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加羅湖單攻 (下)
2020/06/21 18:42
瀏覽692
迴響0
推薦28
引用0

      不一會兒, 大夥兒陸續來到湖邊, 立刻展開散開隊形, 各自去取景拍照. 大 Ben 哥拿出昨晚煮好的冰咖啡給大家喝, 我則用他燒煮的開水濾了一杯咖啡, 加上帶來的鮮奶和砂糖, 泡成一杯 "加羅湖熱拿鐵"! 其他人, 有的吃起點心, 有人吃泡麵, 也有人開始環湖去拍照玩鬧.

      我吃一包科學麵, 又泡了一杯 "加了玉米粒的" 奶油蘑菇杯湯, 基本上就吃飽了. 換我去環湖, 漫步繞湖一圈, 大約 700 公尺左右; 湖光山色, 倒影清晰, 雲層雖厚, 仍有另一番不同的美.

      湖水看起來很淺, 但網路上說最深處有 15 米深!? Woody 脫了鞋子, 走進湖中, 我看湖水也只到他小腿的一半.

      湖中有許多小蝌蚪, 不時在湖面上激起數點漣漪; 蛙鳴聲四起, 找了一下, 終於看到這隻腹斑蛙.

      再走一段路, 看到一隻死掉翻白肚的青蛙.

      我本來只是蹲下來幫牠拍一張遺照, 可是, 發現牠怎麼屍體還會抖動? 於是, 拉近鏡頭一看, 哇~ 居然有三隻小蝌蚪正在吃牠!

      大自然中有不少 "小孩吃父母" 的現象, 最有名的是蜘蛛和蠍子, 但沒想到蝌蚪和青蛙也有這種 "大自然生存法則" 的殘忍現象!

      生物的世界很美很迷人, 但也有許多恐怖的一面, 還是放大視野, 看看美景吧!

      走完一圈, 大夥兒坐在草地上悠閒休息, 吃著點心. 克文突然拿出薄薄的巧克力請大家吃, 說是我媽媽上禮拜拿給他小孩吃的. 我打開來, 看起來黑黑硬硬的一片, 心裡疑惑著 "我媽甚麼時候買巧克力了?" (但隨即想到有可能是我姊姊買來給她吃的) 放到嘴裡一含, 竟然有點兒苦苦的!?

      這時每個人都發現這 "巧克力" 怪怪的, 有人說 "是不是龜苓膏啊?" 直到麗純說 "很像龜鹿二仙膠耶!" 我突然驚覺 "對, 一定是龜鹿二仙膠!" 因為這半年來, 我娘常常抱怨雙腳又痛又麻, 我姊姊買不同型態的龜鹿二仙膠給她吃, 有些是膠狀物可以直接吃, 這種則是要煮湯或泡熱水的! 她們一次買好幾種, 我娘一時不察, 以為這薄薄的紅色包裝是巧克力, 就送給克文的小孩吃!

      哈哈, 這回誤會大了, 而且大家不敢吃, 紛紛吐掉! 據我二姊後來說 "那一片就要好幾百塊耶!" 大 Ben 哥, Anita 和 Woody 在另一區, 所以沒吃到這高貴又可口的 "巧克力"!

      眼看雲層漸厚且轉黑, 我們拍張大合照, 恭喜 11 人全員登頂成功後, 於 1 pm 開始下山.

      我的鞋頭開花處更明顯了, 找大 Ben 哥求救. 他用銀色的膠帶在我的左鞋底纏一圈 (只纏一圈, 免得登山鞋的防滑功能喪失), 讓我先擋著用. 這雲霧起得好快, 山區的午後變天, 說來就來, 不一會兒, 一陣濃霧捲來, 湖水幾乎要看不到了.

      幾點雨滴打下, 漣漪四起, 真的下起雨來了!

      我們趕緊穿雨衣, 打雨傘, 包了背包套, 開始下山. 從加羅湖到狗岔的一公里中, 有三四百公尺是要鑽在比人還高的芒草裡. 穿梭在茂密且水珠聚集的芒草中, 就像是汽車進了洗車機一樣, 水刷不停地前後洗刷, 此時大雨又傾盆而下, 才一瞬間我就全身溼透了. 更慘的是, 我左鞋底的銀色膠帶整圈脫落.

      大 Ben 哥又拿出一個有魔鬼氈的固定帶, 幫我把開花處稍微綁一下, 讓我得能繼續前進.

      我們很快到了狗岔處, 才發現後面的夥伴已經落後一大段. 我對著還在往前的大 Ben 哥和 Woody 喊 "等一下後面的人!" 此時風雨交加, 偶爾還聽到雷聲, 我覺得有點兒冷, 便把雨衣拿出來穿 (我本來只有拿雨傘, 以為這樣可以擋住芒草的洗刷). 大約 10 分鐘後, 小樑在克文的陪同下出現, 確定大夥兒都沒問題, 我們這才繼續前進. 隊伍改變策略,  Woody 和 Anita 領頭下山, 我陪麗純和小隻女第二組, 其餘人由大 Ben 哥和克文護著.

      由於太過滑溜, 麗純和小隻女走地很慢; 我每當一追到 Anita, 便停下來等她們兩位. Anita 摔倒三次, 幸好她反應算快, 腰枝又軟, 所以每次一滑倒都只有輕微撞一下. 我笑說 "哇~ 還有慢動作咧!" 她笑著回答 "當然啊, 即使摔倒了還是要保持優雅呀!"

      我們五個人若即若離地走著, 後來才知道小隻女總共摔了四次, 但我都沒聽到她哀叫.

      途中雨停了, 我越走越熱, 就把雨衣脫掉, 順便喝水等麗純和小隻女.

      就這樣, 一路飆到神木登山口, 結束這陡峭滑溜的加羅湖步道.

      原本要在這兒等後面的夥伴, 但 Woody 說大 Ben 哥要他先下山聯絡接駁車司機, 因此他和 Anita 稍微休息一下, 便繼續下山, 我則和麗純及小隻女在這兒等其他人.

      有一隻獼猴看了我們一眼, 發現沒人要餵食, 悻悻然地離開.

      我們三個喝水吃花生, 然後彼此拍照打發時間; 我便是在此時, 走上去繞神木一圈, 發現大約可以 15 個人環抱 (我本來預估是 12 人環抱).

      等了大約 30 分鐘, 文姿, 文喬, 小金和大 Ben 哥四個人出現了. 我喊道 "大 Ben 哥, 你不是去陪小樑?" 他說小樑有克文陪, 而且他發現這三個女生有問題, 所以他陪她們三個走. 我認為他的判斷與決定是正確的, 雖然如果是改成三個男生, 可能就會翻轉他的決定啦! 嘻嘻~

      我們七個人在神木登山口等了一會兒, 不知道小樑和克文還有多遠 (這時手機訊號不通); 大 Ben 提出一個新方案--> 我們先下山, 搭接駁車去拿車後, 再開回來到柵欄處接他們兩位. 但前提是要先通知他們, 讓他們知道這個新決定.

      於是我們開始下山, 走在凹凸不平水泥地的林道上; 大約 50 分鐘後. 我來到接駁車的下車處, Woody 和 Anita 已經連絡好車子. 不久, 夥伴們陸續抵達, 並且聯絡到克文, 知道他們其實已經在林道上, 而且有加速下山. 路邊小白頭翁上, 這時站著一隻像蟋蟀的小昆蟲, 也在為他們喊加油~~

      當接駁車司機到達, 並且也願意等待之後, 大夥兒就坐進貨車, 划手機, 聊天, 打蚊子 (雨後蚊子好多, 而且很大隻, 我們紛紛塗上綠油精或防蚊液).

      沒多久, 克文出現了, 因為最後的路段不滑溜, 他便加速下山, 不用等小樑. 再過幾分鐘後, 小樑終於出現了, 大家鼓掌歡迎他.

      他平常不大爬山的, 這次穿了雙布鞋跟我們上山, 想必被滑溜到心驚膽跳不已吧? 算算時間, 我們從早上出發到現在小樑出現, 總共 10 小時; 雖然前面有少走了 1 公里的山路, 但時間在我原本預估的 10 小時內, 算是勉強達標囉, 呵呵!

      大夥兒坐接駁車回到四季村內, 分開兩台車回羅東. 原本我規劃是帶大家到千葉火鍋吃到飽開慶功宴, 但她們想吃快炒, 於是到羅東的 "樂炒" 聚餐. 這家小吃店的食物, 味道還不錯 (菜上的比較慢一點), 而且點了將近 20 道菜, 竟然不到 4000 元, 算是價廉物美, 值得再來喲!

      加羅湖, 值得再訪, 雖然露營的方式可能更適合. 謝謝大 Ben 哥辛苦帶領我們爬山, 謝謝夥伴們的通力合作, 不計較睡眠與餐點, 更恭喜小樑完成這一座艱難的中級山.

      這仙女散落的珍珠群, 就等下次再一一探訪囉!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興趣嗜好 運動
自訂分類:登山遊記
上一則: 2020 錐麓古道
下一則: 加羅湖單攻 (上)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