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什麼是”林宥嘉”?
2008/06/13 09:26
瀏覽3,344
迴響6
推薦3
引用0

 

 

 

 

不知道為什麼林宥嘉的造型總要弄得怪裡怪氣。

 

 

 

 

 

 

<眼色>讓人驚艷的一首歌曲!難度高於歌手的能力,但以此開場,讓聽者對歌手有了想像的空間,<神秘嘉賓>很好聽的一首歌,我很喜歡製作人將VOCALLBACKGROUND的比例調的很好,包括融合了合聲,突顯歌手不管是假音部份,或咬字,都有很大的加分,<愛情是圓的>沒味兒的前奏,突然悶了下來,歌曲實在不怎樣,歌手音色有一種力度,但唱這歌時,似乎應再輕點,整首歌曲處理也不完整,有頭、有尾卻無靈魂,<伯樂>四四拍的抒情歌,以整張專輯來說,到此已有第四個曲風,讓人不知歌手的唱歌拿手本事是什麼,編曲的弦樂和電吉它吵的可以,不知在跟歌手的VOCALL搶什麼,PERCUSSION的混音,混的有點亂,<請說>歌詞很有意思的一首歌,曲風很像“神秘嘉賓”,真假音來來去去,但在收歌手聲音時的部份表情,實在是零零碎碎,接來接去,太明顯了,<病態>哇!!入歌聽到歌手很低的音色,很是新鮮,到這首,算是歌手駕馭了整首歌,唱的很活,<殘酷月光>好好聽的一首歌,相當適合歌手聲音特質,歌手也唱的順口,<慢一點>前奏手法,嗯...好像在李正帆老師的專輯裡聽過,無意義的歌詞,<心有林夕>歌手入歌把字詞唱的動人,副歌轉了個TONE調,有點失了味,感覺是兩首歌,<再別康橋>能從這世代,唱出那世代的文字,感覺很有意思,<傳說>好聽的一首歌,兩個人的聲音相當合。我再從頭聽一遍,專輯開場鋼琴的結構合弦,與旋律走法,像極了紅磨坊電影原身聲帶第一首加第十二首。

 

 

 

整張編製很滿

曲風企圖也大

卻都不道地

 

 

 

但我反覆聽了幾遍

幾首好聽的歌加上林宥嘉耐聽的音色

再丟掉那些在每首歌曲上製作物的企圖

是一張耐聽的專輯

 

 

歌手不管年紀或聲音技巧就是年輕了點 也嫩

其音色在市場上也確有其辨識度 

避開太成熟的用詞會有說服力一點

也許曲風簡簡單單就能打動人

這是我的想法

 

整張專輯曲風的統籌規畫並未抓到林宥嘉

編曲的規劃與真真假假樂器的聲音及配器

降低了整張專輯的舒適感

 

 

 

 

我有種好像大家給他太多“這個”“那個”的感覺

所以聽不到歌手自己很放的部份

都乖乖的

可惜

 

 

 

也感覺歌手能力“這有”“那也有” 所以都加進來

小動作好多

 

 

 

 

什麼是”林宥嘉”?

音樂評鑑:☆☆

過重度的包裝讓人好奇”林宥嘉”是什麼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6) :
6樓. 路過
2008/07/18 22:32
神祕嘉賓的低音

病態節奏比較快,我覺得還ok

但神祕嘉賓的兩段主歌都讓我有這樣的感覺

例如「。。了  一座迷霧森林  誰的心事  被天使竊聽  泛起漣漪」

「小心翼翼  揭開面具」

「對你說一句  歡迎光臨」

「還在原地尋覓  耳邊聽著  謝幕的歌曲  走不出去」

5樓.
2008/07/18 15:42
低音

林宥嘉的低音我認為是他的一大強項

神秘嘉賓與病態中的低音我認為都在水準之上

請問樓下是聽到哪裡覺得下不去?

4樓. 路過
2008/07/17 23:12
請教「神祕嘉賓」

梁先生的樂評讀來很有意思。

因為我對音樂了解很有限,純粹只憑感覺聽歌曲。

對於您說Yoga音樂凌駕歌手之上這樣的評語,頗有同感,

只是無法像您說得這樣清楚。

想請教一處地方;

我每次聽「神祕嘉賓」都覺得他的低音似乎下不去,有點壓著喉嚨唱,

讓我聽得不禁喉嚨也癢起來。請問您覺得這是他故意的嗎?是我的錯覺嗎?

因為聽說他的音域很廣,可是我就是覺得他的低音好像不太行耶。

是我錯了嗎?請您為我解惑。

另,有點不同意您說到他的造型,

我其實還滿喜歡的。我覺得他的專輯很有想法,MV也很棒!

或許以您專業的角度來看,過度了些,不過,對純聽眾來說,還不錯啦!

個人看法。

3樓. 金魚
2008/06/22 00:19
林宥嘉就是林宥嘉

你好~

首先謝謝你花時間聽完了這張用心製作的專輯~

不同音樂的確會讓聽者有不同的感受~

這的確是一張無法滿足您聽覺的專輯~

但卻是我今年以來聽到最具誠懇的專輯與最能打動我的音樂~

2樓.
2008/06/19 20:38
20歲的男孩就只能唱20歲的歌嗎

對啊~你覺得林宥嘉到底該唱什麼歌呢?

其實以這張專輯來說多元的曲風造就了很多面的林宥嘉

有俏皮的成熟的內斂的

我覺得歌手本來就該有得多面

否則一下就失去了新鮮度了吧

1樓.
2008/06/18 10:50
疑惑

我比較好奇

寫這篇樂評時

閣下心中似乎已經有了林宥嘉該是什麼的定見

能否講明確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