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水天搖影】 (之一) - 『類非典』武俠短篇
2009/06/08 09:36
瀏覽1,174
迴響0
推薦6
引用0

『類非典』武俠短篇

水天搖影 ( 一 )

【這是我的一篇舊作,是 SARS 正流行時寫的。時下竟又有『豬流感』之出現,並有逐漸蔓延全球的趨勢,因而再次貼出。由於原文較長,今分兩次刊出 。】

由三都抵達榕江時,新月甫昇過樹梢。施展輕功,水羲兒向都柳江支溪上的一座風雨橋掩近。為時雖晚,橋上仍聚著四五對青年男女。這兒是侗族地界,他是水族,故須份外小心。尤其『古州大款便設在這榕江寨內。繞過風雨橋,不遠處一座羅漢樓飛揚高聳。

數日前他自『水書』上發現,一樁極其凶險的大難即將降臨。身為水書先生,禳災是他的職責。依書推算,他當向東偏南,疾行百里勘探 ……

羅漢樓又稱鼓樓,遠遠望去,此刻樓內燈火通明,人影幢幢。樓外數名守衛竟都是兵備道明朝朝廷的兵士。難道真有什麼大事將發生?或苗人又起事,兵士來鎮壓?
找了一隱蔽處盤膝坐下,摒除雜念,他將師門至寶『辰星晶玉鐲』套上左臂,運起『小瑯環如意吸星大法』。

依訣吐納,他很快與臂上晶鐲化身一體。透明的晶鐲此刻出現層層煙嵐,而雲煙翻湧中,又閃現點點星光 ……

他睜眼仰頭 …… 天上眾星也似乎隨著鐲內星光的明滅正向他眨眼 …… 開頭這一刻是他運功最緊要的關頭,『小瑯環如意吸星大法』就有這一個先天的缺陷,運功開始,一股燥熱的濁氣會直襲丹田。他的姨母,也是他師父,曾語焉不詳地說過,他母親便因練功不慎走火入魔,而提前結束了生命!

他抱元守一化鍊那混沌濁氣,濁氣之起似乎每次都不同,此時係由肘肱內側冒出,他相信這必與一日的時辰有關。但無暇細想,他漸進入渾然無我的境界。他聽到不遠處似有一對野鴨交頸而眠 …… 一隻田鼠正在覓食 …… 不過他須諦聽的並非這些有趣的天籟,而是羅漢樓內人類的喧嘩 …… 他藏身處離樓尚遠,只有那語絲諷片在他耳膜上寧憩積澱 ……

人數不多,話語夾著笑聲。侗人喜打油茶,又貪杯。他們是在喝茶呢?還是在喝酒?由語調分辨,應是官話,大概在接待官員,但談話的內容是什麼?他進一步凝聚秘功 ……

(對話者一亮)湖廣 …… 來 …… 見
(一尖)男 …… 來 …… 被
(第三者加入)久也 …… 高明 …… 高
(眾人狂笑)

他們是在討論各省的治績嗎?

(尖聲)兄 …… 度 …… 五倍

莫非,是藥材?

(亮聲)見 …… 情況
(尖聲)瘟疫 …… 開

他吃一驚!對瘟疫他不陌生,七年前 — 即嘉靖十七年,廣西發生瘟疫,當時他才十三歲,與姨母、和孿生妹妹水媚兒,棲身在大苗山苗人區,緊練兩門別走蹊徑的功夫 — 『小瑯環如意吸星大法』和『小極樂含妙啐影魔舞』。

(突然一個沙啞喉音)三都 …… 恨

他不禁心神大震!這聲音是兩年前買通武林敗類向他下毒的陳蒙爛土寨的雷土司!中毒後他眼直口噤,體僵不得動彈,神智卻清楚,遭雷土司手下拖至荒山丟棄。按耐住激動,他掩近鼓樓。

密枝繁葉藏好身影,他窺探,不錯!是雷土司!正與鄰座官員低頭私語。他克制衝動,保持冷靜。但立即又悚然一驚!因為樓內有第五個人在座!之前他以秘功諦聽竟未察出。這人是武林高手嗎?看裝束是侗族青年,面目姣好,英氣內斂。此刻淺笑著正細審手中一個獰怖的面具 — 尖頂歪嘴,眼珠特大,是土家族『儺堂戲』裏用的!相傳周朝有方相氏掌大儺。所謂大儺,是一種索室驅疫的儀式。樓中諸人剛才提起瘟疫,但人人臉上卻都一絲得意神色!究竟怎麼一回事?定然藏有陰謀!

這時兩名盛妝侗族婦女鶯鶯燕燕地進來斟酒。他乘機細查眾人。除雷土司外,他又認出滿腮鬍子的是寨老韋福,也就是地方頭領。精黑瘦小的都勻兵備道的顧僉事。不識的除侗族青年外,是一個面容慘淡,未老先衰的中年漢子,這時正賊眼炯炯盯著兩名鶯燕打轉。

但聽韋福問顧僉事:「 …… 都指揮使李大人那兒 …… 」
「都打點好了!」顧僉事尖細的聲音說:「哎 …… 第二批川滇那兒的藥材可都運到?」
「這得問宋土司了!」

原來這病容賊眼的是水東土司!

「 …… 嘿嘿,宋土司怎麼?心不在焉了哇!哈哈!」雷土司狂笑,眾人哄鬧。
韋福向那侗族青年:「九爺剛從漳州回來,福建那兒情況如何?」

原來不是侗族!只有京裏來的才稱『爺』!

九爺沒答話,卻看著兩名婦女。韋福揮手將她們支走。水羲兒突然想起這九爺是誰。人稱『九尾狐』的章九!一套『千幻靈狐掌』深不可測。
九爺聲音不帶感情:「已經有三十多個村莊受到影響 …… 」
顧僉事:「哦?這次效果特佳!?」
章九:「不,可能起了病變,瘟疫大行,恐怕 …… 會一發不可收拾。」
雷土司:「早知如此,應該囤積更多藥材!」
章九:「目前,還沒有任何藥物可以控制這病變。」
雷土司:「那不成問題!只要說四川或雲南發現什麼靈草!」

水羲兒愈聽愈氣!喪心病狂的人,為了賺錢,竟不惜引發瘟疫!

韋福:「 …… 這樣,三都的水源,還要去下毒嗎?預定本月中旬 …… 」
雷土司:「嘿嘿,今早我就下了!等不及!」

水族雷土司竟對自己族人下毒手!

立時氣憤填膺,水羲兒不小心掐斷一截枯枝,他連忙向章九看去。這時宋土司同雷土司爭辯:「就算朝廷重新任命『長官司』,也不見得輪到你頭上!」
原來水族地界本有蒙、皮、雷三姓土司,洪武間幾全數被滅,改流官治理,只少數幾個寨子,仍歸土司管。陳蒙、爛土是其中之一。雷土司顯然想將三都納入自己的控制。這些貪官污吏!不留神他又掐斷枯枝。

這時章九突然起身說:「雷頭兒,時間不早,咱也該走了。」
水羲兒必須作決定,是留下盯住仇人,還是跟蹤章九?不過,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雷土司他隨時可以收帳,這九尾狐的底細須摸清楚!

那章九步出鼓樓時,已換回漢裝。水羲兒暗中尾隨。果然是老狐狸,半個時辰,繞了幾個圈子,才出寨往東南而行。

這時正來到一個林邊,竟突然不見蹤影!水羲兒追入密林。

[未完待續 - 接之二]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