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Theodore 之書》(3)接觸者~誘拐-探訪-目擊..不可避免接觸的日子越來越近
2014/02/13 15:41
瀏覽412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這個情況每天都在發展..

你們離與地外生命體 不可避免的接觸的日子越來越近....

第十二節:被接觸者們

   

    你們也許會奇怪:為何一些人們被接觸,而另外一些人們卻不被接觸?以及是否人們能夠請求接觸。每一個(物理或非物理的)被接觸者都曾經做過靈魂上的承諾來被接觸。他們做出這個承諾並不僅僅是因為會給地球的計劃帶來益處,同時也會給他們自己的成長帶來益處。所以,這些接觸並不僅僅會為地球的進化服務,也會為這些被接觸者服務。

   

    很多這些接觸都是為了服務:意思是說,這些被接觸者已經同意了被接觸,以服務於地球的計劃。不過,比起服務的被履行,被接觸者自己能夠得到更多的利益。被 接觸者通過與地外生命體的接觸而得到進化,就算那些接觸是非物理上的接觸。被接觸者裸露在一個更高頻率的能量之下,這會提升他們的意識,經常會用來讓他們 覺醒於他們自己的星際人類和接管者身份和使命。這個覺醒會相應地在他們的個人生活以及生活態度上引起極大的改變。所以,他們並不僅僅在靈性上,並且在情感 上也由於這些接觸而進化了,有很多被接觸者們在短時間之內解決了困難的業力模式。被接觸者們已經同意去經受特別的經歷,來實現快速進化。這關係到他們個人 的業障。

   

    會有一些人因為他或她提出了接觸的要求,所以就會被接觸嗎?地外生命體能夠拾取到這樣的信號,但是他們並不總是一定會響應他們。只是在意識上有想要被接觸 的願望是不夠的,接觸還需要更多的東西;接觸必須要符合每一個所牽涉人員的靈性計劃。這意味著,接觸不僅必須要符合被接觸人的靈性計劃,而且還要符合地外 生命體的靈性計劃。如果沒有一個合適的地外生命個體的靈性計劃符合接觸的要求,那麼接觸就不會發生。換句話說,如果能夠在靈性上做出承諾,那麼接觸就會被 執行。

   

    地外生命體正前所未有地,大量和頻繁地接觸人類。最通常的類型——如我們所說過的——是通過夢境、星光旅行、直覺和情感這種潛意識的方式,以及靈媒的方 式。通過這些方式,地外生命體傳達他們的遠見——他們對地球的計劃。他們將畫面的不同片斷傳送給不同的人們,這取決於被接觸者在他們出生之前同意扮演什麼 樣的角色。你們能看到——儘管這看起來不可思議——你們每一個人,不僅僅是被接觸者們——都曾經做過前世的承諾,來在這些時期的重要戲劇之中扮演一個角 色。以前,人們總是會在被賦予肉體之前做出像這樣的選擇,但在這個時期,人們被明確的要求做出承諾:要為了這次的轉變。沒有一個人在這個計劃中是微不足道 的;每一個人都有份。所以,履行某一個人的那份使命就非常的重要。

   

    人們也會在物理上被地球外生命體所接觸。通常的方式是通過你們所稱的誘拐,在誘拐中人們被帶上宇宙飛船。另一種方式是通過上門探訪,在這種方式中,地外生 命體只是短暫的出現在一些人們的面前,通常是為了傳達一個訊息。第三種方式是通過探訪,在這種方式中,飛船或者有可能是其船員被短暫的目擊。這三種物理上 的接觸方式是為了三種不同的目的。下面讓我們逐一看一看。

   

    第十三節:誘拐

   

    誘拐是最有爭議的接觸方式。他們之所以被稱為誘拐是因為他們的經驗在你們看來是如此。不過,每一個曾經被誘拐過的人(他或她)都在靈魂層次上對此給與認可。所以,從一個更高的觀點來看,「誘拐」不是一個合適的詞語;「履行一個協議」或許要更加準確。雖說如此,我們還是會繼續使用這個詞語,因為你們已經對之習慣了。

   

    大多數的誘拐是為了推進地外生命體對地球生命以及人類的理解,還有是為了獲得基因材料以用在他們的工作上。誘拐從不會沒有目的的發生。其他兩種接觸形式也一樣。當UFO或者地外生命體顯露他們自己,或者允許他們自己被看見的時候,總是有原因的。

   

    如你們很多人所知道的那樣,一些誘拐是為了獲得DNA或者卵子,或是為了讓女性受孕。這是發生在你們人類和齊塔人之間的基因工程的一部分,齊塔人試圖挽救 他們的種族,並且確保人類種族得以保存——人類生物有可能通過核子浩劫而毀滅他們自己。他們保存你們的精子和卵細胞以及其他的基因材料,來確保你們能被再 創造——萬一在某個時候你們需要被覆制的時候。

   

    他們也利用他們自己的基因以及你們的基因來創造一個混血種族,用以幫助他們恢復他們已經失去的生殖和環境適應能力。如果你們能回憶一下,(前面我們提到)齊塔人毒害了他們的世界並且被迫適應地下的生活,在那裡他們失去了通過性來生殖的能力。他們需要在遺傳上回到過去的時間。他們找到你們是因為你們的基因是他們所丟失的基因。

   

    他們同時也在研究你們,因為如果他們通過基因工程而變得更像你們,那麼他們就需要理解你們的情感。從前,他們通過基因工程,清除了他們的情緒反應,因為他 們在那個時候曾經相信他們的情感導致了他們星球的毀滅。可是,這卻導致他們難以進化,因為在這個宇宙的這個區域內,類人型生物的成長在設計上要通過情感來 得以進化。他們這麼做的結果是根除了他們種族的進化手段。他們沒有意識到:他們未被抑制的知性發展,或者毋寧說是,與靈性發展不相符合的知性發展,才是真 正的禍根。

   

    你們可以說,齊塔人所犯的每一個錯誤,都是在缺少對靈性認識的情況下知性發展所帶來的惡果他們甚至在他們自己之間扮演上帝,然後他們發現他們勝任不了這 個工作。他們自從那以後已經學會了很多東西。所以,他們來帶給你們一個非常緊迫的信息:不要重犯我們所犯過的錯誤。他們將你們看成是不久之前的自己。他們 看到你們也許會做出他們曾經做過的選擇。他們強烈的希望你們不要那麼做。

   

    作為他們對你們研究的一部分,他們正在研究你們的腺體分泌,因為他們與你們種族的情感緊密相關(since they are tied to emotions in your species)。他們現在理解了身體和情感之間的關係,但情感是如何在人際關係上起作用的(how the emotions work inter-personally), 這對他們還很神秘,也是一個充滿不舒服的地方。他們對你們的情感感到非常的不舒服。因為深深嵌入他們內心的是一個評判:情感是原始未開化的以及具有破壞性 的。這些是他們作為一個種族將不得不克服的一些困難,如果他們想要重新獲得情感化所帶來的好處的話。

   

    齊塔人只不過是你們自己的影子——儘管是具有高度智慧的影子。對你們之中那些已經見過他們的人來說,這一點很清楚。他們高效能幹、不帶感情,以及沒有個性化。你們從與他們的見面中所能得到的好處是:對人類人口之差異性的賞識。見過他們之後,你們會發現更加容易去慶賀你們人類的差異。

   

    地外生命體們也在研究你們對地球以及它的生態所造成的破壞。通過某種測試,他們在評估這個破壞的嚴重程度。這對於理解這些破壞對未來所產生的影響,以及要 付出多大代價才能讓環境回覆到一個健康的狀態來說是必不可少的。並不是只有你們的科學家們才懷疑:這些破壞是否真的有那麼嚴重。實際上,地外生命體以及其 他引導你們星球的人們對此也不能同意。他們一些人認為你們注定將要花很多世紀來修復地球,而另外一些人卻確信地球的修復會比那快很多。但是有一點是肯定 的:下一個世紀(譯註:本文寫於上個世紀90年代)將要求人類、植物界和動物界都做出重大的適應調整。

   

    最嚴重的危險還沒有到來,因為其涉及到全球溫暖化以及地球的保護性臭氧層的減少。臭氧層中的洞——甚至現在就已經出現了——將不會縮小,而全球暖化也不會 減弱,除非你們徹底的減少你們的CFC(氯氟烴)的生產、在星球上重新植樹造林、以及停止使用化石燃料為止,不過,這些措施中的哪一個都不會那麼快地開 始,而能阻止這些狀況的進一步惡化。

   

    如果你們認為全球溫暖化將只是天氣晴朗和風和日麗的話,那麼請允許我們提醒你們:哪怕溫度上只有一點點的改變,也會劇烈的改變整個世界的氣候,沙漠會被洪 水所淹沒,糧倉之地會變得貧瘠荒蕪。你們知道這些會對世界經濟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嗎?因為你們的所作所為,這顆行星的表面將會在未來50年內產生深刻的變 化。並且,你們現在仍舊還在這個已經患病的星球上累積著更多的破壞。

   

    地外生命體們具備一些技術,能夠幫助你們中和/消除一些你們所傾倒進環境中的毒素。他們會給你們一些建議,關於什麼應該停止去做,以及什麼應該做得更多, 他們有清潔你們的水和食物的方法,並且他們還能夠向你們展示——不需要危險的化學製品或者消耗燃氣的交通工具,就可以生產出食物——的方法。他們將幫助你 們開發出一種清潔的能源。不過,你們將仍舊不得不與你們在地球上所製造出的東西生活在一起——如果你們還能夠的話,而這點是爭論所產生的地方(if you still can, which is where the debate comes in.譯註:此句似乎是指人類是否能夠與舊地球生活在一起還有爭論)。

人類的適應性是非常強的,但是適應本身可並不容易。如我們前面所說過的,適應一個異質的環境將是痛苦的(譯註:參見第一節第七小段), 而實質上這就是你們在二十一世紀所將要面對的。這些對於人類的下一個世代來說並不會變得更加容易一點,因為他們將還需要去適應。他們將不會一生下來就能適 應你們所創造的環境。很多今天的孩子們將沒有能力生小孩,因為在你們血液和水中的污染物質的積累,不育症將會廣泛的存在。在下一個十年間,人口會由於各種 原因而嚴重減少,倖存下來的人們將在生殖上有困難。這會將你們置身於一種類似於——齊塔人在幾千年前,當他們用核爆炸燬滅了他們的星球的時候,他們發現自 己所身處的——那種地步,就算沒有大規模的核爆炸,你們也已經把你們的星球污染到了一個臨界點/危機時刻了,而這會極大地降低你們作為一個種族的存活力。

   

    你們是否能意識到當前情況的危機性?你們肯定不能,否則你們會已經為之做點什麼了。這總是問題所在。齊塔人要麼是沒有意識到他們所處的情況有多危險,要麼 就是意識到時已太晚了。不過,那種糟糕的結果是不被允許發生在地球上的。也許是晚了,但是卻不會太晚。在這裡幫助地球的那些人們會看到,地球和人類將會倖 免於難,或者至少在某種程度上被保存下來。

   

    所以,你們中的那些來這裡提供幫助的人們將有一項重大的任務。你們不能只是袖手旁觀,看著你們自己自我毀滅。你們很多人正是來自那樣袖手旁觀並讓之毀滅了 的地方,而這就是你們現在在這裡的原因之一。你們有一種業力上的責任和一個驅動力,來讓這個文明不走同樣的老路。所以,種族從他們的過錯中得到學習,並且 去幫助其他人,來作為對他們自己過錯的一種償還,以及作為對其他種族的一種服務。如果你們奇怪當初齊塔人毀滅他們自己的星球的時候,那些幫助者們在那裡的 話,那麼回答是:那些幫助者們當時沒有注意到。所以其發生了——在一個自由意志的宇宙裡。你們具有自由的意志,哪怕去毀滅你們自己。讓我們希望你們不會去 行使那種自由。

   

    第十四節:訪問

   

    和誘拐一樣,訪問也是服務於某個目的。訪問的發生是為了提醒那些與地外生命體在靈魂上有過協議的人們回憶起那些協議。通常,那些被訪問的人們被要求去做一些事情來幫助地外生命體。訪問正在變得更加頻繁,並且將會隨著會面(rendezvous)時間的臨近而增多(譯註:「會面」是指第一次接觸)。 這並不僅僅是為了要讓人們為他們在計劃中的角色做好準備,同時也是為了與他們進行更多的作為形式上的一個會面。在他們更加正式的接觸你們之前,只要有越多 的人被接觸,那麼關於他們之存在的公告對人們所造成的驚嚇也就會越少。實際上,地外生命體將不會與你們更加正式的接觸,除非大多數人們已經習慣了關於他們 之存在的想法。訪問是為了讓所有的人都為那必然會到來的會面做好準備。

   

    偶爾,當某個時機出現的時候,訪問會在沒有事先準備的情況下(spontaneously)(自發性的)被實行,但是訪問的對象總是涉及到那些在靈魂上有過協議的人 們。大多數這種類型的訪問是為了讓隨機挑選的人們認識到地外生命體的存在,並且是發生在那些——很有可能會被其他人所相信的——人們的身上。在這種沒有事 先準備的訪問當中,很少有信息會被溝通,並且會在被訪問的人或人們的心中留下很多未回答的問題。這就是地外生命體的意圖所在。因為他們還沒有準備好去揭示 他們自己的目的——卻只是準備好了去揭示他們自己的存在。揭示他們的目的這件事會在以後到來,當時機成熟的時候,會在一個與你們政府的更加正式的會面中被 揭示。直到那時為止,他們都將只是提供點滴片段的信息,以及只是簡略的回答人們的問題。

   

    第十五節:UFO目擊

   

    UFO目擊是服務於一個類似的目的(譯註:類似於上一節「訪問」的目的), 是為了要讓人們對一個更加正式的會面做好準備。作為將他們自己介紹給你們的一種方式,地外生命體越來越頻繁的允許他們自己被人們所看到。通過在世界各地以 他們那各式各樣大小和形狀的UFO向你們顯露他們自己,他們是在說:「我們在這裡,我們有很多人,我們並不是看起來都一樣,我們有著先進的技術,並且我們 是和平的」。這些是重要的信息,因為雖說他們是能心靈感應的,以及通過其他方式與你們進行著通信,但是那不能擔保你們會相信他們所說的東西。


在過去的50年中,通過以他們的方式與你們共處,他們表明了他們和平的目的。在他們的訪問以及誘拐行動中所給與人們的眾多信息也證實了他們的好意。不管怎 樣,他們知道行動勝於雄辯,所以他們的主要策略是要用他們的行動來贏得你們的信任。可不幸的是,一些被稱為「小灰人」的地外生命體已經破壞了他們所試圖建 立的這種信任。我們將在「小灰人」那一章裡詳細說一下他們。

   

    第十六節:前景展望

   

    在結束這一章之前,我們想要就當前時期的重要性做一些說明。你們已經瞭解到,你們的種族處於毀滅的邊緣。如果你們不是生活在第三密度意識之中的話,你們就 決不會身處這種混亂的局面之中。所以,解決方案就是提升你們的意識。不過,光有這些還不夠。沒錯,這將會停止毀滅的過程,因為你們(在意識提升之後) 將會做出一個不同的選擇。但是,你們已經引起了損害,而這些損害不會隨著意識的提升就消失。這將導致地球不適合你們居住——無論你們的意識是高還是低—— 損害都必須得到修復。你們已經引發了這種——將會改變氣候以及地球板塊的狀況。如果最終這並沒有導致地球不適合居住的話,那麼至少也會讓經濟混亂,並且讓 你們的社會動亂。確實,我們非常有信心,最終你們會重新建立起更具人性化和生態合理化的社區。不過我們同時也深深的擔憂你們將要經歷的這個短暫的期間。

   

    如果地球的整體溫度顯著上升,那麼你們星球上水的分佈將會改變。不管你們是否能認識到這一點:文明世界現在是,並且一直都是建立在水的可利用之上的。作為 人類,你們需要水。在未來的歲月裡,你們將認識到水對文明世界,對生產力,對健康,以及對幸福的重要性。將來你們會認識到你們的水資源不僅是有限的,並且 還是被污染的。地外生命體能夠幫助你們應對這個困境;但是,他們不可能瞬間就重建你們的社會經濟結構,治癒那些身體中已經充滿了污染物質的人們,以及讓你 們和他人一起生活在和平之中——儘管他們會這樣去努力。

   

    提升你們的意識是必不可少的,如果你們想要改變你們的道路,以及在未來幾十年(comingdecades)的辛勞陣痛(travail)之中過上幸福生 活的話。提升你們的意識將會讓你們過上和平、友好、有希望的生活,並且決心去建立一個更加美好的世界。如果在意識上沒有提升,那麼未來的幾十年 (nextdecades)將會充滿苦難。通過意識上的提升,這些陣痛將會讓人領悟。所以,當我們談到在不遠的將來,所即將到來的黃金時代,或是一個更加 美好的世界的時候,並非是我們自相矛盾。就算是在不遠的將來,世界也將會在很多方面變得無比美好。


在未來的歲月之中,你們將再次生活在靈性的價值觀之中。在你們的痛苦之中,你們將認識到神——就彷彿你們從來都不知道神一樣。你們將會明白,在你們的幸福 之中,痛苦所扮演的角色,以及它是如何服務於你們的成長。幸福並非來自於金錢、名譽或者甚至是安逸,而是來自於體驗生命之豐盛,這種體驗也許不可能得到, 除非你們已經失去了你們所愛的。在失去了你們所愛之物——純淨的水、清潔的空氣、動物們、樹木們——的情況下,你們才會開始懂得這些事物的寶貴。重新恢復 它們,會讓你們所有人都感覺像國王一樣。

   

    在這些挑戰和轉變的時期之中,你們將被給與靈性上的領悟,你們需要用其在烏云中看到一線希望。你們將被給予你們所需要的力量和希望,因為你們將被給予那即 將來臨的景象,在那景象之中,你們所有人都能夠去相信(you all can believe),並且,你們所有人都將樂意去工作。在未來的日子裡,這個新生 活的景象,一個新世界,將是你們幸福的精髓(譯註:指在未來艱難的日子中,對新世界的嚮往將如同望梅止渴一樣是幸福的來源)。在許多方面,那將會是你們所將擁有的一切——在你們失去了你們舊有的生活方式之後。

 

    下面五章將會非常詳細地描述誰在這裡提供幫助,誰又在這裡進行阻礙,以及他們眼下的計劃是什麼。

我們不能給你們他們的計劃或者他們已經做過的事情的細節, 無論如何,這些細節還不能讓你們知道。我們將會告訴你們的是,到目前為止你們可以知道的關於地外生命體的情況,這個情況每天都在發展。你們離與地外生命體 不可避免的接觸的日子越來越近,關於他們的計劃——他們的遠景,你們所能知道的就會越多。而眼下,我們將只能告訴你們我們最多所能說的東西。

 

第二章 昴星系人

 

    (一)昴星系人——地球的第一批訪問者——過去對於地球很重要,並且,對於地球今後將要發生的事件也很重要。因為他們 過去曾經是地球居民,所以他們與地球之間形成了一種特殊的羈絆——直到今天,他們都感到榮耀的一種羈絆。由於一些原因,使得昴星系人當時而並不只是簡單的 蜻蜓點水般的在地球上度過他們的時期。原因之一是:其遠非是一般的蜻蜓點水——那個時期持續了好多千年,並且作為一個種族而改變了他們。這在他們的歷史當 中被看作是一個特殊的時期——有著很多的成長和犧牲的時期。

   

    像他們那樣離開地球是一種最大的犧牲(譯註:參見第六節:昴星系人與天琴星系人)。 因為那意味著離開這唯一的星球——那些活著的人所曾經將之看作為家園的星球。這意味著他們將不得不去尋找另外一個星球,並且要去適應它——這是一個可怕和 艱巨的,並且是折磨人的工作。並且,這還意味著要在宇宙中漂泊,不知道要漂泊到何年何月,並且始終都不知道等待他們的將是什麼。這些都對這個種族造成了損 害,並且,當損害發生時,其在他們的歷史當中很少被遺忘或是被淡化。所以,這些事情一直都被昴星系人所牢記。與他們對地球的記憶相伴的是:他們在宇宙中經 曆數百年尋找新家園的記憶。

   

    這個事情成為如此之大的一個磨難的原因還在於:他們當時已經適應了地球的環境——在這個宇宙的這個角落中獨特的一個環境。而發現另外一個與地球相似的星球 可並不那麼容易,並且他們那時也並不希望再次經受更多的基因的適應性調整。他們一直搜尋,直到他們發現了一個可以稱心如意居住的星球。

   

    在這場漂泊進行的時候,他們這個群體中的另外一些人則繼續留在地球扮演偵察員的角色。他們負責傳遞天琴星系人開發類人型生物——你們種族——的進程信息。 他們很灰心地聽到天琴星系人已經決定貫徹他們創造你們種族的計劃。他們覺得,天琴星系人是在扮演上帝——是建立在你們的損失之上的,並且他們不能勝任這項 工作。他們不讚成這種類型的基因工程,因為他們認為:任何一個生活在物理次元內的人,都不可能足夠的進化而能負起這項工作的責任。(譯註:暗示昴星系人和天琴星系人當時都在物理次元內,第四密度也是物理次元。

 

    你們可以說昴星系人是一群謹慎的團體。他們明白:令人驚異的——常常也是令人痛苦的——成長能夠來自於「作為一個創造者」,可是他們並不願意讓他們自己或者他們的創造物(譯註:指初期人類)去經受這個痛苦。他們信奉一種伴隨著儘可能少的痛苦以及衝突的進化。這是他們所持有的最深的信念之一,是自他們離開天琴星系之時就堅持的信念。這一信念將他們與其他天琴星系人區分開來。這也成為他們自豪的一個象徵。

   

    (二)在那之後,他們已經學會了以不同的方式看待事物,承認這一點對他們來說是痛苦的。他們已經學會認識到衝突和痛苦 能帶來的益處,不過他們在這個領域仍舊是勇敢的開拓者。在他們內心深處仍深埋著一種感覺,那就是衝突和痛苦是錯誤的。這一點妨礙了他們更加勇敢和積極地面 對生活。這些感受在整體上被表現為一種傾向:放棄/屈服和順應,而非攻擊和咄咄逼人

   

    他們後來學習到:他們的這種去調整適應或是放棄/屈服於挑戰,而非突破挑戰的傾向,抑制了他們的發展,並且導致了停滯。他們的傾向讓他們喜歡維持住既存的 狀況,或者是索性離開並在別處將之重新建立而非冒險去進入未知。甚至在:當他們流浪時,並沒有決定某一個星球,而是直到他們找到了一個與地球類似的星球 為止這一點上——也能看得很清楚。「變革」並非他們的長處,原因是他們只要有可能就試圖避免衝突和痛苦。

   

    不管怎樣,如我們前面所說的,這些正在改變。至少在知性上他們現在已經懂得了衝突和痛苦的價值,就算他們的直覺仍舊告訴他們要去避免這些事情。這種在直覺 和理智之間的衝突讓他們害怕,並且有罪惡感。這些是昴星系人隨著他們的發展而卻仍要與之奮鬥的東西。他們的害怕和有罪惡感的感受並不與你們相同,但卻類 似。


當我們說昴星系人比你們更加進化的時候,我們的意思有兩點:首先,他們在知性上更加進化。比起你們,他們對他們大腦的利用要超過50%。他們更加高度進化 的右腦也讓他們比你們更具直覺、創造性和精神能力。如你們所能想像到的,他們被擴展了的智能提升了他們的生存能力。實際上,生存對於他們來說並不是一個問 題。他們已經發展出科技,能夠在不破壞他們資源的情況下滿足他們的物理需要。因此,他們社會中的每一個人只要付出最小的努力就可以讓他們的基本需求得到滿 足,從而允許他們把時間和精力放在其他事情上面。

   

    昴星系人有像你們一樣的職業,但是他們的職業是選擇的,而非必需。每一個人都被要求去給與社會一些什麼東西。但是具體怎麼去做卻沒有拘束或限制。唯一的標 準就是一個人的工作要對社會有貢獻。關於這些很少有爭論,因為昴星系人已經清晰的定義了社會價值和目標——這是他們演變過程的另外一種反映。隨著你們大腦 容量的擴展,你們也能夠期待那種擴展的知識能力,以及和諧的人際關係。

   

    在下一個世紀(譯註:本書寫於1993年前後),你們 的種族很有可能會在知性上得到相當大的進步,這進步會如此之大,以至於在二十一世紀的末期你們的文明會看起來不再一樣。考慮到你們已經看見過本世紀內的變 化,所以這應該不會讓你們感到驚訝。但是無論如何,下一個世紀內的改變將會更加深遠。由於某些變異的發生,以及在基因工程、美容手術和醫藥上所取得的進 步,甚至連你們的物理外觀都會發生改變。這樣的一個在外觀上的顯著變化,是你們的種族自其誕生以及早期階段以來所從未經歷過的。

   

    (三)昴星系人在靈性上也比你們進化很多,但他們同樣會有情感上以及社會上的問題。作為一種結果,他們更加超然於他們 的小我以及他們的情感。他們仍舊具有這些東西(小我和情感),不過,他們並沒有被這些東西——而是被他們的高我——所支配。他們與他們自身中瞭解上帝的那 個層面相對齊,並且他們從那個層面而非從他們的小我做出他們的選擇。

   

    在他們的種族中,小我已經退化了——至少從你們的觀點來看的話是這樣的。在他們的社會中所發生在小我身上的事情,類似於在你們當中所發生在天性/本能上的事情譯註:指人類天性/本能的退化)。 他們的小我已經變成某個東西,雖然有用但卻並不是那麼要緊。他們將小我視為他們的更加返祖性的自我的一個殘餘,對於返祖性的自我,他們以之為榮,但同時也 明白那並不是他們的真實自我。與之相反,大多數你們人類仍舊相信他們是他們的小我,並且只是偶然才會認識到「神我(God-Self)」。

   

    與你們人類相比,昴星系人與他們的小我之間有著一種不同的關係,所以他們個體互相之間也有著一種不同關係。這同時也對他們的社會制度產生了影響。小我是一 個讓個體與其他人對抗的東西。當小我被認出它是個什麼東西的時候,競爭就會讓位給合作。當人們明白了他們到底是誰的真理之後,競爭就無法再繼續存在了。昴 星系人明白:所有的人都來自於一個源頭。況且,他們已經經驗過那個源頭(譯註1),所以他們除了遵循那「黃金之律(GoldenRule)」之外別無所求。

   

    你們能想像一個依「黃金之律」而生活的社會嗎?這樣的一個受祝福的狀態很難去想像——但還是請試一下,因為這就是你們正朝向其發展的那個狀態。那是你們無 疑將會期盼在你們的未來社會中所出現的東西,未來並非一切東西都會變得完美。烏托邦並不存在——不在物理層面存在,不論怎樣,哪怕就算超越了物質的層面會 越來越趨近於完美。還要說的是,完美既不是物質宇宙,也不是非物質宇宙的狀態,改變和發展才是。而且完美是一個太靜態的概念以至於不適合這個設計/計劃 (scheme)。完美意味著一個終點,而發展和創造則沒有。

   

    (四)昴星系人並非是一個完美的社會:他們有他們自己的問題。他們對衝突和痛苦的不安與煩惱是他們最大的問題。這包括了他們對他們自身所存在的負面情感的不安與煩惱——這是他們仍未超越的。昴星系人竭盡全力去避免負面和消極,甚至達到了不惜去壓制創造性的地步。

   

    例如,如果一個昴星系人計划去發明一個新的飛行器,他將不得不把這些計劃提交給一個委員會以獲得批准。他必須要說明這個計劃將會有利於社會,以及說明他將 如何去抵消這個計劃所能造成的任何損害。不管怎樣,所有這些必須要基於圖形和圖表,因為這個飛行器如果沒有委員會的批準是不能被建造的。如果計劃最終結果 與被提交給委員會的東西不同的話,那麼計劃就必須被重新評估。如果計劃沒有通過委員會所設定的標準,那麼該項計劃就會被作廢,並且發明者所傾注於其中的無 論多少的時間和努力都將白費。

   

    如果你們的社會有這樣一個委員會,其將會駁回萊特兄弟的工作以及二十世紀其他的每一項創造發明,因為他們都有損害環境的可能性。其結果就是:你們將不會在 科技上有所發展。而這些就發生在昴星系人的社會中。與其他同水平的社會相比,他們在科學和技術上只取得了微小的進步。但這並沒有令大多數的昴星系人煩惱。 因為他們大多數人都同意:他們更加喜歡一個將社會福祉放在科學技術發展之上的社會。

   

    但是,在這點上還是有另外一個問題。由於他們並不允許自己接受來自有問題的事業的挑戰,昴星系人將很多能夠激勵個人和靈性成長的要素都排除了。他們幾乎把 負面極性都排除了。雖說他們的社會也許看起來在靈性上很先進,但實際上其並沒有先進到其所能達到的那種程度。通過迴避那與一個自由社會所一同到來的挑戰, 他們甚至都阻礙了他們的靈性發展。

   

    昴星系人正在學習在個人自由與社會利益之間獲得平衡。他們現在所強調的是社會利益。有許多其它的社會錯在了相反的方向——比如你們。最終,昴星系人將更多的轉向另外一個極性(譯註:指個人自由)。他們正在努力去做這一點,但是,從道德上看,這樣的個人自由仍舊令他們反感。在每一個社會之中,進化和發展都起源於個體和社會之間的鬥爭。但是,在一個更加強調社會福祉而非個人自由的社會中,進化發展會更加的緩慢。

 

    也許你們在想,如果在二十世紀根本沒有過技術上的發展的話那該多好,因為這樣就不會引起它所導致的地球和原住民的滅亡。這種觀點所不承認的是:你們正在通 過面對你們的行動所帶來的後果,來學習一個重要的課程。你們現在正在學習的東西將會在你們的未來生活中防止你們有可能再次犯同樣的錯誤。你們將度過這段時 期,地球將會被恢復,並且,因為你們所學習過的這些東西,你們將通過更加人性的技術,來建造一個更加人道的社會。

   

    如果你們從來都沒有做出過這些選擇,你們就不會有這個機會來學習這些寶貴的課程,並且超越在你們成長中的這些階段。阻止你們去做出這些選擇將只會阻礙你們 發展並超越它們。並且你們將停留和陷在進化發展的某個水平上。這就是正發生在昴星系人身上的事情。他們現在意識到了這些,並且面臨著去改變的挑戰。實際上 他們的選擇也帶來了學習,但是其同時也減慢了他們的進化和發展速度。

   

    (五)昴星系人的外貌看起來像你們,至少是像你們中的高加索人。這沒有什麼好奇怪的,如果你們考慮一下你們的起源以及昴星系人的歷史的話。昴星系人是有著早期地球靈長類動物基因的天琴星系人(譯註:詳見這裡), 而你們也是天琴星系人與早期地球靈長類動物基因的混合。天狼星人的以及其他人的基因隨著你們種族的發展而被混入你們種族之中,所以比起昴星系人來,你們在 外貌上要更加的形形色色。這些——除了為適應各種各樣的氣候之外——創造了你們的種族。如果你看到一個昴星系人,你決不會猜到他或她不是來自地球。這就是 為何他們會被選中來向你們介紹地外生命體的情況——當時機成熟的時候。

   

    昴星系人與你們不同的一個地方是:他們都很有魅力/很吸引人。這是因為他們已經進化超越了還需要體驗不美/沒有吸引力的階段——這在種族早期的發展中起了 一個重要的作用。長的不美/無吸引力教導人們對肉體上之不同的同情,以及明白外部之美的淺薄。一旦這些課程被學會,一個物種就不需要出生在不美/無吸引力 的肉體中(或是被社會認為不美的人群中)。儘管他們很有吸引力,但是昴星系人並非看起來都一樣。他們的人口有著與你們種族同樣多的多樣性。

   

    昴星系人從某些方面來說是你們未來的自己。他們代表了你們在生物上和靈性上可能的未來之一,儘管到目前為止並非是社會上和情感上的。你們和昴星系人在情感 上走了各自不同的道路。你們對衝突和痛苦保持開放的態度,並且對你們的負面情感予以承認,而他們卻不是這樣,或者說還不是這樣。因此,你們二者在情感上的 發展不同。不過鑑於昴星系人正在更多的對他們的負面性予以承認,所以你們的和他們的未來(在情感上和社會上)有可能會變得更加相似。

   

    昴星系人將在向你們介紹地外生命體的任務中扮演至關重要的角色。因為他們與人類外貌相似,所以他們最適合來讓你們的政府以及其他人與地外生命體的幫助之意 接洽。這項計劃的缺點是昴星系人也許不會被人們所信任,因為他們看起來像普通的人類。如果這樣的話,會有其他的被安排好了的證據。對於地外生命體來說重要 的是,他們不想令你們陷入恐慌,或導致戰爭。他們明白其外貌看起來越奇怪,導致負面結果的可能性就越大。

   

    昴星系人一直在從一個巨大的太空母船上監看地球,並且已經環繞地球數千年了。太空母船對你們來說是不可見的,因為其處在外太空間,並且通過轉換脫離第三密 度而能避免衛星以及其他方式的監測。逃離你們的監測對他們來說並非什麼難事。在這艘母船上有幾百名昴星系人,他們都肩負著與他們在地球上的任務有關的特殊 工作。他們的任務包括幫助你們完成從第三到第四密度的轉化,並提供其所需的一切。昴星系人尤其擅長談判協商以及促成和平,這也是另外一個他們將是與你們接 洽之人的原因。他們將向你們貢獻他們調解的才能。

   

    昴星系人還承諾幫助齊塔人的基因工作。他們並非領導齊塔人的工作,而只是應他們的需要而提供幫助,並且遵循他們的方向。在綁架過程中,在飛船上被人類所發 現的大多數看起來像人類的存在就是昴星系人的幫助者。儘管有些時候實際上真的是人類——通常是一個「星際人類」或者「接管者」——也在飛船上提供幫助。
當「星際人類」和「接管者」們睡著了的時候,他們常常被選出來去幫助地球外生命體。「星際人類」和「接管者」們以他們的星光體的身體登入飛船,在這種條件 下,他們的星光體在被綁架者看來顯得密實。很多被綁架者們也以他們的星光體而非物理身體的形式被帶上飛船。其理由一部分是為了讓他們不能回憶起他們與地外 生命體的遭遇。

   

    齊塔人同時也被很多沒有在這裡被提到的其他的地外生命體所幫助。齊塔人已經彙集了他們所需要的來自全宇宙的專家知識,用以完成他們的複雜和艱難的任務。這 解釋了被綁架者報告看到各種生命形式的地球外生命體的原因。這與你們將全世界最好的科學智慧都集中起來,來進行某個特殊的項目之間並沒有什麼不同。你們現 在還沒有以這種方式來做,但是,當你們這麼做的時候,你們的科學將會產生驚人的飛躍。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科學曾經被用於在你們互相之間保護你們自己(譯註:我理解指軍事),而科學的真正價值在於為了所有人而聯合併改善整個世界。

   

    (六)昴星系人是從一個位於他們的母船之中的,被稱為阿斯塔指揮部(Ashtar Command)的中央控制站來進行操作的。他們中的其中一位叫 Hatonn 指揮官。Hatonn 已經與多個靈媒(channels)通信了一段時間。不過,一個負面天狼星人的小組正在假冒Hatonn,這已經引起了很多的混亂。這些Hatonn的假冒者們通過他們所炮製的一些資料來散步恐懼和末日的信息。

   

    這是負面地外生命的典型的活動。他們主要的目的是暗中毀損你們對政府的信任,以及加速他們所相信的地球的不可避免衰敗。這些假冒者們已經炮製了非常大量的 信息來描述陰謀、經濟衰落以及你們星球的毀滅。我們,以及正面(服務他人)地外生命體們並不持有這種陰謀和末日的觀點,儘管你們離毀滅自己已經非常近了。

   

    這種說存在一個世界範圍之陰謀的觀念不僅是惡魔一樣的也是戰無不勝的,這種觀念只有服務自我者才會捏造,並且也只有一個服務自我的星球才會設法讓其顯現。 這是他們所喜歡的花招之一。在他們的歷史之中他們已經將之用在了其他的星球上,並且現在,他們正將之用在你們身上。幸好,他們很少成功,因為服務自我者們 缺乏組織性——並非指在數量上——來用這些觀念將種族囚禁起來。這種陰謀只能在服務自我的星球上,而非在如你們一般有很多服務他人者存在的星球上取得成 功。人生在你們的星球上是困難和醜陋的,但是和一個地獄般的服務自我的星球比起來地球就是天堂了。

   

    服務自我的地外生命體正在試圖毀損你們對政府以及對你們的未來的信任。這是一個聰明的手段,因為是有原因去懷疑你們的政府以及你們的未來。這讓他們的計策 變得如此陰險和狡猾。他們說著與我們所說的相同的事情——這個世界處在可怕的境況。主要的不同在於他們是如何說它的,在於他們認為結果將會是什麼,以及為 什麼他們要這麼說。他們的信息是被設計用來灌輸恐懼,以及無力的感受。他們希望讓你們驚嚇,嚇唬你們,讓你們癱瘓和無力,而所有這些都在試圖要幫助你們和 喚起你們的偽裝之下。不過,其字裡行間有個清晰的信息:「你們沒有機會了」。(譯註:容我多嘴一句,現在他們的信息已經進步了,那就是翻來覆去兩句話:「我們來幫你們搞定」,以及「黃金時代會天降下來」)

   

    幸好,一旦你們理解了負面和正面地外生命之間在通信方式上的區別,就會很容易辨認出負面地外生命體。你是否因為這些信息而感到害怕,受到驚嚇和感到無所適 從?你是否覺得一切都太晚了?是否覺得破壞的力量太強大了?是否在信息中有種教條主義的論調?例如,是否他們宣稱掌握著真理,並且要求你們接受它——或其 他什麼?所有這些都是服務自我者的跡象。

   

    你們也能通過那些信息給你們帶來什麼樣的感受來分辨一個信息是來自正面還是負面的源頭。來自負面的地外生命體信息讓你們感到不舒服。假定,你們也許並沒有 從我們所說的一切中感覺振奮,但是,我們整個的信息是讓人感到有希望的。而且,我們並沒有要求你們接受它們。你們應該從一個讓你們感覺有希望的地外生命體 信息離開,並且受到鼓舞而去採取正面的行動。

   

    來自負面地球外生命體的信息並不會給出積極的道路讓你們去遵循。他們建議你們要救你們自己(建立核彈庇護所,保護你們的錢的來源,儲存食物和水。)。 恰如服務自我者一樣,去強調你們能怎麼做而去救你們自己,而非你們能怎麼做而去幫助這個世界以及其他人!再說一次,這些信息是陰險和狡猾的,因為去為食物 和清潔用水的不足而做準備並非是不明智的/不適當的(並不是我們,而是他們預言核子浩劫)。不過,將這些作為一個行動而去強調,就是慫恿你們撤出你們的精 力——用於去做某些事情來解決你們的問題。這就是他們希望你們去做的。他們不希望你們團結一致去解決正在困擾地球的問題。他們希望你們「先為自己」。他們 知道那將會加快你們的敗落。可是多麼具諷刺意義的是,他們沒有看出「先為自己」是如何正在導致他們自己的垮台。

   

    (七)昴星系人以及其他人們正在監視這些負面地外生命體的策略手段,而並不去幹涉他們或是對抗他們。這在你們看來也許 很古怪,但是他們相信:允許個體們去自由的行事,這樣他們雙方才能夠都得到學習。如果不允許負面地外生命體們去犯錯,那麼他們就不會從他們的錯誤中得到學 習,而你們也一樣。在這個由極性所支配的自由意志的宇宙中,這種活動是被允許的,至少是在一段時間內(at least for a time)。正面地外生命體 們將允許負面者們繼續做下去,只要他們不會擾亂他們的計劃。其實,他們只是單純的引起一些混亂和恐懼罷了。

   

    在這段時間你們將認清你們最大的課程之一。你們將需要學會分辨服務自我者和服務他人者之間的不同。在下一個十年間,會以一個小小的教育,而讓你們在直覺方 面得到普遍的提高,大多數人將不再成為服務自我者們的犧牲品。這將會減少他們在你們星球上的活動,並且最終會導致他們的撤退,因為他們將不再認為轉世到地 球上還有什麼用處。服務自我者們在服務自我的星球上進化最快,在那裡他們能最好的學習到交易的手腕(tric-ksofthetrade),以及體驗到由 他們的行為所帶來的負面後果。

   

    地球一直都有服務自我的元素存在。通過在你們的星球上扮演邪惡的角色,服務自我者們幫助了地球得到進化。通過人格化你們的「陰影」(In personifying your Shadow)——你們每一個人內在的負面性——他們在幫助你們統合你們的「陰影」。

   

    隨著地球移動進入第四密度,你們將不再需要這樣的一個邪惡化身。儘管那個「陰影」,或稱負面性,仍舊存在於第四密度,但是其將主要在內在層面上被經驗,而 非展現出來。作為第四密度的存在,你們有時仍舊將會感受到被吸引去服務你們自己,但是和以前相比,你們將表現的不再那麼經常的受這些服務自己的吸引所慫 恿,並且有害性也會更少。在第四密度,你們將更少的感受到想要去服務你們自己,因為你們將會對——當你們服務他人時,你們實際上是在服務誰?是在服務你們 自己!——這件事情有著更多的認識。

   

    昴星系人是一個和平的種族。他們將成為你們的和平使者以及導師。他們將向你們展示:一個社會——實際上是一個世界——能夠如何有條不紊的運作,同時又尊重 每個成員的各自差異。這可不是一個無足輕重的課程。地球上大多數的苦難都是源於:一個團體想要試圖讓另外的團體接受他們的觀點。地球上的人們還沒有學會在 不同的觀點之下共存。這就是你們將要從昴星系人那裡所學到的東西。

   

    你們的等級制度的態度是這個問題的一部分。你們的態度是彷彿只有一種生活和思考的方式才是正確的。你們的宗教也部分的對此負有責任。好好想一想,這種看法 是如何的影響了你們和他人之間的關係。這種看法強化了小我,並且阻止了你們去彼此相愛。今後,你們將學習到一個新的方式去構築你們的認知,以及你們的社 會。這種新的方式是非等級制度的,並且是民主的。這些,就是「新時代」最終所關乎的東西:關乎寬容,多元以及平等。

   

    你們怎麼才能夠從等級制度改變至平等與合作?這要通過改變你們的信念系統。你們的社會將隨著你們的哲學體系的改變而改變,而這種改變又不可能通過避開意識 上的改變而能實現。隨著意識的改變,哲學就會隨之改變,然後你們的人際關係以及社會結構也會發生改變。一個「新時代」——「黃金時代」——正在臨近。我們 在這裡是為了確保這場轉變能儘可能平穩的過渡。昴星系人將在這些新哲學上給你們提供幫助。在創造一個包容多元性的,寬容和平等的社會系統方面,他們是專 家。

   

    昴星系人一直都在試圖教導你們關於和平,但是你們以前並不想聽。不過,隨著意識上的轉換,這一切將會改變。當意識上的轉換完成,你們的世界將會產生革命。 關於一個世界政府的事情,已經被其他人說了很多,所被說的事情大半都存在爭論。到底一個世界政府意味著什麼?是否就意味著一個「老大哥」 (BigBrother)(注1)最終將會到來?以你們當前的意識,也許會成為這樣(譯註:指如果我們的意識不改變,就會出現一個「老大哥」般控制一切的世界政府)。不過,這一切正在改變,一旦足夠多的你們已經完成了意識上的轉換,那麼昴星系人將會幫助你們構建一個新的世界秩序:公平的,民主的,仁愛的,以及非等級制度的。這是有可能的,在昴星系人的幫助之下,並且是有希望的。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