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施老師的運動課
2017/09/12 06:41
瀏覽315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施老師的運動課

 

選施老師的運動課大概是我退休以後最大膽的一項嚐試了。

 

我以為一個人退休以後,最重要的人生課題莫過於健康兩字,於是從退休的第一天開始,我就四處尋找運動健身的課程。運動對我其實並不陌生,我一生曾試過好多運動,後來大都因缺乏毅力,不能持之以恆而中止,所以才落得到了退休之年,還在尋尋覓覓。

 

有一天在社區活動的課目單上,一門伸展運動課 (Stretching Exercise) 吸引了我的注意。引我注意的倒不是課程的內容,而是教這門課的老師--她有一個日本名字,是附近大學退休的芭蕾舞系系主任。我想身為芭蕾舞系系主任,舞藝一定了得,作為一名亞裔,她的運動方式也可能比較適合亞裔學生。

 

但是我的第一堂課卻是叫人沮喪的。老師是日本人沒錯,有一副舞蹈家的身手也沒錯,但我環顧周圍同學,個個身材健美,姿態優雅,尤其是站在前排的兩位白人女子,身材高挑,手腳筆直細長,一擡腿就能踢到肩膀高。我個子並不矮小,是華人的中等身材,但身體僵硬,手腳不伶俐,雙腿一彎,膝蓋關節就卡卡作響。

 

我嚇得不敢再去,只好再繼續尋找,但都因動作枯燥、學生眾多、時間不對、場地不理想等等原因而中止。九個月後,我鼓足勇氣,決定再回到施老師那裏去註冊上課。想不到這次環境變了,雖然班上的兩位高子還在,但換了一批個子和我相當的學生,很多人跟我一樣,以前也沒有舞蹈經驗,只是來運動而已。

 

征服了自已最初的恐懼感以後,我開始喜歡這堂課了。老師是從夏威夷來的第三代日本移民,已經完全美國化了。她幼兒時曾因珍珠港事變,全家被關進集中營,後來學芭蕾舞,成為職業舞蹈家。她年輕時曾獲日本二世(第二代)皇后的頭銜,現在的姿態依然優雅有氣質。最難得的是她興趣廣泛,仰慕中華文化,她現在還是一名太極拳和太極扇的老師。

 

對我而言,這堂課的難度的確很高,但因施老師的「伸展運動」包羅萬象,有伸展(stretch)、瑜伽、太極拳和現代舞、甚至還有芭蕾舞的舞步,所以我一上多年,從未厭煩過。

 

雖然我喜歡這堂課,但和班上的高材生相比,我常跟不上進度。好在施老師是受人尊敬的老師,她對學生和藹可親,尤其對我這名全班年紀最大的老學生,總是耐心指導,一再鼓勵,使我覺得「追趕進度」竟也是一種樂趣。後來我甚至變成了老師的樣板,有我作樣,班上像我這個年紀的學生多了起來,日後都變成了風雨無阻、認真學習的好學生。

 

看到這裏,大家一定以為我必是報章上報導的那種「老幹生枝的異人」。事實真像是我給退休後的自己立下規章,不再像年輕時那樣的求好心切。年輕的時候,就是體能不濟、智力不足、天份不夠,也要拼死拼活的力爭上遊。現在的我,依老賣老,學多少是多少,也許我的身手在班上排名最後,只要喜學習、能運動就好。

 

不知不覺中,五、六年下來,施老師的一堂課擴充為每週三堂,我三堂都參加。慢慢地,老師早年的學生開始年屆中年,她們偶而回來選課時都要求增加舞蹈的部份,我們班也就在伸展運動之外跳起現代舞來了。因為過程的變換極其緩慢,一些高難度的動作,經過一點點的學習,一點一點的適應,積沙成塔,積水成淵,竟沒有因難度高,而有力不從心的壓迫感。

 

最近老師又加了一小時的創意課,我不知就理,一如往常,就去註冊上課。原來,這是一門編舞的基本課。從動作分析,到選詩歌,挑音樂,再到完整舞蹈的呈現,雖是最簡易的舞蹈入門課,過程卻十分複雜。

 

我們先從文字開始。每位學生挑一首詩,我挑了自已剛寫的一首新詩:〈菜園的邂逅〉,寫的是我最近在蕃茄莖葉上看到一條毛蟲的情景,詩的結尾是:

 

上天何其神奇/連一條小小毛蟲/都描繪得如此精細

我轉身沈思/忽見一隻蝴蝶/飛起 又翩翩飛去

 

我之所以選這首詩,是因為蝴蝶的動作容易表現。事實上,毛蟲的圖案與顏色等等都是抽象的,仍是一種挑戰。

 

然後,就是配樂了。我音感一向很差,記憶力又不好,在學現代舞的過程中,我基本上用眼晴看,而不是用耳朵聽的,也就是說我只能用眼睛跟著老師,有樣學樣的跳,而不會獨立自主的隨著音樂起舞。這次老師替我找來一首一分鐘的樂曲,也許一分鐘實在太短了,我試來試去,動作和音樂總配不上。

 

我忽然想到美學大師朱光潛所說的:「詩歌、音樂與舞蹈同源,它們的共同命脈是節奏」。因我是音樂的外行,在配樂的過程中忘了「節奏」這一關鍵詞。一旦抓到了節奏,配樂的問題就簡單多了。

 

同學S是小提琴家,她找來的是一首抽象詩,是詩人在夜間深山中想到宇宙萬物到後來莫不是轉來轉去 (round and round) 的回歸原處。S的構想是在舞蹈當中,任一段優美低沈的小提琴琴聲代替舞蹈,等琴聲過去,她再繼續舞出宇宙的生生不息。

 

同學V是來美多年的韓裔,有豐富的業餘舞蹈經驗,她選了一首英文版李白的〈山中答問〉:「問余何意棲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閑。桃花流水窅然去,別有天地非人間。」她用有中國風味的音樂和舞步來表達中國隱士潛沈於大自然的閑適,同時她又用另一首輕快的音樂來表現詩人享受山川的愉悅。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同學的表演使我驚艷,她們跨界多元的創作使我大開眼界。

 

朱光潛說詩歌、音樂與舞蹈原來是混合的,後來三種藝術分化,每種均仍保存節奏,但於節奏之外,「音樂盡量向和諧方面發展,舞蹈盡量向姿態方面發展,詩歌盡量向文字意義方面發展,於是彼此距離遂日漸其遠了」。

 

這門舞蹈的創意課,讓我把心中日漸日遠的詩歌、音樂與舞蹈,再度合而為一。但願我這隻正在學詩寫詩的毛毛蟲,能在新詩中再度融入音樂與舞蹈的節奏,再慢慢蛻為蝴蝶,翩翩起舞。這對一個不通音律的人來說,是很難做到的,但無論如何,這總是一個領悟的起點。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四海遊蹤
上一則: 世界最快樂的國家
下一則: 夏日煙雲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