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2010年】八月雨,胡思亂寫
2010/09/20 21:09
瀏覽361
迴響0
推薦15
引用0

  八月如預期的雨下了一整個月,帶著傷痛傾盆而下。八月,天空灰濛濛的,有時像墜滿了鉛塊沉得幾乎撐不住馬上就要開裂一樣,那將會是怎樣的一個血盆大口。陽臺上的盆栽在狂風暴雨中搖曳,白茫茫的,對面的樓房小屋街道都在一層白濛濛的水氣中忽隱忽現,這一切都不是真的,真與不真之間只是一念之隔。對於一些事物我一向堅持固執。活著,生命是一條曲折向前的線,一個彎彎繞繞的過程,如黎明前的夢囈,似乎看到了一線透亮的白光,前進的過程充滿了不可預期的痛苦,當你決定向著夢想中的白光挺進之時,同時也看到潛伏在黑暗處的危險,那絲飄渺的忽隱忽現的光芒仿佛就是一場騙局,或者處處都是陷阱。每個夢都是孤獨的,即使想原原本本告訴願意傾聽的人,張嘴的瞬間卻發現夢原本就無跡可尋。

  老了,該承認老了,這一天終於來臨,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等,等到終於肯承認自己已經老了的一天反而失望,空留一身傷感,人、事、物,一切都如過眼雲煙。一生中不知會遇到多少人,留下印象的又有多少呢,點著一根煙,聽信樂團的《離歌》,一種歇斯底里的悲傷。

  天很濕悶,身上仿佛貼了一層黏膩膩的皮,有無數隻螞蟻在心尖上來回的爬來爬去,總是在懷疑自己的未來,嚮往一種與世無爭的自由自在,遠離權利,遠離沽名釣譽的生活,相對自由來講,那些都不是我所需求的,生不帶來,死不帶去,還比不上一瞬間的皺眉,如微風蕩起湖面的波光瀲影。

  腦子裡一片空白,瑣事一個個跳了出來,抓住,否則就再也看不見了,總有些抹不去的陰影。想她如漸落的餘暉,淡淡的,揮也揮不去,她對我竟如此之好。

  星空裡無數個遙遠而令人神往的世界,朦朧的粉紅色漸變成薄薄的一層灰色,每個人都有躁動、灰色的青春期,人與人之間永遠都有的距離,試探,觸摸,相擁,合為一體,轉身,背與背,冰冷的分手,長時間的淡淡的思念,我愛她,我們相逢在不可知的兩個世界的邊緣,碰到了,相愛之後然後分手,但我永忘不了她,碰撞的剎那,《失樂園》裡的

縱身跳如火海的殉情,不,我很自私,不可能放棄現實去追尋那不可知的愛情,我是如此的自私,懦弱,而又情欲旺盛,有時候厭倦了,就把自己關起來,躲在封閉的安寧的單一世界裡。死亡是逃避式的解脫,讓人羡慕又有些恐懼,畢竟還有各種各樣的誘惑能滿足人的欲望。愛情是一顆無法觸摸的流星,燦爛無比,不可存於世間,我時常會想起她,心痛,萬念俱灰,找一個無人認識的空間裡流淚,躺倒在地上,縮成一團。《阿飛正傳》裡有一個場景我非常喜歡,張國榮透過火車窗向外望去,其實我只看過一遍,情節已經記不太清了,只記住了他的眼神,他是個很淒涼的人,大鳥似的從空中躍了下來,走完一生,孤獨,幸福的感覺只是一種心理暗示,自欺其人罷了,一切不過是在作秀,自己騙自己,愛情也是,性,情欲。

  八月,八月,八月裡發生了一些事情,心態變得疲憊不堪,隨筆就是一種情緒的宣洩,隨意,張揚,仿佛灰藍色的天空裡舒展的雲彩。昨天下午,下了一場雨,劈裡啪啦,心情灰暗到了極點,因為種種不如人意且毫無價值,忽然覺得生活失去了味道,無法再去敷衍。

  藝術的實質在於玩味,精力充沛,感情飽滿,如蘇格拉底門前的懶散陽光,思考無處不在。顯然,功利性的寫作早已違背了這種精神,目的性過強就使本應無所依無所求的文字色彩過濃過重,失去了應有的失衡。心態的浮躁也只適合寫寫類似的隨筆等,無法進入小說的磁場。每篇優秀小說的背後都站著一個影子,作者獨自思考的影子,但他始終保持沉默,有時竟有一種穿透人生獨行幽徑的感傷。

  八月即將成為歷史,忽然感覺心裡空蕩蕩的,五臟六腑都不復存在,只剩下一個空殼。剩下的人生清晰得可以伸手觸摸,甚至能看見自己年老的樣子,目光憂鬱,孤傲、寡言,一事無成,然後背轉身,孤獨的死去,甚至我能看見自己死去的形象,恍如出現在每個夢裡的白光一樣,無處不在,沒有線條,不占空間,只是白茫茫的一片。從很小的時候我就想到過死,就象夜一樣空曠,任何思想,任何情緒都在無邊無際的空曠之中化為烏有,讓人恐懼而又無可奈何。

  八月雨下一整月,腦袋發霉的胡思亂寫。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月『歷』
上一則: 【2010年】九月的最後一場雨
下一則: 【2010年】七月,落幕?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