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的台語情結
2016/08/01 19:50
瀏覽2,219
迴響24
推薦184
引用0

 (圖摘自網路)

在台灣出生成長娶妻生子,將來更要化作台灣的塵土,幾十年來,竟然不會說台語,想來著實自覺慚

尤其,成年後為了謀得一技之長,十年寒窗苦讀英文,終於得以藉英文專長養家糊口。一日忽然驚覺,從未在英語系國家留學或長居的我,英文竟然講得比台語還好,頓感汗之至。因此,這些年來每次聽到挑撥族群矛盾的政客們高喊「台灣米,啉台灣水」時,心中總有股自慚形穢的愧,默默地自動對號入座領罵。

然而,「台灣米,啉台灣水」幾十年,落到今天這地步 少一項語言能力,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啊!

小學四年級時,因為家庭因素,我從嘉義的空軍子弟小學轉到台北的木柵國小就讀。木柵國小是個一般國民小學,接受文山、木柵、深坑、石碇等地區(當時仍屬台北縣)的學齡兒童就讀。全校三千多名學生中,至少90%以上是本省子弟。本來我有機會在與本省同學同窗共硯中學會台語,然而,當年政府大力推行國語運動,禁止學生在校講方言,違規者遭師長責罵、體罰、罰錢、掛狗牌等處分時有所聞,成為那個威權年代學童的共同記憶。

當年,本省同學在校方嚴刑峻罰的威嚇下,被強迫講國語,許多同學因母語發音習慣一時轉不過來,講得一口「台灣國語」而遭外省同學取笑的畫面,至今猶歷歷在目。然而,時過境遷,當年被迫學習國語的本省同學都成了國台語雙聲帶,而我們這些未曾遭受國語運動困擾的外省同學,反而少了一項語言能力。因此,從這個角度看來,我們也是政府當年「推行國語運動」的受害者啊!

其實,我也非全然不懂台語。在上個世紀七、八零年代台灣民主運動風起雲湧的黨外狂飆時期,黨外前輩們在國民黨戒嚴體制的層層封鎖下,發揮創意巧思,遊走法律邊緣,突破集會遊行的禁令,經常假藉各種名義舉辦演講會,宣揚民主理念。當時的我正值求知若渴的年紀,因此四處追逐黨外演講活動,聽了無數場全台語的演講。剛開始聽懂的不多,只能算精神支持捧個人場,但久而久之,我逐越懂越多,終而聽懂七八成內容毫無問題。

後來台灣歷經解嚴(1987)、國會全面改選(1992)、和總統直選(1996),全面進入民主化時代。台灣人出頭天了,台語也成了國語之外台灣地區最強勢的語言。聽台語的機會更多了,我的聽力越來越好,基本上也算是個台語人了。

但幾十年來,我一直住在台北地區,而台北人不論老少或族群,國語都講得很好,因此,我也很少有機會使用台語。有一回,遇到一位本省長者,我試圖用台語跟他聊天,但對方一聽我的破台語,便自動用國語回應,我頓時覺得好尷尬,只好改回國語跟他交談。那次經驗後,我便不太敢嘗試說台語。形勢比人強!在台北,人人的國語都說得比我的台語好,我自然沒機會使用台語。因此,我的台語始終停留在能聽不能說的程度。

不久前,我靈光一閃:我何必甘於台語能聽不能說的處境?其實,以我目前的台語程度,只要多看幾部閩南語連續劇應該就能說了。於是我啟動當年苦讀英文的精神,抱著學講台語的態度,透過YouTube收看民視的《嫁妝》。一齣戲還沒看完,我已感到功力大增,信心滿滿。我有把握,待我再看幾部閩南語連續劇後,我必能成為能聽能說的真正台語人了。

在學習台語的過程中,我注意到一個引發我興趣的現象:國語(北京方言)和台語(閩南方言)表達同一事物或情緒時,常使用不同的詞,但同樣讓人一見即心領神會。從此處深入探究,或可一窺中國北方先民與南方先民看待事物或表達情緒的不同著眼。譬如(括弧內為台語):處心積慮(用心計較)、左鄰右舍(處邊隔壁)、愁眉苦臉(憂頭結面)、動手動腳(起腳動手)、心甘情願(歡喜甘願)、得寸進尺(軟土深掘)、口口聲聲(聲聲句句)…等。諸如此類的詞語不勝枚舉。

此外,台語中還有許多用詞正好與國語顛倒,譬如:颱風(風颱)、習慣(慣習)、收買(買收)、嫌棄(棄嫌)、客人(人客)、喜歡(歡喜)、熱()…等。數千年來,中國北方和南方先民如何分別發展出這些正好相反的倒置詞,頗為令人玩味。

我期待著,待我多看幾齣閩南語連續劇學成台語後,我在填寫個人資料時,便可在語言能力欄填下“quadrilingual”(講四種語言的人) 中文、英文、台語和四川話。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生活隨筆
上一則: 地天泰
下一則: 翻譯匠的獨白 - 回首來時路
迴響(24) :
24樓. 從夜
2017/06/20 22:00

我也不太會台語,小時候在家裡是很常說台語的,但是到了小學一年級,去上學的時候大家都講國語,就我一個在講台語,大家就會笑我,我漸漸地覺得講台語很丟臉,所以我後來就都講國語,有這樣的改變我父母很吃驚,說我怎麼都不講台語了,我說了同學會笑的原因,父母對這狀況也無可奈何,結果大了以後,漸漸有人以台語為主流,出社會反而很多人都說台語,我反倒不懂台語了,被異樣眼光看待,這讓我感到有些悲哀。

現在的狀況是,因為搬家後附近鄰居老一輩的都說台語,聽到不懂的台語就主動發問,人家知道我台語不好,就會稍微講解一下,比較不會被異樣眼光看待,而且經常接觸台語,自然有所進步,就當作是休閒中學習語言的機會了。

謝謝從夜分享自己的經驗。看來你也是國民政府當年推動國語運動的間接受害者,我的狀況和你剛好相反。我是外省眷村長大的,當年根本沒機會接觸台語,所以成年後仍不會說。後來"台灣人出頭天",台語成為主流,才開始學。好在現在有網路,要學什麼都很方便。我現在台語已經溝通無礙,只是還有一點外省腔。我已經很滿足了,台語本非我的母語,想要說得道地沒腔調,談何容易!微笑

見素 - 閒坐小窗讀周易2017/06/21 18:52回覆
23樓. 環保阿嬤
2016/10/22 19:57
晚安

早晚稍有涼意 出門請多帶一件外套哦!

謝謝環保阿嬤的關心,祝您週末愉快!微笑 見素 - 閒坐小窗讀周易2016/10/23 11:03回覆
22樓. 謙水
2016/09/08 15:52
語言是促進人類情感溝通的橋樑。
不同的語言,可適應現代多元民族文化。

好文分享。
謝謝謙水回應及鼓勵。祝福您微笑見素 - 閒坐小窗讀周易2016/09/09 13:09回覆
21樓. 藍雲
2016/08/27 22:50
政府推行國語 也只限 在校講 並沒要求學生回家也講!  這很合理!  俺 的台語是在彰化學的 所以是中部台語 有受到日本語的汙染 舉例 番茄 說 是 投嗎竇 (tomato) 到台南 沒人聽懂 俺 說啥!

政府為普及教育推行國語,政策是對的。當年本省籍學童在校學國語,回家講母語,日後都成了國台雙聲帶,令人印象深刻的"台灣國語"腔調也不復見,其實是政府當年推行國語運動的受益者。微笑

見素 - 閒坐小窗讀周易2016/08/28 10:59回覆
20樓. Melody 心靈小棧
2016/08/27 22:16
謝謝分享

讀您的好文章之同時 也如穿越記憶的長廊回到屬於我們的特殊年代 勾起無限回憶

第一次覺得以會說閩南話而自豪是來澳後 有一天我們三個臺灣來的同學用閩南話交談
在一旁由廣州來的同學霧煞煞~聽不懂 因為早期留學生很多都是香港 東南亞來的 廣冬話之盛行 讓老外以為那是“Chinese”, 後來洋人“漸長知識” 知道其實 官方語言為“Mandarin”, 因此開始用“Chinese Mandarin”與“Chinese Cantonese” 來區分 與“表示語言課程名稱”

有一次我那廣州來的朋友因為打工 無法招待她的訪客 麻煩我接待他 那位朋友只會說廣東話與閩南話 換句話說 不會說英語與國語 我們只能用閩南語溝通

晚上 我朋友打工回來 我們坐下來聊天 三人對坐 運用一種語言 兩種方言 那就是
我與廣州朋友用國語交談(她朋友聽不懂)
我與我朋友的朋友用閩南話(我朋友聽不懂)
我朋友與她朋友用廣東話(我聽不懂)

很有趣也很稀奇 可見語言的奧妙 總之 多會說一種語言/方言總是有好處的 因為:
你永遠都不知道 說不定哪天會派上用場

相信假以時日 您的臺語一定會嚇嚇叫 屆時將令週遭親友刮目相看
加油哦!
Melody the one who always cares!

謝謝您的回應和分享有趣的個人經驗。的確,多學一種語言總是好的,"說不定哪天會派上用場"。

我很高興,此文發表後,我有個機會與一位本省婦人聊天。我刻意用台語與她交談,小試一下近日的學習成果。當天下午我們聊了兩三個小時,她竟然沒有主動改用國語跟我聊,可見我的台語能力已經大有進步了。微笑謝謝您的鼓勵!

見素 - 閒坐小窗讀周易2016/08/28 10:54回覆
19樓. 多硯坊
2016/08/24 16:11

嘉義出生、台中長大
就讀位於台中縣市交界的國小
有三成以上同學來自眷村
讓我從小就在雙語學校中成長
( 上課國語、下課台語 )  得意
再加上十六年的大陸經歷
四川話及粵語也幾可亂真了 

但如今反而納悶的是
台灣三十歲以下的青年及學子
已經無法用純粹的閩南語交談
必須加上大量的國語詞彙
所謂的"本土化"
似乎只是政爭奪權的利器 

硯坊真幸運,有機會學這麼多語言,而且有語言天份,才能把多種語言學得這麼好。

目前國小都有鄉土語言教育,可惜主事者未能掌握重點,讓學童學習說的能力,而且將它當作一門"學科"來教,要求學生背台語發音系統,弄得學生興趣索然。因此,一上國中沒有鄉土語言教育後,便將之丟到腦後了。微笑

見素 - 閒坐小窗讀周易2016/08/27 09:35回覆
18樓. 淵靜 / 身體欠安離開
2016/08/21 23:01

這是老一輩們的困擾,現在很多家庭是台語和國語混會著講。

記得小時候,長輩們彼此之間的交熟是日、台語混合,後來ABC返台是國、台、英混著說,每一個時代都有其不一樣的背景,重要的是自己願否融入這個社會。

謝謝您的回應與經驗分享。您說得對極了!

語言只是幫助人們溝通了解的工具,有幸多學一種語言,絕對是有益的。微笑

見素 - 閒坐小窗讀周易2016/08/22 14:55回覆
17樓. ABCDEF(翠雲)
2016/08/17 07:37
早安

歡喜~~表示心情很快樂(今天我去玩得很歡喜)

喜歡~~表示欣賞上甚麼人事物。(我很喜歡這裡的風景)

謝謝您的指導。還舉例說明,真是貼心。我懂了。微笑

祝福您!微笑

見素 - 閒坐小窗讀周易2016/08/17 17:13回覆
16樓. 浮生
2016/08/11 21:53

小學時
我就是那個被校長賞巴掌掛牌子遊操場的人
後來
我曾經練習國語到聽不出台語口語被父親訓示忘本背祖
台灣地方不大
無論先來後到可以相互理解與溝通往來真的很美好

很高興,透過這篇文章能夠找到當年受了委屈後來卻"塞翁失馬"成了國台語雙聲帶的見證者。所幸您"腹腸闊",以平常心看待童年的遭遇,仍能存著"無論先來後到能夠相互理解與溝通往來真的很美好"心態。微笑

見素 - 閒坐小窗讀周易2016/08/12 23:39回覆
15樓. 雲霞
2016/08/11 11:52

我雖是外省人,在台南公園長大,小學唸的是台南公園國小,說得一口流利的台語,在學校因推行國語,我經常被罰。中學沒機會說,後在台北唸大學,家以後也搬至台北,在更沒什麼機會講之下,台語就不像小時候說得那麼輪轉了。

移居國外幾十年,台語更顯生疏,加上早年國外說廣東話的人較多,買個菜,還要會廣東話才方便些,否則他們忙於照顧那些老鄉,無視於被晾在一邊的我,於是我努力看粵語新聞播報,與香港來的同事練習,終學會說些廣東話了。

當出國二十年後,第一次陪同母親返台逛市場時,與菜場的歐巴桑親切地用台語聊天,我居然說著說著,忘了台語該怎麼表達,就突然冒出廣東話來,歐巴桑愣住,不知我在說什麼,呵呵,我自己忍不住偷笑。


謝謝雲霞回應和分享個人經驗。

外省人也有人因推行國語政策而被罰,倒是頭一回聽到,您的個人經驗真是很獨特。

語言的學習和遺忘,都是很自然的。我總認為,有機會學習一種新語言都是福報。微笑

見素 - 閒坐小窗讀周易2016/08/11 17:07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