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習近平與歐巴馬的「莊園外交」和「中美新型大國關係」
2013/06/18 03:01
瀏覽54,984
迴響21
推薦23
引用0

今年開年以來國際政治非常熱鬧,而且絕大多數的大事都發生在亞洲這塊大地上。敘利亞的戰火、朝鮮的核爆和日本的修憲對未來的政局都具有一定程度的影響。但是這個世界必定還是被大國操縱,真正具有長期和深遠影響的是六月七日與八日中美元首在加州安納柏格莊園的會晤。這個會晤的重要性是它開創了一個新的外交模式,「中美新型大國關係」,改變了蘇聯分裂後美國一超獨霸的單極世界。

這篇文章就是對「莊園外交」所開創的「中美新型大國關係」作出論述。

(一)莊園外交

歐巴馬總統一連任就立刻邀請剛上任的習近平主席來美國會晤,地點選在距離加州洛杉磯東北方大約三小時車程、棕櫚泉(Palm Spring)附近沙漠中的綠洲一座名叫安納柏格的莊園(Annenberg Estate)。這是已故猶太裔出版商、慈善家和外交官 Walter Annenberg 的莊園,取名Sunnylands(艷陽莊園),安納柏格生前經常在這個莊園招待美國前總統雷根。安納柏格莊園佔地兩百英畝(大約0.8平方公里),有一個九個洞的高爾夫球場和一個人工湖,非常漂亮,房舍也非常精美與別致。

美國有兩座莊園是用來招待外國元首的,東岸的大衛營和西岸的安納柏格莊園。

歐巴馬選擇安納柏格莊園招待習近平,這件事立刻就變得很有意思。記憶中美國總統避開白宮選擇在寧靜的安納柏格莊園招待外國元首一般都限於來自非常友好的國家,譬如英國、澳洲和以色列,把你當親人。如果以這種標準,習近平是怎麼也排不上的,你想想,怎麼可能在這種家庭式的環境款待令美國頭痛的共產國家的領導人?而且還是個黃種人。

脫亞入歐超過一個世紀的日本、對美國伏首貼耳、恭順有加超過半個世紀的日本,它的元首海部俊樹1990年曾經在這個莊園接受布希總統的招待,那是二十三年前的事了。今年安倍晉三訪問美國是安排在政治中心的華府,安倍只得到一次和歐巴馬總統談話的機會和一個工作午餐,而習近平主席在這個莊園居然做客兩天一夜,五次和歐巴馬總統會談,安排的談話時間長達六小時,後來實際的談話時間是八小時。我們能不嗅出美國政治風向的改變嗎?

歐巴馬如此安排中美元首會晤的確有點意思,只是不知他葫蘆裏賣的是什麼藥。美國深謀遠慮,是一隻笑面虎,許多中國人說這是一場鴻門宴,還是不去為好。YST不這麼認為,陰謀論的說法是沒有任何結論、也沒有什麼意義的無聊之言,企圖聳人聽聞屬於浪費時間。撇開無處不在的政治陰謀論不談,YST個人非常喜歡歐巴馬這個安排,這是一個外交高招,它令印度憂慮、令日本擔心、令台灣酸溜溜、令朝鮮驚慌失措、令大多數的國家瞠目結舌,譬如多嘴的、總是親吻美國屁股的新加坡,也令所有的政治觀察家眼睛為之一亮,他們知道這是一個訊號,全球政治動向開始發生轉折點。

(二)中美莊園外交的動機

為什麼歐巴馬總統安排這個與中國的莊園外交呢?

外交是國際政治檯面上的佈局,但是政治觀察家真正聚焦的不是表面的佈局而是佈局背後相關國家所透露的實力、意願和決心,這是政治博弈的三個要素。

讓我們進一步說明這個政治博弈的三要素:
實力的內容是經濟和軍事;
意願的內容是動機;
決心的內容是底線。

上面這三樣東西就是組成政治活動的基礎內容。我們只要看懂了各國背後的實力、意願和決心,外交檯面上的角力不過是走過場而已。

讓我們聚焦在中國與美國外交佈局背後的內容,三個要素一一檢驗。

甲. 中美經濟的轉折點在2008年

外交的第一根實體支柱是經濟,這是政治鬥爭的本錢也是最終目的。

今天再討論中美經濟勢力的消長已是老生常談,沒什麼意思。YST做出美消中長的論述是下面這篇五年前的長篇系列文章,它非常可能是最早公開論述並做出這個結論的文章:

牛年新春談世界大局:中美的消長(2009/03/03~2009/03/08)

http://blog.udn.com/YST2000/2703762

YST判斷從2008年經濟上的美消中長是一個不可逆轉的趨勢,中國超越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的經濟體只是時間問題,這不是基於表面的經濟數字而是從中美的經濟結構所得出的結論,譬如美國龐大的律師群所造成的高昂社會成本是一個結構性的問題,不可能改變的,所以美國的經濟劣勢也是不可逆轉的,是美國的社會結構削弱了它的經濟競爭力。

當然,我們必須承認雖然中國在經濟總量上超過美國,但是在經濟質量上和美國仍有巨大的距離,不過這種質量差距是可以追趕的,只要不打仗,在和平的環境,憑著中國人的智慧與勤勞,提升質量不是問題。

中美之間的經濟問題與摩擦重點在全球資源的爭奪因為中國的人口基數太大,中國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必定最終是以美國人民生活水平的降低作為代價,因為中國人民如果全部都過上今天美國人民的生活水平需要一個半地球的資源。

中美在經濟上的衝突是必然的,不可能調和,美國的憂慮和恐慌也是必然的。

經濟問題在上面的系列文章中已經闡述得非常清楚,此處不再贅述。

乙. 中美軍事的轉折點在2011年

外交的第二根實體支柱是軍事。中國人常說「弱國無外交」,所謂的「弱國」指的就是軍事力量的軟弱。

在六十年沒有國內戰爭的環境下,中國經濟得到飛躍的發展,尤其中國改革開放後的三十幾年中國的軍事力量有了長足和穩定的進步,我們舉幾個標誌性的代表做例子:

1999年,99式坦克正式服役,標誌中國解放軍陸軍穩步進入世界先進之林。
2005年,052C型導彈驅逐艦「蘭州號」服役,這是中國海軍第一款真正具有區域防空能力的驅逐艦,號稱「中華神盾」。
2007年,東風31A服役,這是中國第一款具有穿透美國與俄國導彈防禦網能力的洲際彈道導彈。

上面這些都是了不起的軍事成就和軍事里程碑,但是它們都是長期落後的追趕。真正震懾西方軍事家的是2011年01月11日中國成功試飛殲20隱形戰鬥機,它代表中國的綜合軍事科技直逼美國甚至部份超越美國。

YST把中美軍事的轉折點定在2011年,因為從這個時候起,中國的軍事力量已經形成有效的系統對抗,中國的先進武器進入井噴時期,高精尖的武器一個接一個出現令人目不暇給,這是中國科技累積到一定程度後的必然結果。

其中意義最重大的是,2012年底「北斗衛星導航系統」正式服務亞太地區,覆蓋的範圍從東經55度到東經180度,也就是從中亞的裏海(Caspian Sea)到太平洋正中的中途島,所有中國關心的軍事熱點通通被覆蓋住。中國解放軍正式進入信息化時代,這是非常、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美國開始坐不住了。

丙. 中國的意願

2012年11月15日,習近平在就職典禮的演說中清楚地闡述「中國的意願」,那就是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讓中國人民過上好日子,習近平把它總括為「中國夢」。全世界都應該聽明白了。

丁. 中國的決心

中國的領導人在2012年不止一次聲明台灣問題、東海與釣魚島問題、還有南海問題(九段線內的海疆)是中國的核心問題,也是中國守護國家利益的底線,不容許任何外來勢力的挑戰,這就是中國的決心。

戊. 中國的新領導人

上面列舉的中國核心利益每一個都遭受外國勢力的挑戰,而這些挑戰中國的外國勢力背後都受到美國的操縱,美國幾乎是橫在「中國夢」道路上所有問題的源頭。

習近平是中國新上台的領導人,相對他的前任,習近平的外交作風處處透露強勢和不退讓。習李政府一連串外交強硬的行動、軍事的力量展示與熱點的實力對峙使東海和南海的形勢變得異常嚴峻,這是中國外交態度的重大改變,美國對這個改變感到不適應,因此必須作出調整。

美國在亞太的戰略意圖太清楚了,就是「遏止」二字,傻子都看的明白。
中國的戰略意圖則非常模糊,尤其習近平城府很深又是新領導人,歐巴馬搞不清楚「中國夢」的確實內涵,更摸不準習近平實現「中國夢」所採取的手段。

歐巴馬總統安排這個莊園外交是迫不及待的,他的動機很簡單:
習近平是中國的新領導人,這是美國進行新外交政策的最佳時機。歐巴馬急著跟習近平會晤的目的就是搞好個人關係和順便摸底,為的是避免誤判,特別是軍事誤判 。

那麼,習近平欣然同意這個莊園外交又是為了什麼呢?
答案就更簡單了:中國現在不想打仗,處心積慮想的就是儘可能把中國的戰略機遇期再延長十年,美國既然送上門來習近平就趁這個機會忽悠一下老美,老美相信固然好,不相信也無所謂,反正成本很低,不就是動一張嘴嗎?

上面是習近平還在加勒比海的時候寫的,是YST在習歐會進行之前合理的推理和判斷,沒想到習近平的演出有點“走調”,變得太赤裸裸,令YST有點失望。

(三)各國在莊園外交的心理態勢

外交的目的是把本國的利益極大化,基本上是沒有朋友的,所有的國家都是不同程度的對手,因為每個國家都有各自不同的盤算。外交談判很大程度是一種心理戰,有點像打麻將或玩撲克,因此領導人的心理素質非常重要。歐巴馬的中美莊園外交高明之處就在引發各國的胡亂猜疑,盡顯大國威風。

在資訊不發達的時代欺騙比較容易,在衛星滿天飛、人員頻繁出入來往、超級計算機能夠處理和分析大量資料並且進行模擬實驗的今天,戰術欺騙也許還容易,戰略欺騙就比較困難了,但是透過適當的技巧,外交欺騙與訛詐還是可能的。最近的、比較有名的例子就是上個世紀八0年代的福克蘭戰爭(大陸稱馬島戰爭)阿根廷雖然戰場失利並不願意放棄自己的利益,英國選擇用低程度的密碼通訊向第三國表達要使用核子武器,阿根廷在破解電文後很快就屈服了。這就是心理戰的例子,承受不住心理壓力的人最好不要做國家領導人。

所以在重大外交談判中觀察各國的心理反應是非常重要也非常有趣的。

YST認為這次的中美莊園外交是世界外交秩序的轉折點,觀察各國的心理反應就顯得格外重要和有趣。我們來一一檢驗。

美國:憂心焦慮、患得患失

讀者一定記得歐巴馬在第一任剛選上就在次年國情咨文的演講中說:「美國絕不做老二」。美國總統之所以這麼說就是因為他知道世界老大這個位子美國即將坐不住了。

美國的心理是患得患失,中國的實力、意願和決心三個要素都到了國際外交的轉折點,美國必須有所行動,事實上全世界都在盯著美國看它如何行動。做為守成的、實質的世界老大,要戰要和美國目前仍然擁有主動權但是美國拿不定主意,這個賭注太大。

如果要維持世界老大的地位就免不了在東亞一戰,但是美國沒有打贏的把握;
如果要和,美國就要讓出老大的位子,面子上拉不下來;
如果要拖,美國沒有這個本錢。

中國:意志堅定、充滿自信、避免和美國碰撞、拖延戰術玩到底

儘管極力否認,中國實際上無法避免被視為挑戰美國世界老大地位的國家。挑戰老大的人是沒有朋友的,中國非常孤獨,也不指望會有朋友相助,除了加緊磨刀沒有第二條路。

中國如果要成功崛起,首要之務就是儘量避免和美國老大碰撞,要把拖延戰術玩到底。

日本:非常沒有安全感、失去自主性、抱穩美國大腿

美國白宮在今年一月就越過國會決定了這次會晤並且得到北京熱烈的回應。白宮為這個會議足足準備了五個月,這就難怪安倍晉三的訪美受到冷落了,因為日本在這場中美戰略博弈中顯然是個棋子性質的配角和馬仔。

朝鮮:虛張聲勢走到頭,金正恩開始感到害怕

金正恩急忙在中美元首會晤前釋放了非法扣押的中國漁民,勒索的贖金也不要了,然後派遣第2號人物崔龍海做特使呈遞自己的親筆信、信中強調中國與朝鮮的傳統友誼,這一連串的反應與行動一點都不奇怪。想想看,如果習和歐閉門會議說好了聯手教訓一下這個不曉事的金小胖子,金家王朝的日子就走到頭了。大話連連的金正恩也有害怕的時候,親筆信透露的是哀求。看到沒有?朝鮮前面說過的狠話果然都是玩假的,金小胖子自身不夠硬一遇到壓力隨時就露出軟弱的原形。恢復開城工業區和金剛山旅遊成了朝鮮首先與韓國談判的項目,金家政權缺錢又缺糧,強硬都是裝出來的,不堪一擊。

韓國:從一面倒到兩頭下注

李明博大概是最後一個一面倒向美國的韓國總統,今後的韓國總統將兩頭下注。

台灣:盲目的老神在在和倒向美日

台灣平日的愚民工作非常成功,台灣老百姓老神在在、處變不驚。
最近吳伯雄獲得馬英九的授權率團訪問大陸並且會見習近平,不過YST認為不會有什麼政治突破,小氣的馬英九絕不可能放手給吳伯雄。

東南亞國家:有切身利害,都在觀風向。

歐美各國:沒有切身利害,純粹看熱鬧和觀風向、伺機做生意。

(四)中美新型大國關係

甲. 定義

習近平去年以副主席的身分訪問美國的時候就提出了中國與美國建立一個新型的大國關係,這個建議得到美國非常積極的回應。根據北京學者金燦榮的說法,美國是跳起來擁抱這個名詞並且聲稱這個名詞是他們先發明的。可見這個「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重要性,事實上,這次歐巴馬安排習近平在安納柏格莊園會晤就是規範和落實這個關係。

那麼這個「新型大國關係」究竟是什麼呢?

「新型大國關係」是中文用詞,是中國式的說法,它的含意比較模糊。
「新型大國關係」的英文用詞 是「a new model for relations between great powers」,它的含意就非常清楚了。

這裏「大國」的意思是具有偉大力量的國家,而「新型」顧名思義顯然是指一個美國在外交上從來沒有的關係。
怎麼個「新」法呢?
這就令人玩味了,也是引發其他國家疑慮和議論紛紛的地方,因為這正是眾多小國觀風向之處。

乙. 內涵

在莊園會談中,習近平進一步闡述「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內涵,它包括下面三個特質:
一是不衝突、不對抗;
二是相互尊重;
三是合作共贏。

丙. 落實

那麼如何將這個「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精神貫徹到中美關係的方方面面呢?
習近平主席提出了四點建議:
一要提升對話互信性水平;
二要開創務實合作新局面;
三要建立大國互動新模式;
四要探索管控分歧新辦法。

丁. 評論

YST 對習歐莊園會談建立的「新型大國關係」有幾點評論:

1.確定中國與美國兩大力量的超級特殊地位

既然是「between great powers」,那麼具有這個偉大力量的國家就只有兩個。我們很清楚在這個會議美國同意中國的要求把中國的地位提升到和自己相等的高度有別於其他國家。現在的國際外交場合只有美國與中國是第一梯隊,所有其他的國家都屬於第二梯隊或者更後面。

從此中國與美國沒有「G2」之名而有「G2」之實。

對小國而言,這是一個警訊;對其他自認的大國而言,這是一個無情的現實。
對日本、印度、俄國....這些企圖心特別大的國家肯定感覺是酸的,特別是日本,但是現實既然如此,不服也不行。

2.打破歷史規律

歷史上,守成大國和新興大國最終都爆發戰爭,從無例外。
這個「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如果成立和落實將打破歷史的規律。

3.YST 個人不看好「中美新型大國關係」

「中美新型大國關係」是中國提出、美國並不甘心地同意。美國不是一個信守承諾的國家,今天被中國用話套上了乃情勢所迫不得已而為之,未來肯定反悔、使詐、玩陰和耍賴。

(五)莊園外交的議題

YST個人認為這次的「莊園外交」最重要的觀察點就是高調建立的「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其他都是次要的,甚至可以說是走過場,沒有什麼新意。

幾乎所有人在會晤前就知道這個中美莊園會談的內容,肯定包括朝鮮半島、東海、南海、台灣問題、釣魚島問題、美元濫印問題、人民幣匯率問題,很可能還包括中亞與中東問題,難怪驚動整個世界。可是那又怎樣?等到會談開始,果然就是談這些,又果然談不出什麼結果。

討論這次會談的議題和詳細內容非常乏味和無聊,基本上雙方都在摸底,不可能解決任何問題。

譬如中國一定提出反對美國對台軍售,希望美國遵守中美三個聯合公報;美國一定說「不」,美國聲稱對台軍售是根據「台灣關係法」。雖然肯定是各說各話,但是中國不能不提,否則就是默許美國對台軍售。美國也決不能回答「是」,否則台灣牌就沒有了。這種制式問答已經進行數不清有多少次了,可是每次中美會談必定行禮如儀照樣演習一次,值得分析嗎?當然不。

又譬如前些時候美國猛烈指責中國駭客入侵美國網絡竊取機密資料就是“大賊喊捉小賊”的表演,是一個笑話。YST根據常識就知道駭客入侵這種事大家都在幹而以美國駭客手段最為高明、竊取資料最多也最容易,因為美國的路由器最發達也最普遍而且網絡最重要的樞紐server大部分也在美國,美國自己是最大和最嚴重的現行犯。網絡駭客的問題肯定是美方在「莊園外交」提出質問用來爭取話語權的主攻議題,沒想到的是「莊園外交」開始前就爆發了「斯諾登揭祕事件」,美國國家安全局的人員斯諾登(Edward Snowden)揭發美國透過網絡在全世界蒐集大量情報、包括侵犯個人隱私的醜聞。

你說「莊園外交」的議題值得我們花大功夫研究和討論嗎?當然不。

就像第四節中我們所陳述的,這次中美元首的莊園會晤不是為了解決任何國際上的實際問題,因為中美的戰略意圖落差實在太大了,根本不可能解決。莊園會晤的主要目的是奠定中美關係的基礎,換言之,就是規範和落實「中美新型大國關係」。所以深入探討形成「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內在與外在原因才是真正值得我們關注的東西。至於實際問題如何解決則是根據「中美新型大國關係」慢慢地演變,目前無論中國還是美國誰的心裏都沒有底。

讀者看到這裏一定會埋怨:既然不能解決實際問題,這些外交工作不是都在做虛工嗎?
回答是:也不能這麼說。
外交界有一種公認的原則:「一個國家能要求的利益是基於它本身實力的大小」。
所以根據這個原則,只要自己的實力比對手增長得快,慢慢地就在談判中把對手擠出去了。這就回到習近平總書記說的「打鐵還須自身硬」。
換言之,當中國有了六艘航空母艦的時候,中國在九段線內的利益要求就變得非常合宜,美國號稱的南海利益就不合適了。

(六)「中美新型大國關係」背後的戰略意圖

甲. 中國的戰略意圖

「中國夢」本身的目標是經濟,中國已經到了經濟崛起的緊要關頭,也就是最關鍵的十年,唯一能夠阻止中國經濟崛起的因素是戰爭。中國已經公開宣稱不想打仗,也不能容忍在中國周邊有戰爭,甚至不允許有些國家為了一己之私(暗指朝鮮)在中國家門口生事。

所以中國的戰略意圖非常簡單,那就是兩手策略:
一方面全力發展經濟和竭力避免戰爭;另一方面全力發展軍事不懼怕戰爭。

乙. 美國的戰略意圖

相對中國,美國的戰略企圖就更簡單了,那就是竭力維持一超獨霸。

基本上,美國的戰略企圖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前面第二節說過,美國的社會成本太高導致美國的經濟不具備競爭優勢,於是美國動用軍事力量來維持經濟優勢。說得更具體點,就是動用軍事力量來鞏固美元,美國的命根子。

丙. 「莊園外交」前的博弈

客觀地說,中國今天的力量和美國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習近平提出「新型大國關係」就是提前要求一個和美國平等地位的關係,中國外交改過去的被動應對為主動出招,不讓美國設定所有的議題。美國居然答應了,為什麼?因為中國與美國利害錯綜複雜、利益交叉糾結、既打不起也擱置不起,一個非冷戰也非熱戰的溫戰時代來臨了。

二戰以後,從來沒有一個國家的國力(GDP)能夠達到美國的一半,蘇聯鼎盛期都沒有,日本鼎盛時期也沒有,其他國家就差得更遠了。今天的中國是唯一的例外,不但GDP超過美國的一半而且正快速地逼近。2012年,中國大陸(不包括香港、澳門和台灣)的GDP是美國的52%(美元計價),是美國的79%(購買力平價),中國大陸的增長率為7.8%,美國為2.2%。中國國力超過美國只是時間問題而且很快就會到來,我們確定會在2030年以前,非常可能在2020年以前,甚至有可能歐巴馬還在任上的時候就來臨了。歐巴馬迫不及待地要求這個“不打領帶、不拘表面形式、沒有歡迎儀式、沒有繁文縟節、強調親切務實的”中美元首戰略會談,這種作風是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它透露出的訊息是中美外交的成熟。

要知道,直到現在中國對美外交仍然是處於弱勢,一般說來處於弱勢的國家通常要求正式規格的外交儀式來表達地位的對等和受到應有的尊重。譬如江澤民訪問美國時把條件說得很清楚,沒有紅地毯和二十一響禮砲等正式歡迎儀式就不來,美國不情願也不行。胡錦濤訪美時沒預先講好,於是就為了後來美國定位為工作訪問表達不滿,認為應該是高規格的國事訪問,雙方鬧得不愉快,最後胡錦濤在小布希的德州農莊吃了一塊牛排就悻悻然回國了。胡錦濤是在歐巴馬的任上才享受到美帝的全套禮遇和吃到美帝的國宴,排場之大非常少見,這是胡錦濤非常重視的「畢業典禮」,他終於等到了,也滿足了。胡錦濤也就這點出息。

這次習近平一上任就欣然答應歐巴馬的邀請在加州沙漠中的一座莊園進行長達兩天的、非正式的、休閒氣氛下的莊園會談,完全不在乎這是他第一次以國家主席的身分訪問美國,這本身就是一種非常自信的表現。

YST最喜歡習近平說的一句話就是「打鐵還須自身硬」,國與國之間的鬥爭自身硬遠比表面的排場重要。習近平相信自身的實力夠硬,當然也就不在乎儀式。想想看,習近平已經公開宣布把對美國的關係定位為「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美國也搶著同意,個中巧妙就在「新型」二字,他還在乎什麼儀式?

習近平選擇不浪費時間在隆重的歡迎儀式上,他要的是解決橫在中美之間的一大堆實際問題。譬如美國無限期地進行第三度量化寬鬆(QE3),每個月印850億美元的鈔票,習近平當然有理由要求歐巴馬為中國擁有的3.2兆美元資產給個說法,這比鋪紅地毯、放禮炮和吃國宴重要多了。是不是?

丁. 「第三世界」包圍「第一世界」

習近平在與歐巴馬莊園會晤前先訪問了非洲國家和拉丁美洲國家,中國代表第三世界的姿態非常明確。作為世界最大的發展中國家,中國不可能因為「莊園外交」和「中美新型大國關係」而拋下第三世界的窮朋友,這是中國在國際外交上無可取代的和崇高的道德地位。

今天的中國是舉足輕重的,沒有中國參加的組織就不具有全球代表性,也發揮不出全球運作的功能,最簡單也最明顯的例子就是G7。

G7就是七個工業最發達的國家聚在一起商量如何支配全世界的經濟。
出於虛榮心,實力不濟的俄國雖然硬擠進去但是遭到冷落,G8不能發揮比G7更大的功能。
日本出於私心極力阻撓中國加入G8,中國其實根本不想加入,自然也不在乎是否是G8會員。但是G8因為沒有中國,G8的任何決議都變得沒有意義,在世界吃不開。今天的G8已經無足輕重,其地位完全被G20取代。

中國在世界經濟的地位和美國相近,拉動世界經濟的能量甚至超過美國,這是因為中國的經濟絕大部分是實體經濟有別於第一世界的國家,它們經濟的主要構成部分是虛浮的服務業。美國不得不面對現實,美國帶領第一世界面對的壓力是巨大和承受不起的。

(七)結論

1.從安納柏格莊園會談的安排與格局觀察,所謂「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就是從過去的「美國一家說了算」進展到「美國與中國遇到大事要互相先商量」,會不會達成共識是另外一回事。這是一個巨大的進步,也是主導世界戰略格局的新模式。

2.中國在這場會談中過分誠實,把什麼“堅持和平發展,十年內經濟會超過美國”之類的心底話都合盤托出,有這個必要嗎?
美國何等聰明伶俐,立刻打蛇隨棍上,口稱“美國歡迎中國的和平崛起,但是中國在崛起的過程中必須承擔更多的責任”。
看到沒有?你不是不想打仗嗎?「承擔更多的責任」很可能就是交「崛起費」,沒完沒了的訛詐直到無法得逞,這就是國際政治。

3.歐巴馬面對的情況有點像當年的尼克森但是情況遠比尼克森時期糟糕。
1972年,尼克森面對的是美國無法避免輸掉越南戰爭,向中國尋求“體面的”退出;
2013年,歐巴馬面對的是美國無法避免失去世界老大的地位,向中國尋求“體面的”下台,先退為「兩個超強商量辦事」,然後伺機走下一步。

4.無論尼克森還是歐巴馬,情勢發展到這個地步都是不可挽回的。
「巴黎和談」不過是外交的走過場,季辛吉領了諾貝爾和平獎,黎德壽拒絕去領獎,事實告訴我們黎德壽有先見之明。
「莊園外交」也是外交的走過場,「兩超共治」是不可能的,因為中國沒有這個意願、美國沒這個能量。如果中美無戰事,那麼必將導致一個多極世界,一個由許多區域強權所構成的世界新秩序。

5.所有中國的熱點,中亞、西藏、台灣、朝鮮半島、釣魚島美國都處於劣勢,只有南海例外。強大的美國海軍在南海地區處於優勢,但是這個優勢是脆弱的和短暫的,美國下手要趁早。

6.日本在這次中美莊園外交中表現特別失常,先派出外交官對美國發出照會申述日本對釣魚島的要求,然後四處放話強調日本與美國的同盟關係,處處顯露沒有自信。
安倍晉三在2013年06月09日的發言尤其丟臉,他在日本放送協會的節目中強調,在考慮中美關係時,不能忘記日美是緊密的同盟關係,美國第七艦隊的基地就在日本,基地不可能搬到上海去。所以日本要強化日美同盟關係,推進自己的外交。
安倍首相腦袋糊塗了。美國第七艦隊是以佔領軍的身分駐紮在橫須賀基地,美軍在佔領區有自己的銀行、警察、超市、郵局....等等,所有的系統都和美國國內統一(譬如郵政區號),在橫須賀形成國中之國。日本首相居然把美軍的日本佔領區當作光榮的同盟關係,自尊心和自豪感到那裏去了?

7.戰略選擇下中美的全球遊戲是走向共贏還是零和?
中國與美國建立了一個非熱戰也非冷戰的競爭關係,這到底是走向共贏還是零和?
YST認為從貿易賺錢的觀點來看,中美也許可以共贏;但是從政治博弈的觀點來看,國際勢力範圍的劃分則是一種不折不扣、徹頭徹尾、非常典型的零和的遊戲。
中國看重的是前者(悶聲發大財),美國看重的是後者(全球霸主和資源壟斷)。

8.戰略選擇下中美走向截然不同的不歸路:
中國民生工業領先世界,軍事工業強調獨立自主、刻苦研發與土洋結合;
美國軍事工業領先世界,民生工業在利潤掛帥的全球化下逐漸空洞化。

9.戰略選擇下形成的世界格局:
中國的民生產品深入全球每個角落構成無形的經濟網絡;
美國的高精尖武器暢銷全球形成非常具體的政治同盟。
在中美的激烈競爭下,全球的趨勢是:「經濟靠中國但政治靠美國」,這一點在中國的周邊國家中尤其明顯。

10.戰略選擇下中美決戰的前景:
用航空母艦、核子潛艇、隱形戰機與偵察衛星開道,全世界都清楚看到美國高姿態「重返亞太」的戰略牌;
很少人看到中國低姿態、毫不起眼、幾乎是靜悄悄的「第三世界」戰略牌。
其實後者的威力遠大於前者,武器支撐的政治同盟肯定在無形的經濟網絡中慢慢地瓦解。
YST今天非常明確地預測美國在這場全球經濟的市場爭奪戰和全球勢力範圍的劃分戰中必定成為雙料失敗者。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1) :
21樓. 滚滚长江东逝水
2013/11/06 15:23

大陆早就对国民党的一些人物有了更客观的评价!

大陆有过那种媒体天天宣传台湾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时候,但那是十多、二十年前的事情了。

张灵甫这个人物似乎一直评价就还挺正面,不知道为什么会让人认为共党在大陆抹黑,我朋友的爸是部队里的,即便是他和我说起张灵甫也是兴奋异常,说这个人好厉害好果决,记得前两年都还有专门拍摄张灵甫的电视剧,还有很有名气大《我的团长我都团》是说国军入缅远征军的故事,这些都是说国军的英雄的,再者孙中山先生在大陆的地位很高,在南京有中山陵,国庆大阅兵的时候和毛邓几个领袖一样有大幅画像,大陆学生的历史教科书上也都要学习孙中山,但是我看了看台湾媒体对09年大阅兵的节目,刻意剪掉其中关于孙中山的画面。在我看来台湾媒体还沉浸在冷战之前那种意识形态对抗中,鸵鸟心态而不去了解真实情况,一味的贬低,甚至看到很多就是纯粹的胡说八道,特别像台湾的关于军事和国际政治节目是最典型的,如yst所说做“政治正确”的事情。

20樓. 滚滚长江东逝水
2013/11/05 02:46

这篇文章可以配下图。呵呵!不知道下面图有没有让人想起雅尔塔会议。

中美会议

中美会议

19樓. 滚滚长江东逝水
2013/11/05 02:40

yst你好!我是大陆的军迷,yst在大陆军坛上有些名气,看过你的文章所以来到这。

18樓. gore
2013/07/10 10:06
中國憂患不在外敵而在內部極權
以下轉貼文章給YST和所有沉迷於國家崇拜的極端民族主義者瞧瞧
---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國內不少人流行用“文化決定論”來解釋國家崇拜所造成的嚴重負面效應,否定“國家本性惡”的深層脈動。慣常的推理是,西方文化崇尚進攻,而中國人由于文化因素,“自古愛好和平”,不搞侵略,不欺負弱小民族。其實,這一流行論調在偽造歷史。唐朝早期,中國曾嘗試建立全局性的軍事帝國,帝國擴張之初就滋生了程咬金、薛仁貴們對西北游牧民族的種族滅絕,數十年后安史之亂造成全國減少三分之一,與此類行徑不無因果關聯。明朝對邊疆民族的欺凌和屠殺似乎一直潛藏在水下,但李成梁軍隊屠滅努爾哈赤滿門的故事卻無法遮掩,它引發了滿族在關外和入關后對漢人的瘋狂殺戮、報復,釀成中國歷史上最大的醜聞之一。一個奴役其他民族的民族,本身是不幸的。
網絡間對解放軍屠滅越南游擊戰村莊的傳說的津津樂道,2012年反日游行中波譎雲詭、四處彌漫的打砸搶燒,都直接印證著強權崇拜的極端愚昧和醜陋。故大國崛起背后,國家主義的喧囂將之帶往危險的軍國主義走向。在恐怖的核平衡時代,軍國主義只有局部施展空間,但在其最終被內外合力掐滅前,卻可能會給本國和周邊各民族釀成不小的災禍。對中國而言,若逆道而行,軍國主義的可操作路徑,無非是和俄羅斯、伊朗、北朝鮮這樣的國度合作,與歐美玩爭霸游戲,而后避實擊虛,主要對弱國、弱小民族實施暴力欺凌,顯示所謂的大國威儀和民族榮耀。對此,民間社會應保持高度警覺,我們有責任為了人類的長期和平,預防軍國主義在中國興起。充分發揮自由民主主義的道德力量,將促成一代風俗之變,熏陶出普遍的崇尚自由、棄絕野性、鄙視奴役的高尚心靈。最終靠確保法治和人權的憲政民主制度,徹底制衡潛藏的國家主義獸性和軍國衝動。
17樓. 五次郎
2013/07/08 22:21

如果真的如市長所言,台灣連你這樣的言論都容不下,台灣的愚民政策也夠可以的了。

雖然我對於市長對於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階段的看法不同意,但是對於市長分析當前國際局勢以及對中國當前領導人的看法判斷還是很贊同的。

無論如何,通過中共的努力推動,現在兩岸的隔閡界限還是逐漸在消融的,這個過程是全面齊頭並進的,具體共產黨用什麼政策來解決台灣問題,還要到解決之後才能夠看出來。

共產黨解決問題,一般是定一個大原則(和/武),然後就開始摸著石頭過河,不放過一切突發的機會加以利用。這個和動物捕獵是異曲同工的,美國也是這麼處理事情的。

16樓. 王_珣至
2013/06/27 21:12

1.中國共產黨對於張靈甫將軍的評價,近年來已趨於客觀。2005年,抗戰勝利60週年之際,張靈甫的長子張居禮先生從中國國務院獲得了一枚頒發給張將軍的抗日勳章。反觀2009年張靈甫遺孀王玉齡女士向中華民國政府申請補發勳章,卻遭到一連串的刁難與嘲諷。

2.拋開中共官方對張將軍的評價不講,大陸民間對於張將軍以及其他在近百年來,中國處於積弱不振,飽受外敵欺凌之際,挺身而出執干戈衛社稷的熱血青年,從不吝於肯定並給予正面評價。

3.大陸近年來的變化與進步是島內很多人無法想像與不願面對的,儘管還有很多不足,但我相信最後一定能步上坦途,迎接中華民族的光榮復興,

15樓. ST60
2013/06/27 05:17
Y市長的這篇文章寫的非常好﹐鼓掌!
14樓. morning1010
2013/06/27 00:48
太錯亂了

像忠烈祠中排名第一的 張靈甫將軍

共產黨政權 是如何看待他呢  評價不是很好

還在他殉國的地方  立下  擊斃.......紀念碑

萬一台灣真的被統一了  大陸人如何看待忠烈祠的先烈的牌位

太錯亂了 

13樓. YX_WH
2013/06/26 17:25

当年毛泽东和尼克松会面的时候,就号称是“谈哲学”,具体事务留给其他人去啦。这回看样子也是在谈哲学。不过有些日本人(比如这个假洋鬼子 http://zasshi.news.yahoo.co.jp/article?a=20130613-00010000-wedge-cn&p=1)似乎理解不了谈哲学的作用,没办法,谁叫日本历史上没出过什么大哲学家。


12樓. 王_珣至
2013/06/26 16:04

1.來這個地方看文章並留言的網友們,其職業背景是什麼......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不過我不會亂猜,更不會偏頗地,惡意中傷地亂猜。

2.台灣過去優越的經濟等各項發展,都離不開這些退休的軍公教人員。後來由老百姓們神聖一票選出來的歷代政府不爭氣,搞的經濟環境每下愈況。現在人們不思振作,反而回頭去清算退休軍公教人員,真不知道這算哪門子出息......

3.摩零一零一零老兄言必稱中華民國,對國旗國歌甚是看重,看得出對中華民國感情極深,這點令小弟萬分佩服。不過孫文先生當年創立中華民國時,所謀求者好像是全體中國人民的幸福。而目前供奉在台北忠烈祠裡面,當年拋頭顱灑熱血的先賢先烈們,所追求者好像是中國的富裕與強盛。這些......摩先生大概不曉得吧......

4.所謂在台灣的歷史教科書早已改的面目全非,前後矛盾加不知所云了。就好像完全不談日本殖民台灣時期屠殺了將近30萬台灣人,而大肆宣揚的二二八事變,只著重於外省人對台灣人的鎮壓,卻忽略了台灣人對外省人殺戮。現在的年輕人口口聲聲說中國大陸是外來政權,中國大陸同日本一樣是殖民者,卻無視於自己就是口中殖民者的後代,無知的現象令人發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