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們離文明還有一段很長遠的路
2021/12/28 15:48
瀏覽1,367
迴響6
推薦67
引用0

四哥,直到頭七的今天,我真的仍無法相信;冬至那天拜拜的聚會,竟是您與姐兄弟們最後的聚會。真無法相信,真無法相信,真的無法相信!!!

隔天早上接到醫院通知,去到加護病房時,心脈儀表螢幕上,已呈現一條水平線,腦部血液腫脹地把您眼部撐得突起淤青,我真不願意認出:這就是18小時前還和姐兄弟們有說有笑的您。

老姐誇您麵炒的好吃,讓我覺得委屈,因為上次我炒麵時急著起鍋,讓老姐嫌麵條還很生硬,您立刻幫我緩頰說「這次失手而已」。

「每年做肉粽練出來的功夫,當然不錯囉!」結果您老婆還要您謙虛一點;講到這裡我還真不得不佩服您的真功夫,每年都可以吃到您親手做的,比外面真材實料、還要好吃的肉粽(唉,以後完全見不到了!)

我還記得您上初中時,我才國小五年級,那時母親要四出幫傭洗衣,二姐、三哥周日有時也必須去工作;只有我們兄弟倆在家,中午時,您竟然拿出看家本領,炒了一道蘿蔔乾炒飯給我吃,讓我好佩服您。

後來我們讀同一所高工,學校的書法、作文比賽,您總是會得獎,讓我與有榮焉。您高三那年寒假突發奇想,要到市場寫春聯賺外快;於是我商借了國小同學店家門口,同時也為店家帶來人潮;隔年您去當兵了,我國小同學不知道還在問:「今年還要不要擺攤?」

我快退伍前,參加了師部黨員大會,營輔導長命令我投票給特定人選,但我跑票(註)了,回到單位被營輔訓斥加恐嚇退伍後提起軍中往事,我知道您也曾參與政戰業務,我不解何故,既是「秘密投票」,營輔為何會知道我跑票?

您笑我好天真,還好有順利退伍,否則真有當不完的兵;「那每張票都有特定記號,哪能讓你隨便跑票。」即便如此,蔣經國強力的經濟建設,讓我對黨的信心還沒動搖

那年年底正要舉辦「增額中央民意代表」選舉,您要我去參加黨外人士所辦的「問政說明會」,我不肯;因為我認為這群主張「台獨」的人,只不過想成為另一群的「政治新貴」而已。您無奈地搖頭對我說:「我們離文明還有一段很長遠的路」。

結果旋即發生台美斷交事件,選舉也因此停辦。在1980、90年代,正是台灣民主運動風起雲湧的年代,您下班後總是往那群黨外人士的圈子跑;媽好擔心,我也無法理解您。隔年發生「美麗島事件」,由於立場的對立,讓我覺得您變成另一個人;而我常在換工作,不是老闆炒我魷魚,就是炒老闆魷魚;也使您極度不理解我。

有一次我剛上不久的班又弄丟了;您認為我個性有問題,才會常搞這種「飛機」,要我檢討自己哪裡出問題,我很不服氣,明明是別人整我,卻又說不清楚,所以憤而離職;吵到最後您很火大,動手教訓我,卻讓三哥「公親變事主」。

後來我索性離開臺北,桃園工作,那段期間我們更陌生了;然而我也在不斷地換工作中,思尋我個性上的缺失。社會的歷練,讓我開始學會用對方角度來回頭看自己。

多年工作後,我也開始發現這個雖號稱「民主」,卻沒任何「說、、讀寫、畫」自由的虛假社會,我終於明白:經濟建設硬體的設施,只是使國家邁向現代化的因素之一,卻無法就此可以讓國家完全走向文明;如果人民連基本的人權,隨時都會受到國家公權力的剝奪,何來真正民主?之後我們談論話題的內容,開始有了聚焦。

1994年,李登輝雖已實質掌握了國家的權力,台灣的天空仍遭執政者所壟斷其實我對這『民主之父』是有意見的)。尤其是電子媒體;民主電台仍常遭受抄台之苦。後來在民意壓力下,願意釋出部分頻道,卻故意提高建立電台資金的門檻,必須俱備5000萬的資本額。

您為了幫忙籌集建台資金,運用您自己銷售儀器業務經驗與人脈四出籌集;媽說不過您,只會對我埋怨:「自己公司的業務不顧,卻只會幫人家。」我能理解您,但對歷經「二二八」與「白色恐怖時期」的母親而言,我怕說了反增加她的擔憂,只能對她說:「伊的某就沒講話,汝做老母就不要去操煩。」我對您提起這件事,您卻笑笑的對我說:「我的業績都是這些朋友幫忙的,是我去還人家的。」我才發現,原來台灣的公民力量,一直是推動台灣民主運動的能量來源。

之後母親患心臟病十多年,寒冬之際好發病,每次進醫院都是您幫忙找到病床。我才見識到您的人脈廣闊;尤其後來在母親的告別式上,我更看到連當時的某些政要們也出席,才發現您在台灣民主運動上,所投注精神的回饋;讓我為當年自己的想法感到慚愧。

還有一次,您朋友公司總務課長出缺要我去,我卻對自己缺乏信心不敢去;於是您罵我:

「你不是懷才不遇嗎?真有機會給你,卻又不敢挑戰你自己!…。」這一次,我乖乖地聽您教訓。從此以後,我開始學習面對困難去解決問題,而不是迴避問題;就像您所說的:「迴避問題,只能是你還沒找到解決方法之前暫時為之,如果你不敢正面面對問題,這個問題的本質就會跟你一輩子,直到你敢面對它為止。」

然而這次您這樣猝然走掉了,我還真不願意面對啊;握著您餘溫的手掌,千言萬語不知從何說起…。撞到您的那個女人,她說她沒看到您,所以才撞到您,我無法接受這種說法;您是走在斑馬線上吔,她怎能說沒看到您?

這讓我想起剛拿到汽車駕照時,您那時用您的車子,要讓我適應實際道路狀況。您還叮囑我;「遇斑馬線時,一定要先停下來讓行人先過,這是一個國家的文明指標。」我笑著對您說:「您認識那麼多立法委員,請他們好好修法呀!」

您回我:「國家文明,不是用嚴刑峻法達成的,而是多數人有了人權的觀念;這個國家才能產生文明。」我的民主觀念,就是這樣被您一點一滴的潛移默化來得。

我不知道那肇事者,是不是真的沒看到您,但我可以肯定她沒有禮讓行人的觀念,因為您是那天一群人的「先行者」,就算真的沒看到您,總該看到您後面的朋友吧?!看到有一群人正要過馬路,她怎能不禮讓行人呢?

回想起四十多年前,對我無奈地搖頭說:「我們離文明還有一段很長遠的路…。」的那一幕,我心好痛,好痛,好痛!

四哥,您放心走吧;台灣已經步上了民主道路,我們雖然離文明還有一段距離,我會努力,台灣多數人會努力,一定可以達到。

附註:

「跑票」,即為脫離黨部原規劃人選投票的行為;以前執政黨為鞏固權力,在選舉投票前,都有規劃好責任區域,組織幹部必須將責任區域內的票源固守住。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6) :
6樓. 芊汩【極目遙天悠悠】
2022/01/13 22:59
行走或行車不是自己小心就好, 交通意外每日都在發生
向大哥緬懷您大哥,思念才會痛心

新年囉~心情要轉彎哦!^^

謝謝芊汩的關心,是啊,當然不會讓自己一直沉浸在傷痛裡,但也開始思考要如何讓這種意外減少。

我前面舉盲者過巷口的例子,可以看到我們社會的駕駛人不尊重行人觀念者所在多有。

而因為那位肇事者,她當時遇斑馬線若有停下來,這件憾事就不會發生。

向陽春2022/01/14 00:29回覆
5樓. Flying Eagle
2022/01/08 16:47

滿滿對兄長的思念,令人動容。請節哀!



感謝 Flying Eagle 的關懷,台灣雖已實質民主化,然而在人權觀念上,仍有待加強。而汽、機車駕駛人,在過行人斑馬線時,未禮讓行人所在多有;他(她)們不知道要禮讓嗎?

事實上在我們已往各級教育裡,可都有教育過,但在實際生活裡,若欠缺尊重行人的觀念,這種憾事仍會發生。

向陽春2022/01/08 17:48回覆
4樓. thy 祝賀 母親節快樂
2022/01/05 11:09
端賴教育提升認知

平民百姓  

食衣住行的生活平安是最高訴求!


 

前幾天過一處巷口,看見一盲者要過巷口,於是我擋住一部正要進入巷子的機車,卻引發那機車騎士不滿。他竟然辯稱,他已經有看到並準備停下來(若真如此,我就不會擋他機車了),怪我多管閒事;這種人還真會耍賴!

向陽春2022/01/06 13:38回覆
3樓. tzi
2022/01/01 12:29
在國外, 人行道上, 有人在走,

開車的人,都要等到人走完,

才能轉彎.

行人走一半,也不准轉,

國外都要嚴守規則!

請節哀 .

感謝 tzi 的回應,事實上在這方面,台灣人開車還很欠缺這種觀念,所以「我們離文明還有一段很長遠的路」。

向陽春2022/01/01 14:56回覆
2樓. 浮生
2021/12/30 18:48
行車者真的要懂得禮讓行人過馬路,希望這樣的憾事不要再發生,也請您節哀。

感謝浮生兄的關懷!

尊重他人、關懷弱勢,乍似我們常可以看到的觀念字眼;然而從無到有,進而觀念的建立到行動的實踐,往往都是一條漫長遙遠的道路。

唯有不斷地呼籲與散播觀念,才能減少這種憾事的發生,這也是我之所以將家事形諸於公論的本意。

向陽春2021/12/30 22:32回覆
1樓. 向陽春
2021/12/28 19:14
一定要禮讓行人

只要出門,不管你(妳)有沒有開車,必然有步行的一段路。

行人是在所有用路人中最弱勢族群,因此開車族朋友,一定要禮讓行人。就像我們要禮讓身心障礙朋友一般。

如果沒有這個觀念,開車族的朋友,也有可能成為受害者(我四哥就是因為要去取車,走在前頭)。


真正的台獨,是思考、發現台灣人民與土地的永續發展關係。也唯有當妳(你)用心思考、發現這種關係之後才能明白:妳(你)的未來在哪裡。
肇事者,我願意相信妳沒有「殺人的故意」,但妳經過路口斑馬線,沒有停車禮讓行人的行為,就如同酒醉駕車一樣不可原諒! 向陽春2021/12/29 01:3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