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致,你所不知曉的......》第二幕
2020/01/09 14:17
瀏覽76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平時,在焰星工作室,劇本的熟悉和排演是同時進行的,大家都是拿到劇本沒多久,一同摸索著角色慢慢改進。然而這次的新劇考慮到賽希莉亞緊湊的檔期,很早就先將劇本發給了劇組讓眾人自行熟悉,好讓她到工作室時能馬上進行較高品質的排演。

賽希莉亞的角色是《醜小鴨與黑天鵝》中的黑天鵝公主,是兩個女主角之一,有著與人交換精神的奇異能力。由於交換以後外表維持相同,所以飾演黑天鵝等於一次飾演多個角色,需要在短時間內切換各種不同角色風貌的演技。

另一位女主角醜小鴨則是與黑天鵝交換最多次的人,負擔雖不及黑天鵝大,至少也要能夠在黑天鵝的冷豔與醜小鴨的純樸間轉換自如。其餘與黑天鵝交換的配角也多少得掌握黑天鵝的個性,換句話說,這次的劇本相當考驗演員轉換思維的能力。

可以想像,賽希莉亞來到工作室時,絲佩洛幾乎是被所有需要交換精神的演員包圍,詢問怎麼樣才能在自己身上塑造一個好的黑天鵝,同時兼顧好原本的角色。

見狀,賽希莉亞找上飾演醜小鴨的派翠莎搭話:「這位編劇的工作不只是寫好劇本呢。」

「嗯,雷斯導演給絲佩洛最大的演員指導權限,畢竟導演他自己還要擔任整個工作室的製作人,這齣戲的副導演經驗也不是很夠。」派翠莎如實回答,雷斯一早就吩咐所有人員必須以平常心面對賽希莉亞,有什麼問題也盡量回答她。

「而你們這些經驗豐富的舞台劇演員都甘願聽一個編劇的指示?」最初原創編劇確實是最了解劇本和角色的人,但很少會有編劇能干預舞台到這個地步。

「絲佩洛跟其他編劇不一樣,她用三言兩語就能讓我們知道怎麼演才對,從語調、動作到眼神轉移,讓演員更接近角色。」派翠莎滔滔不絕地說:「《海浪》的時候就是那樣,她接連提出許多比導演更好的意見,最後就讓她作主了。她對《海浪》的貢獻可不只有那份好劇本呢。」

「難道就沒人想過──」打算質問什麼的賽希莉亞被副導演的喊聲打斷。

「絲佩洛!羅賓斯小姐已經到了,該開始排演了!雷斯導演不是說過了嗎?」副導演趕忙讓所有演員就定位,大明星的酬金和工作時數可是掐得剛剛好的,一刻都不能浪費。

前幾幕的排演進行很順利,分別交代美麗聰明的黑天鵝公主以及醜陋善良的醜小鴨的生活背景,直到兩人相遇。

對於皇族鬥爭感到疲累的公主,聽見村莊邊緣住著其醜無比的少女的事情,興致滿滿地找上了她。

「我有一個很有趣的提議喔?」賽希莉亞對派翠莎伸出手:「妳想不想跟我交換身分呢?」

派翠莎照著劇本,躊躇一會才害怕地伸手:「好……我願意試──」

「不對!」賽希莉亞突然大聲說,「妳完全沒有表現出『躊躇』!只是停頓一下,這個渲染力根本不夠!」

應賽希莉亞的要求,副導演讓她們重來幾次,但賽希莉亞無論如何就是不滿意。副導演也不明白她要的到底是什麼,走投無路的派翠莎只好對絲佩洛拋以求救的眼神。

絲佩洛走到舞台旁邊,「妳停頓的時候往後退半步,手也收放幾次,看看自己的手再看向黑天鵝,最後再答應。動作記得做大一點。」

這其實都是在舞台上表現「躊躇」的基本技巧,能當上主演的派翠莎不可能辦不到,多半是賽希莉亞帶來的壓力太過懾人,使她無法發揮平常的功力。

在演藝圈,賽希莉亞的刁鑽是出了名的,可想而知,在她剛出道時這掀起了不少人反感,不過她那些堅持最終成為她成功的原因。

之後幾天,她頻頻挑出各個演出上的問題,特別是派翠莎的醜小鴨,幾乎是兩人一同台就會被指正,讓排演進度一度落後,只有雷斯導演在場時會收斂些。

 

『聽妳的敘述,她比雜誌報導得更誇張呢,難道不怕名聲被影響?』

「她怎麼可能會怕,真的怕從出道開始就不會這樣做。」絲佩洛對話筒嘆了口氣,「扯到我當然更毫無顧慮。」

『她不會是想要毀掉這齣戲吧?』

「不可能,專業人士的態度她還是有的,毀掉自己主演的舞台劇就不只是名聲而是信譽問題了,雷斯導演在好萊塢的影響力可不小。」

『你們的進度已經被拖到了,不是嗎?』

「我知道她在想什麼,她在逼我,透過很極端的手段。」

對方沉默了幾秒,『妳要是覺得累,我隨傳隨到。』

「別擔心,你好好拍你的戲,我不會屈服的……就是可憐正面承受攻擊的派翠莎了。」

演技不斷被頂級的演員打回票,事實上派翠莎能堅持至此已經相當了不起,許多同僚都想為她抱不平,但沒人敢對賽希莉亞說什麼。在焰星多數的工作人員心中,賽希莉亞的形象和她最初的光輝已經對不上了。

 

「呐,公主大人……」派翠莎皺起眉頭,不解地說:「您當初為什麼會選擇跟我交換呢?」

在排練快滿一星期時,劇情接近高潮,代替黑天鵝回到皇宮的醜小鴨品嚐美麗外表的好處的同時,歷經皇族鬥爭的風雨。黑天鵝趁夜溜回皇宮視察狀況,短暫恢復了兩人的身分。

「不對!」賽希莉亞再度喊停,「妳的眼神和語氣根本沒有演繹出醜小鴨的心境!」

絲佩洛終於按捺不住脾氣,上前袒護自家的女主角:「羅賓斯小姐,在我看來派翠莎的演技夠好了,這個醜小鴨在舞台上沒有問題。」

「妳總算肯主動發表意見了嗎?」賽希莉亞瞇起綠眼,「『這個醜小鴨』沒問題……讓我告訴妳,我認為『醜小鴨』本身就是個問題!一個飽受歧視與惡意長大的少女怎麼可能『純樸善良』,演員當然怎麼演都不對。」

這句刁鑽超越了對演員的要求,直擊絲佩洛所編寫的劇本核心。這幾天牽制著她的理性頓時被她拋開,讓她忘了原本的堅持、忘了那句不屈服的喊話。

在眾目睽睽之下,她站上舞台,走到派翠莎本該站立的位置。

「呐,公主大人,」她將視線放低,眉頭微微蹙起,但又不至緊皺的程度。她的雙手交扣在胸前,收緊後用力地攤開,同時把視線移到賽希莉亞身上:「您當初為什麼會選擇跟我交換呢?」

現場的氣氛變了。

明明是同一句台詞,派翠莎僅僅表達出了疑惑的感情,來自一個對現況不解的平民少女;然而,絲佩洛的問句裡減少了疑惑的遲緩,肢體語言的力度增強了質問的語氣,「為什麼」三字同步展現出了知與不知。

醜小鴨明白黑天鵝跟所有嘲笑過她的人一樣,只是在拿她做消遣,但她不明白為什麼黑天鵝願意讓她這樣的人使用美麗的身體以及頂替她醜陋的外貌去生活。

「純樸善良」的部分還是存在,但不僅僅是純樸善良。那短暫的台詞與短暫的動作中,存在著醜小鴨對世界的質疑和己身僅存的骨氣與良知。

演員與工作人員們都看得出神了,賽希莉亞順著這氣氛把劇本接演下去,黑天鵝握住醜小鴨的手,把兩人的精神又對調了過來。賽希莉亞飾演的角色變成醜小鴨,而絲佩洛成為了黑天鵝。

「我最初的確只是想隨便胡鬧一番,看妳那份慌亂很有意思。」絲佩洛的語氣和表情與上一秒截然不同,醜小鴨的困惑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發自內心的自信和果決:「不過我中途就改變心意,妳比我更適合終結這場皇族的鬧劇。」

黑天鵝勾起嘴角,那份冷豔完全戰勝醜小鴨的質疑。無論是以亞洲人還是歐美人的審美觀來看,絲佩洛都說不上漂亮,何況此時她仍戴著眼鏡,妝更是一點也沒化,但這些都不阻礙黑天鵝發出那股刻在靈魂上的美。

這才是真正的醜小鴨、真正的黑天鵝。

『啪、啪、』不知是誰起的頭,掌聲瞬時淹沒了這練習用的場地,也讓回過神來的絲佩洛意識到自己所犯的錯。

她奔下舞台,不敢看其他人的表情,只匆匆瞥見賽希莉亞勝利的笑容。她抄起放在門邊的包包,一路跑出工作室,並撥出了電話。

「庫爾,帶我離開這裡,現在馬上!」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