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情書 -- 舊文改寫版 (刊於換日線網站)
2018/12/05 18:19
瀏覽1,430
迴響1
推薦18
引用0

**十一月二十四日台灣公投前,無法返鄉投票的我很想為其中的同性婚姻不另立專法,和校園實施性平教育兩項盡一份心力,因此把情書這篇原來分成上下集的文章修剪稍加改寫後,交由換日線網站刊登.

後來的結果雖然不如預期,但是三百萬人畢竟是一股改變的力量,儘管暫時不能消弭他人成見,這麼多人抬頭挺胸站出來表達堅定的立場,盡己所能讓未來會更好,仍然是一場美好的戰役.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我們繼續努力!**

一直有聯絡的高一導師問我,記不記得一個筆名叫林沖的同學?

"林沖???"

"我在家裡找到一疊她當年寫給我的信. 每封都有妳的名字,每封都提到關於妳的事,她顯然跟妳很好."

"我不記得有這樣一個人啊!"

因為這樣一段對話和林沖的真實身分之謎,我想起已經很遙遠的學生時代.

國小到國中,我都是班上最不出色的學生之一. 就是每個班都會有的,成績不好,長相普通,在老師眼中完全沒有存在意義的學生沒有人告訴我國中念完要念什麼,但是小說裡的主角好像都是念高中上大學. 就這樣,考不上公立高中的我勉強考上一間私立天主教女中.

上了高中,我沉溺在小說和電影中,考試永遠是最後幾名,絲毫沒有會被留級的危機意識. 高一導師覺得我還有救,特別情商數學老師幫我課後補習,讓我從零分進步到五十分,並且向英文老師求情 -- 只要期末考分數有提高,就讓我平均有六十分及格.

因為導師的幫助,我免於被留級暑假結束升上高二,我赫然發現導師去了別的學校,而同學們全被拆班. 新班級裡早已有了小圈圈,為了打發沒人說話的下課時間,我埋首在課本裡假裝忙碌,把各科課文反覆看幾遍,做習題打發時間,盡量避免和新同學們有接觸.

高二第一次段考完後幾天的某節課上,班上一陣莫名騷動,大家在桌子底下偷偷傳著東西. 最後隔壁同學把那張傳了好一陣子的A4紙遞給我,用稱讚的語氣對我說: "妳好厲害喔! 全班第一名耶!" 我看著那張成績單,腦子一片空白 - 這是從小到大第一次,我在成績單上找自己的名字,不用從最底下看上去,而是五十幾個名字裡的第一個.

一夜之間,我從那個沉默孤僻的新同學,變成老師和同學眼裡的優等生. 只有我知道這一切都是陰錯陽差,我根本不是老師同學以為的那個人,下一次段考,我就會從第一名跌回五十幾名. 這樣的恐懼日夜糾纏著我,我只能變本加厲的用功,每天唸書到凌晨三點,睡三個小時再起來繼續念到出門上學,只希望把第一名的假象盡量撐下去,不要有被揭穿的一天.

長期嚴重睡眠不足的結果,就是每天都像夢遊似的活著,對周遭發生的一切渾然不覺,更沒有精力和同學往來,我維持著基本的禮貌和應對,但是和誰都沒有深交,就這樣到高中畢業,大家各奔前程畢業後,沒有人找過我開同學會,同窗兩年同學的名字和長相,就這麼在記憶中淡去我努力的回想可能自稱林沖的同學,卻怎樣都想不起來有這麼一個人.

和老師約見面. 老師帶來一疊信,信封上的筆跡是陌生的.

看著我疑惑的表情,老師微笑揭開謎底: "我把所有信重看了一遍,終於在一封信裡找到她的本名 -- OO妳記得嗎?"

聽到名字,我的腦海裡浮現她的樣子,那是一個有些男性化,熱情豪爽,待人處事大而化之,談話間卻有著某種害羞和彆扭的同學我的確記得她,但是她只是一個處得不錯,偶爾聊幾句的同學,實在稱不上好友. 除了她的名字和樣貌,我完全不記得其他細節

我把信從信封裡拿出來,一封封快速瀏覽. 信不是寫在傳統直行信紙,就是學校的測驗紙上,光是信紙本身就把我拉回二十年前純樸的校園. 老師說的沒錯,每封信裡都提到我的名字,不是讚美我的文筆就是描述某些關於我的事件,有些甚至以親暱的怪罪口吻告狀,彷彿我辜負了她的好意,彷彿我們是那樣親密. 我在字裡行間看見一個抑鬱少女,對欣賞的老師傾訴心事,認為老師是全世界唯一能夠了解她的人. 她的信裡字跡秀麗飛揚,語氣時而善感時而激昂,我突然發覺寫信或許是她最快樂的時候 -- 而我,竟然佔那個快樂很大的一部分

當年的我對她的傾慕渾然未覺,對真實的人際關係渾然未覺 -- 在學校,我活在陰錯陽差的資優生假象裡,戒慎恐懼的維持著它的完整; 其他時間,我沉迷在小說和電影的情節裡,一心只想撐完高中,趕快念完大學,然後變成一個大人我實在沒有多餘精力注意周遭的人事物,只期盼苦澀的十七歲早日結束

然後高中就這麼畢業了,我如願上了大學. 然後我遇見了愛慕的男孩,在網路上寫了許多無法傾訴的思念,在每個可能見到他的地方徘徊,在每次交談後逐字逐句分析,花了好幾年的青春暗戀一個連手都沒有碰過的人. 然後我決定離開出生長大的城市,去那個聽說常常下雨,但是有好聽英式口音的倫敦.

無數個然後以後,我坐在老師身邊,一邊用眼神追逐兩個孩子,一邊快速的閱讀著那些寄到老師的地址,卻寫滿我名字的信件. 青春過去,二十年過去,寫這些信的那個人在我的記憶裡幾乎沒有留下痕跡,直到那天,我才赫然看見她.

這些沉睡了七千三百多天的信,是寄給老師,卻寫給我的情書那樣滿溢的情感,必須有個出口,她選擇向共同的老師傾訴,或許是因為她期盼,老師會在某個機會裡替她傳達未敢開口的傾慕. 年輕的她大概沒有想過,這個機會一等就是二十年.

少女時代,我非常嚮往情書的魚雁往返,但是沒有一個那樣的對象. 成年以後的我,寫過許多不同形式的情書,有的無法投遞給思慕的人,有些一來一往,卻到不了想去的地方,也有那麼幾封遲了好多年,收到時早已物換星移人事全非,平添千絲萬縷的惆悵.

不是每一份情感,都能得到相等的回應,人生的故事因此而美麗. 我何其幸運,有個女孩曾經這樣傾慕過我.

林沖,我很抱歉. 我從來不知道,我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對妳有過這麼深的意義我從來沒發現,我的影子後面跟隨著另外一個影子,默默地守護著我我從來不曾回首,看見妳眼裡的光芒和期盼,聽見妳不敢說出,只能化成文字的心事. 我也很抱歉,即使在當時知道妳的情感,我也無法以相同的質量回應妳 -- 一個女孩喜歡另一個女孩,是愛情的形式之一,只是每一份愛情都有所屬的對象,而我碰巧不是那個人.

如果妳知道,我不是因為妳是妳而忽略妳,而是整個環境將我困在黑暗裡,連自己都看不見,妳會不會覺得好過一點?

如果妳知道,我也像妳一樣愛慕過某個無法以相同情感回應我的人,也寫了好多無法給那個人的情書,妳會不會覺得公平一點?

如果妳知道,後來的我相信愛無分同性異性,始終站在彩虹這一邊,希望為妳的世界盡一份薄力,妳會不會覺得安慰一點?

或許對妳來說,歲月已經把關於我的記憶沖淡了妳在我的記憶裡,卻直到讀信的那天才鮮明起來 -- 保守的年代,不教育也不尊重性取向的校園和社會,必定讓妳對自己感到困惑而羞恥,妳承受的痛苦和掙扎,遠超乎我所能想像,記憶中的害羞與彆扭原來事出有因. 往事彷彿一幅卷軸,在我面前清楚地展開: 當年的妳和我都那麼不快樂,在各自的困境裡,戴著面具隱藏自己,深怕別人發現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不知道妳現在在哪裡,長成了什麼樣的人,但是我希望,我的忽視和冷漠沒有對妳造成傷害. 我希望,後來的妳真有在人生的水滸裡,像林沖那樣闖出一片天地. 我更希望,現在的妳能自由自在的去愛,不被異樣眼光與扭曲言論困擾.

過去的二十年裡,世界改變了很多,然而每個校園裡,還是有像妳一樣的孩子,在黑暗的角落裡,默默與社會認可的性別模式拉鋸,不知道怎麼樣才能不受歧視的做自己.

為什麼不告訴我們的下一代,喜歡同性的人沒有不對? 為什麼不教育他們,不應該因為性向錯待任何人? 為什麼不敢給予他們,一個人人都有同等權利與義務的社會?

林沖,如果我能為妳做些什麼,或許就是寫下這段故事.

愛有千萬種形式,而真心的接納與完全的平等,只有一種.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當下生活
下一則: 台北的天空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1) :
1樓. blue phoenix 韓國瑜的下一歩---假韓粉勿入
2018/12/12 08:49

我支持同性婚姻

因為如果有人相愛到真心希望結婚

為什麼要以他們喜歡的是同性或是異性來禁止呢

愛情本來就沒有什麼道理

何苦如此相逼

但是我對台灣政府推出的性平教育

深深不安

我對內容的粗糙和過度

都不以為然

矯往過正並不見得好


blue phoenix

我覺得性平教育的課綱沒有什麼問題耶! 現代小孩接觸到的資訊比我們早得多也多得多,由專業教育人士教總比道聽塗說或自己上網學好啊! 而且從小學習尊重性傾向不一樣的人是好事,很多觀念一旦養成就教不出來了! Yvette@London2018/12/14 18:26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