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變調的愛(三)
2013/01/31 10:42
瀏覽485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羅正群幾次溝通,安華總算同意月支一萬元當家計,這已是她的最大尺度,再多就免談,家務事仍由婆婆照管,她仍然忙於四處交際應酬,並學得一手麻將技藝,興致一來,手氣一順,偶而凌晨才累癱了回家,甚至還有過通宵達旦的紀錄。

她是否記得家裡還有幼兒需照料?羅正群曾經生氣地責問,安華回答:[家裡又不是沒人,奶奶不是在家?]

孩子似乎是自然會長成,她只檢視學校成績,大兒子宏昌不太愛唸書,成績較差,她看了猛搖頭,小兒子志昌一副聰明相,不需叮嚀,自動自發唸書,成績經常名列前矛,牌桌上,常拿出來炫耀,以此為傲、為樂。牌友們戲稱,老二是她將來的依靠,她也這麼認定,兩個兒子間,她自然較疼老二,付出的關愛也較多些。

宏昌要繳五十元班費,從月初要到月中,她總回答過兩天再說,志昌隨要隨到,口袋從不缺錢。學校老師催班費催到翻臉,宏昌只能哭向奶奶求助。

這種屬於家中瑣事,羅正群自然不清楚,不過幾天來他確實煩悶已極,工程頻頻出狀況,走了數次法院,雖然都驚險過關,並不表示就此永遠平順無災。本著[少做少錯,多做多錯]的經驗,他感到事事壓力逐漸膨脹,不知不覺養成剛愎暴躁脾氣,隨時在辦公室或工地責罵意見相左的人,敢近身說話的朋友逐漸減少,頂著建設課長的職稱,再也沒有昔日的得心應手,光采日漸暗沉,頓感寂寞有如置身冰庫中。

白天為了河堤工程與某包商爆發嚴重口角,累積的怒氣始終未消,晚餐桌上,端起飯碗,食不知味,耳邊還得聽媽媽嘮叨育兒之道,努火一下無法克制,全朝媽媽宣洩開來,他拋下飯碗,吼道:[你閉嘴,我是無能,管不好太太,管不好兒子,我什麼都管不好,怎樣?誰叫你倒楣,生了我這個兒子。]

他的火正旺著,兩個兒子十分識趣,立刻關電視,收飯碗,躲進房間避難。老太太默默收拾廚房,也進房間去掉淚。

他落寞地斜躺沙發上,電視停在他根本有聽沒懂的NHK頻道,也懶得再撥轉。他滿肚子氣,氣那個包商,氣媽媽不懂察言觀色,氣安華失母責,氣宏昌不成材,更氣自己為什麼要對媽媽發脾氣,...,所有的氣集結,就像飽滿的氣球必須宣洩,最後化成沉重的幾聲歎息,打他的嘴裡呼出。

很難得的,才過十點,安華竟然鳴金收兵早早回家來,她一掃電視機前緊繃臉的丈夫一眼,馬上聞到空氣中存留的火藥味,淡漠地問:[幹什麼?有事嗎?]

一肚子的氣已隨嘆息聲消散不少,面對玩了一天才進門的妻子,他的心境反而平靜許多。

他也淡漠回應:[宏昌要繳班費,記得給他。]

安華嗯一聲,再問:[多少錢?]

他答:[不知道。]

安華洗完澡,再把家人換下衣物丟進洗衣機,踏進踏出的,頗為忙碌,好似賢能的家庭主婦。這時,羅正群開口了:[你明天去找阿旺,你告訴他,我今天說的都不能改,包一個工程,有他想的簡單嗎?請他別害我坐牢,否則我要重新招標,換人做做看。]

安華的娘家算是當地望族,人脈甚廣,牽牽扯扯都有些許親誼關係,有些工程若無妻族幫忙,他的事業如何順暢興隆?後來,他每遇瓶頸或困窘,也暗中求岳父母出面緩頰,解決問題,這份恩情猶如一條令他動彈不得的綑仙繩,這也正是安華為何敢如此肆無忌憚,對婆婆不禮貌,對妹妹無情,棄家不顧,只求個人享樂。岳父母更是經常有意無意翻騰舊帳,唯恐他不知回報,虧待了女兒。

一件一件的苦,他ㄧ一往肚裡吞,四十不到的年紀,看起來倒像五、六十歲的小老頭。他也曾想掙脫這種令人窒息的綁縛,只是苦無良策。請調換個環境嗎?同樣的職務,就會有同樣的問題,到時誰能幫忙?藉著岳家的人脈,他已走到無法回頭的單行道,這豈是媽媽能理解的?

媽媽的氣悶與不幸,都是當初他未能細思所造成,他如何不清楚?可是,安華與媽媽,兩者怎麼平衡,午夜夢迴,他輾轉難成眠。

第二天下班,宏昌在客廳看電視,聞不到廚房飄出的菜香味。老太太留了張字條,說是暫時住到羅素鈴家。

這點也是羅正群對老太太不滿的原因之一,他十分不能理解,為何老太太總喜歡向女兒告狀。每告一次狀,兩姐妹必然連袂出現,雖然他們不見得明著指責,但是話裡玄機讓他相當不舒服。既然是媽媽,就不能體諒兒子的心中苦楚,雨過天青後,再好好溝通?有必要把妹妹們大老遠請來,讓他聽訓?身為哥哥的尊嚴,在妹妹們面前,絕無展現機會。

他氣憤地揉皺字條,用力扔進垃圾桶,他忍了一忍,半天才恢復正常,他開口問:[班費交了嗎?]

宏昌點點頭,嗯一聲,再接兩個字[交了]。

提到宏昌的功課,他不禁搖頭,但現在不想發作,拿出兩百塊叫宏昌去買便當,宏昌飛奔出門,他坐進沙發發呆。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自訂分類:創作
上一則: 變調的愛(四)
下一則: 變調的愛(二)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