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金瓶麗人》 【第四十七章】 四朝奉與五朝奉 [ 二 ]
2020/10/05 15:00
瀏覽402
迴響0
推薦17
引用0

紅色羽毛的紅衣主教雀

【陰陽三煞半系列小說】《金瓶麗人》    

《前文提要》

東門士長等,持三鬚娘的書信來見四五六當的朝奉,要求將那幅誰也看不懂的『金明上河圖』,作為有獎擂台徵答的比賽獎品。其實,這次的『武林流當大拍賣』,早已有了擂台徵答的比賽獎品──是一根羽毛── 

【第四十七章】  四朝奉與五朝奉  [ 二 ] 

「哇!這麼美艷──」小丁不禁贊嘆著。

「瞧這顏色呀!」金鳳喊道。

只見金盒裏一根紅色羽毛,竟不知是何種鳥類身上取下的?!那整根羽毛的形態是極自然的波浪狀,而兩排絲縷線條優美的纖毛,其疏密相間之排列無不姿韻天成。那羽管的根部又有一球舒軟無比的白色絨團,而羽毛最迷人處,卻在其顏色,那紅不是微嫌喧囂的朱紅;也不是過於嫵媚的紫紅或粉紅,而是恰巧介乎其間的一種嫣紅,千嬌百媚卻又高貴自尊,紅得不可方物好像一位紅顏尤物擁在純白的狐皮大衣裏!

東門士長不由自主的又想起了那雙他為之神魂顛倒的眼神。

安姬喃喃自語地﹕「難道,會是鳳凰的羽毛?」

申川籟緩緩闔上蓋子,眾人舒了一口氣。

東門士長定定神說﹕「確實是一件奇妙的寶物!希望武林中有人能識得此物來歷與妙用。」

陸漪亭意味深長地說﹕「本鋪推出流當拍賣已有三年歷史,但是自去年才增加了這一項有獎徵答大擂台,是作為拍賣大會最後一項壓軸好戲,想吸引更多的觀眾和市場不料首次嘗試便險些釀成大禍!」

東門士長追問﹕「難道有人下手搶奪?」

陸漪亭﹕「不是,問題出在那贈品本身!」

東門士長﹕「那次贈品又是什麼呢?」

陸漪亭﹕「是一個小小的銀瓶!」

金鳳說﹕「啊!我娘就有一個小銀瓶!」

陸漪亭﹕「不錯!就是那個銀瓶!」

金鳳﹕「她沒告訴我瓶裏裝的是什麼,而且她對這個銀瓶看管得很緊,難道是我娘認出了那銀瓶的來歷?」

陸漪亭﹕「非也?是銀瓶裏裝的東西差一點造成一場無謂的武林浩劫!」

東門士長﹕「莫非有人施毒?」

陸漪亭﹕「幾乎如此,但並非有人起意施毒,是一場意外!卻比毒更厲害!更可怕的『不是毒』!」

「啊!不是人上人!」金鳳叫出了聲。

安姬和小丁根本沒聽過這個名號,兩人大眼盯小眼聽不懂為什麼不是毒卻比毒更可怕?這跟是不是『人上人』又有什麼關連?

陸漪亭﹕「正是!幸好當年本鋪請到少林長老一瓢大師來為這最後一項節目坐鎮,可是當時場面情況相當混亂,由於初次舉辦,咱們自己對這項活動的安全工作也多有疏失。除了一瓢大師坐鎮外,本鋪還請到一位善學口技出名的說書先生,來主持喊價拍賣的工作,他有個綽號叫『能言善道』賈宜箏。」

東門士長﹕「喔!能言子!他不是通靈子的師兄嗎?」

陸漪亭﹕「沒錯,能言子專心面對著全場,沒留意照顧一旁捧著那個銀瓶的小廝,是一個才進鋪工作不久的新手,當時台下七嘴八舌,其中有一個人說想先看看瓶裏裝著的是什麼東西,那能言子沒聽見,那小廝卻聽見了,竟自作聰明伸手去拔瓶塞──」

東門士長﹕「唉呀!不得了啊!」

陸漪亭﹕「這時能言子是站在台中間,小廝站在右側,一瓢大師則在左側一張椅子上坐著,我又坐在他的左側,幸得他眼觀四面、耳聽八方,一見那小廝伸手拔塞,立時一指向他手上麻穴點去,但畢竟遲了一步,小廝依然中毒搖搖欲倒,那能言子轉頭看到,本能地順手攙扶也中毒暈倒──」

東門士長﹕「『不是毒』無形無色,一旦散漫開去,絕難控制!」

陸漪亭﹕「那時我們根本還不知道那就是『不是毒』,一瓢大師急中生智,立即退下他那件袈裟寶衣蓋了過去!」

金鳳又叫道﹕「哎呀!可不就毀了這件寶衣了嗎!」

陸漪亭﹕「一瓢大師這件袈裟乃是他出家之前,一位紅粉知音,以雪山玉蠶冰繭的絲親手織就相贈的,可以說是百毒難侵,一瓢大師隔著辟毒寶衣立即點了兩人身上的穴道,然後運起混元神功將毒一點點逼回銀瓶中去。當時無人知道那瓶中究竟係何種毒物,一瓢大師隔著寶衣為兩人運功逼毒療傷,竟然絲毫無效!」

申川籟此時哼了一聲說﹕「『不是毒』豈有什麼解藥!」

安姬半懂不懂地贊同道﹕「對啊!既然不是毒,那又需要什麼解藥呢?」

陸漪亭沒有理會兩人的打岔,繼續說﹕「一瓢大師百思不解,只得試著將袈裟摺起,收起銀瓶,再向兩人仔細檢查,才發現兩人只是昏迷不醒,卻一無中毒現象!經過嚴判,才確定是那『不是人上人』的『不是毒』──也可以說是他的遺孽了,因為那時『不是人上人』早已被三八指打下南海去了!」

小丁說﹕「『不是毒』頂多只能使人昏迷不醒,那又有什麼可怕的呢?」

陸漪亭﹕「嘿!小老弟啊!你可知道如今這兩個中毒之人安在?」

小丁搖搖頭。

陸漪亭﹕「那小廝中毒較深,早已不治死亡,那能言子如今依然昏迷不醒,由通靈子在照顧,不過因為他是應本鋪之邀請而受害,所以他的所有生活費用全由本鋪負擔──」

小丁不禁咋了咋舌。

金鳳問道﹕「一瓢大師那件袈裟寶衣呢?」

陸漪亭﹕「如今連那件寶衣也不能穿了!」

金鳳﹕「怎麼呢?」

陸漪亭﹕「因為一面有毒,一面沒有毒,只能摺起來放在那兒──」

安姬發問道﹕「可是不對啊!這麼說來,中毒兩人穿的衣服上可不也沾上那個什麼不是毒的了嗎?」

小丁突然笑道﹕「哈!哈!哈!對啊!那麼摸過他們的人也就沾了毒,如此說來那通靈子不早就該翹辮子了嘛!」

陸漪亭﹕「我說,小老弟啊!你,知不知道,這『冰蠶絲』,和『不是毒』的特性呢?」

小丁氣餒地搖搖頭。

「『不是毒』沾膚即入,而且吸附於骨髓之內,除非得到『不是人上人』的『不是解藥』,否則根本無法排出體外,就連混元神功都沒辦法!而那冰蠶玉絲又最具黏性,好像大廚師的那條圍裙,如果是燒魚便有魚味,烤雞就有雞香;可是它又有絕緣的功效,所以才能辟毒,可惜遇上這『不是毒』,如果是其他的毒,那麼解毒之後便能再穿,好像那條圍裙,洗過後氣味自然就沒有了;如今恐怕得等上十年毒性消失之後,才能再度發揮功能。」

小丁聽得半信半疑。

東門士長問道﹕「那個銀瓶呢?」

陸漪亭﹕「一瓢大師拿去轉交給了三鬚娘,請她設法研制『不是毒』的解藥。」

東門士長﹕「原來如此!」

金鳳又問﹕「那麼那根紅羽毛會不會有問題呢?」

申川籟說﹕「據我們研判,紅羽應該是某種稀有鳥類的羽毛,無毒,可能只是某一武林人物的信物。但我們沒有足夠的資料去推測是那一位武林人物!」

東門士長﹕「不知這些拍賣品,噢,不,這些特殊的珍品,貴鋪又是從那兒得來的?」

申川籟﹕「本鋪幾乎與全國各地的典當鋪,規模較大的典當鋪,都有連絡,凡他們認為或推測有特殊意義,或特殊價值的珍品,特別是當斷的,他們就會轉到四五六來,給咱們挑揀,適合的便選入拍賣。」他玉手指指節目單說﹕「像今年壓軸的,也是一幅圖,就是這樣來的。」

沒等他說完,金鳳和安姬便急著問道﹕「是一幅什麼圖?」

可是申川籟還沒來得及答話,小丁不假思索脫口而出﹕「是『精明上河圖』!」

申川籟詫異的問﹕「丁小俠是怎麼知道的?」

小丁﹕「噯,您老叫咱小丁就得了。」

安姬本想說那圖是她弄丟的,金鳳本想說圖是她遺失的,但一想起她們得圖的經過,就不好意思開口了。金鳳總不能說圖是她私下扣壓下來的,安姬截下此圖更不是什麼光明正大的事。即便金鳳可以利用相府的名義去干涉奪取,但相府報失的那張畫是『清明上河圖』,而不是『精明上河圖』。

申川籟﹕「四五六找這幅圖找了已有十年,想不到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大約七八天前,西門府的嚴總管拿了此圖來兜售,說是當斷了的一件東西,他們那兒沒用,相信是咱們這兒要的東西。」

東門士長﹕「是鶴山先生嗎?」

申川籟﹕「不是,是冬大爺,他索價二百兩銀子。」

「二百兩銀子!」小丁叫道。

那流浪漢當得的數目恐怕連五兩銀子都不到,嚴冬轉手之間便獲利至少四十倍!

東門士長﹕「為什麼不就拿『精明上河圖』來做擂台的贈品呢?」

申川籟﹕「這──咱們四五六擂台贈獎的主要目的是為了徵答。」

東門士長﹕「原來前輩早已知曉那『精明上河圖』的來歷和機密!」

申川籟﹕「不錯!本鋪尋找此圖已有十年。」

東門士長﹕「可否賜告?」

申川籟﹕「唔──此圖涉及一樁鮮為人知的武林秘辛,不過本鋪必須保密,得等到拍賣那一刻,才能當眾宣佈。」

陸漪亭插嘴道﹕「啊賢姪,三娘信中提起,必要時,你們都可以幫忙,那可是太好了,申老頭,你看這樣如何?乾脆咱們就以四五六的名義將在座的諸位,和安姑娘的師姐麻姑娘,全都禮聘了過來,在當天幫咱們督督場。」

申川籟﹕「當然這樣最好不過!」

東門士長﹕「但不知我等可以如何效勞呢?」

陸漪亭﹕「咱們先來商量一下,我想,首先,小丁可以在前面進門口處負責督導警衛檢查,拍賣會場是不准攜帶任何兵器入場的──」

金鳳﹕「如此說來,擂台就只准用拳腳功夫嘍?」

陸漪亭﹕「不!咱們自己備下各式兵刃提供選用。」

金鳳﹕「但要是成名多年的獨門兵刃呢?」

陸漪亭﹕「先繳管,必要時可以發還。然後再委屈安姑娘於拍賣展開之前,負責督導對號入座,指揮帶位的工作。」

安姬﹕「但憑前輩吩咐。」

陸漪亭﹕「那麼東門賢姪和金鳳姑娘,則要負起保護這兩幅圖的責任;金鳳姑娘將應邀成為大會的特別來賓,坐在台前第一排,從前方監視著圖;至於東門賢姪,則請隱身後側,從舞台後面監視著圖,申老頭,你看這樣的安排可以嗎?」

申川籟﹕「唔,我再補充一點,拍賣大會一開始,咱們兩個也會在台上坐鎮,但最後這兩場大軸和壓軸好戲,將會由六朝奉親自出面主持,所以東門賢姪和金鳳姑娘只須從旁協助便可。」

東門士長﹕「六朝奉親自出面?難道六當也是一間武林當鋪嗎?」

陸漪亭﹕「不,六當只收一般的當品。」

申川籟﹕「不瞞賢姪說,四、五、六的朝奉,數六朝奉武功最高!」

東門士長﹕「不知是那位前輩?」

陸漪亭﹕「這個嘛──」

申川籟﹕「不瞞賢姪說,恪於拍賣大會的規定,咱們只能暫時賣個關子,此刻還不便言明。」

東門士長﹕「是,兩位前輩的安排甚好,我等自當尊命行事。時候已不早,我等先告辭了。」

陸漪亭﹕「好,咱們就這麼說定了,煩請金鳳姑娘轉告三娘,就說一切請她放心!」

眾人紛紛起身。東門士長說﹕「我們走吧。」

安姬突然說﹕「還不行哪!大拍賣的時間和地點我們都還不曉得呢!」

陸漪亭﹕「哎呀!忘了!忘了!咱們只顧著說話投機,竟把要緊的事一時給忘了!讓我算算──今兒個是──」他掐指計數﹕「喔,還有三天,就是二月初八舉行拍賣。可是麻姑娘這兩天內得先過來一趟討論茶道的事情,那麼地點呢──」

地點是在──

 

(下週續 ─ 【第四十八章】 武林四公子  [ ]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