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漫談新加坡(三):親美反中的新加坡
2007/06/23 14:00
瀏覽10,655
迴響2
推薦6
引用0

在上一篇我們用四點特徵來描述新加坡的外交,第一點就是「反共」。這是李光耀開始發跡的當家本領,也是新加坡的外交重點,所以是我們首先介紹的。我們敘述李光耀如何利用共產黨趕走英國殖民者,如何在“天下底定”時力主“加入”馬來西亞,然後李光耀借東姑拉曼的武力一舉消滅了所有他的左派對手林清祥等三百多人而成為獨裁者。我們必須瞭解這一段影響華人非常深遠的歷史,也必須揭露這段極為關鍵但是在新加坡被列為禁忌的建國歷史。

 

自此以後,李光耀大權獨攬,開始大力建設我們今天熟知的新加坡。

 

李光耀選擇反共的政治路途最重要的原因是五0年代的美國國力如日中天,這段期間美國的生產力幾乎是全世界的一半,美國不但是全世界最強大的力量,而且是主宰性的世界力量(dominant world power)。像新加坡這種被回教國家包圍和敵視的彈丸小國如果不抱美國大腿會活得非常辛苦。

 

中國雖然在韓戰中打敗美國,但是全靠陸軍,並不具有長程作戰的力量。也就是說,理論上如果美國出面干預,中國的力量頂多能夠離開國境三百至五百公里,無法到達新加坡。所以香蕉當家的新加坡採取「親美反中」的路線是非常自然的。是的,「親美反中」是新加坡外交的第二個重點,也是我們今天討論的題目。

 

新加坡是一個以華人為主的國家,而且是亞洲國家。李光耀雖然借馬來人的手清洗了左派華人領袖而得到大權獨攬,但是心中老是有一個揮之不去的巨大陰影,那就是毛澤東。李光耀是標準的香蕉,既然選擇了西化的路,自然就是跟高唱「東風壓倒西風」的毛澤東為敵,也就是跟整個中國為敵,他內心的恐懼是可想而知的。這就更加深了李光耀緊抱美國大腿的決心。

 

李光耀選擇美國是有道理的,因為說實話,當時中國的底子太差,朝鮮戰爭中國幾乎是傾全國之力才在三十八度線頂住老美領導的聯合國軍。事實上,無論是經濟還是科技,50年代和六0年代的西風是蓋過東風的。尤其西方國家的生活水平比中國高太多了,李光耀嫌貧愛富不足為奇。

 

李光耀懼怕中國也是有道理的。毛澤東的紅色中國窮固然窮但是有一股「氣」,這股「氣」具有相當的威懾力。尤其韓戰過後,中國有七、八百萬驕兵悍將,鄰近小國沒有一個不怕的。1954年中國總理周恩來出席萬隆會議的時候,泰國總理見了周恩來非常害怕因為泰國是出兵朝鮮半島的十六個國家之一,泰國非常害怕中國報復。泰國緊鄰中國,泰國總理知道中國只要出動陸軍可以輕易滅了泰國,美國這個遠水是救不了近火的。當周恩來清楚對他說明中國的外交政策確實履行「和平共處五原則」的時候,泰國總理都哭了。我不知泰國總理的眼淚是感動還是感謝,也許二者都有。

 

YST 沒有萬隆會議的照片,但是有一張周恩來在1954年參加日內瓦會議非常有名的一張照片。周恩來風度翩翩、從容不迫、堅定自信的神色震懾全場,剛剛結束韓戰的中國聲勢如日中天,氣得美國國務卿杜勒斯拒絕跟周恩來握手。這是轟動國際外交的一件大事情。我認為日內瓦會議是周恩來外交生涯的最高峰,也許只有197年尼克森的訪問大陸可以相比。

 

1954年日內瓦會議,這是周恩來第一次亮相國際舞台。

 

你們不要笑,泰國總理的恐懼是真實的,泰國主動用兵威脅中國在先,中國對泰國用兵已有正當理由。1954年的中國要滅掉泰國當吃白菜。幸虧中國是真正有儒家思想的大國,講仁義,重信諾,沒有西方國家和帝國主義者的口蜜腹劍和功利思維。五0年代看似一窮二白的中國其實具有巨大的戰爭潛力,如果中國是帝國主義者,1954年的中國可以輕易席捲東南亞。

 

舉個例子,1954年3月發生在越南著名的「奠邊府之役」並不是武元甲指揮的。武元甲根本沒有指揮大部隊進攻作戰的能力。尤其武元甲不懂炮兵作戰,而「奠邊府之役」最成功的戰術就是炮兵在開戰最初幾小時的重點轟擊與戰役後期用炮火阻斷法軍的外來援助。這種巧妙的軍事設計和戰場運用絕不是武元甲的簡單頭腦想得出的。

 

這場消滅法國兩萬精銳部隊的漂亮殲滅戰是中共大將陳賡一手策劃和一手指揮的。「奠邊府之役」越南軍隊所用的兩百多門重炮也都是中共製造和贈送的,我懷疑連炮兵的重要操作士兵和觀測軍官都是中國的解放軍,因為計算彈著點和修正炮火參數不是那麼簡單,越南人根本沒有這個經驗和能力。

 

陳賡,湖南湘鄉人,將門出生,黃埔軍校第一期,做過孫中山的侍衛,1925年東征時救過蔣介石的命,次年加入共產黨離開蔣介石,是中共出了名的聰明、機智、靈活、與勇敢的將領。陳賡後來最終升到大將,地位在上將之上,元帥之下。陳賡指揮奠邊府之役的時候令武元甲在旁邊見習,陳賡是把著手教導武元甲如何打仗的老師。50年代的越南人根本沒有什麼作戰能力,而守衛奠邊府的兩萬法軍是一隻久經陣戰的精銳之師,武元甲的部隊完全不是對手。越南軍隊是中共一手訓練成長的,直到現在越軍也只會打游擊戰,還沒有學會、也沒有打過大規模的攻堅戰。

 

奠邊府這場仗打完後陳賡回國報告,陳賡對毛澤東說:「給我五十萬部隊,我把整個中南半島拿下來給主席」。這話不是隨便說的。

 

李光耀是因為有泰國在前面頂著才下定決心做美國的狗,其實他心裏並不踏實。李光耀這一生最擔心的就是中國的崛起。

 

不論你是國內人士或是海外華僑,新加坡的政治發展都是一場非常發人深省的教育課。它告訴我們不管你居住在那裏,所有華人的根都在中國大陸,華人的榮辱和中國大陸的興衰緊密地連在一起。在馬來半島緊張的政治鬥爭期間中國大陸發生「大躍進」、「三年自然災害」、「文化大革命」等不幸的事件,幫了李光耀大忙。大陸一連串的天災人禍,尤其是人禍(錯誤政策)弱化了中國,也弱化了海外傳統華人的地位,造成西化華人(香蕉)的可乘之機和加速新加坡西化的決心。

 

新加坡「親美反中」的外交政策並不是臆測,也不是推論,而是具體的事實和李光耀自己說的話。

 

 

新加坡「親美」的外交政策是表現在駐軍上。新加坡的樟宜海空軍基地是美軍在東南亞重要的軍事基地,這是新加坡親美外交政策最具體的表現。

 

有趣的是,在美軍失去菲律賓的基地後,新加坡立刻主動提出美軍可以進駐新加坡得到所有需要的補給。你們不要笑,這「主動」與「被動」是有很大區別的。想想看,邀請外國軍隊進駐是何等大事,這是國家主權的自動放棄,就像女人引狼入室,自動獻身一樣,這跟被迫慰安有基本性質的不同。記得嗎?李敖在立法院高聲對國防部長李傑說「我們台灣是美國的狗」,李傑當時非常尷尬,一再否認是狗,頗有中國人的羞恥之心和不得已之苦。其實新加坡較之台灣更是一條對美國忠心耿耿的狗,牠不是美國土狗,也不是美國收養的狗,是一條主動投奔美國主子的流浪狗。有趣的是,投奔美國主子的牠不但毫無愧色,並且歡天喜地、得意洋洋、驕其四鄰。西化華人與傳統華人不同之處就在這裏。

 

至於「反中」則是李光耀親口說出,也記載在他的回憶錄上。李光耀說:「新加坡要做最後一個與中國建交的國家,因為新加坡不能讓別國想成是中國勢力在東南亞擴張的橋頭堡」。

 

咦,奇怪了,新加坡怎麼不怕別國想成是美國勢力在東南亞擴張的橋頭堡

 

呵呵呵!李光耀的話說得再清楚也不過了,新加坡不是中國的朋友,新加坡要和中國劃清界線。李光耀說到做到,新加坡的確是在東盟九個國家都和中國建交以後最後一個與中國建交的。新加坡「反中」的政策不容否認。

 

還看不清楚嗎?這就是新加坡身處強鄰的外交之道:主動獻身,擁抱最粗的大腿,吃香喝辣就是新加坡最高也是唯一的目標。新加坡做狗活得心安理得又理直氣壯,並且瞧不起比她窮的國家和人民,譬如中國和中國人。

 

新加坡親美的外交政策立刻獲得豐厚的報酬,那就是越戰帶來的巨大商機。新加坡是一九六五年獨立的,越南戰爭已經打響並且開始擴大,新加坡立刻成為美軍戰爭物質的重要供應地。這場仗打了至少十年,在一九六九年達到最高峰,超過五十萬美軍在越南作戰,戰爭需要龐大的物質供應,新加坡這個彈丸之地立刻發了大財,經濟就這樣“起飛”了。

 

在西化華人李光耀的帶領下,這些新加坡精英人士是沒有民族和文化歸屬的,只認錢。如此經過兩代人的薰陶,新加坡人變得唯利是圖,也變得非常勢利。西化華人經營新加坡就像經營一個公司一樣,純粹以營利為目的,新加坡人很自然地喪失民族文化與 identity,成為經濟動物。發了財的新加坡人變得非常勢利是必然的。

 

新加坡人的勢利表現得最明顯的就是對中國大陸人民的歧視。歧視的原因很簡單,因為新加坡人認為中國大陸人窮,而且又土,不會說英語。2002年新加坡爆發了集體辱華事件,幾名中國大陸女子羽毛球運動員在一家商店購物時遭到店主的粗魯對待和下流辱罵。新加坡人對待西方顧客一向是奉行「顧客永遠是對的」,但是這個教條在中國人身上就不適用了。這個辱華事件上了國際新聞我是記得的,店主罵這些女運動員是“中國雞”、“臭婆娘”...等等粗話,並且反咬這些羽毛球運動員誹謗,揚言要請律師控告她們。店主十足一個痞子和勢利小人,我不相信這個店主敢對白人顧客如此囂張和蠻橫。

 

中國大陸女子羽毛球運動員在新加坡受辱並不是一個單獨事件。新加坡發生好幾次詐騙勞工血汗錢的事件,受害者也都是中國大陸的勞工。更可惡的是號稱服務品質世界第一的新加坡航空公司同樣對中國大陸人作政策性的歧視。「新航」在旅遊簽証的申請表格上有明文規定區別對待中國人,確切的說,凡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的人,「新航」要求提交特別繁複的文件。更不可思議的是,2002年有幾位廣東深圳的律師前往馬爾代夫旅遊,在香港登機前新航職員要求中國旅客交出護照由新航保管,否則不准登機,而旁邊的美國人、韓國人等均無此要求。因為受辱者是律師,這一下事情就鬧大了,變成國際醜聞。

 

中國人對新加坡最大的錯誤就是把新加坡當成一個華人的國家而處處對它懷有特殊感情,這個錯誤是非常嚴重的。我們看得很清楚,已經完全西化的新加坡人都是香蕉,這些香蕉對中國人不但沒有一點點同胞感情而且是帶有嚴重歧視的。從新加坡政府的外交政策到新加坡普通公民對待中國人的態度都帶有明顯的敵意和歧視。

 

也許新加坡人對上面所說的敵意和歧視行為還想掩飾和辯護,沒有關係,真正讓中國人看清新加坡的真面目是2003年在中國爆發的SARS事件。SARS在中國被稱為「非典型肺炎」,簡稱「非典」。新加坡對中國的敵視在「非典事件」中暴露無遺,新加坡總理吳作棟的表現比台灣的台獨政府還差。吳作棟不但沒有法國人那種人類同舟共濟的高貴情操(其實新加坡自己也有SARS病例),甚至還對中國落井下石,是人類品格最壞的示範。這些西化華人(香蕉)心腸惡毒,中國人切不可等閒視之,也絕不能忘記,必須小心提防。

 

YST 準備把2003年5月寫的幾篇有關新加坡和SARS的文章分別張貼出來給網友們看。這些文章在四年前關棧時都從【天下】消失了。雖然是四年前的文章,它們在今天一樣適用,YST 把它們整理出來作為「漫談新加坡」這個系列的部分討論。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國際
自訂分類:不分類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 :
2樓.
2007/06/23 17:02
:

YST是良知的药石,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新加坡人该自省了.

1樓.
2007/06/23 17:00
:
YST的笔是利矛,捅透小人盔甲直取深藏其体内的卑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