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慶祝父親節文選〉:以你為榮──寫給父親(選自《雲水無心》)
2010/08/05 05:39
瀏覽498
迴響0
推薦6
引用0

父親節將至,茲選出我《雲水無心》書中,兩篇對我父親的敘述之文,來表達我對父親的敬愛與感懷,並祝爸爸及普天下父親,佳節愉快!

…………………………………………………………………………

以你為榮

──寫給父親

作者/自在主人 

 

        父親不是達官顯貴,更非名流巨賈,也未曾獲得什麼特殊的榮銜。父親只是一位平凡的父親、盡責的醫生。然而他自幼奮鬥的精神、教育我們的態度、和立身處世的人格、慈悲為懷的風範,卻給了我們深遠的影響,每每想起,便恍如心中的太陽;年歲愈長、時代愈紛擾,愈加深我對父親的敬意……。

父親是軍醫,國防醫學院畢業,有著雄赳赳、氣昂昂的軍人氣宇,以及仁心仁術的菩薩心腸。小時候,每逢軍醫院的「莒光日」,看到父親穿著軍服上班,深綠色英挺的軍裝,肩上別著亮閃閃的軍階徽章,真叫我們小孩打從心裡崇拜,彷彿英雄就要出征。

長大後,父親常與我們談起他當年考取國防醫學院的艱苦歷程。原來父親年幼時,家鄉在大陸廣東梅縣,因為家貧,讀沒幾年書就輟學了,必須到處打零工貼補家用。對日抗戰投軍,便隨部隊來台,所幸讀過一點書,可免去辛苦的操練,而擔任軍中文書的職務。後來在醫事訓練中心受訓兩年,便進入醫療單位服務。因感所學不足,便想報考國防醫學院。爸爸靠著自己艱苦的自修,考了兩次,終於考取了。實在令我們深深讚佩!

父親在軍醫院服務期間,負責盡職,很得長官的賞識及病人的敬愛,當選過幾屆模範軍醫,還曾獲頒過國軍的忠勤勳章。

父親淡泊名利,長年居東部,與世無爭。五十幾歲時,晉升上校,原來醫院想讓父親接任軍醫院院長,父親因不喜人事行政等複雜費心力的管理工作,性好單純自由,於是辦理退伍,在自己家裡開業。其後,有許多醫院提出高薪聘請,父親仍然忠於自己的選擇。

父親凡事以病人為優先。吃飯時,有病人來,便即刻放下碗筷,先去看診;半夜三更,病人敲門急喚,父親便起身披衣,開門應診。父親總是說:「人家半夜來找我,都是急症,怎麼忍心不管。」在我自己有了小孩,每遇孩子生病半夜發燒,而沒有診所可以敲門,只有自己憑一點醫學常識想辦法熬到天亮時,就深深體會到父親的慈悲心腸。

父親住在東部,東部窮苦人比較多,父親看診,總是收費低廉,遇到真的窮苦人,往往不收錢,病人常帶著感激的心離去。看診時,更是細心週到的診察病情,有時還拿紙筆為病患解釋身體器官、相關病因等,把病患當親人、當朋友,沒有醫生的架子,看過的病患,都很感念他。

父親一生儉樸,家中始終未曾裝潢,也沒有豪華的家具,沒買過名牌服飾,一切以實用為原則。很多人勸他:「大醫師該買部車子了!」父親總是幽默的說:「我有車啊,我還有司機呢,我打電話一叫就來,又不用花錢買車養車、養司機,到了地方,付了一點錢就逍遙去玩,也不用找停車位,真是輕鬆又省錢。」生活喜歡簡單自在的父親,不喜歡為車子傷腦筋,有需要時就叫計程車。

        父親有傳統儒家悲憫的胸懷,以及中國讀書人重視氣節的操守。他欣賞陶淵明,每每讀到不慕榮利、富貴於我如浮雲之類的文章,就會將我喚去,一同分享讚嘆。花蓮一個著名的宗教慈善團體,曾向父親勸募一筆錢,說「捐了就可以讓你出名,享有某種地位。」父親說:「我才不要出名咧!而且我也沒那麼多錢!」(父親倒是經常作小額的捐款給需要的慈善團體 )父親對我們說:「出了名,人家經常要來找你,推都推不掉,才不自由呢!」

父親生活嚴謹,教育我們子女,嚴格而不嚴厲,有一種威而不猛的法度。平時只要我們功課做好了,他都給我們很大的自由空間,做自己喜歡的事,像寫書法、畫畫、聽音樂、看課外書等,他都不干涉。

父親注重我們人品道德和生活規範的養成,常買些忠孝節義的傳記故事書,和文學名著等給我們閱讀。小學三年級起,即長期訂閱國語日報來增進我們的國語文能力。稍長,又買些四書、菜根譚、增廣昔時賢文、詩詞欣賞等古典文學方面的經典名著和歷史書等,他自己讀,也教我們讀,不時還跟我討論。所以我學生時代的國文科一向是輕鬆得高分的拿手科目。

 平常吃飯時,父親常教我們把飯菜吃乾淨,他自己則將盤底菜湯加開水作成湯喝,還高興的說:「營養都在這裡呢!」颱風過後,吃飯時,母親向父親說:「菜價上漲了!」父親也總是笑嘻嘻的說:「不貴不貴,農人損失多,更可憐辛苦呢!」

父親勤奮好學,在開始有「空中英語教室」時,就訂雜誌,每天晚上按時收聽,達好多年,出國旅遊就沒問題了。平常手不釋卷,讀醫學書之外,還喜歡讀文史書、練毛筆字。父親的字,端正工整,每年寫賀年卡寄給朋友,一定用小楷毛筆端正書寫。

父親就是這樣,在平常生活中,以身教給予我們正向的人生觀、價值觀、做人處事的道理,以及規律有序的生活方式,以使我們在日後,不致因社會價值觀混淆、時代潮流變化萬端而徬徨迷失,依然能以正向的信念、深厚的自信,穩健的走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這一切,都要深深感謝父親給我們的家庭教育。

父親雖然自己學醫、當醫生,卻不會要求我們得唸醫學院來繼承衣缽,而是尊重我們的興趣和選擇,順著我們的性向儘量去發展。平常生活中、功課上,也不曾要求我們一定要達到什麼標準,有一點好的表現,便很誇張的大加讚美,使我們信心滿滿;表現不佳時,便耐心的給我們指導,想法子解決,很少責備我們。近年我常讀到報章上有關親子教育的文章,便覺得那些專家所說的教育方法,都還沒有超越我父親教育我們的這些方式態度呢。

父親已年逾七十歲,人生的重擔算是卸下了,診所裡還來幾個熟病人,看看診,助人兼當作生活的排遣,依然每天清晨去爬山。現在和母親兩老住在花蓮。體貼的爸爸常叫媽媽不用做飯,兩個人出去吃自助餐就好,出去吃飯,父親總是客氣的向餐廳老闆道謝。在家都會幫忙做家事,我們有時勸他別辛苦,手裡正拿著拖把的父親總是笑說:「我運動運動嘛!」父親假日常和母親去逛街走走,也常帶著母親出國旅遊,真是自在又愜意。

父親節快到了,我希望用這篇文章,祝福爸爸:「父親節快樂!」願爸媽身體依然健朗,可以常常相偕,遊於天涯海角,徜徉名山勝景,共享明月清風……。

 

(原作於民國91年父親節前夕 / 99年3月日整理)

 

──錄自我的新書《雲水無心》  

《雲水無心》/ 自在主人‧著 

/ 白象文化 / 20106月出版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