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厚臉皮~~~~~|厚皮時代,你厚臉皮了嗎?
2020/11/16 18:36
瀏覽26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今天早上去市場買菜。

    鄉下小市場,賣水晶餃或辣椒的攤販就只有那麼一、兩家,

    因此如果覺得商家再怎麼討厭,

    如果想吃好吃的水晶餃,還是得捺住性子,

    乖乖去跟那個賣水晶餃的臭臉男人買水晶餃……

    不,今天講的不是水晶餃,而是豆皮。

    菜市場有家專賣火鍋料的攤販,

    這家攤販的火鍋豆皮包裝整齊而且比超市便宜多了,

    因此我想煮火鍋時就會特地來市場這家攤子買,

    看顧攤子的人看起來是一對母子,

    但不論跟誰買火鍋豆皮,

    他們總是慢吞吞地收拾商品、包裝、

    有如樹獺似地找・零・錢,

    為什麼他們動作會這麼慢呢?

    因為他們會趁著這零售交易還沒完成的空檔推銷攤內其他商品。

    「煮火鍋啊?家裡人多不多,要不要多買一袋豆皮?豆皮很耐放。」

    即使冷著臉悶不吭聲,

    他們也會繼續追問「煮火鍋要火鍋料吧?這邊很多日式火鍋料。可以混搭,很便宜。」

    「……還是,今天吃素?吃素菜嗎?我們這裡也有很多素菜的配料。」

    總之,他們會利用包裝、找零錢的空檔,

    盡其所能地連帶推銷攤位內各種商品,

    以他們這種擅長推銷的手段,

    應該不僅僅只能在鄉下市場的一角做生意才對。

    他們這種推銷手段,讓我想到我小時候全家去遊樂園玩的記憶。

    

    那個時候,遊樂園裡放了好幾台投幣式電動玩具,

    我和我弟弟在玩電動玩具時,

    有個住在遊樂園附近的男孩子,

    自稱從圍牆破洞處鑽進來玩耍,

    他剛開始的時候指點著我和弟弟怎麼玩電玩,

    然後他開始要求我和我弟弟讓開位置,

    讓他接手玩電玩遊戲。

    ……

    ………

    是我投到遊戲機裡的錢耶!為什麼要讓你玩。

    不過因為他在旁邊一直嚷嚷著,

    加上那羨慕嫉妒且亟欲想玩電玩的眼神,

    我突然覺得這電動玩具不太有趣了,

    所以起身把玩電動玩具的權利讓給那傢伙。

   

    如果說攤販不管顧客反應,一直強力推銷,

    或者小男孩想玩電動玩具都很正常,

    不算什麼厚臉皮的事,

    那我讀博班時的學弟,就蠻厚臉皮的了,

    跟那個學弟講起話來,好像什麼都得聽他的,

    他才是學長似的。

    他是高雄人,有一次我好奇問他怎麼回高雄。

    「搭國道客運啊,欸!我說你想不想去高雄玩啊?」

    他很熱情地搭著我的肩膀。

    「咦?你要當導遊嗎?還是要帶我去當地人才知道的小吃?」

    我有點詫異,這傢伙很少這麼熱情主動地招呼別人。

    「沒有啦,我是說,你可以週末開車去高雄,然後我就順便搭你的車回家,到時候,我可以省車錢,你想去哪玩就去哪玩。」

    我對這個人完全無言了。

    他完全沒想到盡個小小的地主之誼,倒是想搭順風車省車錢啊!

    我當然不可能沒事開車載他回高雄。

    又有一次,這學弟又搭肩過來:

    「欸,我說,你是詩人、是作家吧?我們認識這麼久了,應該送我幾本書吧?」

    我為什麼要送你啊───!

    雖然我想這麼說,不過,因為我家實在堆了不少我的詩集庫存,

    (書多到我想在網路上募集網友附回郵就免費拿詩集的活動)

   所以我還是在內心糾結、表面爽快地把我兩本詩集送給他。

 

    話說,大家一定以為這學弟已經厚臉皮到比法式土司還厚了吧?

 

    不,不,不。

    我之前還認識一個年長的網友,

    她是個生活優雅的長輩,

    吃個飯、喝個茶都喜歡在網路上貼照片和發文風花雪月一番,

    有一次她泡了一壺好茶,

但欠缺一首詩來抒發她的心情,

她就在網路上貼文徵求好詩。

對我來說,寫詩只不過是片刻的事情,

就隨便寫了首能呼應喝茶的短詩給她。

結果後來,麻煩就接踵而來了!

她舉辦茶藝活動,丟個訊息要我寫詩,

她滷了好吃的豆乾,丟個訊息要我寫詩,

她家盆栽開了漂亮的花,丟個訊息要我寫詩,

她朋友經營的民宿要我寫詩──

最過份的是,那年我外婆過世了,

她在明確知道我回外婆家奔喪,

還、還───打電話叫我幫她家的裝潢寫詩。

 

厚臉皮的朋友,真是磨練心性之最高學校。

 

    而且,厚臉皮的人,在職場上還特別多。

    幾年前我在某個國立學校兼課,

    那個學校主管該類課程的老師有一次叫住我,

    希望我把我書裡的某一篇文章免費授權給學校當教材。

 

    免費授權、免費授權、免費授權──

   

    我都簽了出版合約給出版社,你一個堂堂的國立學校,

    竟要求我這小小兼課老師無償地把文章讓你用啊?

    連冷氣電費都跟學生收的學校,

    你怎麼不免費提供課本給學生算了?

 

    反正,現在我和那個學弟或網路上那個長輩都斷了聯繫,

    也沒有繼續在那個學校兼課。

    不過,前幾年還輾轉得知,我那個寶貝學弟接了學校校友會幹部的職缺,

    可真是厚著臉皮,無論到哪裡都能功成名就。

    可不是嗎?

    想想自己在每次投票選舉時都討厭的政治人物,

    看著印在選舉公報上他們的那張臉,

    是不是覺得,「厚臉皮為成功之母」?

 

    在這個時代,人人都得厚臉皮才能生活得下去啊!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