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鴿子
2016/03/08 09:38
瀏覽661
迴響0
推薦51
引用0

 

二隻信鴿在籠子裡閒踱,一隻通體雪白,主人愛叫牠白皮,另一隻翅膀帶著紫綠色,主人叫牠發財。
白皮常嚷著:「我想去我心中渴慕之地。」
發財總是用疑惑的眼神看著白皮,無法置信地說:「你想飛往何處 ?」
白皮斜眼瞄著發財道:「我要如何跟你說才好,我嚮往外面的世界,我要穿梭於山澗溪水間,遨遊於碧海藍天,我要成為一隻不一樣的鴿子,一隻自由的鴿子。」
發財不解地問道:「這裡不就是你家,有吃的有住的,還有同伴和主人。」
白皮不屑道:「這是什麼年代了,還有主人,真是奴性!」
發財還是不解疑惑問道:「可是不管我們被放置多遠,飛回家是我們的天性。」
白皮昂首挺胸睥睨地說:「天性算什麼,我將要成為一隻不一樣的鴿子,我們的天性就被人類所掌控愚弄,我要掌握自己的命運。」
發財仍是不解想發問,白皮搶著說:「有一種鳥叫做鵬,舉起翅膀就像雲一般巨大,你這就叫做燕雀不知鴻鵠的志向,夏蟲不可語冰,有一天等我飛走了找到落腳處,我會寄語白雲傳書給你 。」
白皮等待的機會來了,有一天主人帶著白皮和發財到遠處,然後任由牠們自由飛翔回家。
發財咬著牙皮拉得緊緊的,死命地逆風辨認著哪裡是歸家的路。
白皮打從心裡笑了出來,深呼吸了一下,順著微風任性東西翱遊。
白皮覺得自己終於成為了一隻不一樣的自由鴿子,牠就是和那種平凡愚昧因循奴性的鴿子不一樣。
夜了,白皮棲身樹上,雖然有點餓也有點冷,但牠心裡有夢、眼睛有光,睡得很甜。
雀躍的心情白皮持續了好幾天,白皮開始懷念徹頭徹尾奴性的發財。有發財在身邊,牠最少有個說話和嘲諷的對象,有一個自己心目中永遠萬事不如己的同伴,沒有了發財的愚昧,白皮覺得自己聰明和志向的遠大無法彰顯。
白皮也曾嘗試和樹木說話,但樹木比較木訥,都不作回應。
白皮慢慢才發現,原和樹木說話的機會也不太多,牠所遇到的高樓房子就遠遠比樹木多。
幾天以來,牠嚮往的山澗溪水仍未曾遇到,想到要見到碧海大概有點困難,但藍天還好,就是灰塵多了一些。
不過白皮相信鄉間的環境該會好一些,所以牠盡力向僻遠的地方用力的飛。
經過了幾天的努力,白皮感覺空氣愈來清新,綠樹愈來愈來,牠對自己的決定滿意極了。
白皮甚至還見到農家時莫名產生一點點親切感,畢竟主人雖然是奴隸社會的產物,但人和鴿日久相對總是仍會生情。
白皮今天還好奇地飛入了農家,想看看徘徊了一整天的這戶人家家裡的模樣。
噗的一聲!白皮眼前一黑,接著就什麼知覺也沒有了。
「好喔!射得真準!」一個小孩拿著彈叉興奮地撲了出來跳著說。
晚上,白皮正式成為了一隻不一樣的鴿子,他變成了烤乳鴿。
發財常常盯著白雲,等待白皮傳來的消息。
「那片雲有點像白皮,牠的心願能夠完成,真好...」發財在嘀咕。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大概算是小說
下一則: 紫藤花樹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