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金瓶麗人】 【第三章】 聽淫聲麻葉子悟道
2020/01/19 18:39
瀏覽723
迴響1
推薦27
引用0

【陰陽三煞半系列小說】《金瓶麗人》

《前文提要》 

來旺嫂宋惠蓮被西門慶騙到藏春塢來,意欲姦汙。

麻葉子奉師父,北京西山八付庵的八怪神尼之命,往小時雍坊西門府後花園的藏春塢內,取回一本書。不想她剛找到了該書──張三丰無根樹道情二十四首,卻因宋惠蓮等人的來到,未能即時退出,只得躲入內間,在一狹小的櫥隙藏身。

不想這使她有了「第一類」接觸到西門慶奸虐女子的手段,這整個過程經歷,確不險些廢了她全身武功── 

【第三章】  聽淫聲麻葉子悟道 

大白貓也似乎不想見到西門大官人,這時竟別轉了頭捲伏在麻葉子腳背上。麻葉子卻感焦急;和他如此近在呎尺──他會覺察到她的存在嗎?

床邊傳來蟋蟋嗦嗦的聲音──莫非,他在──?

麻葉子念頭還沒轉完,但聽得『咻』一聲,一個什麼東西扔過這邊來,掉在琵琶旁。麻葉子轉眼看去,是褲子──

褲頭都扔掉了,那他豈不是赤身裸體了?

麻葉子臉紅心跳──隔架上那些裸體牙雕的男男女女立時蠢動起來──而且她鼻中又聞到一陣男人的體嗅味。

腦中冒起那些裸雕,麻葉子丹田裏蘊籍的真氣竟開始混沌突竄,才有感應便已上湧,來勢洶猛之極!措手不及麻葉子心魂俱喪!眼見她一身功夫即可能毀於一旦!

萬幸地,那不馴的真氣竟在後腰遭阻!是無根樹道情二十四首!不想這本書今日竟使她免遭一劫!原來就在麻葉子凝氣散氣不能決定是否出指之時,那卷起的書稍稍鬆開,書脊上一處裝訂的線頭正卡在她督脈的陽關穴上,導致真氣無法上通!

她發覺此刻自己不能移動,不能用力,也提不起真氣,她卡在那裏!無暇再顧其他,麻葉子默唸心法口訣,試圖收攝心神──

突然碎了一件東西又使她一震!

是宋惠蓮失手砸碎一個酒杯。

「啊!爹──您──怎的沒──沒──穿──衣服!」

「怎麼?──妳怕嗎?」

「我──」

「男人的身子妳沒見過嗎?」

宋惠蓮轉身﹕「我──我──再端一──一杯──來──」

西門慶跳下來將宋惠蓮抓住抱上床。

「啊!──爹!──您──您要──做什麼?!」她無力地掙扎著。

卡在櫥隙的麻葉子一生再不曾經歷過如此驚慌昏亂的時刻!救助別人已經幾乎成了她的天生責任,可是這來旺嫂危在旦夕,她卻失去了行動能力!因督脈穴道被點,她臉上肌肉僵直毫無表情,可是她焦灼無助的眼珠子卻反映出她耳中聽到的床上所發生的全部醜惡獸行!

西門慶撕掉了宋惠蓮的衣服,並解下她一條纏腳布,再用纏腳布將宋惠蓮的手反綁紮好。

她哭泣懇求他放了她。他發現她比李瓶兒還要白皙,她的腳要比潘金蓮的還小上一點!

她愈急急要提真氣就愈提不起真氣!灼熱的濁氣在麻葉子小腹內激蕩翻騰,她的額頭卻冷汗涔涔,後腰穴道被頂住使她的肩膀手臂形同虛設!

他的毛手蹂躪著她雙乳,吮吸著乳頭。慌亂中她嬌喘著,她的嬌喘卻更激引起男人、女人、和貓的原始獸性!

突然『咚』一聲,那琵琶翻倒下來,大白貓『喵』了一聲三兩跳走出裏間。

西門慶被嚇了一跳,惡狠狠地咒罵著貓。

「原來琵琶在這兒,妳要是肯唱首小曲兒我聽,我就將妳解開了。」

他翻身下床要去取琵琶──

「──我──不會唱──小曲兒──」

麻葉子強忍住翻騰扭擰的內臟,冷汗像熱汗那樣如雨流下。琵琶就在她腳旁,他要是過來取,必然會發現她!

「──對!忘了!讓妳試試一件好東西。」

他改變主意,打開櫥門在屜櫃內翻找著──

他取了仇十洲的春宮畫,和那圓皮罩子回到美人床上。

「這好東西,」他打開春宮圖﹕「是送去給小相爺時留下的,平常人家裏那會有這麼好的春宮!」

他拿給她看──

「妳見過日本婆娘沒有?」

即便在昏暗燈光下,宋惠蓮一眼就見到畫內特別突出的重點部份!—婦人雙腳叉開了被高高吊在樹枝上。另一婦人雙手像她自己此刻一樣被反綁,雙乳遭繩索紮得像一對肉粽!

「爹!──求求您──我──我──不要看!──」

「妳知道像這樣精妙的春宮有多搶手嗎?!我是指不少內眷都搶著要的!」

「──不──我──我──」

「這兒太暗看不清──」

他翻身自床尾小几上將燈移到床頭角落裏的小几上。

「咦?擱這兒的一本書哪兒去了?」

麻葉子感到後背的書在穴道上頂得更厲害了!床上兩人看的春宮一定就是那『倭奴鬥春圖』!她剛才也看過的!

曾在『良知』手裏被壓制的鬥春圖樣,此刻肆無忌憚在她渾噩的腦袋中,剝光了衣服跳著裸舞!她灼熱發脹的丹田小腹使她有想要放尿的感覺!同時她又本能地與腦袋中裸舞的圖像艱苦鬥爭!此時若不是穴道被阻,她必然禁不住張口呻吟!

「──不──我──不想看──唔──唔──」她哭泣著哀求﹕「爹──求求您──」

他又翻過一頁。

「妳看!這個姿勢!有多快活!嘿,嘿,每一次都讓妳五娘叫噠噠叫得討饒!」

他放下畫冊,繼續肆虐著她的雙乳。

「今晚讓妳也來嚐一嚐。」

他搜魂蝕骨的唇與舌,將她一顆活跳的心都勾引了出來。

「不──啊──嗯──」她虛脫無助地呻吟著──

他轉身騎在她身上,解開她另一隻纏腳布,向她的小腳下毒手!在難耐的燋燎裏,宋惠蓮輾轉呻吟──

麻葉子眼光渙散唇乾舌燥──

良知若無「貞善」的禮教作後盾此刻怕不早已灰飛煙滅!便是這一線良知使麻葉子免沉淵獄,她飄蕩遊失的神志隱約聽到櫥頂發出輕嚮。

──喔!──是大白貓──

那大白貓不知何時又躺在櫥頂往下旁觀這人間醜劇。

──溜溜轉,轉溜溜,貓の目

──貓啊貓──我餵妳吃魚──妳來移開我背後的書好嗎?!──無根樹道情二十四首──本能地,麻葉子腦海裏背誦起道情歌詞﹕

 「無根樹,花正清,花酒神仙到古今

  煙花寨,酒肉林,不斷葷腥不犯淫

  犯淫喪失長生寶,酒肉穿腸道在心

    打開門,說與君,無花無酒道不成」 

「無根樹,花正孤,借問陰陽得類無

  雌雞卵,難抱雛,背了陰陽造化爐

  女子無夫為怨女,男子無妻是曠夫

    嘆迷途,太模糊,靜坐孤修氣轉枯」 

一個身影浮上麻葉子心頭──西山腳下她好幾次見到這個人──俊碩儒雅的身形──啊──為什麼她與他兩人似隔千重山!?──何時能使她與他相識相配?!── 

「無根樹,花正偏,離了陰陽道不全

  金隔木,汞隔鉛,陽寡陰孤各一邊

  世上陰陽男配女,生子生孫代代傳

    順為凡,逆為仙,只在中間顛倒顛」 

不幸她的痴迷喟嘆又為西門慶的淫語笑聲打斷──

玩弄夠了小腳,西門慶為宋惠蓮戴上了黑皮罩子,他將皮繩狠狠抽緊,宋惠蓮呼痛,他小心地調整罩子,讓乳頭從圓罩當中的小孔中突出來──

他將皮罩所有的帶子都狠狠抽緊,然後抬起她的大腿,壓到她身上──

男的奮身挺進,女的哀囀嬌呼。唇與唇吸啜聲,肉與肉相擠聲,鼻間野性呼吸聲,膚皮汗珠并濺聲──像悶雷般敲擊著麻葉子的心神!將她的誦詞打成一盤潰珠!

她心中吶喊著!何時能使她與他相識相配!──為什麼她與他兩人似隔千重山! 

「無根樹,花正繁,美貌嬌容賽粉團

  防猿馬,劣更頑,挂起娘生鐵面顏

  提出青龍真寶劍,摘盡牆頭朵朵鮮

    趁風帆,滿載還,怎肯空行過寶山」 

她腦海裏又跳起鬥春圖的裸舞──那些男女牙雕活崩崩的糾纏著!每個都發著獸性的淫聲,這許多牙雕的淫聲匯成了洪濤駭浪!像海上捲來狂烈的浪潮,麻葉子丹田內又湧起一股熱流,往上襲捲──

這熱流依然在督脈後腰的陽關穴受阻──她的頭腦也才沒有立刻被重傷成白痴── 

「無根樹,花正亭,說到無根卻有根

  三才竅,二五精,天地交時萬物生

  日月交時寒暑順,男女交時孕始成

    甚分明,說與君,猶恐相逢認不真」 

──甚分明──難道『無根樹』所指不正是這股『男女交時孕始成』的熱流嗎!?這股熱流不正是『無根』而生,緣空『開花』的嗎!?

麻葉子昏亂的頭腦裏靈光乍悟,她本能地運起八怪神尼佛門心法來提調這股熱流,可是她體內真氣流轉依然無法暢通。

──外界男女交戰的嘶喊更是迭入高潮──她腦袋裏轟然旋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眼見麻葉子即將受不了正邪的煎熬而廢去一身功夫──

那櫥頂的白貓突然妙悟般的『喵唔』了一聲。

西門慶又被嚇一跳,他詛咒著﹕「死貓!砸死你!」

一個東西打到麻葉子頭上,原來西門慶伸手取來砸貓的是宋惠蓮的一隻繡鞋,繡鞋卻砸到櫥後角落裏──

頭頂遭繡鞋棒喝,麻葉子立時神志清明地背誦起無根樹──亦於此時,她頭頂受震身體移動,書被錯開,後腰穴道不再受阻,那無根開花的一股真氣,立時被導入正軌,沖破了她的督任二脈,直透泥丸。

──而麻葉子亦於此時融匯睡去。 

西門慶一泄而盡,看著嬌楚可憐,半昏迷的宋惠蓮,他滿足地欣賞著戰果,他提醒自己,下次將這個黑皮乳罩帶去王六兒那兒試試。 

(下週續    【第四章】  皇明嘉靖己酉二十八年正月二十二日)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king wang
2020/01/24 01:46

您好~金鼠迎春吉祥如意

祝福闔府新春快樂,心想事成~


恭禧發財!也祝您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多謝皇王格主駕到並留言。

PJ Chuz2020/01/24 06:2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