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風之幻歌I-第四章-難姐難弟
2011/10/17 23:48
瀏覽313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第四章  難姊難弟

我突然現身在我家大門口前。
才剛站穩腳步,一個人就從轉角處出現。
是早上那個郵差。

「真是的,怎麼搞的,早上是限時信,現在是急件…」郵差一邊揮舞著手上的信件,一邊碎碎念。然後,他按下我家的電鈴。
「那個…這是我們家的信嗎?」我拍拍他的背,他這才注意到我。
「喔,早上的那個妹妹。是啊,又是你們家的信,這次是急件喔,請務必立即拆閱。」他從郵包裡拿出一支筆,要我直接簽字。
「謝謝。」我今天第二次從他手中接過信,靜靜的看著收件人和寄件人的欄位。
等郵差終於走遠後…

「靠!」我飆出從看到信就想罵的這個字「現在是怎樣啦!」
這次的收件人不是我不是老爹,是耀風!
更可怕的是寄件人啊!
上面雖然只有短短的七個字…媽呀,我要暈了…

聖˙維多利亞學院,泠安本來要去唸的學校。

「老˙爹!」也不管我是不是那個晚回家沒打電話的不孝女,我把門開了就直接叫了出來。
「姐,怎麼啦?」耀風從他的房間走出來「老爹出去了。你怎麼這麼晚才回來?剛剛又是在叫什麼?吵死了。」

「看就知道了。」我把手上的信扔給他。

耀風把信拆開來,看了一下裡面的內容後,只吐出三個字:「…這啥鬼?」
唉,想也知道他不會有太大的反應,他的冷面程度只比泠安差一點而已。耀風這傢伙根本就是一個孤僻的電玩少年!

他把手上厚厚一疊資料傳過來給我看,當然,我不用看也知道那會是什麼…

【聖˙維多利亞學院入學通知書】
本學院在此通知並恭喜您取得敝校之入學認證,並且我們要此提醒您,八月八日至八月十日為報到日、九月一日為正式開學日,請學生於報到期限內至本校報到,正式開學日請準時到校,若超過時限,本學院一概不負責---

「竟然還一模一樣啊!這真的是不同的學校嗎!?」我想都沒想就把心裡的OS給喊了出來。
「和什麼一模一樣?啊,該不會是…」號稱推理、邏輯、分析能力高強的天才兒童狄耀風很快的找出正確解答「和你早上收到的信一樣?」
「差一步了,天才。」我有點挖苦的回話,把通知書塞回給他「學校不一樣。我的學校叫『聖˙嵐斯洛學院』,是另一所。」

我看著默默閱讀通知書的耀風,決定把早上的事和他說一遍。反正連信都寄來了,他也沒什麼好懷疑的吧?雖然連我自己都不太相信早上的詭異經歷了…

「…所以,我就回來了。」我一口氣把事情從觀景台到最後的小廟都講完「你相信嗎?」
「相信。」耀風點點頭,連半點遲疑都沒有「配上這個通知書就很符合事實了。不過…我覺得比較奇怪的是…老爸幹麻阻止我們去?」
「我也很納悶…」靠在牆壁上,我回想著老爹早上的反應「他出去前有說要去哪裡嗎?」
「他沒說。」耀風想了想後回答。

就在這時,一聲嚎叫突然從玄關外傳來。
我認得這個聲音。

「這是夜生物的叫聲!!」我臉色一變。對於聲音,我「過耳不忘」的特殊專長,只要是聽過的歌、音樂、甚至是一隻小貓的叫聲我都能認的出來,也不會出差錯。
「你剛剛說的那東西?」耀風說,轉頭看向大門。
「是啊,這裡怎麼會有…」我走到窺視孔前,探看門外的景象。
和早上的模樣一樣,那是一隻全黑的「不是狗」,不過這次的小很多,而且看起來沒什麼威脅性,只會一直狂叫。

正當我猶豫著要不要開門時…

「喂!滾開!」一個熟到不能再熟的聲音出現,接著是身影。
林芸進入我的視線範圍,從腰間掏出一張符紙,往「不是狗」射過去,牠瞬間爆開。
之前忘了介紹,林芸她爸爸的職業就是傳說中的道士,又兼風水師,所以她身上常常隨身攜帶這種宗教道具。

這下沒得猶豫了,我直接開門出去,好好找這個人理論一番!

「這位林家的小妹妹,你好像有事得和我解釋清楚喔?」我臉上掛著絕對腹黑的微笑,瞪著被我的突然出現嚇到的某位林家女孩。
「咦咦!?小咲!你這麼快就回來了!?」林芸一臉驚嚇的看著我。
「所以你早就知道了嘛!」我說,收起微笑「快給我說清楚,今天早上發生的事到底是怎麼回事!」
「好啦好啦!」林芸安撫似的說,然後把我推向我自己的家門「在外面不方便啦!我們進去講吧!」

確實把門鎖上之後,我、林芸和耀風三個人在客廳坐定。

「林芸,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是幻界的人嗎?」在她發任何的意見前,我開口「你放心的說吧,其他事我已經和耀風說過了。」
「我絕絕對對是土生土長的創界人!」林芸發誓似的舉起了右手「但我是個開竅者,就是突然有力量的人類。」
「我知道,早上有聽別人說過了。」我說,很簡短的把學校的事情敘述了第二遍「那你也是那裡的學生嗎?」
「算是吧。」她偏了偏頭「我選擇函授課程。」
「還可以函授啊?」
「是啊,除了期考之類的大型考試,我都是在家裡領教科書自修的。」她說她自修妖怪世界的詭異課程,我一點都不意外。從小到大,林芸就是超級高材生,學什麼都快,什麼都難不倒她。要不是她只有三分鐘熱度,我看她根本早就跳級去了。在推理思考方面,也跟耀風有得拼。

「那你今天早上為什麼要把我從101上推下去?」我問「明明就有別的方法去幻界不是嗎?」
「那時只有這個方法了。」林芸聳聳肩「那時候你又不相信幻界的事,如果突然要你照著通知書上神奇的作法,你八成會直接認為我在耍你。」我現在也覺得你在耍我啊…「而且他們拜託我一定要這樣做,我只是遵從指令而已。」
「誰拜託你?」我就覺得奇怪,我要不要去念那所學校干她什麼事?
「我的學校。」林芸簡短的回答「我老師昨天傳了信息給我,叫我一定得把你從在101的出入口踹下去。不過我是用推的喔!我可沒有踹你喔!」她很認真的補上最後一句,不過同學,重點好像不在那裡…還有為什麼出入口會在那麼弔詭的地方啊!?

「你也是嵐斯洛學院的?」
「不是,我念維多利亞。」林芸比了比耀風手上的通知書「和小耀弟弟一樣喔!」她隨手從桌上把被拆開來的信封拿到自己眼前「不過我搞不清楚的是,為什麼學校這麼急著要抓你們來念?而且你們還不同校…」林芸露出沉思的表情。
「開竅者因為蘊藏著操縱自然的力量,所以幻界的政府單位都會讓隨機抽出的學校寄通知書,好教導開竅者們控制力量而不被反噬…不過他們這次這麼急幹嘛?」像是在喃喃自語,她自顧自的說著「會不會是有什麼事…」

「對了,剛剛為什麼會有夜生物出現在外面?」我打斷她的自言自語,依我對她的了解,如果我再不出聲,她會就這樣一直唸下去。
「喔,因為我老爸放在這間房子上的符咒變弱了。」林芸從自己的世界中回神。
「你爸放了什麼東西?」啊?我沒聽錯吧?符咒?

「是啊,伯父沒告訴你們嗎?」林芸遲疑了一下「我老爸說其實這間房子的風水並不是很好,常常會有像夜生物和怨靈之類的東西出現。不過符咒也是有使用期限的,我現在之所以會來拜訪就是為了要加強符咒,我爸今天有事沒辦法來。」
「創界出現夜生物很正常嗎!?」是說我怎麼從來沒看過!?
「其實夜生物和所謂的幽靈是同一種東西呀。」林芸非常自然的回答「只是…該怎麼說呢?夜生物比較像是進階版?」
「算了,別解釋。」老實說吧,其實我這個人膽子很大,天不怕地不怕,但是唯一害怕的,就只有鬼。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每次只要提到這種東西,我就會全身一陣寒顫。奇怪了…我應該沒有過什麼年幼撞鬼的心理創傷啊?

「林芸姊姊,我們的爸爸是幻界的人嗎?還是開竅者?」沉默許久的耀風突然開口,道出了一個重點問題。
「咦?伯父嗎?」突如其來的被丟了個問題,林芸愣了一下,然後搖頭「應該不是吧,伯父應該只是普通人,如果是開竅者或是幻界人的話,身上都會散發出一種能量,但伯父身上完全沒有任何能量。」她說,對我們兩姊弟點了一下頭「像是你們,我從以前就隱約覺得你們可能是開竅者了,不過在他們寄信過來之前,我也不敢亂說。畢竟你們散發的能量也沒有特別強烈,可能還不用特別訓練。」

所以老爹…並不知道幻界的事情吧?那他到底為什麼會這麼生氣?只是在氣一所沒聽過的學校亂寄入學通知書嗎?

「啊,對了,小耀弟弟你還沒報到對吧?不如我帶你去吧!我正好有事要回學校一趟。」林芸一個擊掌打破了沉默。
「可是…我爸不讓我們入學…」從通知書後面,耀風抬起了頭,把視線投向我。
「是啊,老爹早上超火大的。我和耀風已經很久沒看過他這麼生氣了。」我無奈的說。
「放心啦,我爸會說服他的。」林芸拍拍胸脯保證道「他們是很多年的老朋友了,沒問題的啦!」
「你爸?」難道林芸她爸也是開竅者!?

「嗯,我剛剛沒說嗎?我爸也是開竅者。」她回答「更正,我們家全是開竅者。在創界中,有些能量比較強的開竅者是可以將能力遺傳下去的,所以我們林家已經當了很久的開竅者了。」林芸從腰間抽出一張符紙「風水師的這個職業其實也是祖傳的,我們利用在幻界學得的各種魔法技巧再搭配上一些宗教的法寶,來對付創界的怨靈鬼魂。」

難怪她爸總是這麼自然的讓女兒去幹一些除靈委託…完全不管委託內容上那些「特別申明」…記得國中時有一次,她被林叔叔叫去一個據說鬧鬼鬧了二十多年的古墓,林芸還很歡樂的回來分享任務心得…光想到我就覺得很毛。

「學校也有拜託林叔叔叫我們入學嗎?」這次發問的還是耀風。
「嗯,有啊,因為創界蠻多開竅者的父母不答應的例子,所以學校看我爸剛好和伯父很熟,就叫他去了。」林芸說,然後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好了,時間有限,我們快去報到吧!」
「喔…」看來耀風也決定豁出去了,跟著林芸站起身來。

我突然很好奇到底去幻界的正式程序是什麼。

「學生證拿出來吧!」林芸比著信件。耀風乖乖的拿出維多利亞的學生證,和嵐斯洛學院不同,它上面所鑲的是藍紫色紋路而非金色,校徽中間則蝕刻了一個大大的「V」字。他拿出東西後,把學生證丟到了地上,動作非常自然而沒有遲疑。顯然耀風已經看完如何進入學校的簡介了。

林芸也掏出自己的學生證,往地上一丟,兩個魔法陣在客廳中央展開。

「幻界,東大陸,聖˙維多利亞學院,中央花庭。」她開口唸道,耀風也跟著唸了一遍,然後魔法陣開始發光旋轉「這樣就可以了。」
「就這樣?」如果就這麼簡單,那幹麻要把我從那麼弔詭的地方推下去!?
「是啊,只要唸出目的地的位置就好了。」林芸拾起學生證,然後一腳踏進魔法陣裡「可是我敢打賭喔,如果一開始叫你用這個方法去學校,你光看到這個法陣就會哇哇大叫啦!」真不愧是認識了十多年的朋友…挺了解我的…

「那就這樣囉,我們很快就會回來!」林芸說,腳下的魔法陣越轉越快,發出刺眼的白光「對了,如果再有夜生物出現就拿這些砸它!我怕我的結界沒有老爸穩固!」她從袋子裡抓出幾張符紙,扔給我之後,就和耀風一起消失了。

我看著符紙上的那些不明紋路,心裡暗自祈禱最好不要有機會給我用到…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