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陰錯陽差的法文系 / 不過也可能是注定 (刊於換日線網站)
2020/03/12 07:43
瀏覽1,605
迴響1
推薦26
引用0

從小到大,我一直是班上成績吊車尾的學生之一,連考高中前都被國中班導當著全班的面說我根本是考五專高職的料,幹嘛跟人家去考高中?! 後來我勉強進了私立女中,在許多優秀有愛心的老師鼓勵,和一連串機緣巧合的情況下,成績竟然突飛猛進,到了考大學的時候,我竟然擠進全國前百分之十,看起來是可以進公立大學了. 


那時候的我活在文學和電影裡,完全不知道現實世界是什麼模樣. 家裡沒有人念過大學,沒有人告訴我將來出社會需要什麼知識與技能. 長輩說念管理財經或國貿很實用,但是我對那些熱門的科系沒有興趣,對自己未來要靠什麼混飯吃更是沒有概念. 我只知道文藝青年們都唸文學電影或新聞,我想我的歐洲夢需要外語能力來圓,不過歐洲這麼大,語言這麼多,大概只有英文可以通用,於是我下定決心要唸英文系,這樣就語言文學兩全其美! 如果不能進英文系,那我就去跑新聞,用熱情與文字為社會帶來正面的影響,熱血青年莫如是! 


填志願的時候,我的前四個志願都是國立大學英美文學系,填到第五個,我突然發現中央大學不只有英文系,還有一個"看起來很浪漫"的法文系. 我想起"愛在黎明破曉時(Before Sunrise)"的女主角Celine說法文的優美聲調,覺得如果能像那樣說法文的話好像也很不錯,就把中央法文系填進去,然後回去繼續填其他大學的英文系和新聞系,根本沒把”一念之差”填的第五志願放在心上. 


放榜那天我看到結果,嚇得說不出話來 -- 就這樣,我進了"法國語文學系",一個我完全沒想過,也從來不在計畫中的科系.


大一開學時,班上大多數人都沒學過法文,系主任幫大家各取了一個法文名字,每人領一本法漢字典,一本叫Panorama的讀本,一本動詞變化表,文法書上下冊,捧著這疊入門磚,我們就這樣開始打基礎. 我的記憶中,大一就是在不停的背單字學文法記動詞變化中無限輪迴. 


剛開始我很怨嘆: 好不容易背完了英文,考完了聯考,現在又回頭背單字考聽寫,好像回到國一學英文的時候,但是習慣以後,我慢慢地學出興趣來. 法文和英文字母雖然大部分相同,但是法文有重音,特殊的符號,不同的發音,必要的連音,加上陰陽性單複數變化,和規則簡單的英文比起來,簡直是萬花筒: 寫法文句子,要確認主詞,陰陽性,動詞變化與搭配; 唸法文文章,要注意發音,連音,和聲調的高低起伏,在在都馬虎不得. 學出心得以後,我其實蠻喜歡這樣的訓練與挑戰. 


辛苦的大一大二熬過去,有了基本的法文能力後,大三以後可以選修一些與法國文化相關的課程,如法國文學,法國電影,中法翻譯,法語新聞,也有艱深的法語史(從拉丁文到現代法文的演化)等等. 我在這個過程中對法國文化與社會有更深的了解,也因為本來就對電影有興趣,自修了不少新浪潮和當代的法國電影. 


當時因為家庭因素,我必須天天台北中壢通勤,單程就要兩小時,換四種交通工具(捷運,火車,公車,單車),所以在校時間不多,除了上課之外無暇做其他事,系上同學大多是點頭之交,社團活動完全掛零,更不用說聯誼交朋/男友. 然而這樣的孤僻與漫長的旅程,意外的讓我有閒暇閱讀和寫法文信給外國朋友 -- 我的法文讀寫能力有一半是課堂上學的,一半是在通勤中練的. 


大學四年匆匆過去,我其實不知道自己到底學了多少,程度到哪裡. 我也不知道拿著法文文憑要去找什麼樣的工作,但這是我個人對未來的茫然,並不是法文系的錯. 畢業後我心不在焉的在貿易公司工作了兩年,一心想到遠方去看看. 還沒有打工度假的年代,出國只能去念書,法文系出身理所當然該去法國,但是法國學制和台灣不同,拿台灣的學士文憑不能直接唸碩士,而是要從大三讀起. 我自忖沒有那樣的時間與金錢,也對法國漫長的留學路卻步,於是申請了英國的研究所,打算出國一年開開眼界就好. (沒想到一年過去,一年一年過去,十七年後我還在英國.) 


剛來英國的時候,因為英文只學到高中畢業,直接念碩士課程其實非常辛苦,常常聽不懂教授和同學說什麼. 但是讀教材和寫報告的時候,有法文知識其實很有幫助: 法文與英文有許多拼法與意思相同或近似的字,英文裡也有不少的單字,片語和專有名詞是直接拿法文來用,如cliché(陳腔濫調),bourgeois(布爾喬亞),Mise-en-scène(場面調度),nom de plume(筆名),nouveau riche(土財主),RSVP (répondez sil-vous-plaît的縮寫,"請回覆"之意)等等族繁不及備載.  因為法國在整個歐洲的歷史與文化發展裡有重要的影響,有法國文學的背景,念歐洲文化也較能綜觀全局,整體而言是很大的助力.


畢業後,我想留下來找工作,才發現只有語言與文學這樣的專長,就算有倫敦大學碩士學歷,也很難與英國和歐盟的候選人競爭: 光是人家可以合法工作,就把沒有工作簽的我打敗,更不要說和英法文母語的人競爭需要語言能力的工作了. 當然中文也是一個優勢,只不過中國人多勢眾,企業大都使用簡體字,我的繁體中文毫無用武之地. 在那樣的情況下,我幾乎沒有找到正職的可能,就這麼耽誤了幾年. 直到婚後進了旅遊公司,為了工作方便改用法文名字加先生的法文姓,我突然變成一個名字聽起來百分之百的法國人,法文也變成我工作的一部分 -- 負責公司在巴黎三大景點: 羅浮宮,凡爾賽宮和巴黎鐵塔的訂票業務,每天跟法國人打交道,當年苦學的法文終於派上用場! 


然而即使走了這麼長一段冤枉路,我並不後悔念了法文系. 我唯一覺得遺憾的是,沒有在大學時利用資源,修學分或讀輔系,多學一點工作市場上會需要的實用技能,比如商業管理或國際貿易. 如果能在外語能力外加上這些知識,或許求職會有些幫助,然而人生難買早知道,事後回看都只是後見之明,與其覺得錯過什麼,不如數算擁有什麼. 


法文雖然沒有幫我找到工作,卻在人生中幫了我不少忙 -- 當年找工作時因為需要加強法文口語,我上分類廣告網站找語言交換,就這麼遇見在上海念過三年大學,想找人練習中文的另一半. 交往結婚至今,因為兩人都會對方語言,也對彼此文化有所了解,所以少了很多可能的誤解與摩擦,多了許多意外的趣事和笑點.


會說法文和認識法國,讓我和法國親友相處時能夠融入,雖然在社交場合我總覺得自己法文不夠好,聽的多說的少,但是對話在講什麼我聽得懂,真要參與討論也可以,不會變成局外人. 此外,在英國生長的兩個孩子以英文為主要語言,但是家裡我說中文,先生說法文,最後就變成一家四口三個語言各自表述,所幸溝通無礙不需翻譯. 兩小每週六上法文學校,我有時也得幫忙陪做作業或念法文書,不過他們通常都邊聽邊糾正我的發音,或是偷笑著聽我念完,然後給我一句"媽媽妳的法文還可以嘛!"之類的評語. (喂!你們沒出生你媽我就在學法文了好嗎?!)


整體來說,法文在歐洲很有用,除了看到拉丁語系語言(如西班牙文,葡萄牙文,義大利文)時,多少可以猜到意思,也能達到英文不及的地方: 我曾經在葡萄牙分別向兩位老人問路,對方看我是外國人,開口就對我說法文,我嚇了一大跳,切換成法文後果然問到了路. 只不過事後我困惑了很久 -- 老先生老太太怎麼一眼就看得出我會講法文? (後來我才從葡萄牙朋友那裡得知,他們的父母輩讀書時學的第二語言是法文,所以他們唯一會說的外語就是法文,謎團終於解開!) 


身為法文系的學姐(根本是學姨了吧?),我想對有志或正在念任何語文學系的年輕學子說的是: 語文雖然不像其他科系有明確的職業導向,但是多懂一個外語,你的世界就大一些,發展的方向就更寬廣. 如果擔心沒有語言之外的專長,善用在校的時間多學習其他知識,為將來想從事的職業打基礎. 讀哪個大學什麼科系,入社會幾年後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知識經驗與能力是否能結合,在職場上發揮最大效益; 你的在校所學,是否能夠為長遠的人生帶來豐富的資源.


大學之所以珍貴,是在人生最精華的青春時期給你四年時間,讓你全心全意的學習一門知識. 如果可以的話,讓心裡的聲音告訴你該往哪裡去,大家都走的康莊大道不見得適合你,冷門的羊腸小徑未必沒有風景,路只有走了才會知道方向,沒有值不值得,只有走與不走. 


大學畢業十九年後,我從人生經驗裡體悟,儘管入職場時沒有立即的優勢,但是四年的法文系給了我一雙眼睛,讓我看到不同的風景; 給了我一對耳朵.讓我聽見更多的故事; 給了我一雙翅膀,讓我飛到更遠的地方. 無論當年進法文系是陰錯陽差的意外,還是命中注定的機緣,我很慶幸我用四年的青春,學了這個一生受用的語言.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blue phoenixe社交疏離和離婚潮
2020/03/19 10:36

妳們還好嗎

多多保重


blue phoenix

我們都好,你們那邊狀況如何? 你們也多保重喔!  Yvette@London2020/03/27 01:4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