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金瓶麗人》 【第五十六章】 金明上河圖的秘密
2020/10/28 13:44
瀏覽461
迴響0
推薦23
引用0

秦九數書九章

【陰陽三煞半系列小說】《金瓶麗人》   

《前文提要》

武林流當大拍賣正在舉行大軸擂台有獎大賽,獎品是那幅有古怪蝌蚪文的九宮圖──『金明上河圖』,先是有金友德聲稱自己知道此圖的秘密,此人乃已被毀的溫州莎家堡的總管,於溫莎堡被毀後便銷聲匿跡,因此被懷疑是他被叛故主而投靠了毀堡的組織。

金友德正在向六朝奉交涉領獎時,卻被台下鳳凰山青鳥山莊的藍護法喊了下來。

藍護法向六朝奉顯示了一根藍色羽翎,原來她是來向大會討回青鳥山莊紅護法丟失的一根紅色羽毛。

六朝奉答應將紅羽還給她,她便也想爭取那幅『金明上河圖』,不料也被當場另一黑衣蒙面人攔截,此人自稱冥王更聲稱知道此圖的秘密。

藍護法以傳音入密功夫,與他交談數語後,放棄爭圖,於臨行前,向所有的人宣布,青鳥山莊主人西王母褚彝芳,將於蟠桃成熟時,箋邀所有武林同道,前往出席青鳥山莊的開山立派大會。 

【第五十六章】          金明上河圖的秘密 

此刻已整過妝,容光煥發的無鹽大士,暫引櫻桃破地宣佈﹕「有獎贈答擂台大會現在重新開始!」頓了一頓又接說﹕「剛才有一位貴賓宣稱他知道本圖的秘密,」她朝向可能是冥王的那人說﹕「請這位貴賓遵照大會規則自報名號。」

那人緩緩站起﹕「本座就是冥王!」

全場一陣騷動。那冥王雖然在武林中成名已久,但近年來似乎有些銷聲匿跡,極少在公開場合出現,再加上冥王據以成名的冥王指和冥火令是十分霸道的一門功夫和暗器,所以大家不期然的對冥王有些害怕。

無鹽大士﹕「請揭面紗。」

「本座一貫如此裝束,從不取下面紗。」

無鹽大士轉身向六朝奉稍做請示後說﹕「可以!但請出示身份證明!」

「怎麼妳竟敢懷疑本座!好!今日就讓你們開開眼界!嚇!呀!」喝聲中,冥王披風敞開處,握著劍訣的右手食、中二指舉起,那兩根手指突然轉成黑裏透紫的顏色,向著相對方向的那根紅色大柱子遙遙點去。

「不好!他要施展冥王指了!」在他指風籠罩範圍內的觀眾紛紛彎腰抱頭躲避。

只聽得喀喳一聲、篤一聲、和啊一聲,原來,那柱子旁站著一名某皇親的侍女躲遲了一步,頭上玉簪突然斷裂,女侍立時嚇得暈倒。那大柱子上卻應聲出現一個手指寬的印子,另外那屋樑也因震動而落下一些灰塵。

「哈!哈!這哪有什麼稀罕哪!」六朝奉這回親自站了起來說。

「哼!妳且看看那指洞!」冥王拇指和食指向著柱子又是遙遙一圈一彈,那柱上的指印突然化成齏粉散去,露出一個深洞。

六朝奉似乎仍然未被冥王所顯示的功夫說服﹕「本座

可是她還沒有說完,另一人一聲嬌喝站了起來﹕「冥王!老娘正要找你算賬!」

眾人聞聲看去,原來是蔡寀,柳眉倒豎站在那兒。

「蔡夫人,」六朝奉皺眉﹕「如果蔡夫人有意參與奪圖,請稍候片刻,待冥王回答了本圖的來歷,並證實可信後,本會便將擂台開放,進行比武以示公允。」

蔡寀,也就是通靈子名人錄上『兩蔡一湯』中的兩蔡之一,廚藝深得小相爺的贊賞,與金鳳一樣是小相府第一紅人之一,難免恃才傲物,又因極少在江湖上走動,大家對她的師承雖然並不太清楚,但都知道她年歲已不小,卻特別天真任性,所以有些難纏,又最喜自稱『老娘』!

「老娘對這圖才不稀罕!除非妳將忽思慧*的食譜弄了來,才對老娘胃!但這臭狗屎冥王!把咱師父的寶貝偷走了!咱跟他有不共戴天之仇!」

蔡寀燒菜又香又好吃,說起話來不太可聞!

「妳師父什麼寶貝給他偷走了?」如果今日她自報師承是最好不過!因而六朝奉追問。

蔡寀沒有理會六朝奉,卻直指冥王道﹕「冥王!你快把咱師父一十八顆火齊珠還給我!」說時遲那時快,蔡寀手腕翻處,左手已然多了一把粉紅色的玉質匕首,右手五指上,竟套了五根彩帶!

有人認出這把匕首﹕

「啊!玫瑰匕!玉蛛夫人!」

「啊!玉蛛夫人也來了!」

「胡說!玉蛛夫人都可以做你的祖奶奶了!」這是通靈子在糾正身旁一名年青觀眾﹕「蔡夫人是玉蛛夫人的嫡傳弟子!」

權永娥亦不禁動容,沒想到蔡寀竟是武林三夫人之一玉蛛夫人的傳人!她向蔡寀笑著說﹕

「蔡夫人請暫息怒,依咱看這個冥王是否真能執掌陰羅寶殿恐怕還有問題呢!」

玉蛛夫人來頭不小,所以權永娥連『本座』的稱謂都自動省下。

蔡寀﹕「老娘看那冥王指確實不差。」

權永娥﹕「蔡夫人有所不知,昨晚據大會安全人員報稱,約於子時,有人悄悄闖入這個會堂,經事後搜查,並沒有發現任何東西失竊,本會正感奇怪,如今恐怕闖入之人,目的就是在柱子上動手腳!」

蔡寀聽說,半信半疑,但收起了玉匕和蛛絲緩緩坐下。

冥王大喝一聲﹕「哼!妳仍然懷疑本座!」他又揚指要點──

權永娥﹕「且慢,咱們在擂台比武之前,倒也不用特別顯示武功,除了冥王指,你為何不取出那冥火令!真正身份自能見曉!」

「哼!冥火令不殺人絕不收回!妳可是想找人獻祭!」

權永娥想了想,然後唰一聲打開那柄大鐵扇﹕「你可敢在本座的鐵扇上點上一指!?」

冥王厲聲說﹕「權永娥!當今世上恐怕只有本座知道此圖的秘密!妳廢話連篇!是否想自食其言!」

權永娥﹕「哈!哈!就知道你不敢點!你是真是假咱們心裏有數!不過你要是真的知道此圖秘密,只要沒有人能贏過你的武功,此圖自然歸你所有!你說罷,首先,這圖叫什麼名字!」

「金明法師仿河圖分上下兩卷,這是下卷!」

「你又如何知道這是下卷?」

「仿河圖上卷並不是圖,而是文字!此圖雖然只展開中段但只需看那金明法師自創的九宮河圖,便可判定是下卷!」

權永娥繼續問﹕「金明法師又是何人?」

「那金明法師乃一不出世的奇人!中年遠遊異域,不幸病逝於天竺──」

「此話豈不令人好笑!」權永娥抓出冥王話中弱點﹕「那金明法師既稱法師,當信奉道教,又怎會往天竺雲遊?!難道他中年後竟改信了佛教不成?」

全場紛紛贊同六朝奉的質疑。

冥王﹕「哼!妳不信也不成,金明法師曾往天竺求道,證據便在這圖上!」

權永娥向圖看了看﹕「這圖上一無佛像,二無偈語經咒,證據何在?!」

「妳可知一如蝌蚪文字的那些符號究竟是什麼嘛?」

權永娥沒有答話。

「那是住在天竺的回回們所用的數目字──」

權永娥﹕「數目字?!數目字在這圖上又有什麼用呢?」

冥王﹕「這,或許是金明法師研究秦九韶《數書九章》*的心得,恐怕要等到那上卷出世,方得解開下卷的秘密!」

權永娥沉吟片刻,又轉身與四、五朝奉商議,最後終於宣佈﹕「不錯!本會可以接受你的說法!宣佈此圖可以歸你所有。」

冥王﹕「如此多謝了!」

話聲未了他已經像大鵬鳥似的飛身上了台。

權永娥﹕「且慢!」她揮扇跨步擋在畫前。

「大會規則豈可變更!即便無人向你挑戰,你也須接下本座三招方可取圖!」

冥王恨恨退過一旁。

六朝奉示意無鹽大士接下去主持。

無鹽大士啟唇﹕「這位自稱冥王之人所提出的此圖秘密,經四五六當鋪三位朝奉一致通過,同意認可,按照大會規章,若無人提出異議,或無人願意以討教武功的方式上台挑戰,則此圖便將歸他所有。現在本人以大會司儀的身份,將問三次,有異議,或想挑戰之人,務請把握機會,在三次發問之前迅速提出,三問之後若仍無人反對,則三位朝奉的決議便算通過成立!」

無鹽大士舔了舔嘴唇,台下不少人不自覺地也舔了舔嘴唇。

「這是第一問﹕是否有那一位對剛才自稱冥王之人所提出的說辭,有異議的?或者,沒有異議,卻希望以比武過招,勝者取圖的方式向他提出挑戰的?」

試想這麼一幅圖,一非山水花鳥,二無筆墨意趣!僅這些個撈什子的圖案文字,一點看不懂,什麼用途又說不上來!則要來何用!

再說,若想爭取,還得面對這看上去十分不好惹的冥王,這擂台比武的代價,委實不上算!所以第一問後,全場無人出聲。

至於金鳳、麻葉子他們,當然等別人過招之後再接手上去比較划算,所以暫時觀望也沒有回答。

無鹽大士美目流盼全場﹕「第二問,是否有人秉著渴求知識,研究學問的興趣,為了滿足自己好奇心的需求,願意向這位自稱冥王之人討教過招,以爭取這一幅圖,來加以研究探索,以解開其中的奧秘?」

台下觀眾不禁心想,這午夜香唇人嘛長得美不勝收,看著又妙趣橫生,聽著還真是個第一流的推銷員,不禁愛她愛到骨頭裏!

無鹽大士指著台下一名觀眾﹕「喂!你!」

那是山東來的李寶(也就是晚到而與小丁發生爭執的那個),慣耍大刀;乃山東夜叉李貴的弟弟,李貴今晚有一場表演,不能分身前來,將請柬給了李寶。

「俺?」李寶指指自己。

「對!就是你。如果要你猜,你想這圖會是做什麼用的呢?」

「俺,俺,認不得那彎彎扭扭的泥鰍字。」

「不是泥鰍字,是蝌蚪文。」

台下有人發笑。突然一個嬌稚的聲音說﹕

「我可以不可以猜一猜?」

「當然可以!」

無鹽大士循聲看去竟是權永愛。觀眾見這充滿青春氣息的女娃,長得跟鐵扇公主十分相像,只是更為稚嫩。

權永愛﹕「據這位自稱冥王之人說,這圖上文字實際上不是文字,而是某種異域的數字,我想既與數字有關,便和算術也有關係,我讀過九章算術,今晚不論是誰獲得此圖,我願意和他或她合作,一起探求其中的奧秘。」說完坐下。

「多謝權姑娘!好!這是第三問,是否有那位希望能與權姑娘合作埋首研究圖中奧秘的,請務必把握機會,不可錯過。」她又巡視全場。

於是麻葉子緩緩站起身來﹕「我想向冥王討教幾招。」 

 (下週續   ─  【第五十七章】   比武奪圖 ) 

* 秦九韶《數書九章》

秦九韶(1208年-1268年),南宋著名数学家,1247年完成著作《数书九章》,其中表述了一种求解一元高次多项式方程的数值解的算法——正负开方术。 

* 忽思慧《飲膳正要》

忽思慧,生卒年不詳,元朝蒙古族或回回人,中醫營養和食療學家。元仁宗延祐(1314 - 1320)年間充飲膳太醫,元文宗天曆三年(1330年)撰成《飲膳正要》一書,是一部古代飲食營養學專著。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