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風之幻歌外傳】在風起葉落之後(一)
2018/04/13 02:14
瀏覽127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此篇的時間點為《風之幻歌》結局後二十二年,從小咲高三畢業算起

*略涉及《零次世代》的結局後設定,不過不太影響閱讀,主要就是林芸在這個時間點已與《零次》的某人結為連理並且共同經營一家特別的孤兒院

*小咲現在的居住地是幻界

*這坑有些臨時興起,筆者自己都不太確定何去何從......隨緣更新




興許是被那位好友影響多年所致,她從十年前開始也學會獨自上酒館喝酒了。不買醉,只是靜靜地小酌,藉著風聲聆聽酒館裡其他人的對話,直到有些微醺再買單離開。

幻界不乏賣酒的地方且物美價廉,但太多人會認出她來,所以她偏好自己成長的世界,那裡的酒館也多半有更多故事可聽。

非常偶爾地,當她來興致的時候,她會加入一些陌生人的話題。她不擔心會糾纏上麻煩的人,畢竟她在這裡連住處都沒有,戶籍早就在多年前銷掉了,一個萍水相逢的人根本無從糾纏起。

她跟那個青年就是這樣認識的。

雖說是青年,不過離中年也沒多少路要走了。他是個隨處可見的上班族,領著微薄的薪水,從事自己也談不上喜愛的工作,日復一日。他在星期五的晚上會跟一兩個朋友一起到酒館聊聊生活,揹著一個琴袋。

音樂是她唯一的興趣和專長,自然忍不住在青年聊到此事時插上幾句話,才知道原來青年是位業餘的演奏者,離開酒館以後總會到家附近的公園去奏上幾曲。

一次詢問過地點後,她成為他的忠實聽眾,即使沒去酒館也會刻意算準時間繞過去聽。

並不是說那青年的琴聲有多麼優美動人,專業的她聽來有著不少瑕疵,但她能從他演奏的音樂中聽出一些故事,讓她不自覺地從頭聽到了最後。

青年知道她會唱歌以後,曾邀請她唱上幾首,說他可以用琴來伴奏,她都委婉地找藉口拒絕,一次兩次青年也識趣地不再詢問,單單能有人聽他演奏已經十分幸運。

除了青年演奏的公園,他們只會在那家酒館見面,兩人都隱約知道彼此是有過去的人,不會刻意去挖掘更多。  

一天,她因事錯過了青年的演奏時間,等她抵達公園已是四下無人的深夜。她其實也沒有必要過來,但幾個月下來已經成為習慣。她索性在公園裡邊漫步邊小聲唱起了歌,周圍的風呼應著樂曲,將一片綠葉捲到她胸前,在她的掌心翩翩起舞。  

這堪稱夢中才會出現的畫面,好巧不巧被加班晚歸的青年撞見了。

事後每當她回憶起這件事,她都不得不承認,雖說她當年擊敗了命運,命運這玩意始終還是存在的。

她早已過了那個會想盡辦法編故事蒙混過去的年紀,被看見就是被看見了,她停止歌聲,等待青年做出正常人會有的反應--歇斯底里地大呼小叫。

沒想到青年並沒有做出上述反應,只是發出一聲讚嘆。

「太美了。」

青年說道,彷彿這是他唯一會使用的詞彙。

在公園邊的長椅坐下,她慢慢跟他說了些真相,關於那眾多世界的奇幻故事。她發現青年對這些事的接受度意外地高,也沒有提出太多問題,只在她講到她認為一般人能在一個晚上承受的程度時,提了一個小小的要求。

「能請妳再唱首歌給我聽嗎?」

她勾起微笑,確定這次公園裡真的除了他們外沒有別人以後,在風的包圍下唱起了另一首歌。

 

+++++++++++++++++++++++++++

 

他的名字是許奐晟,今年三十六歲,結過婚也有過孩子。五年前,前妻在孩子車禍去世以後離開了他,雙親也相繼過世,逐漸開始習慣孤身一人的他怎麼也沒想到會再度擁有親近之人。

精確地說,他沒想到的事情實在太多了——自從他在酒館認識的那名女子與他分享秘密,他的認知可說是每個星期都在刷新。

她的名字是狄咲風,他原本就覺得她的五官有些混血兒的樣子,沒想到還真的是混血,是個半人半精靈;他原本就覺得她不如那二十幾歲的外表年輕,沒想到她還比他年長四歲之多。

他們開始會在酒館和公園以外的地方見面,一些更適合好好談話的地方,他們交換自己作的曲子,或是聊聊不重要的生活瑣事。

她說自己是一位音樂教師,平常都在另一個世界教書,但經常會回來朋友經營的孤兒院幫忙,閒暇時才上上酒館、聽聽故事。

「先前總是你在邀請我,你下個周末願不願意跟我到那家孤兒院去呢?」她說她不會彈奏樂器,總是只有唱歌孩子們一定早就覺得厭煩,若是他能帶樂器去那是再好不過,「我也想讓我的朋友認識你。」

她同時也強調她的朋友雖然都是人類,但那不是一間普通的孤兒院,最好還是要有心理準備。

他馬上答應下來,即使是在她已經告訴了他這麼多驚天動人祕密的現在,她身上那股神秘感依舊沒有散去,彷彿有層紗幕擋在她與世界之間,也許在她的朋友身邊能看見她更多面貌。

他仍不想刻意挖掘對方的過去,但他現在確實是比先前更想多了解她。

他說不上自己是怎麼抵達那個地方的,只知道咲風說了跟著她走,轉眼間他們已經走在一片經過修剪照顧的草皮上,往一幢大屋前進。屋子周圍有很多孩童在玩樂,有些孩童看上去很普通,也有些一看就知道不是人類,共通點是他們臉上開心的笑容毫無陰霾。

這個畫面讓他不禁想像,如果他的孩子還活著......

「希絲老師!」幾個孩子開心地跟咲風招手,喊著他沒聽過的名字。

「他們叫的是我在另一個世界的名字,」她低聲告訴他,「全稱是希絲彌亞。」

「很好聽。」他有些笨拙地回應。  

還沒走到大屋,一對男女已經站在門口等著,跟咲風不同,那兩人確實可以看出年屆不惑。經過介紹,他得知男人是這裡的院長宋枟,女性則是他的妻子宋苳。前者很有禮地跟他寒暄客套了一番,後者則一直用饒富興味的眼神在觀察他,那對雙眼似乎能夠看透一切。 

邀請他們進屋、在會客室坐下後,男主人表示必須有人看著孩子便轉身離開房間,只剩下女主人坐在茶几對面繼續盯著他瞧。

「幸會,雖然剛剛已經介紹過了,但那不是我的本名,」半晌,女主人傾身跟他握了手,「我叫作林芸。」

「苳!?」咲風發出驚呼,似乎完全沒有預料到對方會這麼說。

「你可能已經注意到了,許奐晟先生,『姓名』在我們的世界是很特別的東西。」宋苳,或者林芸,無視好友的驚訝繼續說:「你值得已經改名換姓的我報上本名,請你記住這件事。」 

對於這一席話,他理應覺得一頭霧水,卻不知怎麼地能夠接受。

接著他們聊起了較為普通的話題,林芸顯然認識咲風相當多年,說了不少關於她們年少時期的事。如他最初預想的,他在談話中漸漸理解到咲風更深一層的為人,她在林芸面前比平常鬆懈許多。  

後來宋枟回到會客室,請他出去為孩子們彈奏一曲,這一曲就是將近兩小時的兒童音樂會,院裡也有其他會樂器的孩子,在咲風和宋枟各司其職的協調下,竟能從雜亂無章的聲音中譜出一段美妙的合奏。

音樂會結束,咲風被幾個孩子纏著說話,宋枟夫妻則忙著讓孩子收起方才放出來的玩心,他收好樂器在一旁等著離去,林芸卻在這時把孩子硬塞給丈夫、朝他走過來。

「你想更了解她的話,就跟她去幻界。」她低聲說道:

   

「你必須去理解她被幻界人稱為『送行者』的原因。」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