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菅義偉的草履
2021/09/15 01:22
瀏覽775
迴響2
推薦42
引用0

原創新作 - 『腳本』系列小說之   [ 0912.21 ] 

菅義偉的草履

『渡辺家履物』,一個響亮的名字,曾是。如今卻已泛黃、退色。於興盛時期,渡辺家的這個家族事業,曾有四人齊心投入工作,吾妻與二子,如今只剩我一人,守在這京都窄窄一片住家的店面,手工製作著草履。

我是渡辺苇,一名孤獨的七旬老翁。住家的店面位高野川邊,距『錦市場』不遠。但渡辺家卻源自『深泥池』(Midoro-ga-ike Pond みどろがいけ),家父原為上賀茂一間和菓子店的糕點師,而我卻醉心於履物的製作。後為了創業,遷至現址,並與一位印鑑雕刻師為鄰。

深泥池俯瞰圖 

說起深泥池,那是京都充滿著最恐怖靈異故事的地方,實因這泥池本身及其內部的構造極其特殊的原故。

泥沼池塘面積不大,周遭約一點五公里,據說一萬年前的冰河時期它便已存在於此。但如今卻成為一個源頭被阻隔的堰塞湖,唯有地下滲入的水源。

池塘水深雖只三公尺左右,但池底卻是累積了六千年前到八千年前之間沉澱下來的火山灰,像這樣細密質地的泥潭,人只要一掉下去,就是根本動彈不得,如何還想活著走出?

深泥池另一奇特之處,是池內竟沉浮著一個小島,這於夏日會浮起,冬日便下沉的神祕小島,佔據了全池三分之一的池面,竟是千百年來,在此間生長的各式蟲鳥魚獸水草等生物,死後堆聚而成。

原來,由於水質和周圍生態環境的關係,這些死去的有機生物,極難被分解成養分,無法再被循環回收,所以這小島本身,竟是生物遺骸僵化的堆積,而在最上的層面,由泥炭蘚之類的地衣植被所覆蓋而成。

昭和二年,此地已被列為『天然記念物深泥池水生植物群』保護區。後來更擴大到所有生物的保護區,因為人們已注意到,深泥池內,生長著多種瀕臨絕種的水生植物,也發現不少甚至是冰河期遺留到現代的稀有物種,比如能住在水中生活的日本潛水鐘蜘蛛、日本河骨水草、和狐藻。

 日本潛水鐘蜘蛛

這狐藻會在夏秋之際,讓池面穿起一片美麗的小黃花,但其實卻是食肉植物,其匍匐池底的根莖上,有無數小囊,會捕食水中蟲類。

面對如此神秘、古老、沉溺、黑暗的泥潭世界,人類的想像力被無限激發,只要一想起有多少怨靈野鬼溺死池中,卻因屍骸未被完全分解,仍在水中浮沉,泥內翻滾,你就會不寒而慄!

在眾多的鬼怪傳說中,至今仍大為流傳的是一個濕漉漉長髮女鬼的故事。

某夜,一租車司機,於路邊搭上一位濕漉漉的長髮女客,說要去山科區的神風山。車行後,司機悚然想起,山科區的神風山是個火葬場,司機自反光鏡看向後座,更吃驚的發現該女子不見了,趕忙停車往後座檢視,只見座位上留下一灘濕漉漉的水漬,長髮女子不見蹤影。

我遷出偏遠的深泥池,來到高野川畔創業的初心,是要為我每一位顧客,做出一雙雙最稱腳的履物,不論是下駄(げた  木屐),是草履(ぞうり  Zōri),還是雪駄(せった  皮底涼鞋)。我堅持要為每一位顧客,量取腳的大小尺寸,以便能精確的打造出一雙最稱腳的草履。

比如我並沒有將履本體 (即履底) 的長度,約略的訂出大、中、小三款,讓人自行選取。而是對於前緒 (即腳指夾住的部分) 和鼻緒 (即扣住腳背的帶子) 那就更講究了。

創業之初,並沒有多少人在意要買一雙完全稱腳的草履,直到有一天,我將一隻有粉紅鼻緒的女式草履,不慎掉進水缸裏,撩起來後,隨手將之放在門口一側,以便晾乾。

這時正好有一位女客上門,對這隻濕漉漉的草履十分好奇,開始詢問這是怎麼回事。

不知為何,我竟一時心血來潮,向她說起深泥池畔那個濕漉漉女鬼搭乘出租車的故事,這隻濕漉漉的草履便是當日留下的,也是我前日回鄉時於深泥池畔的草地裏發現的。

她笑著說我真會開玩笑,可是之後,我發現周圍數里內的幾乎所有女客,接踵上門,訂製了各種類似樣式的草履。

不久後,我又接獲一份極特殊的訂單,製作二十雙ぽっくり下駄,即一種訓練舞妓 (即做為藝妓學徒的幼女) 所穿的高蹺木屐,這間藝妓班,當時只收了六名舞妓。因此於之後有三個場合這六名花枝招展,迷你的鶯鶯燕燕,由兩位末牌藝妓領著,因為頭牌,二牌,甚至三牌藝妓都絕不會出這種差事的,來我這店面先是量取她們的足屐尺寸,然後試穿,最後交貨,每次都吸引了數十名鄰里和遊客的圍觀。

 藝妓與舞妓之履物

這些都是『渡辺家履物』鼎盛時期的榮光歷史。

遷至高野川邊,與我隔鄰的是一間刻印的藝坊,『烏丸印鑑』(Karasuma Hanko からすま はんこ),東主田井貞銘是位謙謙儒者,於漢字研究造詣極深,又刀法精湛,因此他的刻藝備受當代藝術家與學者的喜愛與推崇,我與他也成了至交。

令人婉惜的,他英年早逝,又不曾收徒,也無傳人,他的獨子田井宏文志不在此,竟未能克紹箕裘。

不過,年輕的田井宏文實際上是個青年才俊,對父親的印刻技藝雖無法發揚光大,卻因著非凡的創業頭腦,將家傳的事業,竟成功的轉型推向廣大的年輕一代。

首先他在離這兒不遠的西邊『錦市場』內盤下一間店面,重新開張,也改了新名為『烏丸印房』(Karasuma Inbō からすま いんぼう),推出的產品,更有重大的改革突破。

他放棄了以漢字為主,僅供文人雅士流連把玩的藝術性和學術性的印章雕刻,而改走大眾路線,烏丸印房內展出了大量的小型木章、橡皮章、塑膠章,章上刻的卻是專一的圖案,有時是一株小草,一片雲,一朵櫻花,又有名人的卡通頭像,比如伸舌搞笑的愛因斯坦,或文學家的小像如夏目漱石等。任何通俗文化的題材,都能入印,再配上各種色彩的印泥,讓人愛不釋手。

田丸印章 小狗撒尿

這些讓人愛不釋手的小小精美圖案,當然成了由上班族,家庭主婦,到中小學生,都因喜愛,進而選購、收藏,形成了一種持續不衰的風氣,所以『烏丸印房』新舊顧客絡繹不絕。

田井宏文計畫遷業之前,曾和與其父至交的我,多次長談。他透露,多年前他便注意到,當今政府,由於網絡的不斷發展,利於推行數位化管理,因而就有了去印章化議題的討論,所以他也開始思考如何創新自救,來應對印章文化的逐漸式微。

果然,去年九月,菅義偉首相在一次行政數位化的會議上,指示將於 2025 年年底前要完成各地方政府行政系統的數位化。

而田井宏文所想到的對策,果然是成功的,將印章文化拓展到廣大的群眾,和年輕的一代。這從他將店名『烏丸印鑑』改為『烏丸印房』便可看出他頭腦靈活聰明的地方,『印房』這一字 (いんぼう),與『陰謀』發音相同。

當時他曾力邀我將『渡边家履物』也一同搬去錦市場經營,可惜我當時已屆退休年齡而未能跟進。

錦市場內,有一『錦天滿宮神社』,規模不大,供俸的天神為菅原道貞,是位真實的歷史人物,被尊為雷神和學問之神,也是日本的四大怨靈之一。怨靈,乃因生前遭受極大的冤屈而死,死後怨氣不散,因而成了怨靈。

 錦市場內的  錦天滿宮神社

菅原道貞乃醍醐天皇時代的名臣,因權高位重遭忌,被陷害鬱鬱而終,他的四子也具遭獲罪流放。他死後,京都出現不少異常事件,皇宮內清涼殿並突遭雷劈,多人遭雷劈死,死者又多是當初陷害他的人。


三個月後醍醐天皇也逝世了,朝廷因心生敬畏而恢復菅原道貞的官職,赦免了他的四子。民間也逐漸信奉他為雷神 ( 認為他能操控雷電 ) 。又因他學識淵博,同時被尊為學問之神。京都的『北野天滿宮』是他的總本社。

退休後,渡边家履物也歇了業,平日,我多數邊看電視邊打盹。

今年四月十五日,電視上見到菅義偉首相訪美的實播,只覺得他像文樂人偶般,依著白宮為他安排的腳本,做著動作。先是對著美國黑大個防長鞠躬如儀,又往阿靈頓公墓祭拜美軍陣亡將士,次日,當他與拜登一對一會談時,又被招待吃漢堡包。

菅義偉訪日  與拜登一對一會談

美國給出的這一個腳本,是一雙適合菅義偉穿的草履嗎?

最新的消息,菅義偉本月三日宣布不會參加自民黨黨魁選舉;並將於二十三日再次訪美, (出席美、日、印、澳四方會談) ,這次美方又會招待他吃什麼呢? 熱狗嗎?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原創小說連載
下一則: Fantabulous Narrations Web Sit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 :
2樓. the flying kite
2021/09/15 09:07
高興讀到您的新作。
先生博古通今,筆鋒細膩洗練;此篇該是您另一新作的序章吧?

Maria 格主,多謝您的蒞臨與留言,不瞞您說,我的『腳本』系列是帶有實驗性質的,基本設定如下:

1 偏向於微型小說

2 與當下政治新聞發生的事情有關 ( 當然也並不排斥其他性質的課題 )

3 每篇都以第一人稱來寫,男女老幼,甚至獸畜物件,都可能

4 每篇都有相當明確的一個主題或意念,好壞兼容,善惡並進。

我個人覺得,其實這應是一個相當有趣的寫作練習,作者須幻化成各色人等,溶入角色,還要自圓其說。 『腳本』意指,人生在世所有行為都按照某種腳本而作,有人給來的,有自己給出的,照不照做,就隨自己取捨了。

這一系列下一篇題目叫『好萊塢的白宮』,屆時我將幻化成電影製片和導演。應該是很有趣的,只是我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完成。

PJ Chuz2021/09/15 23:50回覆
1樓. PJ Chuz
2021/09/15 03:54

開在深泥池畔的 "多賀良屋" 和菓子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