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致,你所不知曉的......》序幕 + 第一幕
2020/01/08 14:42
瀏覽131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序幕

 

她走上舞台。

──不管距離觀眾多遠,不管觀眾是誰,不管有沒有觀眾,不管有沒有攝影機,不管有沒有鏡頭。

她做出動作。

──誇大的、細微的、強硬的、柔和的、輕巧的、僵硬的、快速的、緩慢的、持久的、短暫的。

她擺出表情。

──開心的、悲傷的、憤怒的、憂慮的、喜悅的、誠摯的、虛假的、流淚、笑容、或者無表情。

她聆聽聲音。

──音效、背景音樂、觀眾的交談、評審的交談、雜音、其他人的台詞、她自己的台詞、或者一片寂靜。

她發出聲響。

──哽咽、啜泣、怒吼、笑聲、歌唱、輕哼、抑揚頓挫、台詞、或者沒有台詞。

她融入角色。

──主角、配角、路人、老人、年輕人、男人、女人、活人、死人、非人、人見人愛的角色、討人厭的角色、不起眼的角色、認真的角色、輕浮的角色、高傲的角色、自卑的角色……

她拋棄了自我。

她拋棄了自我。

她拋棄了……

她……

她……?

 

 

 


第一幕

 

位於洛杉磯的焰星工作室(Firestar Studio)是許多出名舞台劇的溫床,在主要導演兼製作人克里斯多夫‧雷斯的指導下,不少演員、編劇、製作與導演由焰星奔向了輝煌的明日,甚至進入好萊塢片場成為國際巨星。因此,雖然焰星主要專注於舞台劇,仍有不少嚮往演藝各界的年輕人衝著這一點而來,希望焰星能成為他們飛黃騰達的跳板。

非公演期間,成員的練習與準備工作通常都在早上九點開始,但許多人──特別是演員們──為了離夢想更近一步,會提早來到工作室,方過八點就有成員在進出、演練。

今日的焰星也同往日一般大清早便染上庸碌之息,然而成員們交談間的氛圍非常熱烈,且幾乎所有的演員都在上工時間以前便到場,連幕後的工作人員也不例外。從這股氛圍中,可以看出他們正在期待著什麼,翹首盼望著什麼。

「絲佩洛來了!」一名成員指著門口高喊,只見一名亞裔女性抱著一疊厚厚的紙張和辦公用品走進工作室,她懷裡的東西多得擠歪了她的眼鏡,讓她幾乎看不見前路。

「怎麼了?這個時間就這麼多人。」絲佩洛好不容易在門口旁的小桌上卸下那些貨物,她扶正眼鏡,揉揉痠痛的臂膀,這才注意到那與往常不同的氣氛:「雷斯先生要宣布什麼事情嗎?」

「還問怎麼了?今天那個大明星會來啊!」她的同事玩鬧性地用手肘頂了頂她:「妳真的很幸運耶,第二件作品就能讓『她』來演女主角!她已經好一段時間沒演過舞台劇了!」

「我倒不覺得這是幸運。」她低聲說道,好讓同事們不會因為誤會這句話的涵義而對她生氣。

她的處女作《海浪》確實是幸運,能被雷斯大導演相中對新人編劇來說可是夢寐以求的機會,更何況是她這樣毫無履歷也沒有推薦人、簡直不知從哪兒冒出來的劇作家。

當《海浪》確定要被搬上舞台的時候,焰星內部有不少反彈和猜疑,質疑劇本的來歷以及她和雷斯導演的關係,各式各樣的誣衊都被搬了出來。所幸這些都已經過去,她的作品受到肯定,也跟工作人員們打好了關係。

如今,第二件作品《醜小鴨與黑天鵝》的排演即將開始,大家只認為是絲佩洛又寫出了一篇好作品,好到能夠吸引好萊塢當紅女星放下其他通告來演出,殊不知,這次的情況反而和《海浪》那時的猜疑之一不謀而合。

「『她』到了!」搬道具的人員興奮地跑進工作室喊道:「我看到『她』的保鑣下車了!」

這句話引爆了工作室,空氣變得比先前更加鼓譟,儘管他們的上司早就吩咐過必須維持平常的表現,此刻這個命令完全被拋到九霄雲外。

然後,那個令眾人引頸期盼的女人在保鑣的環繞下踏進了工作室的大門;她沉金色的秀髮綁成高馬尾束在腦後,深邃的五官有大半被黑色墨鏡遮擋起來,穿著時尚而又不會太浮誇,舉手投足間明星氣度很足。

賽希莉亞‧羅賓斯摘下墨鏡,露出她那滿是惱怒的綠色雙眼,說出她在焰星工作室的第一句台詞:「絲佩洛……不對,安娜‧楊,我知道妳在這裡,給我站出來!」

 

 

寂靜降臨了原先相當吵雜的工作室。

見到憧憬的大名人如此失態的樣子,許多人都不知作何反應,瞪大著眼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絲佩洛走到人群前方,與滿臉驚訝的其他人不同,她的表情很平靜,對賽希莉亞的言詞一點也不感意外。

「女明星在外頭不該這樣大呼小叫。」她淡淡地說。

「『女明星』?這個頭銜在妳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安娜。」賽希莉亞由手提包中拿出一疊明顯被用力緊握而皺褶的紙張,是《醜小鴨與黑天鵝》的劇本,「妳以為拿『絲佩洛』當筆名不會有人認出來嗎?我一看就知道是妳,安娜……這些年來妳到底都在做什麼!?」

賽希莉亞的經紀人穿過保鑣,搭著她的肩膀試著安撫她:「賽希莉亞,請妳冷靜點。」

「羅賓斯小姐,」一位頭髮灰白的男性也在這時由工作室內部走出來,他就是這個工作室的領導人克里斯多夫‧雷斯,「抱歉沒能準時迎接妳,能請妳到後面的辦公室來嗎?絲佩洛,妳也一起來。」

頂頭上司一出現,劇組人員都知道喧鬧的時間已經結束,只得努力裝作沒看見方才的事,各自回到工作崗位上。

絲佩洛等人來到雷斯堆滿紙張的辦公室,除了辦公桌前後各有一張座椅之外,連站立的空間都餘下不多。他們讓賽希莉亞兩位魁梧的隨行保鑣站在門外,原本那位經紀人也順理成章地要進入房間,卻被雷斯一個手勢阻止腳步。

「先由我們三人來談談就好。」雷斯在自己的辦公桌後方坐下,並讓賽希莉亞坐在桌前的賓客椅上,「絲佩洛,麻煩妳帶上門好嗎?」

亞裔女子在滿臉莫名其妙的經紀人面前輕輕關上門扉。

「客套話我就不說了,羅賓斯小姐,我聽拿劇本給妳的格林諾說,妳似乎對這份劇本有些意見?為了不影響到舞台劇後續的製作,我希望能在開始排練前先解決這個問題。」

「我對劇本沒有意見,雷斯先生,我對創作它的人有意見!」賽希莉亞伸出手指向絲佩洛:「她為什麼會在這裡寫劇本?為什麼沒有在出演名單上?」

雷斯瞥了絲佩洛一眼,皺起眉頭:「很抱歉,我不明白妳在說什麼,編劇的工作是完成劇本和協助排演,讓編劇參與正式演出不是焰星的作法。」

在某些情況下,劇作家會在自己的作品裡面客串,但並不常見。

賽希莉亞原先張嘴想要繼續喝斥,她緊緊盯著編劇,短暫思考過一會,重新以肯定的口氣開口:「妳什麼都沒告訴他們。」

「『我是從海外留學歸國的應屆畢業生,這份劇本《海浪》就是我的履歷,請您過目。』」絲佩洛複述她初次見到雷斯時所說的話,而雷斯至今從未跟她要過一份正式的履歷。

換句話說,對焰星的人們來說,筆名絲佩洛的新人編劇安娜‧楊就是他們所認識的全部。

她回頭對主事者說:「既然雷斯導演沒有意見,那我也不多嘴了,抱歉造成您的困擾。」

這場小小討論不歡而散;接下來的一整天,當絲佩洛對演員們講解故事內容以及指導演出安排時,她都能感覺到賽希莉亞在以比老鷹瞄準獵物時更加兇猛的眼神在審視她。

還好,賽希莉亞也不可能把時間全都花在一齣舞台劇上,下午四點就因為別的通告離開,讓她鬆了口氣。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時間,絲佩洛坐在放文件的小隔間裡,考慮著是不是該在工作是待到交通尖峰時間過去。洛杉磯的交通一向以惡劣聞名,能迴避肯定是最好,她回家了也沒有其他事做。

『叮鈴鈴──』

手機響起,是她熟悉的電話號碼,她沒多想便接了起來:「我就知道你會打來。」

『妳說過賽希莉亞‧羅賓斯今天上工,我記得。』沉穩的男聲由話筒傳來,『她有認出妳嗎?』

「何止認出?」她發出乾笑,「她一進門就找我麻煩……我知道遲早會有人找到我,只是沒想到會那麼快,這才是我的第二部作品而已。」

『但妳還是選擇回到了這個世界。想講故事,當普通的作家就行了,不需要成為劇作家。』

「沒辦法,這個世界對我仍然有吸引力,我想那是逃不掉的。」她抬眼掃過文件堆上的劇本,「依賽希莉亞的個性,排演開始後她會千方百計地試我。」

『妳又不怕她試。』

「是,我不怕。」她閉上眼,任由許多回憶閃過腦海,「無論如何,我有想說的故事,在達成目的以前,我不會停止。」

『……我期盼著妳成功的那天。』

一切,都只是為了那個目的──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