沒個好主意,就給他們想了一個。宗室無非是想要些實在的好處,陛下擔任京城宗室書院的山長,這樣的好處,他們要是再不滿意,那也只得隨他們去了。內閣呢,不想讓藩鎮那里建宗室書院,他們也是杞人憂天,把京城的宗室書院建好了,藩鎮那里愛建就建唄,只要管著書院的是清流不就行啦。要是這個都不成,也就忒沒心胸啦。當時我這麼一說,覺著主意還不錯,主要是為了取信他們兩邊兒,我就隨口把師父說進去了。我同陛下說了,陛下也同意了。反正師父您現在也沒什麼事,要是京城宗室書院開建,您就掛個名兒,去不去都成,行不?」

「不行。」方閣老笑道。

「行嘛行嘛。」秦鳳儀道,「我在御前在皇子、宗室、內閣面前,可是把大話都說出去了的。」

方閣老笑,「你都把大話說出去了,我能不應麼?不過,還是得听一听陛下的意思。」

「陛下都答應了啊。」

「這宗室書院的事,還有的商量啊。」方閣老畢竟人老成精,陛下出任宗室書院的山長,這執事定非他一位,而且,這宗室書院要怎麼個建法,什麼樣的章程,這里頭的事兒就多了。方閣老難免又指點了秦鳳儀一回,還與自己這小弟子道,「你正巧在宗室,這事要如何著辦,你就跟著、听著、學著些。」

秦鳳儀應了。

方閣老不愧與景安帝做了多少年的君臣,君臣二人的審美很有些一致,于京城宗室書院一事,方閣老對秦鳳儀都難免另眼相待,方閣老道,「這主意真正不錯。」

「那是當然啦。」秦鳳儀道,「師父,你知道做生意的精髓是什麼不?」

「什麼啊?」方閣老心情格外好,瞅著小弟子就高興,尤其小弟子那一臉得意臭顯擺的模樣,都格外招人喜歡。

秦鳳儀道,「我爹說,一則你的貨得好,,二則,你得會吆喝。不過,我覺著還有一點也很重要,那就是,你得知道對方想要什麼。」

方閣老一陣大笑,拍拍小弟子的手,贊道,「說得好。世間大千學問,通一樣,則事事通啊。」

秦鳳儀得到師父的贊美,也很是高興。

秦鳳儀這臭顯擺的,在師父這里與師父商量過正事順帶臭美了一回後,他就辭了師父回家去了,李鏡心里哪有不記掛的,然後,就見丈夫一臉喜笑顏開的回來了。李鏡心下一松,起碼這就不是個吃了虧的模樣。待听得丈夫把事一說,李鏡笑問,「這可是另闢蹊徑了,如何突然有了這主意?」

秦鳳儀翹著二郎腿,抬著下巴,一臉得瑟的恨不能上天的模樣,道,「你以為我還真是去做炮灰的啊,去前我就想好了,必得尋機露露臉,原我還以為這事多難辦哪,我到那兒一听他們商量的這個,也不是很難辦啊,我想了個法子,就直接說啦。陛下也夸我了哪,中午還叫御膳房做了很多我喜歡的菜。師父也夸我了哪!」然後,一個勁兒的拿小眼神兒瞟媳婦,那意思是,媳婦你也不說夸夸我,你可不像沒眼光的人哪~

李鏡心下好笑,湊近了道,「咱倆什麼關系啊,就不用夸了吧?」

「怎麼不用?當然要用了!」秦鳳儀是絕對不會放過任何被媳婦祟拜夸獎的機會的。

李鏡笑著摸摸丈夫那美貌絕倫的臉,笑道,「做得很好,真是個好主意。」

「這才像話。」秦鳳儀心下熨帖極了,還道,「我近來覺著智慧大漲,媳婦,你說,要是我超過你成為世上第二聰明之人,你會不會覺著沒面子啊?」

李鏡笑,「不會。但我覺著,你接下來怕沒空考慮你排第二還是第三的事了?」

「為什麼?」秦鳳儀道,「眼下也沒什麼事了啊,就是宗室書院的事,也沒什麼事了。」

「沒什麼事了?」李鏡道,「事兒才剛開始哪,京城宗室書院你這主意是好,請了陛下做山長,宗室們面子掙得足足的,他們窩在封地上,不得動彈,自然願意兒孫們來京城念書,尤其還是陛下做山長。可你給陛下出的那藩鎮書院叫當地府衙管著的主意,這事宗室們定不能依,還有得吵。而且,這主意是你出的,清流可沒人替你抗,必然還有一番爭論。」

秦鳳儀想了想,道,「他們是不是要自己管啊?」

「那是自然,不然,他們這麼屢次提及藩鎮上的宗室書院做甚?」

「可他們那里會管書院啊?他們連自己兒孫的教育都管不好哪。」

「這是兩碼事。」李鏡道,「你怎麼連這個都不明白了,藩王們要管著藩鎮書院,無非是要他們各自藩地的宗室之心罷了。他們自家子弟送到京城來念書,可有些個爵位低的宗室子弟,或是無爵宗室子弟,就得到藩鎮上的宗室書院念書,你想想,咱家在揚州時,遇著個窘迫的學子,還會給些銀子資助一二呢。這些藩王們,如個不是財大氣粗,倘有出眾的宗室子弟,他們先籠絡了,以後自然是有好處的。這就是他們為什麼要把藩鎮的宗室書院建起來的原因,若是朝廷允準,就是叫他們自己出銀子建,他們也是願意的!」

秦鳳儀這才明白,里頭還有這些個私心哪。

秦鳳儀道,「可先時他們各府里估計也有宗學,難道沒有宗室子弟過去念書?」

「先時沒有京城的宗學書院哪!」李鏡論思路較秦鳳儀清晰一千倍,她道,「朝廷要革普通宗室的糧米,其實,這些個王爵國公,那些個普通宗室的死活與他們有何相干,他們擺出一幅肉疼的模樣,無非就是跟朝廷要好處?為什麼別個好處都沒要,就要建書院!京城的宗室書院建起來,還是陛下親自做山長,陛下便是為了自己的名聲,也不能叫宗室子弟大批閑置,總要給一二實缺的。這就是宗室子弟的晉升之梯啊!你想想,春闈三年一考,每次不過取三百人,可這就是寒門的晉身之梯,多少寒門學子苦讀十數載、數十載,就為一搏功名。不論宗室書院,還是宗室大比,宗室所謀,最終就是這一道晉身之梯。有了這晉身之梯,非但是有爵宗室的子弟有了機會,那些無爵的,已與平民無異的宗室們一樣是有了晉身機會。你以為宗室不想做官,不想討實缺,我與你說,他們都要想瘋了!有了宗室大比,以後有爵宗室亦會督促子弟用功念書,那些無爵宗室,想為官,也只有讀書習武的路可走!所以,這書院建成,定與宗室們先前混吃等死的時候大不同!藩王們哪個是傻的,他們自然想掌握藩鎮上的宗室書院!」

「那不能叫他們管哪。」

「對!絕對不能讓藩鎮的宗室書院落入他們掌中!」李鏡道,「不論哪里的宗室書院,一定要在朝廷的管轄中才成!」

這事有多麼的得罪人,只看秦鳳儀又重新遭遇到了刺殺行動,就可知曉了!秦鳳儀這擔驚受怕的心喲,絕對不是半斤好茶給安慰得了的喲~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