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李遠哲的諾貝爾獎
2006/07/01 17:27
瀏覽4,322
迴響0
推薦13
引用0

最近大家又談到李遠哲的政治動態,所得到的結論幾乎一致,那就是李遠哲的政治生涯是失敗的。結論雖然一致,但是觀察的角度各有不同,分析出來的原因自然也不一樣。我就來談一點個人的觀察。由於篇幅的關係,我把對李遠哲的敘述分為兩個部分,第一個部分談李遠哲的諾貝爾獎,第二個部分談李遠哲的政治生涯。

 

我們承認李遠哲是一個傑出的化學家,但是除了化學,他實在什麼都不懂。問題是,李遠哲自己不知道他除了化學其他什麼都不懂,他是一個沒有自知之明的人,他以為自己什麼都行。李遠哲之所以能夠從政,是因為他是第一個拿諾貝爾獎的台灣人。既然如此,那麼我就從他的諾貝爾獎說起,順便也談一點學術間的小故事。

 

台灣人有一個錯誤的看法,就是以為諾貝爾獎代表一個學者至高無上的學術成就;更大的錯誤是,這個至高無上的學術成就代表絕世的聰明,而這個絕世的聰明就保証從政為官的成功。沒有比這個更離譜的錯誤了!事實上,人的精力有限,某一方面的天才正是其他方面的蠢才。

 

認真說來,諾貝爾獎的頒發是非常有爭議性的。「和平獎」就根本不用說了,絕大部分是西方國家政治攻勢的一部分;「文學獎」也存有很大的偏見甚至政治目的;即使是「科學獎」不但帶有很大的運氣成分,有時候更帶有很多政治成分在裏面,包括偏見和歧視。學術上高低優劣的價值評判本來就缺乏絕對客觀的標準,評估人士本身的觀察能力也有限,所以有些偉大的貢獻在當時並沒有被認識到,許多得獎的論文並不是該領域的最佳作品。最顯著的例子就是愛因斯坦獲得諾貝爾獎並不是因為他的「相對論」而是「光電效應」。

 

文人相輕,拉幫結派,彼此排擠,古今中外都一樣。學術上既然沒有絕對客觀的標準,學派之分和遊說工作就非常影響評判的決定了。那個領域沒有「學霸」,爭奪獎牌是名利追逐的重要手段,無心的忽略固然難免,但是大量有意的歧視和扭曲也是有跡可尋的。科學家在名聲(fame)上的爭奪錙銖必究,一點也不輸商場上的商人。所以大家不要把諾貝爾獎看成是天大的成就,更不可看成是學術貢獻唯一的或最終的衡量標準。YST就說一點與中國人有關的諾貝爾頒獎的事情,而且刻意避開一些負面的討論。

 

根據正式的紀錄,到目前為止只有兩個中國人獲得諾貝爾獎,那就是楊振寧與李政道。其他的華裔科學家在獲得諾貝爾獎的時候都已經是美國人了。楊振寧與李政道不但是最早獲得諾貝爾獎的中國人(包括華裔),而且他們二人在科學上的貢獻和在科學史上的地位是全球科學家中很少人能相提並論的。雖然都是諾貝爾獎獲得者,李遠哲的學術成就和楊振寧與李政道根本不在一個階層。

 

楊振寧與李政道所提出的「宇稱不守恆理論」在科學上的貢獻是劃時代的,在哲學上具有特殊地位。他們在一九五六年發表了這個理論,但是找不到合適的人有能力做實驗証明。當時另一位著名的物理學家吳健雄瞭解到這個理論的重要性,臨時取消了赴瑞士的科學會議,留下來設計這項實驗,結果証實了「宇稱不守恆理論」。「宇稱不守恆理論」被實驗証明,成為物理上的經典理論,立即震動了當時的物理界。第二年(1957)楊振寧與李政道就獲得了瑞典頒發的諾貝爾物理獎,速度之快,在諾貝爾頒獎歷史上是非常罕見的。

 

但是爭論立即就來了,楊振寧與李政道得獎固然沒有話說,但是美國科學界認為一九五七年的諾貝爾物理獎居然沒有同時頒發給吳健雄,對她相當不公平。當年諾貝爾物理獎的評審委員會在這件事的決定上,受到全世界科學家的激烈批評,被認為是亂搞,吳健雄毫無疑問應該與李政道、楊振寧並列諾貝爾物理獎。

 

但是諾貝爾獎已經給出去了,無法改變。吳健雄當時已是聞名的、很有成就的物理學家,為了安慰吳健雄,美國國家科學院立即在第二年把她評為院士。要知道,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的評定是非常謹慎的,基本上嚴格遵守學術成就的高低作為評選標準。吳健雄在1958年成為第一位華裔的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第二位是數學家陳省身(1961),以後依次為,林家翹(1962),李政道(1964),楊振寧(1965)等等。

 

正是由於吳健雄不合理的沒有獲得諾貝爾物理獎,引起了激烈的爭議,使得後來的李遠哲受益,獲得了諾貝爾化學獎。根據美國波士頓學院教授,世界著名量子化學家潘毓剛接受記者採訪時的敘述,1986年的諾貝爾化學獎本來只打算頒發給該理論的創作者,並不包括驗証該理論的李遠哲。後來紐約州立大學水牛城分校的教授向諾貝爾獎委員會據理力爭,終於把李遠哲這個做驗証實驗的華人加入了獲獎者的名單。所以說,大家別把諾貝爾獎太當一回事,它沒有那麼神聖,諾貝爾科學獎也是可以關說的。

 

諾貝爾獎是科學界的大事,但是,它是全球事務上的小事。就好像最近數學界宣佈,一百零二年沒有解決的「龐加萊猜想」(Poincare conjecture)被完全証明出來。這是數學上的頭等大事,但是,是世界上的芝麻小事。我們必須清楚認識這一點,才有資格決定政治格局,才有足夠的心胸談論世界大事。大陸絕不會因為曹懷東與朱熹平解決了這個百年的數學難題而神化他們,不論這兩位數學家在世界上能獲得什麼樣的榮譽和獎狀,大陸也不可能請他們做總理或部長。開什麼玩笑?連鄉長都不會給他們。

 

就是因為台灣是個小島,難得出一個人物,大家就把諾貝爾獎看成天般大,問題自然就出來了。尤其是一個本土台灣人獲得諾貝爾獎,那就更不得了啦,代表本土台灣人出頭天,台灣人有了一位絕世天才,快請他出來做官,解決我們台灣所有國際與民生的問題。不是開玩笑,陳水扁還真的再三恭請李遠哲出馬擔任行政院長,這是只有小國寡民才會產生的愚昧行為。結果這個“絕世天才”連救災這麼簡單的工作都做不好,遠不如慈濟的尼姑。

 

神化個人、迷信學業成績與學術成就,這才是台灣的悲哀。台灣人根本不知道如何選擇真正能為他們服務的人。歷史上,台灣人的悲哀大多是自找的,天天掛在口上所謂的“悲情”並不值得同情。李遠哲給台灣帶來的災難就是最好的例子。六年的經濟下滑和政局動盪,還有「教改」造成的看不見的傷害,這麼大的災難能不說是台灣人自找的嗎?

 

關於李遠哲的諾貝爾獎,我們就敘述到這裏。下一篇,我們要敘述的,是李遠哲的政治生涯。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人物
自訂分類:不分類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