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2011年】七月,救贖
2011/07/23 00:07
瀏覽293
迴響0
推薦25
引用0

    七月,颱風散去!空氣又回到了黏稠的味道。

    夜,無法入眠。

 

 

    文字,總是這般隱藏著殺機和殘忍。現實與幻覺的交織隨入思想的大段哀傷,我仿佛沉入那陰暗的深海底,在很深的海底聲音都會被淹沒;在很深的海底我再也感覺不到自己的體溫;在很深的海底我想漫漫地沉淪;在很深的海底流著和海水一樣鹹鹹的淚。

    那一夜海風來襲,我依然提著漁火的燈籠一個人看潮起潮落想記憶中的人然後傻傻地笑。那一夜的海其實睡得很安詳。

    獨自守望的時光,我等不到妳歸來,我便等記憶的空白,等待有人把我救贖,然後妳消失在海角天涯。

 

    似乎沒有想到什麼文字可以來描繪此時此刻的心情。我還神遊在軀體之外。

    走在陽光反撲的街道上,赤裸的,明目張膽的在陽光下暴曬。

 

    忽然強烈地想要有誰來收容我莫大的慌張和孤單。很多的時候,我只是需要有一個人陪著,哪怕我們對白的戲份不夠重,彼此言語上的平泛與安靜,但已足以讓我覺得安全。

 

    曾幾何時,我把我們的愛情當作信仰一般信奉著,卻無端被妳推進一輩子的輪回。於是,我將等待替換成了信仰,等妳;等愛,抑或等著其它。

 

    傾一城,戀一人。一城不惜,一人難求。

    時光過去了,就成了一個個深深的印記。

 

 

    跌跌撞撞,不記得這場對於信仰的等待,我走過了多少苦楚,搖曳著空靈的身體,我看著現實生活裏殘酷的一面。攤開手心卻握住了孤孤單單空空落落的塵埃,沒有雲彩,僅是那一抹爬上眉頭的愁雲。

 

    瘋狂地找尋著那些足以架空我靈魂的音樂,救贖我這些倔強病欲的文字。

    我終於還是可以微笑著轉過身默數內心的荒蕪。亦於此,我終究還是有一個地方可以以一種舒展的姿態活在當下。

 

    好吧!我行使保持沉默的權力。二心的聽著音樂寫著文字!

    再見!七月。

    這個七月,我累了。

 

憶卿迢迢隔天涯

綺夢乍醒空飲恨

腸斷情傷誰堪訴

夜長裘寒誰與共

 

 

這一場我獨行的等待

在所有的細節裏潛滋暗長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月『歷』
上一則: 【2011年】八月,我老了
下一則: 【2011年】告別六月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