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的維權中國行
2013/03/23 16:10
瀏覽359
迴響1
推薦33
引用0

去年8月登上釣魚島的香港保釣船啟豐二號,船長楊匡,在兩會期間,回應胡佳的提議,前往北京探訪異議人士,遭到中共當局的毆打和遣返,一夜間成為新聞人物。

梁珍

1967年出生在廣州的楊匡,1989年「六四」期間因保護錄影帶出境並協助民運人士出國,被控犯有反革命宣傳煽動罪,於同年7月被捕,被關押15個月。用他的話說,「受過共產黨的迫害」,為此播下民主的火種。

來香港後,他做過網路電臺臺長,活躍於社運人士中。近年來他維權的目標,從香港悄悄轉向大陸,他的Facebook上滿是中國的足跡,2011年因前往廣 州聲援茉莉花運動,被當地公安軟禁並一度沒收回鄉證:2012815日,作為「啟豐二號」的船長,他成功登上釣魚島,但最終被日本遣返。半年前他靜悄悄地深入大陸,展開民主中國行,走訪了三省,探訪良心犯。

用實際行動關注良心犯

「每一個年代,每一個朝代要結束,要變革,其實都意味著有一部分人要犧牲,這部分人沒有想過自己的任何利益而去付出,在過程中我希望大家關注他,給他們一些幫助,甚至真的有營救計畫,去脫離那個苦難。」楊匡說,希望為被囚的良心犯做一些事情,其實在2000年已有打算,但當時時機沒有成熟,但近半年闖蕩大陸,而和大陸維權人士的交往中,大家的想法不謀而合。

他稱自己是「行動者」,是因為要用智慧對待公安、國安的跟蹤,既要合情合法,又要有所效果。他不是盲目的計劃,很多時候探訪一個人都要精心的計劃,過程中和當局鬥智鬥力。可謂非常精采。

他最開心的是,一些行動獲得當局的正面反饋,比如今年2月和網友劉莎莎一起去成都探望劉賢斌。他們提前在網上公佈計畫,再到省公安局出入境管理處,直接衝進遞交信件,希望對方關注劉賢斌太太被拒絕申請護照探望女兒一事。當局一下子愣住了,不知道如何處理,直到他們將信件遞交後,再出來到大門口,就在警衛人員眼皮底下打開抗議橫幅,足足有幾分鐘,並不同角度照相,而警衛人員更是一眼不敢眨地僵在那裡,不敢有所行動。

「我們提出的都是最人道的理由,又不違法,當局不敢拒絕。事實上,我們走了以後,馬上有監獄的人員到劉賢斌太太家裡送禮慰問,並表示你有什麼要求,可以提出來。」他又說,其實共產黨貌似強大,但實際上只是紙老虎,雖然有龐大的維穩經費,但其實只是「花錢」工程而已。因為即使跟蹤他們的國安、公安都是打份工,根本沒有落力去跟足。「試過一次被跟蹤,相信電話被勾線,後來我就把一個手機插著電,放在酒店裡面,過了好幾天,等我們到達另外一個省分的時候,他們才醒悟過來,衝到酒店去發現上當了。」

很早就克服了害怕

3月7、8
日在北京探訪劉霞,觸法香港記者被打,他也被遣返,讓全世界炸了鍋。面對幾十人的跟蹤、暴打、審訊和施壓,他卻無畏無懼。「很早之前克服了害怕,因為我是一個基督徒,因為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一個公義的事情。」他被公安扣到地上狂打,鼻子流血了一整碗,他反而處之坦然,「我最關心那些被毆打的記者,因為這件事因我而起,我也被打了,反而心安。」

胡佳被傳喚,劉莎莎被打,這些才真正觸痛他的心。「我自己的安危沒有什麼,反而最怕那些曾經支持過我的朋友,因為我而受到連累,我一定不會罷休。

楊匡這種天生不怕的本性還來源於父母。身在廣州的父母,也很支援他的行動。楊匡更說,當年六四時他被押上警車,遠遠地看到母親對他回過頭來,手上舉起V 手勢,這一刻彷彿印記般讓他永世難忘,令他倍添勇氣,而這次赴北京前,他亦對母親打了招呼,稱有可能被打,甚至被抓,但不會有事,後來證實一一驗證。

鼓勵大家參與三退運動

整件事情最讓他心痛的是,這個政權的無恥,「如果一個國家可以這樣,對一些異見人士,對一些良心犯做這麼大的迫害,其實這個國家真的沒有救。」他說,因為愛國,曾經做了很多努力,想讓這個政權改善,但卻從失望到絕望。

在香港2011年慶祝一億勇士退黨集會上,他更委託朋友,宣佈公開退出少先隊。「有的人說,三退運動因為由法輪功發動的,如果我們參與了,會不會給人誤會是不是法輪功成員,我覺得不需要有這個擔憂。只要是公義的,只要是合適自己的,我都鼓勵大家去參與。」

「如果我們不給足夠的壓力,不會有任何的改變。我們不希望這個現象繼續下去,每個人都有責任去走前一步,去做多一些,退出少先隊,退出共產黨,我想這是最基本的第一步。」

未來他希望繼續探訪良心犯運動,包括在新疆監獄的高智晟律師也是他探訪行列之一,「他被迫害得很厲害,當局故意將他放逐到很遠的監獄,讓別人接觸不到他。」他希望有更多中港民眾加入行動中。


──轉載自新紀元週刊:http://epochweekly.com/b5/320/11912.htm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人物
自訂分類:社論引用篇
上一則: 臺商進退維谷
下一則: 反核不缺電有解套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思于
2013/03/26 15:46
這些勇士

改寫歷史

最後沒享到好處

好處讓後繼者你爭我奪

讓人感嘆

每個時代都會有開路的先鋒、流血的勇士,他們的勇氣會留在史頁上。 雨田2013/03/27 07:4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