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風之幻歌I-第三章-武器與傳人
2011/10/15 00:17
瀏覽381
迴響0
推薦6
引用0
第三章  武器與傳人

「太好了!咲風最後決定入學了!」離開了報到處所在的角落後,伊潔很歡樂的說道「那我們現在去填宿舍申請單吧!」
「這所學校強迫住校嗎!?」我停下腳步,瞪著眼道。
「是啊,你不知道嗎?為了讓學生能夠達到最好的學習與互動效果,所以要學生強迫住校。入學通知書不是有寫?」伊潔仍然帶著天真無辜的表情看著我。那份入學通知書整個都被老爹揉爛了,鬼才會知道啦!

「這所學校的宿舍包含伙食和一些像是洗衣費之類的雜費都是是免費的,你不用擔心。」泠安依然冷著面回答我。免費啊…這所學校錢還真多…等等,這不是重點啊大哥!我不但背著老爹報到,還要住宿舍,我看這下連身為好好先生老爹都要噴火了啦!

還是和剛剛一樣,我什麼話都沒得反駁就被拉到了位於廣場另一邊的宿舍申請處。
宿舍申請處和報到處長的一樣,也是一張長桌和幾條「妖龍」,唯一不同的是,宿舍申請處的長桌邊還畫了一個類似魔法陣的巨大詭異圖形。

「那個魔法陣是為了判別屬性用的。」我們又不知不覺走到了妖龍尾端,伊潔注意到了我正望著的東西,開始了解說「我之前說過嘛,幻界的居民能夠操控光、闇、水、火、土、風和生命七種屬性。雖然人種很多,但即使是同一種族群,也會有各式各樣的屬性家族,例如我是光屬性的羽族人、泠安是水屬性的精靈族人一樣。」

伊潔停下來,讓我稍微消化這段資訊。嗯,果然伊潔和泠安都不是人…

她接著又繼續說「而這所學校的宿舍分配是依照屬性來分的,同一種屬性的人住同一棟宿舍,這是為了避免不同屬性的人因為居住在同一個空間,而發生不良反應。唯一的缺點是,不同種族的人碰在一起會有一點麻煩就是了…」伊潔的眉頭稍微皺了一下,這讓我一點都不想知道會發生什麼麻煩。

按照屬性分配呀…不知道我會是什麼屬性?雖然比較有可能的是什麼也測不出來…我現在還是強烈覺得自己是個普通人。

伊潔和泠安也沒像剛才那樣聊天,我們只是靜靜的等候。

輪到我們時,因為他們兩個早就是這裡的居民了,所以很輕快的填上自己的屬性,不過我就…
「這位新同學是開竅者吧?麻煩請站上魔法陣。」坐在長桌後的一個校務人員(同樣不是人),見我有點躊躇的樣子,輕聲的問道。哇,那還真的是魔法陣!?不知道我站上去了會怎樣…剛剛在排隊時也沒看到有別人上去…

可是如果不試試看,我也沒辦法申請宿舍。我只好對她點點頭,然後乖乖的站上魔法陣。
我站穩了腳步之後,坐得最靠近魔法陣的校務人員站了起來,輕輕的揮動右手,開口唸了一串我聽不懂的東西,大概就是傳說中的咒語。

他唸完後,魔法陣開始發出淡淡的白色光亮。
「同學,現在請你想著對你來說最深刻的回憶,好幫助魔法順利發動。」校務人員確認了一下魔法陣的發動狀態,然後向我提出了這個奇怪的要求。
我聽話的閉上雙眼,正在猶豫要回想什麼的時候,一段回憶自動的流進我的腦海裡…

那是一片大草原,風徐徐的吹著,草輕輕的擺動。
耳邊傳來悅耳的歌聲,一張臉對上我的視線,那人的臉帶著溫柔的微笑。
有如一陣春風般的柔和微笑…

「確認完成。」那個校務人員的聲音突然傳來,我驚醒似的睜開眼睛「這張是你分配到的宿舍資料。」我接下資料,資料最上頭寫著三個字「馭風樓」。剛剛那段回憶…到底是什麼時候的回憶呀…我對那片草原完全沒有印象,不過,那個對我微笑的人…

「小咲是風屬性的人呢!」沉思著離開魔法陣後,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叫起我小名的伊潔,很歡樂的拉住我的手,興奮的說道。
「剛剛有發生什麼事嗎?怎麼確定我是風屬性的?」我疑惑的問道。
「剛剛這裡可是颳了一陣很神奇的風呢!」伊潔把手指向長桌前的妖龍,最靠近魔法陣的幾個人、咳、幾個生物都露出相同的表情---茫然。

「很有趣的反應。」面癱泠安的臉上難得勾起了淡淡的淺笑。
「什麼樣的風很神奇?」我很好奇那些茫然的表情是怎麼來的。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伊潔閉上眼睛,臉上掛著淡淡的陶醉神情「就是一陣很舒服、很柔和的風,感覺不好的心情全部都給吹走了一樣…」真有這麼神奇的事?我不過是回想一個回憶而已,就有這麼神奇的效果…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魔法!?

「好…那小咲是馭風樓、泠安是水濂館、我是光之塔。」伊潔看了一下我們三個人的宿舍資料「太好了!光、水、風屬性都是在同一區呢!」
「那是因為這三種屬性比較相容的緣故。」泠安看著我補充「這三者的屬性特徵很雷同。」
「屬性特徵是指…」我話才問道一半,一聲尖叫就從廣場邊傳來,聽見尖叫的人都紛紛看向聲音來源。

一隻看起來像是狗、卻又比狗大了許多,全身黑漆漆的某種生物突然從廣場邊竄出來,一邊大聲嚎叫,血紅卻無神的眼睛瞪的我頭皮發麻…

「是夜生物。」泠安面無表情的說著,和正在放聲大叫的那群人完全相反「不知道是誰不小心弄進來的…」
「誰快幫我收拾牠啊!」泠安才提出疑問,一個很明顯是罪魁禍首的褐髮男子大叫著追在那個生物後面。
「交給伊潔吧!」站在我身旁的伊潔微微一笑,然後很自信的往前跨一大步,接著…一對潔白的羽翼突然在她背後張開!!對了,她剛剛說她是什麼羽族人來著…但是我剛剛完全沒看到她哪裡長著翅膀啊!

就在我發愣的同時,伊潔已經自地面起飛,很愉快的拔下了左手的袖套,露出左臂上金色的紋路…難道是刺青嗎?不過現在的重點不是她有沒有在手臂上刺青,而是那個被她拔下來的衣飾…只見伊潔將袖套往天空一拋,東西再落回她手裡時,哪裡還有什麼袖套!?

一把金色的法杖出現在伊潔手上。
那把法杖是一根閃著金光、雕著金紋的長棍,長棍頂端有著懸空的純白水晶,還有著莫名奇妙的金色羽毛圍繞著水晶旋轉…這該不會就是所謂的魔法棒吧!?

「看我把你踢回老家去!」帶著天真的表情,伊潔說出了完全不天真的話。接著,她舉起金色魔法棒,水晶發出一道耀眼的白光。當包圍水晶的白光成為一顆白球時,伊潔大手一揮,白球從魔法棒上面飛出去,狠狠的擊中了那隻「不是狗」。被白球打到的謎樣生物很悲哀叫了一聲之後,消失的連灰都不剩。我突然很想替牠默哀。

「好了。」伊潔從天空中降落,那對翅膀在不知不覺中又消失了。半晌後,周圍響起一片掌聲。
「光之聖器,淨化之杖。」一個校務人員從報到處的長桌後站起身子,拍著手向我們走過來「久違了,艾拉多家的傳人。」
「你是…」伊潔顯然不知道他是誰。
「我是這所聖˙嵐斯洛學院的學務主任,頌麥爾˙西里,與令尊有點交情。」他口氣恭敬的說,完全不像是在對小孩說話。難道伊潔才是貴族之後嗎!?
「喔!我有聽老爸提過你!」伊潔像是突然想到了一樣,然後對學務主任行了一個禮「上次謝謝你的幫助。」
「沒關係,那是應該的,而且上次也不是只有我幫忙而已。」主任說完,注意到了站在旁邊的我和泠安,臉色慌亂了一下後…很快的對泠安九十度鞠躬!!

「失禮了,剛剛沒注意到你,波希德家的少主!」主任面露迥樣。
「沒關係。您才是長輩。」泠安也對他微微鞠了個躬。看到了這景象,我在心中捏了一把冷汗…剛剛應該沒有對他們兩個人做什麼不敬的舉動吧?他們該不會真的是什麼貴族之類的!?主任欸!一所學校的學務主任對他們必恭必敬!

又和主任客套了一下之後,主任終於退回了報到處。雖然只是很短暫的談話,不過剛剛的舉動已經引來了不少目光和耳語了…
「他說波希德家嗎?」
「我就說她是吧!」
「看就知道了啦!他們兩個是傳人啊!」
到底…是什麼偉大東西的傳人能偉大成這樣?

「對不起,讓你被涼在一邊了,小咲!」神奇的把魔法棒變回袖套後的伊潔,帶著抱歉的表情拉住我的手。
「沒…沒關係…」我說,還是盯著神奇袖套不放。
「小咲你在看什麼…喔!這個呀?」伊潔再度取下袖套,不過這次沒有變成魔法棒,手臂上的金紋也再度顯露「這個是我家的傳家之寶---淨化之杖,九大神器中的一樣,是傳說中的救世武器喔!」她很快樂的介紹自家來路顯赫的傳家寶,然後又指著左臂上形狀像一朵太陽花的金紋「只要是九大神器的傳人,身上都會有這種紋章,一生出來就會有。」

「那泠安也是嗎?」我向站在右邊的冷面男問道。
冷面男什麼話都沒有說,靜靜的把右邊的袖子捲起來,一個形狀像是冰晶的藍色紋路曝露在陽光下。

「這個是我繼承的武器。」把袖子調回原位,泠安輕輕提起掛在脖子上的藍色小哨子「水漣靈,真身是一把劍。」喔,還有真身和虛假的外貌之分啊?
「我們這邊的武器都有兩種型態,平常的時候,我們可以用執念讓武器的外表變的方便攜帶,需要的時候再讓武器回復原型。」伊潔熱心的加註。
「平常會需要武器嗎?」我注意到了這句話的關鍵字,對我來說的關鍵字。
「當然需要呀!」伊潔很理所當然的說出這完全不理所當然的話「平常上課都會用到,偶爾還得拿來對付像剛剛那樣莫名跑出來的夜生物呢!」
「上課…?」這果然是所妖怪學校!哪所學校上課要用到武器啊!?

「這個給你。」很突然的,泠安把一疊紙塞給我,我低頭看了一下…嗯?這不是入學通知書嗎?「這本是我的,我已經全部看過了,看你的反應應該是弄丟了吧?這本送你吧,上課的資訊等等上面都有提到。」
我很感謝的收下了通知書。果然人不可貌相,你這個冷面男原來是個好人嗎!?
「小咲是從創界來的所以沒有武器吧?我們現在去學校福利社買吧!」伊潔擊了一下掌,提出這個點子。學校的福利社會賣武器…妖怪學校呀…

三分鐘後,我們穿過學校複雜的走廊,來到學校主建築外的一小棟樓。和大理石做的學校主體不同,這棟樓是花崗石蓋的。花崗石製的大門上頭只寫了三個字---「福利社」。

「這一整棟都是福利社?」我愣愣的看著眼前少說有三層樓、每層樓面積超過兩百坪的建築。
「是啊,因為學校是住校制,所以學生的日用品都得在校內採買才行。」伊潔推開玻璃門,走進這個據說是福利社的地方。

踏進去的第一眼印象,就是…這裡根本不是福利社而是大賣場了吧!?
放眼望去,一排又一排的商品架上排滿了貨物,架子最頂端還有未拆封的箱子,天花板上吊滿了「打折中」、「最新進貨」等等的推銷吊牌。而且,重點是,架子上的貨物十之八九都不正常!!

「走吧!小咲!去選你的武器!」伊潔抓起我的手,無視於我們身旁看起來根本就是危險物品的冒煙骷髏、冒泡魔藥、視線會跟著你走的詭異娃娃…我說這叫日用品嗎同學!?

我們停在一個巨大的展示櫃前面,展示櫃上陳列著各式各樣的武器,從寶劍、大刀、弓箭到法杖都有,而且樣式華麗。

「需要我-僕役多多-為您們服務嗎?」一個小男孩突然從我們背後冒出來,他看起來外表也算正常…不過就是長了狗的耳多、尾巴和五官而已…好吧,我的感官神經已經麻痺了。
「我們要幫她挑武器!」伊潔很快的舉起了我的手,真不知道她在興奮什麼,而泠安則是全程冷面旁觀。
「好的。」狗男孩行了個禮,然後轉過身來面對我「請問您的屬性是?」
「呃…風屬性。」我愣了一下回答「屬性和武器有關聯嗎?」
「是的,有關聯。」他很有禮貌的回答「不同的武器多多少少都會有一些屬性存在,越是高等的武器越是明顯,有些高級武器甚至不是同屬性的話,就會出現不良的排斥反應。」在貼心解釋的同時,多多一腳躍上架子,拿了一把劍後跳下來「這個你試試。」

試試?大概是要看看順不順手吧。我伸出手,打算要握住劍柄時…

「哇!好痛!」我趕緊抽回右手,剛剛在摸到劍柄的那一剎納,一陣強烈的刺痛感傳來,痛的我整隻手都好像麻痺了一樣。
「嗯?怎麼會這樣的?」多多疑惑的看了看手中的劍,然後抬起頭來看我「您是否已經擁有武器了?只有擁有高等武器的人碰到別的武器才會發生這種反應…可是您聞起來是創界人吧?」還聞的咧!?你果然是條狗!
「可是我沒有武器啊!」右手恢復知覺後,我回答他。
「也許只是這把劍的問題…」多多拿著劍,端詳了一下,然後又換了一把法杖給我「您再試試看吧!」

我伸手去接,還是一樣的反應。
「天啊!超˙痛!」我捂住右臂,這下子真的麻痺了。
「看來您那不知名的武器不是普通的高等…」多多收回法杖,下了一個結論。慢著,我不是已經說過我沒有什麼武器了嗎!?
「沒辦法了,看來真的不行。」一直沉默著的泠安終於開口「開學了再找老師問問吧。我記得這所學校有一個以研究武器著稱的老師。」
………
聽見這句話,我無言了一下。這本來就不是正常學校,老師一定也不正常吧。

「買不到武器了,現在呢?」離開「福利賣場」,毫無目標的我看向伊潔。
「已經過中午了,不如我們去學院餐廳吃飯吧?」伊潔看了看學校的大鐘。已經快一點了…這麼晚了嗎?

我突然想起了一件很要命的事…

「等等!過中午了!?」我早上還跟耀風說我會中午前回家的…完蛋了老爹會急死…我一向是守時乖寶寶的,老爹一定早就打了十幾通電話吧?可是很不幸,這裡絕對收不到訊號!但接著,我又想到了一件更恐怖的事…

「我要怎麼回去啊!?」我叫了出來,我是莫名奇妙被推下來的,我可不知道怎麼樣莫名奇妙的回去呀!
「別急啦!你是創界的人,回去很簡單。」伊潔說著又拉起我的手,做出又要光速起跑的預備動作…
「喂!等等…」還來不及阻止,我又踏上了恐怖的超速之途。

「就是這裡啦!」不知道又穿越過多少建築,伊潔停在一面牆下。牆上比人還高一點的地方,一個看起來像是鄉下拜土地公的那種小廟就立在牆上。小廟的構造很簡單,就是一個小門,門前立著兩根迷你柱子,柱子上刻滿了我看不懂的文字「你就是從這邊摔下來的。如果你要回去,只要往上跳就可以了,出入口會送你回家。」
「就這麼簡單嗎?」我疑惑的看著小廟。
「因為你是創界人所以簡單,如果是我們的話,還要在身上畫魔法陣才能通過咧!」伊潔說「好了,小咲你快回去吧!你看起來好像很急的樣子喔?」
「是很急。」我附意道「那我要怎麼再回來?」該不會要再跳一次101吧…
「方法很簡單,通知書上有寫。」伊潔指著通知書。我皺起眉頭,泠安是這裡的人,他的通知書上會印著如何穿越嗎?

「你放心,不論是幻界還是創界,來的方法都一樣,所以你可以按照上面做。」像是回答我疑惑的表情,伊潔補充道。「那就開學見啦,小咲!」

咦?方法都一樣?
那我豈不是被林芸整了!?
可惡啊林芸!不管你是幻界人還是創界人,我都要找你算帳啦!

心懷對某位至交好友的怨恨,我用力一跳,幻界的景色立刻在我眼前消失。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