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讀--鄭愁予〈馬達拉溪谷─大霸尖山輯之二〉
2017/11/14 05:45
瀏覽346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鄭愁予〈馬達拉溪谷大霸尖山輯之

〈馬達拉溪谷──大霸尖山輯之二〉 ◎鄭愁予
   
扮一羣學童那麼奔來
那耽於嬉戲的陣雨已玩過桐葉的滑梯了
從姊妹峯隙瀉下的夕暉
被疑似馬達拉溪含金的流水
愛學淘沙的蘆荻們,便忙碌起來
便把腰肢彎得更低了
   
黃昏中窺人的兩顆星
窺看我們猶當昔日一撥撥的淘金人
而在如此暖的淘金人的山穴裡
我們該怎樣?……哎哎
我們也許被歷史安頓了
如果帶來足够的種子和健康的婦女
     

一、主題:描寫陣雨、黃昏的山景和山穴裡取暖時對歷史的臆想。姊妹峯應是大、小霸尖山馬達拉溪是大安溪的支流,從大霸尖山開始,穿行班山(海拔2183公尺)、榛山(海拔2489公尺)。馬達拉溪,取自泰雅族語Madara,意思是「褐色的濁水」,因此又稱「紅河谷」,原因是因為河床鐵質含量豐富使溪水顏色帶紅。據《重修苗栗縣誌.卷22.礦業誌第九篇第四章531所記,確曾在此處發現金礦,但可能因礦體貧瘠,所以過去歷史上並無淘金熱。詩中提到的「一撥撥的淘金人」,應是順著「瀉下的夕暉\被疑似馬達拉溪含金的流水而產生的聯想,或者是詩人聽聞的傳說。「我們該怎樣?……哎哎」,詩人似乎陷入了長長的思索。詩人臆想著歷史上淘金人如何被安頓了,而自己又是否也會被安頓在這山谷中?「足够的種子和健康的婦女,種子,尤其是穀類種子,那麼即使淘不了金,生活也有了著落,再加上有健康的婦女操持家務和繁衍子嗣,那麼整撥人都會因此安定下來,而形成後來的部落。

二、結構:這首詩共十二行,以六六分二段。作者兼顧空間順序和時間順序。從空間上看,從外到內,由大到小;從時間上看,則從白天到夕輝殘照到黃昏是直線式敘述。

三、音樂性:

(一) 跨行句大部分是以一句為分行標準。所謂一句,包括主詞+動詞+受詞,這樣才是一句完整的句子。唯「而在如此暖的淘金人的山穴裡\我們該怎樣?」原該是一句,但為了與下行「……哎哎」接上,於是分為兩行。

(二) 用韻:

此詩第一段韻腳為「來了暉水來了」成為ABCCAB的押韻模式;第二段則無規律,但用了「哎了」二韻,與前段的AB呼應。

(三) 類疊:字詞的重複。「便忙碌起來\便把腰肢彎得更低了」;「黃昏中窺人的兩顆星窺看我們猶當昔日一撥撥的淘金人」「而在如此暖的淘金人的山穴裡」,便、窺、撥、淘金人即是。

(四) 內在節奏:所謂內在節奏,即作者字裡行間的情緒節奏。作者從非常輕快的語調開始,結束時變的沉緩。第一行「奔」字,帶出了第二行的長句,從視覺到心裡到誦讀,也彷彿有溜滑梯的感覺,需要一口氣溜完這長句。

(五) 刪節號和感嘆詞:「……哎哎」。刪節號和感嘆詞均有緩慢節奏的作用

 

四、意象運用:詩中有實景(象)和虛景(喻象)。以下括弧為虛景。

陣雨(耽於嬉戲的學童)

桐葉(滑梯)

(姊妹)

夕暉(馬達拉溪流水)

蘆荻(腰肢彎得更低愛學淘沙)

兩顆星(偷)

淘金人(流浪者)

種子(繁衍與希望的象徵)

婦女(妻子,家之所以為家的理由)

五、藝術技巧

(一) 修辭

  1. 擬人化: 耽於嬉戲的「學童」來寫陣雨蘆荻把腰肢彎得更低了窺人的兩顆星姊妹
  2. 設問:我們該怎樣?……哎哎
  3. 示現: 我們也許被歷史安頓了\如果帶來足够的種子和健康的婦女,作者先追述前人, 後回到自身對未來的假想。同時運用了追述示現與未來示現示現是指在文句中運用想像力與形象化的描述,將過去、未來、或無法親眼目睹的事物,憑藉文字的描述,呈現在讀者面前的修辭法(維基中文)
  4. 明喻:夕暉被疑似馬達拉溪含金的流水夕暉是主體是喻詞含金的流水是喻詞

(二) 象徵: 種子象徵生命力與希望,有種子,認何物種都可以不斷繁衍,帶來無窮的生命力

() 語言扮一羣學童那麼奔來」的奔」字,「耽於嬉戲的陣雨」的」字,「窺人的兩顆星」的」字,這幾個動詞,讓句子具體生動。

六、結論

台灣有雄偉的高山群與壯闊的大海圍繞,照理寫山和海應該是台灣詩人的絕活,可惜的是早年科技不發達,山難海難事件頻傳,因而阻止了詩人上山入海的夢想,以致於類似的創作不多。近年有劉克襄的《巡山》及小說家廖鴻基夏曼·藍波安的海洋文學可作為逐夢的楷模。青年詩人是否也該離開冷氣房和寶可夢,揹起行囊上山入海,不要再當宅男宅女,為台灣留下更多的山海傳說呢? 劉克襄說:「山恆常站成一種安穩的力量,提醒著我,死生的最根本價值。」,蕭蕭老師曾說:「一生中偶爾要有攀爬百岳的壯志,至少徹底實踐一兩次,至少也要以臺灣的聖山——玉山作為首要目標,讓自己的生命中有那麼一次實際攀登3952的高度。」,雖然他是喻指文學的高度,但做為登山的座右銘是不錯的建議。日治時代有鹿野忠雄寫下一本《山、雲與蕃人》傳世,被譽為日治時期「日本高山文學三大名著」之一,然而山是台灣的山,台灣的山要由台灣人自己寫,我遠居國外,每次返台匆匆而行,沒有時間圓夢,只能期待更多的詩人以此為題,或許這也是各縣市文學獎需要攻克的山頂吧?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