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英國小學的文化教育 (英語島雜誌2019.03)
2019/03/01 18:19
瀏覽1,600
迴響0
推薦20
引用0

以九月一日為分界的英國小學裡,九月生的女兒是班上最早生日的孩子. 去年她生日,我讓她拿巧克力餅乾去班上發給同學,今年也照辦,只是換成了廣受小孩歡迎的Haribo軟糖.

 

英國幼稚園和小學一般都對家長提供的甜食持謹慎態度,一部分是因為有些小孩可能對其中成分,例如堅果和蛋奶過敏導致嚴重後果,一部分是尊重不給小孩甜食或有宗教飲食限制的家長,,所以通常都會在家長在場的情況下才發放.

 

放學時,我和其他家長站在門外,女兒和老師一左一右站在教室門口,學生們照例排成一列,老師看到家長才依序放行,家長不在場就讓小孩回到隊伍後重排等家長來. 女兒拿著一大袋的小包裝軟糖,興奮地等著發給被放行的同學.

 

第一個同學出來,女兒正要把手上那包糖交出去,老師急忙攔住她,:”He’s not allowed.”(他不准拿.) 我心想這小孩的家教好嚴,一包糖都不能吃.

 

第二個同學出來,老師又說了一次”He’s not allowed.”

 

第三個同學也一樣,帶著失望的表情空手離開.

 

我心裡開始覺得事情應該不是我以為的家教嚴這麼簡單.

 

第四個同學出來,是女兒的好朋友,父母都是英國人的漢娜. 這一次,老師沒有阻擋,漢娜拿了糖果,開心蹦跳著往媽媽跑去.

 

我回想前三個孩子: Mohammed, Yusuf, Mahid,都是穆斯林常見的名字. 這時才猛然想起很久以前聽過穆斯林同事說,有些軟糖裡含有gelatin (吉利丁,用動物骨頭或魚骨提煉的凝固成分)所以他們只能吃包裝上有標示Halal (符合清真標準的)的糖果,以免觸犯教規. 我此時才發現自己犯了尷尬的大錯 -- Haram (意指清真教義禁止的)的糖請穆斯林小孩.

 

我們住的Tower Hamlets,和倫敦其它穆斯林人口較多的區一樣,公立學校的營養午餐食材一律是Halal 所以絕對不會有豬肉 主菜則葷素各一,關照因為宗教或其他原因吃素的學生. 我的工作是另一所學校的午餐導護,對這項飲食限制很清楚,買糖的時候竟然完全沒想到,真是太粗心了!

 

我不敢環視其他家長,只好掛著僵硬的笑容看著沒發出幾包糖的女兒. 同學都走光後,我不好意思地對老師和女兒告罪買錯糖果. 女兒不以為意的說沒關係,剩下的二十幾包糖她都可以幫忙. 老師Miss Moore穿著時髦的緊身褲和襯衫,畫著年輕女孩才有空張羅的全妝,講起話來有種傻大姊式的開朗. 她笑著安慰我,這是無心之過不要在意,她也是當老師後才開始注意這些細節,明天她再買些Halal的糖果給沒拿到的小朋友就好了.

 

雖然那天女兒還是快快樂樂的過了生日,我還是對這件事耿耿於懷. 老實說,在來英國前我對穆斯林可以說是一無所知. 就連在倫敦的前幾年,因為住在西倫敦,和穆斯林接觸的機會較少,對他們也所知不多. 十幾年前第一次來東倫敦的Whitechapel(白教堂區),一出地鐵站,擁擠繁忙的穆斯林市集給了我很大的文化震撼. 後來定居這裡,和穆斯林有各方面的往來,我才慢慢的了解他們,發現他們雖然在一些生活習慣上不同,交友也多在自己圈子裡,但是絕大多數並不像媒體描述的那樣怪異激進. 很多人謹守教義,純粹因為那是他們從小到大的生活方式,也是他們與家人和平相處的基礎,就如同佛教基督教家庭有各自的規範和習慣一樣.

 

英國的小學可以粗略分成Faith school(例如英國國教,天主教和回教)Non-faith school (一般社區小學). 一些家庭因為希望孩子和膚色文化接近的同學在一起,即使本身沒有特定信仰,也會幫小孩選擇faith school. 我的父親來自基督教長老會的家庭,母親的家庭信奉傳統佛教,在教會主日學聽聖經故事唱詩歌,如同和媽媽上廟宇捻香拜拜燒紙錢,是成長記憶的一部分. 或許是這樣,我對宗教有較大的包容性,因此並不想把孩子送進有宗教色彩的學校,而是選擇社區小學.  

 

孩子學校在建立之初就和原址的Mosque(清真寺)協議,舊房舍拆除改建學校的同時,會幫他們在校地一角重建,因此後來嶄新的校門旁,就是全白的清真寺. 學校本身並不因為在清真寺旁邊,和有六成左右的穆斯林學生,而有特定的宗教傾向. 學校慶祝基督教節慶,猶太和中國新年,也會在齋戒月結束的那一天放假,讓回教教職員和學生過他們的重要節日.

 

在英國因為大量移民,宗教差異顯而易見,因此種族平等與宗教融合是學校教育很大的一部分. 女兒學校從Year 1就開始有宗教教育,教導他們各主要宗教,並且教孩子們尊重他人的信仰校外教學會帶學生到教堂和參訪隔壁的清真寺,每年耶誕節學校的重頭戲Nativity Play(耶穌降生劇),擔綱主角的孩子來自不同宗教,台下的父母一樣看得眉開眼笑.

 

上下學時間,校門前包著頭巾穿著長袍的穆斯林媽媽和穿緊身上衣牛仔褲的英國媽媽站在一起是尋常風景. 孩子出來前大家隨意聊幾句,聊的不外乎是尋常話題: 工作,家庭和孩子,偶爾一起八卦一下某老師或家長. 當然在某些議題上,她們可能有截然不同的看法和意見(比如前文的性教育),但是孩子永遠是共同的話題,不知不覺,就讓兩個人拉近了距離.

 

九一一事件讓世上許多人把穆斯林與恐怖分子畫上等號,其後每一次以阿拉為名的的恐怖攻擊都加深了這樣的刻板印象,然而打著IS旗幟的極端教義派只是極少數,和以神為名拿起槍來殺人的激進基督教徒一樣不能代表這個宗教,傷人的惡行是被教義禁止的,因而連教徒都稱不上.

 

我所認識的穆斯林大多謙和有禮好相處,當然也有少數因為不對盤而沒有太多互動,但是我把彼此的差異歸咎於個性與想法,而不是用宗教一以蓋之. 從古到今,不同宗教信仰之間的衝突和殺戮屢見不鮮,這些暴力背後的排斥,恐懼與恨意從來沒有讓世界變得更好. 我無法阻止這樣的事情發生,但是我希望從教育我的孩子開始,讓他們學會包容與尊重.

 

隔天放學時,我驚訝地看見女兒站在和前一天一樣的位置,手上拿著一大包棉花糖,發給每一個出教室的孩子. Miss Moore笑著對門外的家長們說,這是Halal,今天大家都很乖,所以我請大家吃糖. 原來老師自掏腰包買了糖,安慰昨天沒領到糖的孩子,也讓女兒倒帶重來,如願發糖給每個同學.

 

我感動的向老師道謝. 老師的心意讓他們得到應有的快樂,也讓我從這個無心之過中學到寶貴的一課 -- 在多元文化的社會裡,對其他的了解與接納是基本的美德,彼此的差異固然存在,但是我們總可以在更寬廣的人性面上取得共同點,找到和平共處的可能性.

 

我沒有世界大同的理想,可是那一天,看著學校裡的孩子不分膚色種族和宗教玩在一起,臉上笑容一樣純真一樣甜美,我忽然覺得美好的大同世界,好像不是那麼遙不可及.

*
*
*
*
**本文節選版刊於英語島雜誌三月號,連結如下:
*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