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風之畫師劇情簡介01~10集
2009/03/30 22:20
瀏覽25,066
迴響5
推薦9
引用0

風之畫師劇情簡介(風之畫員)

風之畫師第1集、外遊寫生
外遊寫生日,王大妃偷情私會

圖畫署非正式畫員稱為生徒,某日生徒依圖畫署慣例,群往戶外寫生,當日生徒們所作之畫屬於匿名,即作畫完畢後不簽署上本名,純粹於賞景遊戲中,為畫取樂,該日正逢正祖李祘為旱求雨,青龍雨祭之日,王大妃卻私自出遊,私宅之中密會舊情人。
(
尋遙子注:王大妃即指貞純王后,是李祘的祖父英祖的繼后,只是名義上的祖母與世孫關係,實際上並無血緣關係。)

無意中作畫,面頰一紅痣
王大妃私宅偷情後,於屋外牆緣站立靜思,雙手朝後握著斗笠,猶沉浸在方才的歡愉之中,不料這淺笑靜思的身影竟成作畫取材對象,遭圍牆後一生徒窺見此貌,該生徒申潤福將王大妃眷戀身影繪入畫中,耳下的紅痣也入畫,成為生徒外遊寫生的作業。
當時王大妃即發覺有人窺視,雖未見著對方面貌,卻知是圖畫署畫員,王大妃急於抓拿作畫之人,憂心此人會畫下不利於她的畫作,眾多家丁便往追捕,申潤福竄入布坊躲匿,幸得逃離,卻巧遇妓院女子貞香,貞香倩影深印在申潤福心裡。
申潤福女扮男裝在圖畫署為生徒,所以束布纏胸變身為男子,遺忘女孩該有的一切,窩身圖畫署不讓人發覺,自有一番故事可述,但要成為圖畫署的正式畫員之前,外遊寫生日無意中的畫作,未料卻惹來禍端。

天才畫師檀園,為尋生徒歸來
王大妃於主上求雨青龍日,私宅密會情人,遭圖畫署畫員窺得身影,雖未瞧見該畫員的面容,也不曉得畫員是否畫下佐證圖畫,但為掩飾自己的失德敗行,便派人到圖畫署搜尋蛛絲馬跡,最後竟找到申潤福所作的畫,只是那畫中之人未有臉部五官,臉頰耳下獨有一紅痣,畫者本無此心,但觀者卻很在意,王大妃作賊心虛之下,便認為畫中之人正是直指自己,背後手拿男子斗笠,眷戀流連的身影,正是女子偷情後的佐證之畫,於是王大妃藉題發揮,假借王上青龍求雨日,眾人理當修身養性,圖畫署卻有畫員不知羞恥,為此不堪的風俗畫,逼迫圖畫署要交出作畫的生徒,執意要找出作畫之人,此事鬧大令正祖知曉,李祘便趁機召回畫師金弘道,由金弘道進入畫署調查此事。
(
尋遙子注:檀園先生是即金弘道;該外遊寫生之畫因為是不署名,故無法第一時間揪出申潤福;此畫是有春宮畫的味道,不露骨卻有這個意涵,一體兩面的解讀,畫中意境也相當美。)

撕畫初相遇,乞丐對上小不點
十年前,恩師江守航與好友徐征慘死,檀園背負過往憾事,始終無法消除,遭放逐妙香山十年,遊戲山野,畫虎為樂,今受王上之詔回歸漢陽,來到市集無意中見到一幅畫,畫按商家所說是檀園本人所畫,檀園聽了也不點破,恰巧申潤福在旁與同欣賞,雙雙純粹賞畫,竟為看畫而起衝突,各持畫緣一端互不相讓,最後把畫撕成兩半,商家便要兩人賠償300兩,申潤福忽發其想,允諾畫出相同畫作賠償,金弘道甚是好奇,但見筆墨紙硯樣樣皆齊,潤福揮灑幾筆,兩人再起齟齬,當代畫師竟遭小不點鄙視,檀園側目看了幾眼,雙手揮揮隨即走人,把爛攤子丟給申潤福,兩人不久後再度相逢,圖畫署的生徒與畫員,一個不曉當今天才畫師檀園,一個不知對方是女兒身…

風之畫師第2集、掌破刑
倒畫臨摹揪蕙園,九點相交平行線

申潤福所作之春宮畫惹出風波,但畫鋒蘊有才氣,畫意流露出心思,並非一般畫員所能辦到,檀園受命重返圖畫署,暗中調查生徒春畫一案,以授課為名實為查案,便在課堂中出題考驗生徒,欲從試題中揪出作畫之人,第一道是臨摹倒置的山水畫,視野奇異,如繪正畫;第二道題是何謂作畫的目的,相思之畫,畫喻思念;第三道題是一筆劃四條線連接九宮格的點,平行相交,語出驚人。申潤福對此三道題見解超凡,讓金弘道篤信畫必為申潤福所畫,但作畫之人卻要處以掌破刑。
(
尋遙子注:掌破刑是巨石砸手,即廢去畫師的手之意思。第三道題中,申潤福的三條線的解釋,有數學極限的概念,”平行線相交於無窮遠處”這樣的解釋亦可。)

求名私售俗畫,破掌前夕聽琴音
金弘道破解生徒春畫一案,卻嘆惜申潤福之才,定要親與一會,才決定是否將潤福徒供出,於是暗中跟隨潤福,見潤福喬裝來到市集,少不更事求名售畫,以日月山人之名私售風俗畫給商家,金弘道數落了潤福一頓,隨後告知生徒春畫一案,已知是潤福所畫,申潤福外遊寫生的畫作,惹出的禍端,將會施以掌破刑,受掌破刑之人將無法再提筆。
申潤福得知此事深受打擊,來到桂月坊與生徒們暢飲,酒席中再度與伽耶琴藝伎貞香相遇,潤福苦於將無法作畫,酒後纏住貞香,要貞香為己撫琴一曲,潤福亡手在期,百感交集,述說破掌苦楚。
(
尋遙子注:風俗畫即描繪男女風月之事的畫,簡易說是春宮畫。)

相逢恨晚時,尋求解救之道
金弘道已查明青龍之日,王上為旱求雨,圖畫署外遊寫生,春畫風波乃生徒申潤福所為,檀園身為追查之人,一旦將申潤福供出,潤福必受掌破刑,因愛惜申潤福筆鋒,窮思解救之策,但明日期限將至,若無法交出肇事者,金弘道反而有罪,將代受掌破刑,金弘道身處兩難。
誠如大行首金朝年所言,金弘道只有兩路可走,一為救申潤福代為抵過,二為選擇逃離漢陽。選一,畫師無手等於失勢,檀園若無正祖的信任,無以調查往事;選二,如果金弘道選擇逃離漢陽,十年前的往事也將沉寂。

風之畫師第3集、掌破刑(續)
桂月坊苦中作樂,貞香琴音入畫
申潤福受掌破刑前夕,貞香為伴,畫筆應和琴音,苦中作樂。貞香覺得檀園提前告知,事不尋常,或許是檀園為保護而提前相告,犯事者受刑前被告知,無法保證犯事者不脫逃。

重才惜才自破掌,越過昆仲情
檀園內心受困於故友之死,自責無法迎救當年的徐征,面對將受刑的生徒,苦思無策,毅然替潤福代受掌破刑,為防止潤福察覺,於是故設玄機,讓申潤福快馬離開漢陽,潤福不察依言策馬奔馳,隨後思之不對,乃調轉馬頭趕回圖畫署,卻見金弘道正代己受刑,幸虧繩索纏住輪軸,巨石不致掉落,檀園僥倖免於斷掌之禍。
事前,潤福的兄長申英福竊聽到談話,亦知作畫犯事之人正是申潤福,於是私自求懇檀園,願代弟認罪受刑,檀園不置可否;當檀園自願受刑時,卻見潤福忽然出現,英福甚是惶恐不安,料想潤福必為投案歸返,為了潤福乃出面頂罪,一時之間檀園、潤福、英福三人自願受刑,僵局無法解開,皆願受掌破刑。

畫中乾坤是鐵證,耳下紅痣惟一人
掌破刑之日,值正祖青龍雨祭時,正祖無意中觀畫,看著惹出風波的春畫,瞧見潤福筆下女子,面頰耳下獨有一紅痣,瞬時領悟個中道理,何以王大妃非要追究,因畫中女子正是王大妃自己,基於王大妃的醜事入畫,故王大妃非要追究不可。
正祖領悟後趕往圖畫署阻止掌破刑,貞純亦經正祖的旁敲提醒,王大妃無言以對,再也無以追究此事,但申英福成為代罪之人,喪失生徒資格,再也不能參選畫員,終其一身將待在丹青所。(
尋遙子注:丹青所是製作顏料之地。)

憎恨心自砸手,頑石拋入潭中
潤福賦有天才的筆鋒,外遊寫生卻讓人受累,更令兩人代己受罪,畫師檀園險受破掌刑,兄長英福終身待在丹青所,潤福因此愧疚自殘,以大石自傷右手,手傷昏倒在桂月坊,潤福為貞香救起,但大夫不願來妓院醫治,貞香不得已乃親往圖畫署,相請檀園幫助,申潤福卻變得自暴自棄,對畫再也提不起勁,金弘道見潤福萎靡不振,憤而抱起潤福丟入潭中,潤福水中掙扎片刻,身子漸漸下沉…

檀園此番回歸漢陽,欲查明十年前的一件事,當時畫員徐征遭到殺害,義禁府調查原因判定是仇殺,檀園要釐清真相,為徐征洗刷冤屈,但此事件卻牽連甚廣,多人忌憚檀園留在漢陽,擔心十年的往事再度掀起。

風之畫師第4集、群仙圖
群仙圖感悟真心,重拾筆師徒同畫
金弘道從潭水撈起潤福,倔強的申潤福不想再畫,倒臥於床毫無生氣,兄長英福帶來色料相勸,拿出從調色室製造的色料,鼓勵潤福重新提筆,潤福見兄長在丹青所無恙,心中稍慰,便以為兄長在丹青所過得很好,卻不知這只是英福為寬慰潤福的話。
時值清國使臣來訪,為回贈清朝之畫,正祖命圖畫署畫員作畫,檀園領申潤福閒逛市集,見識市集人來人往的面貌,曾經也倔強不作畫的檀園,開導潤福如何消去抗拒作畫的心,啟迪為畫者所以為畫,是以赤誠的一顆心自然為畫,潤福漸領悟其中之道,當晚師徒倆耳鬢廝磨,協力同畫,以市集的百姓為範本畫入群仙圖裡,師徒倆所作之畫亦成為回贈清國之畫。
(
尋遙子注:群仙圖是八張畫紙拼起的一幅巨畫,以中國故事為提材,其中的人物是朝鮮百姓,八張畫紙中有一張畫紙是空白,那張空白原本有畫人物,卻因為申潤福踢倒墨盤潑上墨水,毀了那張才空白的。)

問檀園師徒去留,盡繫詩題畫秋千
群仙畫的隔日早上,申潤福狼吞虎嚥的吃相,精神奕奕,重拾提筆作畫之心境。金弘道本隸屬平陽城的裨將畫師,調查生徒一案完結,理當回歸到平陽,不當留在圖畫署;申潤福私自離開圖畫署多日,喪失圖畫署生徒身份,已失去考取圖畫署正式畫員的資格。
正祖為獎勵檀園師徒在群仙圖的功勞,特諭令潤福可參與畫員資格考試,但是提別張碧洙的阻撓,也賭上了檀園的去留,若申潤福通過畫員資格考試,則金弘道與申潤福皆得留在圖畫署,把金弘道的去留綁在申潤福的資格考試。
圖畫署畫員資格考試日,兩題目擇一題作答,其一是臨摹宮廷進宴的儀軌圖,另一題目是畫出符合詩題意境的畫,生徒們皆以儀軌圖為題,獨申潤福選詩題”盪秋千”作畫,潤福隨即離開考場找尋靈感。
(
尋遙子注:儀軌圖指描繪宮中儀式或活動的圖畫,記錄古代朝鮮王室的主要活動。)

爭高不覺裙中綻,併出鞋頭繡眼紅
申潤福騙得一套女裝,裝扮成女子進入盪秋千之地,該地是小溪畔邊,秋千垂吊,在旁女子們皆卸下衣衫,濯足洗髮,嬉遊其間。恰巧遇見貞香,貞香只當潤福是男子”畫工郎”,兩人同盪秋千之際,體驗爭高之樂,潤福在秋千擺盪時,把所見情景盡入畫裡。(
秋千同鞦韆)

雌雄矇矓莫分辨,男女扮裝皆相宜
檀園在市集中訪得潤福去處,便偷取一件女子外衣,矇混進入秋千之地,見潤福穿著女裝席地作畫,便湊上前去觀看,在旁女子也爭相圍觀,這時遭潤福騙取衣服的女子找來,當場逮到”騙衣男子”,雙方拉扯間讓金弘道露出男子面目,遂引起眾女子驚嚇,幸虧檀園有急智,師徒倆扮起夫妻,恩愛的賢伉儷,丈夫因為關心夫人身弱,故貼心相隨,正當巧機得逞之時,不料潤福畫工衣服跌落在地,當場露餡,師徒倆只得倉皇逃離…
(
尋遙子注:古時盪秋千是端午節等日子的遊戲,本處盪秋千之地有捕快把守,男子不得進入此地,所以女子可以脫去外衣,在端午節時刻女子悠閒沐浴之習俗,沐浴即不會有人穿衣服洗澡,惟電視中不可露骨裸露,故申潤福畫中女子才是真的表達實境,只是若把真實情景給裸露出來,卻無強烈劇情造橋依靠,反而會讓故事失去焦點,觀眾的眼睛會走偏鋒。此外,本集有多處刻劃出主角們的情感,純粹從表情中流露出來,需細細體會。)

風之畫師第5集、端午風情
雌兔眼迷,貞香傾心

師徒倆人脫逃後,換回男子束裝,檀園側目於潤福的女裝扮相,方領悟到申潤福的身材嬌小,面容白晰秀氣,果真有女子味道,檀園只感驚奇也不以為意,卻不知潤福本是女兒身。
申潤福的詩題畫中多有配角,缺少主角,當下與檀園作別,約定明日中午時分完成畫作並回圖畫署,申潤福乃前往桂月坊,邀貞香入畫,成為詩題畫中的主角,當潤福在房裡作畫之時,金朝年經過從門隙瞧見貞香,驚鴻一瞥,竟將貞香的姿色烙印在心裡,然貞香意中之人卻是申潤福,讓三人難解之緣更顯複雜。

奪畫襲擊生徒,不使檀園留畫署
潤福完成詩題畫即離開桂月坊,途中遭遇襲擊,畫為人所奪,甦醒時被丟置在枯井中,死命求救仍無人回應;檀園回到圖畫署卻不見潤福,往桂月坊問過貞香,沿途尋找叫喚,在枯井旁發現鞋子,最後在深井底部尋獲潤福。
潤福腿傷且詩題畫遺失,徬徨無助,淚水直流,但在檀園適時鼓勵下,潤福凝神專注,回想溪畔的秋千情景,於是決定重新作畫,檀園當即背負潤福趕回圖畫署,申潤福憑著超凡的記憶,迅速敏捷的筆鋒,在規定時間內完成畫員資格考試。
畫員資格考試的評比,其餘生徒皆選儀軌圖試題,獨申潤福選詩題作畫,其畫中女子赤身裸體,更大膽地使用顏色,遂成為側目之對象,當成市井的俗畫之作,即便檀園現身急呼,也改變不了沆瀣一氣的老舊氣氛,評分結果別提張碧洙之子張孝元獲得狀元,檀園師徒失望不已,未料潤福之畫竟獲得”特選”,乃是正祖欽點為特選,意謂申潤福考取圖畫署正式畫員資格。

金弘道從友人中探得一事,即徐征之女尚活在人世間;正祖李祘為父親思悼世子含冤而死,謀思為父平反之路。兩者看似不相關的平行線,卻漸漸穿在同一點上。
 
風之畫師第6集、同題各畫
畫員資格考試評比,申潤福之畫維妙維肖,畫中意境呈現親眼所見,非憑空想像之畫作,其因在於端午時節女子沐浴,盪秋千嬉戲,男子理當迴避,如何做到窺視又不讓女孩們發覺,故為畫之人必用奇計衝破阻礙而完成畫作,觀其畫作有著如夢初醒的驚喜,所以正祖評潤福之畫為特選。
(
尋遙子注:正祖當然不知奇計為何,因為是裝扮成女子混入其中,方能親眼所見。)

尋尋覓覓問芳蹤,隱隱約約左右間
師徒去留繫在詩題畫作,申潤福既成為正式畫員,也代表金弘道能留在漢陽,十年前的往事必將再次掀開,檀園透過友人四處打聽故友徐征女兒的下落。
十年前,申漢枰前往徐征的住所,拜訪日月堂,無意中見一幼女作畫筆鋒,留下深刻印象,申漢枰為了光耀自身御真畫師世家門楣,於是收養徐征女兒徐潤,徐潤就是十年後的申潤福。
當年徐征之死關聯著朝廷某件事,當時共謀之人有右議政趙英丞、漢城府判伊金貴珠、大行首金朝年、圖畫署別提張碧洙等人。
檀園如今得留在漢陽,共謀之人怕往事再被掀起,張碧洙便遣人暗中跟隨檀園,遂獲悉檀園尋找徐征女兒,深怕十年前之惡行敗露,張碧洙再與金朝年勾結,唆使金朝年派人將證人滅口,讓檀園無從得知故友死因,尋人之事也就此中斷,卻不知所尋之人就在身邊。
(
尋遙子注:逸齋申漢枰、日月堂徐征、檀園金弘道、翼唐張碧洙、蕙園申潤福,前兩字都是自號,日月堂即指徐征的意思。)

酒肆嬉鬧人側目,脫略形骸語狎暱
檀園領潤福向正祖謝恩,正祖出題要師徒倆比試,”同題各畫”就同一主題各自作畫,以都城百姓為題比試,目的是借用兩畫師的眼睛,來體察百姓。
檀園師徒體察作畫之行,市集觀察百姓生活面相,師徒情感漸厚,為畫卻有不同意見,檀園重活生生的人物面容,表情可清楚流露內心;潤福強調具體場景入畫,更能展現人的想法,於是以酒坊為題,同題作畫。

東邊日頭西邊雨,道是無晴還有晴
潤福通過畫員資格考試,意氣風發來桂月坊見貞香,有心與她談心,怎奈貞香有客無法相伴,金朝年因與貞香有一面之緣,心中留影,特幕名來見,貞香不期潤福會至,速去速返,回到房間時,潤福留下一紙已然離去。
過不多時,金朝年要以重金聘娶貞香,但貞香心屬潤福,遂派ㄚ鬟報信吐露心事,但書信未能傳達到潤福手中,竟遭張孝元攔截,張孝元將信中私情告訴父親張碧洙,於是別提父子想以畫員招妓為名,到桂月坊甕裡抓鱉。
酒肆中,潤福無意間聽得貞香出嫁,又驚又慌,急往桂月坊見貞香,兩人淒楚相會,事成定局無以轉圜,臨別貞香撫琴一曲,願以身相許知音,潤福身為知音人卻不能為貞香答歌,潤福的苦衷是視貞香為情人,卻不能擁貞香入懷中,貞香的誤解,潤福便要解去衣衫,傾訴女兒身的真相…

風之畫師第7集、正風
斷髮相贈情難捨,執手垂淚心不忍

房間裡,潤福面對貞香,正要寬衣來表明女兒身,房門外金弘道、張碧洙、申漢枰不約而來,言語多有齟齬,張碧洙原是來逮人的,遂把房門打開,三人冒然的出現,中斷潤福向貞香表明的動作,旁人卻見貞香與潤福衣衫不整,只當潤福來此尋歡作樂,誤解潤福解衣的本意,貞香也錯失知道潤福是女兒身的機會。
僅管房間裡多人在場,兩人相對若無人在旁,為離別感到難過,貞香哀傷不能與潤福相見,割髮相贈以示道別,潤福感傷落淚,卻也不能有所改變。
張碧洙自以為在妓院逮住潤福,可以藉此讓朝廷知道,順勢逼走潤福的師父檀園,怎料右議政趙英丞只當是小事,不足以扳倒正祖信任的檀園,竟讓此事輕鬆化解而過。

同名各畫師徒較勁,寓含諷意技高一籌
正祖的諭令,命檀園師徒同題各畫,潤福卻為女人耽誤正事,檀園萌生微妙感受,對潤福發出無名火,讓原本甚好的師徒情誼產生嫌隙,相互試探不肯低頭,互稱未完成畫作,卻都在正祖面前交出畫作,檀園且把背景上畫,潤福稱未畫仍完畫,兩人表面上是不融洽,心中各自讚許,事後檀園先行道歉,師徒間的縫隙自然補平。
正祖評師徒倆的畫原是平分秋色,然潤福畫中寓含諷意,潤福的畫便勝過檀園,潤福之畫流露時政的不滿,百姓不滿於兩班尸位素餐的醜態,正祖因畫得到民情,乃厲行正風,捕廳捕卒四處搜捕,把官員不能為民謀福,卻在大白天聚賭、飲酒、作樂的兩班官吏給盡數掃蕩,厲行正風的搜捕行為,受遭殃的多是老論僻派的門生,為此老論心生不滿。
(
尋遙子注:兩班即朝鮮世族權貴之謂,因子弟通過科舉與蔭職取得官位,也以聯姻來維持地位,故兩班階級具有世襲的特色。老論僻派當時的黨派之一,簡稱為老論,老論背後的主謀之人乃貞純王后,即為王大妃。)

辨不清分桃斷袖,欲探明酒後真言
金朝年迎娶貞香之日,潤福難過飲醉,檀園攙扶返家,見潤福睡夢中瑩淚,不覺凝望甚久,浮起似無若有的情感,隔日檀園面有沮喪之貌,恰巧友人閒談斷袖之癖,龍陽之好的不堪,讓檀園更為茫然,心中懷慚。
潤福深怕昨晚酒後失態,更怕酒醉洩露自己的秘密,便向檀園追問昨夜之事,檀園本心中有愧,只是冷漠以對,潤福不覺更是糾纏索問,想知道究竟酒後有無失言,潤福哪知道檀園心事,檀園面對追問只以”打呼”虛應回答,潤福聽了才心安離開。

生子不得求巫女,民間迷信王震怒
師徒倆成為君王在都城中的雙眼,把所見百姓生活現況繪入畫中,以寫實的畫意呈現給正祖。某日,師徒倆見數名婦人聚於簷下,好奇的師徒倆觀看此幕,原來是朝鮮婦女為傳宗接代,為生下男丁迷信於”跳大神”,大筆錢財供奉女巫,祈求能懷下男孩,婦女為家族添丁為保婦女地位,無所不用其極的苦態,潤福將此迷信繪入畫裡。
此畫卻引來風波,正祖見畫方知民間仍有迷信陋習,即頒行禁止迷信令,遏止騙取百姓錢財的女巫,但法令一出牽連右相趙英丞的媳婦,右相趙英丞蔑視律法,只得在大殿官員面前跪求請罪,此丟失顏面之行,惹惱了貞純為首的老論僻派,老論乃決定向”罪人之子”反擊,或明或暗要求施行孥戮法
另外,一票捕卒前往圖畫署,抓拿所有的畫員…
(
尋遙子注:老論是當時黨派之一,趙英丞為王大妃貞純的舅舅;孥戮法是罪人之子不得為官的法律,罪人之子即暗諷正祖李祘的王位不正,正祖的父親是思悼世子,因思悼世子被陷害謀逆罪,當此之時思悼世子名義上還是罪人,所以罪人之子同樣有不能為王的意思在。)

風之畫師第8集、御真畫師(一)
無心畫惹來風波,全畫員外放粗活
潤福的畫引來老論反擊,使圖畫署畫員全數下放,從事耕田洗衣的粗活,此乃是老論僻派的伎倆,因為無法得知誰為殿下作畫,便要讓作畫之人無暇作畫。
檀園師徒倆被派至繁忙的洗踏房,仍偷閒作畫,師徒倆低身藏在岩石間,窺視溪邊的婦女們洗衣,觀看眼前的情景,各自闡述應當如何補強下筆,師徒倆各抒己見,相互嗤之以鼻,各以自己意見為是,然為畫之時卻各自剽竊對方想法,把對方的意思畫入畫中,師徒倆表面嘴硬,心裡是暗自讚許。

弟求行賞功代償,子端名份罪除名
正祖面臨老論的挑戰,”罪人之子”有王位不正之疑慮,要擺脫名份不正,洪國榮主張進行御真畫師,以御真畫師表現王位的正統性。
御真畫師的進行,隨即讓畫員們脫離苦工,畫員們如久旱逢甘霖,紛紛返回圖畫署,檀園也將投入御真畫師,以御真畫師來守護正祖王位的正統性。
御真畫師的資格比試,完成御真的畫員將可論功行賞,潤福聽聞會有獎賞,應可將功抵過,萌生解救哥哥之契機,要使英福從丹青所重回圖畫署,潤福為了英福想成為御真畫師,於是向檀園求懇參與,檀園不藏私教導潤福如何描繪肖像畫,細緻的筆鋒如何讓靈魂入畫,師徒倆各以自身表情,互為畫出肖像畫。

申英福得知潤福將參與御真畫師的資格比試,暗自許下心願,定要調製出潤福需要的顏料,即使為弟從事危險工作,也心甘情願,因為申英福心裡看待潤福,不只是視為親弟看待,表面的兄弟情卻有更深的內涵。

密謀遮天,真畫浮沉
十年前,英祖在位時召集畫工,親身指導畫工們作畫,繪製出思悼世子的睿真畫像,此畫若完成將威脅到老論僻派,於是以貞純為首的老論便急於阻攔,乃令親舅趙英丞尋找殺手,除去畫工並銷毀睿真畫像,當年執行殺手任務正是金朝年,因此圖畫署別提江守航離奇死亡,畫員徐征死於仇殺,徐征的妻子亦遭殺害,思悼的睿真畫像就此石沉大海。
貞純憂心當年的睿真會重新出現,便要阻止檀園得勢,隨即從金朝年的引薦,找來畫功可匹敵檀園的李命基,欲阻擋檀園成為御真畫師,李命基與檀園本為舊識,知道檀園有一項弱點,將可利用此弱點來打敗檀園。

御真畫師的資格比試,潤福內心忐忑不安,面對各有所長的畫師,檀園師徒不知能否打敗對手…
(
尋遙子注:御真畫師指繪製帝王肖像畫的工作,御真是指君王的肖像畫;睿真是指王儲的畫像,”御真畫師”有一種盛大儀式的味道在,不只是當畫師解讀。)

風之畫師第9集、御真畫師(二)
失愛逮師徒合力,行險招雙眼分視
御真畫師的資格比試,比試的畫題為”容把”,”容把”之意即以語言來創造人物,依據試題描述的內容將之描繪於畫裡,從言語中的傳述繪出肖像圖。比試的畫題既然為容把,也就是要考驗畫師,畫出未見過之人的面貌,故試題頗有難度。
御真畫師的比試受朝野關注,檀園與李命基實力相當,參與的四組御真畫師,也只有這兩組受眾人關注。
李命基卻知檀園視力上的弱點,所以抽籤時激怒檀園,拉扯下故意踩毀愛逮,使檀園無法在細緻臉部上作畫,檀園失去了愛逮,視力漸模糊不清,不得已把臉部交由潤福,潤福接手完成臉部,卻總覺得若有欠缺,根據容把題意感到不對勁,心下惴惴求教於檀園,檀園決意讓潤福放手作畫,潤福於是重畫人物的雙眼,眼神改為分視左右,有諷喻高官之嫌,難登大雅之堂,此畫遂為眾畫師所笑。
孰料,肖像畫的真人出場,其他畫師心涼半截,資格比試中只有一組按照容把內容描繪出真人,容把中的真人就是正祖的老師蔡濟恭,蔡濟恭雙眼瞳仁分視兩邊,師徒倆把蔡濟恭的面貌栩栩如生地描繪出來,檀園師徒遂通過御真畫師的資格比試。
(
尋遙子注:愛逮即眼鏡。)

看不清眼明心茫,分不出女身男裝
檀園的愛逮遭李命基所毀,師徒倆在市集挑選,潤福選了一副給檀園,檀園戴上瞧見一對老夫妻,妻子為丈夫挑選愛戴的恩愛畫面,對應眼下自身的情況,心中頗為茫然,潤福盛意拳拳代為付款,檀園拗不過只得接受,師徒之約,檀園至死一刻也會珍藏此愛逮。
貞純為首的老論僻派,聞檀園成為御真畫師,大為震怒,仍圖謀阻擋御真的完成;李命基與金朝年撕破臉,臨走之際,在市集與檀園師徒相遇,以同為畫者之身份,以同為一門生之身份,李命基出言告戒檀園,圖謀檀園的勢力,遠比想像的更大,檀園卻不知意為何指…

風之畫師第10集、御真畫師(三)
御真畫師即將進行,潤福前往丹青所見英福,英福交給潤福一包顏料,以花製成的顏料《朝鮮的紅色》,兄弟間相互期許努力,哥哥製作顏料,弟弟以哥哥顏料作畫,英福只是寬慰潤福,其實英福在丹青所困苦度日,笑臉相迎,以安潤福之心。(
尋遙子注:”御真畫師”可當成一種盛大儀式的進行。)

束布多用途,始終不知含意
檀園師徒成為御真畫師,進宮作畫,其間兩人將共處一室,潤福原為女兒身,相處數日頗有不便。進宮當日,潤福先往浴沐,未料纏胸的布條遺落房間,竟為檀園拾去,檀園不知束布為何物,將之用為綁帶繩、擦拭背、摳腳趾,始終不知該束布的真正意義。
潤福正於泡澡之時,檀園卻忽然現身,潤福花容失色,喊呼尖叫,嚇得檀園趕緊離開,轉念又走了回來,深感莫名其妙,順手又帶走另一條束布,直讓潤福叫苦連天,無奈半夜洗束布。

御真違慣例,色料染惡心
進行的御真畫師有違常規,正祖突破禁忌,先是不令眾臣在場,雙手外露不和攏,坐姿略側不擺正,更面帶微笑,檀園師徒如實繪下草圖,次日將御真描摹上色。
御真畫師的顏料使用有嚴格規定,貴如寶石的色料不可任意取代,若畫師未能妥善保管顏料,導致顏料腐敗,等同於畫師未能完成御真。
金朝年從顏料中想出餿主意,欲阻斷御真畫師之進行,張碧洙聽聞有此巧計,隨即瞭然於心,暗中遣人破壞紅色顏料”朱砂”,為畫的師徒倆不覺,仍一筆一劃勾勒出御真,卻不知道已為人所算。

思悼平反師友身亡,惡徒滅口父母遭殃
正祖心中有個不能說的秘密,秘密是關於父親思悼世子,當年祖父英祖在位時,臨終告訴正祖有一幅思悼世子的睿真畫,當時英祖命畫工畫出的肖像畫,最後卻未能收到畫作,此畫可以讓罪人的思悼平反,後來卻石沉大海。
十年前檀園的師父江守航猝死,當時在江守航的葬禮上,檀園覺得死因離奇,難以相信此惡耗,徐征隨即拉著檀園出來談話,約定葬禮後有話相告,怎料檀園一到徐征家裡,徐征夫婦遇害慘死,故友之死令檀園痛心不已。
十年前的小女孩,白天手裡把玩佩飾,父親在旁為女作畫,夜晚小女孩藏匿暗處,噤言不敢出聲,眼眶湧淚,見父母慘死於惡徒刀下。
三個人看似不相關之事,卻共構在過往的事情上…

有誰推薦more
迴響(5) :
5樓.
2009/07/01 15:47
白馬嘯西風是金庸武俠少有的悲劇

那小說絕非 白馬嘯西風
白馬嘯西風是金庸武俠少有的悲劇

連城訣是悲劇,但師妹被奪的狄雲(男主角)
至少還有另一個女孩等著他

但李文秀則是僅能祝福心愛的人與其情人
自己遠離生長之地 回到故鄉

與相戀相依又有幸福結局的描述
完全不同

水蜻蜓說的是"巧仙秦寶寶"

不過兩者氣氛不同

本劇較灰暗色系 巧仙比較陽光有趣

尋遙子2009/07/02 02:14回覆
4樓. yuyu
2009/04/14 22:50
金庸小說名稱

應是「白馬嘯西風」,女主角是:李文秀

3樓. 水蜻蜓
2009/04/13 12:23
協尋內容

懇請協尋:一套武俠小說,全套約五本或七本,確定不是金庸與古龍所寫

 

故事大岡:女主角是個孤兒,從小身體很差,是位藥罐子,卻也因此練就醫術高明而得以行醫救人。可看性在於她的聰明與機智,然而從小自以為是男兒身,與大他15歲的男主角稱兄道地卻不知自己是女兒身(後來男主角有發現卻未告知,只從旁給予關愛)。男裝的她生來俊秀自有不少豔福,羨煞不少男性,曾經幾度假伴女裝,亦深獲男性的青睞。故事的結局是男女主角終成眷屬。

記得女主角名字嗎??有名字較易找...
尋遙子2009/04/13 23:40回覆
2樓. 水蜻蜓
2009/04/13 12:20
已發協尋單

周休二日在家繼續研讀"風之畫師"(線上看及核對你的筆述),感觸剖深,待近日有空再寫寫心得與你分享。

^_^

期待!! 尋遙子2009/04/13 23:41回覆
1樓. 水蜻蜓
2009/04/10 13:48
依稀記得劇情相似

印象中最愛的一套武俠小說:依稀記得主角從小是個藥罐子,卻也因此練就醫術而的得以行醫救人。可看性在於她從小自以為是男兒身,與大他15歲的男主角稱兄道地卻不知自己是女兒身。男裝的她生來俊秀自有不少豔福,羨煞不少男性。武俠裡的瀟灑、重情重義總是深深牽動讀者的心。

近來再賞「風之畫師」故事情節幾近看過的武俠小說,可惜因時日久遠書名已不復記得,有機會再去租書電找找。

^_^



..藥罐子加女身男裝,聽起來不錯看..
這樣的題材似乎不少,性別上撲朔迷離
但風之畫師情感的視野較大膽
一般男女變裝故事只在於變裝,不太敢著墨於同性間的戀情
丁香與潤福的情感,勾畫的很寫意,這是比較少見的
你說的那部小說是什麼啊??



尋遙子2009/04/10 21:01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