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聰明人的頭髮, 豈有此 「理」
2010/12/20 00:00
瀏覽7,097
迴響80
推薦432
引用0
*** 頭髮是性格的參考指標 ***

愛因斯坦不亂吼的獅子頭, 蔣介石註冊金光頭, 復辟中的有赫本頭和披頭, ET phone home 扁平頭, 臺式幽默首推洋蔥頭, 試看頂個南爪頭, 熱炸清湯掛麵頭, 天然不捲的米粉頭, 女魔頭仍是個丫頭。

不受管訓難成大角頭, 不是羊頭就是牛頭; 好彩頭的甜菜頭, 大饅頭總愛上毛巾頭。 長白山曾是烏山頭, 行軍船仔頭, 住過牛罵頭, 冒嗆鼻頭的火車頭, 鋼刷頭卯上蓮蓬頭, 瞎跟龍頭反變冤大頭。


*** 髪を切りことについて ***

每人一輩子大約理髪一千次, 愛美與好適者, 可逾兩千次, 修下斬去, 總十數公斤的角蛋白質, 誰道身體髮膚, 受諸父母, 不敢損傷?

小兒黃口, 初進髮廳大觀園, 座椅的扶手須架一塊洗衣板, 才能爬上座, 邊瞠目電推剪的新奇舒服, 邊猛吸滿室的香菸味兒。 初高中的軍訓頭, 教官要求兩分平頭, 我理超標的光頭。 後維特的時期, 瀏海昇華煩惱, 頂上蓬鬆厚實, 低層微重俏揚, 像是蜘蛛千絲網, 招惹不明就理的女生怕怕。

落了髮服兵役, 少尉預官立正, 甩掉最後的無辜 … … 時間轉到現刻, 板寸坦蕩蕩, 逞個率真動感, 俐落超短硬朗。 但自此而往, 枝株存留必細究, 一絲在頭要固保, 莫待凋零殘木梳, 頭皮見光徒唏噓。

成年男人有幾個小特區, 譬如理髮廳裡, 爺兒們並排端坐, 高興砍大山時, 棒球經賽馬競輪, 吹小牛兼傳訛, 釣上來過的鱒魚尺寸須打五折, 股票的損益泰半不可信, 臧否國事則人人可當總理。 又如健身房裡, 比三角肌形狀大小, 賽長跑的耐力, 爭潛泳的長氣。 再如美國機場內的擦皮鞋站, 座椅離地面一米高, 供顧客解悶的, 有一大疊華爾街日報, 內夾閣樓雜誌。


*** 八千里路雲和月, 一根亳髮爭春秋 ***

老早在費城, 哈利以從心所欲之年, 仍執業孜孜, 讓他理半個鐘頭, 剪子髮梳掉落地上四、五次, 做最後的微修時, 須在老花眼鏡外方, 加掛一枚放大鏡, 才能慢推細琢。 衝著四塊五毛錢免小費的服務, 剃刀邊緣, 竟也結了四、五年的交情。

然後去芝城, 肯特是機電迷, 鶴髮童顏魁梧胖壯, 卻巳開心兩度, 打過越戰, 曾到台灣旅行。 他用一支電推剪, 完成全部的活兒, 再以吸塵器替代洗頭, 最終套上五根指頭的電動肩部按摩器, 窮抓猛打我的頸肩, 每次都像在坐電椅。

近年客居東瀛, 成了白川理髮店的老忠實, 大概我讓白川看得順眼, 每回前去, 他不論再怎麼忙, 逕撂下手邊客人, 取出我專用的器具, 即刻上手。 若沒做足兩整個鐘頭的理容, 他不肯放人, 所以我帶來筆電和文獻, 也不禁打起小瞌睡。 他會叫醒他那愛睡長長午覺的媽媽, 由她幫抓洗頭皮, 呵呵, 古稀之年的鳳爪功, 可半點沒擱下功夫, 每每讓我想起金庸的梅超風。

在他店裡, 幾乎每十分鐘掃一次地, 顧客如果翹起腳來, 白川立刻要求: 「請把腳放下來。」 但當我偶爾翹高二郎腿時, 他視若未睹, 也准我一人抽起菸斗, 怎不令人窩心輸誠? 首次撞進這傢伙, 是在冬天雨中的果嶺上, 另一個會頂著濕寒揮桿的怪人, 多有些想法, 八成不俗氣。

造訪印度新德里, 在凱悅飯店的理髮部, 『先生, 您要剪多少盧比?』 大鬍子阿三輕聲地問。 『??? ???』 『兩佰盧比, 剪半英吋。』 『… … 』 『您的頭髮不算長, 就剪六佰盧比好了。』 『!!! !!!』 接著, 他端出厚毛毯蓋住我全身, 說是冷氣房裡要保暖, 外頭再罩一層薄披風。 毛手毛腳推剪一番, 半小時後攬鏡一照, 果不其然, 正是阿三的鍋蓋頭翻版。

在北京理髮, 同一髮廊的師傅, 剛出師的新手, 三十元, 幾年熟手備有成套鋼剪, 六十元, 店長親自上陣, 一百元。 週末的紫禁城牆外, 總見三、四十個單人的剃頭攤, 人潮絡繹, 令我想起四十年前臺灣鄉下的廟口, 毛頭男孩一個接一個挨剪。

土耳其的師傅頗愛掉書袋 :「仁心和蜜舌, 一根細髮拉得動一頭大象。」 拉丁國家的髮廳掛有佳言: 『良心不安時, 像嘴裡含了根短髮。』 高盧髮匠言之諄諄 : 「頭髮愈長, 人越短路。」 我在美加的師友, 多戰後的嬰兒潮, 巳成了「金屬族」, 銀髮金牙, 骨子裡常鑲了釱合金。 中西橫貫的雋智提醒: 「一髮之隔, 有是非、善惡、悲欣、死生。」


*** 無神論成了宗教, 光頭也算一種髮色 ***

如果智慧勝過美貌, 為何沒人上圖書館理容? 反倒是, 聰明人若像頭髮, 這世界直須戴上假髮, 言之成理?!


PS. 十里小姐的 『變髮圖強』 的新文, 道出大女生的小不同, 很值您的微笑一讀。
http://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ettyfon1688&aid=4713112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在地生活 其他
自訂分類:男人將老
上一則: 成為一個更好的男人
下一則: 嘻哈樂對, 秘雕阿北阿桑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80) :
80樓. 花露露 ~惡夢連連
2020/09/04 03:30
漏了海角仔頭!

相當有趣的一篇文章

第一段提到形形色色的髮型中,獨漏了「海角仔頭」,這也是登記有冊的髮型哦!

好奇的是印度理髮的收費是根據剪了幾寸的頭髮,真是如此嗎?

形形色色的理髮經驗,前所未聞,大開眼界!


當我負笈離家近,理髪多基本款,成年之後晃蕩海外,才漸有模有樣。寫下這篇的時候,沒有想到先人的髮式。
印度這地方,無奇不有,理髪一事有更多花樣,不及備載。🤩 Sir Norton 背影正偷笑2020/09/10 12:17回覆
我負笈離家後,理髪多基本款,成年之後更晃蕩海外,才漸有模有樣。寫下這篇的時候,全沒想到先人的髮式。
說到印度這地方和人群,無奇不有,理髪一事還有更多花樣,不及備載。🤩 Sir Norton 背影正偷笑2020/09/10 12:18回覆
79樓. Sookhing
2016/10/26 05:53

臺中清水區的牛罵頭陸軍營區,

是臺灣史前文化遺址,

[牛罵頭]是原住民語言的音譯字,

新石器時代文化考古重地,

「牛罵頭遺址文化園區」開放參觀!

走馬燈,很可愛的昔日話語,何日可看到新版的燈飾,再走它幾回馬。 Sir Norton 背影正偷笑2017/01/12 22:49回覆
78樓.
2011/03/31 13:29
細讀莞爾
小學生時代,常在國語日報上,讀男生的理髮記趣( 驚魂 )。

您在一篇文中, 交代了大半生的理髮理容心得 ; 隨著身份, 經濟狀況, 地域的
遷移,描寫下不同的情節, 技法, 感受, 與理容者間的交流, 也是特殊的分享。
能理直氣壯為不同身份摸頭拍臉(理髮剃鬚)的專業人, 其內心收藏的閱人經驗,
必是精彩豐富無疑。 想來許多服務從業人員, 社會地位不高, 卻有機會見到不少
要人顯貴在未粉飾打點前的真面。

擁有捲髮的小男生應是討喜的, 年輕人則當然是野心勃勃,
中年人? 您在格中正繼續陳述中...
77樓. 拜占庭雲雀
2011/03/26 23:42
被你這樣一說

被你這樣一說,煩惱絲都不煩惱了,有趣得不得了。

我每次很想delete 掉一些記憶,就開始想要剪頭髮。大抵記憶delete掉太難了,但是把伴隨著記憶一起生長的頭髮剪掉可是非常簡單,不痛不癢,我喜歡自己剪,也不花錢。

剪完就覺得既然革面了,應該也就洗心了吧。(太阿Q了啊我~~)

76樓. 植物(豪豪:奶奶你好酷)
2011/03/26 14:28
三千煩惱絲

看樣子還真是三千煩惱絲。

理髮對我而言是個折磨,簡單、衛生、快速就好,不洗頭、不上油、不刮鬍子。

或許是智慧未開,總是隨便理一理,能見人就好。

75樓. SoRee
2011/02/13 16:55
re

好酷噢~

頭髮的故事也可以這麼多>"<

真新奇!!

74樓. 章魚先生
2011/02/05 10:59
好!
 
我最喜歡白川理髮店,感覺是個舒適又讓人身心放鬆無壓力的地方,充滿透明清爽的氛圍.不知店內光線如何就是了?
日式的, 大多潔淨規矩, 光線當然要很足夠, 一則遮陽, 再則有助理髮精準。
往頂上動土, 就如整經道緯, 必恭必敬, 也畢恭畢敬。 Sir Norton 背影正偷笑2011/02/05 23:07回覆
73樓. 123酷媽
2011/02/03 23:28

這片Blue Note Records很老了
這首Cantaloop也是當年排行top 10的名曲
在這聽到很驚訝.......
以音聲相求 ... ... 哈哈 Sir Norton 背影正偷笑2011/02/05 23:00回覆
72樓. 阿本伯
2011/02/03 22:54
只剩美好的追憶

說到理髮就令人回想到從前在台灣上理髮廳讓理髮小姐挖耳朵的舒服勁兒。

自從26歲出國至今45年全家人的頭髮都是自家人互相理的。

算起來省下的錢可以買下五頭牛。

可如今一頭牛都無。

有很好的目的, 大省是省, 小省是省, 涓滴都算。
要理髮, 就去吧, 兒孫之事, 他們可須自個兒去張羅。 Sir Norton 背影正偷笑2011/02/05 22:58回覆
71樓.
2011/01/21 16:08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太有趣了, 我笑得直放屁, 因為腹壓太大了, sorry!
OK, 很誠實, 您的太座大人, 直須掩鼻蹙眉, 她也許會對我光火! Sir Norton 背影正偷笑2011/01/29 19:2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