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哭泣的水仙
2008/11/17 10:33
瀏覽679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知道水仙花是怎麼死的嗎?」

「是希臘神話中那耳喀索斯變的水仙花嗎?知道!他愛上了自己在水中的倒影,不能自拔,最後溺水而亡的

「其實他是傷心死的,因為他無法得到所愛的人。所以回聲神女在愛上那耳喀索斯的同時,她也已經死了

——哀莫大於心死。

——永遠不要愛上不愛你的人!

 

每當嫣坐在酒吧裏還算清醒的時候,她都會對自己這麼說,深切的彷彿在心上刻下一行誓言。可嫣的酒量並不怎麼好,三劄啤酒過後,她就會全盤否定,繼續難以自持地無怨無悔著,並帶著一種殺身成仁的悲壯告訴自己不會在乎他的不肯駐足。醉後真性情,也許那個時候,她對於那份不可掌握的感情想法才是真實的。但她是那麼一個自尊自傲的女孩子,情感與理智的爭執總是如此忐忑而又不甘心。醒時的毅然決然,醉後的難捨難棄,彼此反覆更替。終於在她第五次酒醉嘔吐後,她決定,投降。

「我不會放棄的!」嫣定定地看著面前的卡普基諾。飽滿的奶油沫飄浮在咖啡上,看上去很充實。她很想用小匙攪拌一下,會不會就此消失了呢?自己破釜沈舟的決心也是這樣的不堪一擊吧?

康沒有吱聲,手中的煙灰已燃了好長一截,他好像忘了去彈掉它。兩人沈寂了一會兒。康抬眼看了看嫣,在煙霧和咖啡熱氣的氤氳中,嫣的臉看不真切,和她的心思一樣讓他難以捉摸。

認識嫣是在兩個月前。康因為工作不順而去了酒吧,有意無意地選擇坐在了嫣的身旁。他感覺這個外表明麗的女孩喝酒時的決斷卻隱隱著一種彈指聽聲的寂寞。兩人並排坐著,誰也沒說話,突然不約而同地一起歎了口氣。嫣慢慢側過臉,康對她無聲地笑笑。嫣注視了他一會兒,開口問:「你知道水仙花是怎麼死的嗎?」

這是他們彼此認識的第一句話。

那天晚上,康知道了水仙花的故事。然後兩人就認識了。總是相約在酒吧裏,總是說著他或她的事,最後又總是康把嫣送回家。

慢慢地,康也知道了嫣的故事。知道她所愛的男人像一隻戀香的蝴蝶,在各種各樣的花朵中飛來飛去,從來不肯停留。而他是嫣的第一個男人,嫣不甘也不敢放手,所以無可奈何但心甘情願地受著他的哄騙,即使下意識裏明白他不會只滿足於戀她身上的香。她說,她的心已經沒有了,給了一個不懂得珍惜的人,他把它遺失了,是再也找不回的了。康不清楚,當她的故事結束時,是否會有個真正懂得珍惜的人把她的心送回去。

那天嫣第一次喝醉了,夜晚結束時,康把嫣送回了家,在摸索著開燈時,康腳下一絆,兩人滾倒在地上。他觸到了嫣溫暖柔軟的唇,一聲微「嗯」,接下來,分不清楚了誰是誰的心跳,誰是誰的呼吸……那一夜的風雨,不但下在耳邊,也下在心底裏,就像今晚一樣。

憂鬱的藍調在整個酒吧裏飄來飄去。康終於開了口,「像你自尊心這樣強的女孩,能忍得了?你難道沒看出來他是個感情騙子?!」嫣不停地攪著卡普基諾,開始的泡沫已完全消失了,她覺得康的話像這把小匙,把她的心來來回回的攪著,快要堅持不下去了。嫣咬著下唇,咬得緊緊的,以致於逼出了白色的齒印,「他從前對我很好,是全心全意的,我相信他對我真心過。幾天甚至一星期不打電話來是因為他工作很忙,他在事業上那麼要上進,我是支援他的。他在外面玩到深更半夜,那只是應酬。他不肯對朋友公開我們的關係,只是不願別人干涉。」這話那麼蒼白,連自己都說服不了。對著咄咄的康,她已是沒有退路了,「而且……而且……,」嫣「霍」地抬起頭來,燭光下眨眨閃閃都是相思哀怨的雙眸泛起了一層淚光,「當初我和你……只是為了讓自己變壞,成為一個壞女人就不會那麼在意他的無所謂了!況且既然有了其他男人,我就不會認為自己最寶貴的東西是白白浪費的了!我就不會認為他騙了我!他對我是真心的!」嫣說到最後幾句時差不多是喊著的,終究抵受不住,伏在桌上痛哭起來。

康默默的,卻在這時奇怪地走了神,他想起了水仙花的故事,想起了和嫣初識的晚上,嫣支著微尖的下頜,眼神穿透過他看著不知的遠方,用著一種斷金切玉的肯定語氣說:「他不是溺水死的,其實是傷心死的,因為他得不到所愛的人。」那時他就愛上了她,愛上了會說水仙花故事的嫣。如果嫣是水仙花,愛上的只是水中的倒影,永遠無法觸及,無法得到。那麼堅持下去的結果會不會也是一樣的呢?而他就是回聲神女厄科,永遠在暗處應和著,只能在深情的餘音裏表達著愛意。愛上了不愛你的人,是不是注定會茫茫然迷失了自己,一廂情願地固執著堅持下去,直到把最後一絲心力都耗乾淨。他伸出手,輕輕摩挲著嫣的發,「水仙花選擇死亡是因為他忍受不了相思的痛苦。你不是水仙,一定要好好熬下去。時間是最好的良藥,雖然難以忍受卻絕對有效。我會陪著你一直把心找回來為止。」嫣的哭聲逐漸轉為抽噎,平復了下來。她抬起婆娑的淚眼,若有所思地望著康,慢慢展開一個笑容。 

當她說了勇敢誓言後的第三個星期,她抱著電話等了一晚,沒有等來生日的祝福。在十二點鐘敲響的那一刻,終於決定放手,給那只飛翔的風箏以自由。接下來的空白,她卻不能選擇康,雖然其實嫣是喜歡著他的,喜歡他的善解人意,喜歡他的溫柔體貼,喜歡他對那次以自暴自棄為報復的荒唐行為近乎偉大的諒解,喜歡他一如既往的關心……僅僅只是「喜歡」。淡淡著如早晨青草葉上的露水,清新又不引人注目。和她心底最深處另外一種岩漿般的熾熱是完全不同的,事實上也是不能代替的。所以她選擇了逃避,一個人,在不通知任何人的情況下,去了遠方。

一連好幾個星期都沒有嫣的消息,家裏的電話沒有人接,手機又總是關著。康在撥打了這個月內第一百四十七次電話後,終於在那頭響起了嫣輕柔的聲音。

「我以為你失蹤了,正要去報警呢!」康用開玩笑的口氣來掩飾著知道她無恙的如釋重負。

「只是出去旅遊了一次。一個人,挺有意思的。」

「遇到什麼趣事嗎?」

「嗯……很平常,沒什麼可說的。」嫣欲言又止。

康覺察到了,他一向是個很敏感的男子。

「那好,以後再聯繫吧。」

「……」

「喂?」

「康……我們……會一直是好朋友嗎?」

康無意識地在桌上劃著圓圈,「當然。只要你願意,就一直是。」

「那好呀,下次再聊吧,再見。」嫣的聲音有一種明顯愉悅起來的歡快。

電話掛斷了。

聽著話筒裏的「嘟嘟」聲,不知為什麼,康生起了一種遙不可及的感覺,好像這個女子正化作一縷輕煙從他的生活軌跡中消失。他放下電話的時候,想起嫣對他說了「再見」,而從前她是用著英語和他道別的。

日子像一滴清水落在河流裏一般無聲又無痕,他們仍然會約在酒吧裏碰頭,仍然會嘻嘻哈哈地聊著天。只是人雖然還坐在一起,心上卻是感覺越來越隔閡了,康不安又寬慰地看著嫣日復一日地變化著,就如同在月夜下慢慢綻開的夜來香,透出越來越多的芳菲。他明白嫣已脫下了枷鎖,可鑰匙卻不是他。只因為心裏還存有的希望,康靠著不見南牆不回頭的勇氣提醒自己要堅持到底,即使他清楚嫣的欲言又止只是怕傷害了他。

直到有一天,他無意中邂逅了嫣和一名高高大大的男孩在一起。

看到他們之間自然而然瀰散著的親密,康已經明白了。那次旅行,不但解除了她心靈上的禁錮,還給了她新的希望。看到嫣懇求的眼色,康什麼也沒說,裝作不認識似地走了過去。

在擦身而過的一剎那,康很想問男孩一個問題:「你知道水仙花是怎麼死的嗎?」他不曉得嫣有沒有告訴過男孩這個故事。不管如何,嫣遺失的心已經找回來了。想必快樂的她也不會再記得這個傷感的故事了。突然間,他很想知道,如果那耳喀索斯選擇活著繼續眷戀那無法得到的影子,他這一生中是不是還會有快樂?也許當他投入河水去追尋所愛的剎那間,才是真正幸福的時刻。現在如水仙的自己是不是也該放棄了踟躇,嘗試去愛一個同樣會愛自己的人?

想到這兒,康輕輕笑了起來。路燈把他一個人的影子斜著拉得長長的。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靈
自訂分類:。溫柔的小品。
上一則: 有愛不覺天涯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