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威瑟河畔四百里》四百里之最(上)
2009/09/29 17:58
瀏覽1,289
迴響0
推薦32
引用2

「吶!騎回來啦!有沒有鐵腿啊?」

 

曉得弱腳Shireen不知是笨,還是蠢到不自量力地跟著唱「練習曲」的親朋好友聽到我回來的消息時,不論是疑問句還是肯定句,反正大同小異的都是這個意思。

 

 

最痛苦的體驗

「回來啦!回來啦!鐵腿?沒有啊!只不過騎得一肚子大便……。」

 

塞車,塞「單車」啊!

若遇週末,再加上好天氣,塞啊!

別說Shireen怎麼用字這麼不雅,連這一般都用X代替的字眼也這麼直接的表達。但這不是情緒用字,而是確確實實的生理現象。

 

胖子特別會流汗,騎車中的胖子汗流得更恐怖。德國今年嚇人的大熱天被好運的(?)弱腳給遇上,就算每次停下來喝水量是以0.5公升為單位,一天下來狂飲五、六公升好像還不夠?水分還沒沖到大腸就已全部消失,所以導致旅行的前四天是連一件「大事」也沒辦成。偏偏騎車又是坐著騎,一天坐下來又好幾個小時,騎車時都覺得坐在大便上,可真的坐到馬桶上時卻又辦不了大事,一整天都有便意卻又一整天辦不出大事。

 

即使從第三天開始轉型成全素,接下來幾天不是小羊咩咩地幾顆珠子意思意思,就是用力的近一個小時後卻依然什麼也沒有。對於向來天天固定時間與份量辦事的Shireen而言,只進不出的日子,只有「痛苦萬分」可以形容!

 

鐵腿,這倒是不至於,只不過總算是感受到原來大腿肌肉一直都是存在的,只是平常不太用它。而後來也發現,要對抗大腿肌肉酸痛的最好辦法就是——以毒攻毒、別下車、不要停、一直騎。因為大腿肌肉疼痛的最高點總是爆發在坐下休息結束、正在起身的當下,而臉上肌肉的扭曲程度正是誠實的疼痛指數「量化」。

 

 

最美麗的一景

這麼大一朵花?喔!不是,是這麼大一棵開滿了花的樹。

要從八天的單車旅行裡找出最美麗的一景,真的是很難。因為沒有所謂的難看與好看,只有美與很美之分。真的美,應該就是那種踩在河旁的小小車道上,前後無人,只有山和水,還有偶爾從它身旁經過的牛與羊。靜靜地是河水捎來的招呼聲,涼涼地是風兒留下來的撫觸,淡淡地是青草與樹葉的味道...... 。這般情景與感受,天天都沒有缺席。

 

 

最幸運的旅人

天氣,是唯一無法預約的,而我們卻也好運的在八天當中只遇到一個下雨天,不是紮營或拔營時,而是一個行進中的下午。雨天裡騎車,其實還頗變態的爽快,而且是雨越大、精神月亢奮?真的是病了!這變態的爽快最後是在一聲驚雷中結束──被雨淋濕,擦乾就好;被雷打到,可能往後連買樂透的機會都沒有。

 

越往北,地勢平坦又流行刮風,因此風力發電頗為興盛。

「什麼?風很大?」

別看畫面上的風機是靜止的(相片嘛,當然不會動),其實風機一直轉、一直轉,因為風從來沒停過......。唉~逆風騎車真是累死人啊!

只有一場午後雷雨是老天給的個好運,而老天給的另一個禮物則是讓我們遇到了德國今年入夏以來的最高溫──攝氏38度。這天,是旅途中最長的一段不提,還是段上坡山路。白痴的是,向來避開午時不騎車的居然這天沒有午休!更慘的,天天早上都會購買些麵包與火腿作為當日午餐的我們居然那天不挑,偏偏這天早上什麼也沒買到?

 

天上空蕩蕩的連片小雲煙都沒有,藍的誤以為到了希臘愛琴海。當全德國人民舉國歡騰、開心地享受這遲來的夏日的當兒,兩個被烤焦的阿呆不知道溫度到底是幾度?只知道好熱又好餓,每三、五公里就得停下來灌水,可喝下肚的水都來不及抵達終點就已透過身上所有毛孔消失無蹤。一路上坡是腳踩心裡罵,直到終於找到片陰涼地、一只板凳椅,丟帽拖鞋、癱軟在地後也才漸漸平息隨著氣溫高升而漲焰的煩躁。

 

 

最堅持的共識

日期長短可以挑、自行車道難易可以選、過夜營地好壞可以嫌,可唯一沒得安排的就是天氣。出發前,旅伴與我都有共識,若是下雨就不搭營,說什麼也要找到個不會淋濕的地方睡覺。

 

載著「小橘屋」一路騎。

相信有搭營經驗的朋友們都知道,濕答答的帳棚是多麼地難收、而在雨中架帳或拆帳更讓人不經意地就會爆粗口。

 

旅伴與我曾經花了十幾分鐘,好不容易把帳棚略為擦乾,可就在拔出第一根帳棚釘時,巧的就又下起一陣貓貓狗狗的大雨。最後等不到天晴,臉都黑了的我們沒選擇地只好拔營,把雨水、泥濘、濕漉漉的帳棚全部捆在一起。當晚再度紮營,看到那坨濕濕又粘粘的帳棚時,真是壓根的連碰都不想碰,晚上躺進帳棚裡睡覺時會聞到什麼氣味?想都不敢想。

 

 

最掙扎的時刻

「要不要停下來照相?」

 

許多畫面在搭上一輛自行車後更是完美,也讓人很掙扎。

這一路上讓Shireen最掙扎的情況莫過於特別是在已經達到某種宜人程度的踩踏節奏時,一想到停下之後又要從新開始調整踩踏節奏就很煩人。尤其因為這次是露營旅行,要轉給它前進的不只是車的重量、個人衣物用品、食物飲水、露營設備……,還有千萬別忘了自己那滿身的肥肉。

 

最後結論是,下次出發前,好好把以上騎著跑的重量中唯一可以減的肥肉給減減後再出發,或許這樣就不需要掙扎了!

 

 

最享受的光陰

野餐,總是在藍天下、河水邊、綠草上出現。

準備頓從前菜、主食到飯後甜點水果都不缺的野餐,找到片足以容納所有人車與行李又安靜的樹蔭,攤開野餐毯,把悶到出水的脚丫子從鞋裡解放,晴空下卻不熱,一大群忙碌的螞蟻在旁也不吵...... 。這樣悠哉地在大自然裡吃中飯就是享受嗎?不是,不是!真讓人享受的是填飽肚子後的慵懶滿足與隨之而來又理所當然的午睡。

 

全身癱軟、仰臥藍天,看著軟綿綿的雲化作一隻隻白泡泡的綿羊;閉上眼,圍繞在身邊的盡是清新的草香...... 。不用多,十分鐘、十五分鐘的小憩就讓Shireen覺得幸福滿懷了!聽起來很簡單,但就是這麼簡單的幸福感讓人回味不已。

 

 

最烏龍的情況

帶了兩個備用內胎、煞車線、補胎工具、打氣筒,還有一堆旅伴認為很重要而Shireen只看到空間與重量的配件與傢廝頭,只因旅伴深信「莫非定律」,而我則是「有帶有保庇」。

 

旅伴的小紅耍脾氣,變成個獨輪俠。

該說失望還是好家在?胎沒爆、煞車依然靈敏、鏈條也一節都不少、連最擔心的拖車固定軸也卡得死緊,然而意外卻出在我們都沒考慮到的地方──旅伴車子後輪的鋼絲斷了一根。有那位會帶備用鋼絲上路啊?

 

就在第五天、近250里的超載負重後,旅伴的小紅耍脾氣、不玩了。別看這小小一根鋼絲,若不趕快處理、繼續猛踩的話,等到輪圈變形就真玩完了,旅行也可以包一包、回家去了。

 

「是雄性動物都有隱性『黑手』基因嗎?」

 

還記得五月的納米比亞旅行途中,也不知是路太差?車太爛?還是開車的技術太猛?前後兩個車牌先後被晃到差點不見!我們不可能一路上開開停停的檢查車牌是否依然存在?只能拜託開在我們後面的另一組旅伴幫忙注意路上所有可能的發光金屬物。

 

跳臺插播:納米比亞飆四輪,飆到車牌搖搖欲墜。

每每一停車,第一件事就是瞄一下前後車牌還在不在?每次開車前,不能忘的就是在去把車牌壓一壓,幾天下來後,旅伴終於受不了了。沒有手作天賦的Shireen認為用個超強力膠帶粘一粘就好,可從家裡扛了一卡車大小工具到納米比亞的旅伴就堅持非得好好給它「修一修」。

當時的情況是,我覺得根本沒什麼好修的,只是好像沒有讓旅伴把他那堆傢廝現出來,然後再讓他表演一下手工藝的話,不知浪費的的他所準備的工具還是他的一手好技術?

 

而這次,哈哈!就算把身上所有工具全搬出來,結果也是「涼」在那兒,一點用處也沒有。旅伴望著斷掉的鋼絲,一臉的落寞。這股失望不是因為鋼絲斷了,是他沒有機會展現他那一手「德國工藝」而怨嘆著。

 

「別難過了!假設有備用鋼絲與工具,就算你厲害可以自己修,但換了新鋼絲後的輪圈還是得校正,這我們根本辦不到……。」面對一臉青綠的旅伴,一同旅行的Shireen總是得安慰一下這拖著公用器物、辛苦出力的夥伴囉!

 

擔心著輪圈可能變形或更多鋼絲因受力不平均而斷裂,也掛念著旅伴身後的拖車是不是會因此受到影響?在改道前往最近的自行車店路上,騎在後頭的我保持著根本看不出來是兩人一起旅行的安全距離,怕就怕有個萬一,而我煞車來不及,兩人掛彩可慘過一人掛彩。原本遇到下坡總是滑得好開心的我們,在一段好長的大下坡卻快樂不起來。滑在前面的那個怕輪圈變形、拖車解體,不敢放手滑;後頭那個除了擔心同樣的事情以外,還一直避免不去想人車全捲在一堆的景象。

 

 

最快樂的一秒

曾經在外旅行半月十天的旅人們,是否有人曾經與Shireen一樣,常常在旅行途中吃麵包吃到「『想到』麵包兩字就想吐!」?

 

「既然出了門,當然不能放過當地風味餐!別老是在那喊著『蚵仔麵線』、『肉圓』的好不好?,有點國際觀嘛!」

 

話是這麼說沒錯!出門玩,風味餐當然要嚐,但要一個飯桶天天三餐、十幾二十天地吃麵包,除了說聲虐待以外,還能說什麼?明明就不是全肉食者卻也得在冷冰冰的沙拉與肥滋滋的大塊肉間做下沒有選擇的選擇,更是不人道!

 

燒壺開水後,加了水,然後就可以悠閒地躺下來輕鬆等吃「飯」,是不是很幸福啊?

泡麵不再是家鄉味的唯一選擇了!番茄牛肉飯、筍香豬油拌飯、海帶芽飯……,這些夢幻字眼都是真的喔!鍋子省了、碗也不用了,只要水燒開,輕鬆地往袋子裡倒,十分鐘後就可以快樂地在不可能的地方吃著自己家鄉來的炒飯了!

 

重量輕、料理方式簡單,最重要的是,這是Shireen要的家鄉味,所以行李再怎麼重也要帶著走。用力流汗踩了一整天後,不需花費太多功夫就可以享受正港家裡廚房的味道,有什麼是比這還來得快樂呢?

 

不過,有個狀況非說不可。是因為騎車讓Shireen胃口大開還是怎麼著?我不想美化自己,說自己平常吃得是小家碧玉,只有旅行時才有些變調,這樣太噁心。但在這趟單車露營旅行中,Shireen時時刻刻都覺得好餓,吃起來的恐慌樣不能說是隻豬,而是根本就是頭禽獸。一包炒飯根本沒感覺,得要兩包下肚後才有些許滿足感。不-不-不-,我不是禽獸,不是豬油拌飯太香了,就是份量太少!

 

因為家鄉味誘惑太大,Shireen沒有細看說明就急著動工,所以有點小小浪費了第一包炒飯。大家動手前要仔細看說明喔,不然就會像Shireen一樣吃到個前幾口淡而無味,但最後幾匙是打死賣鹽的炒飯了。

 

別說Shireen偏心自家貨,連綠眼珠的也說好吃。不過一包份量連Shireen都餵不飽,更別提那人高馬大的阿斗仔囉。

水,一定要燒得很開爆滾;先注入一部分熱水進袋,然後「一定」要均勻攪拌袋子裡的米飯、調味料與熱水,之後再加注熱水至指定位置;壓密封條之前也順便把袋內的空氣一起擠壓出來,留在袋子內的空氣越少越好;開袋後、動口前,再次把飯攪拌均勻,接下來就可以好好享受囉!若嫌內容物有些單薄,想自行加料也是個好主意,不過別一開始就混進去,這種冷飯不好吃,最好是分開加熱後再組合著吃會比較美味些。

 

到現在還記得那組合第一口炒飯味道的快樂元素,青山、綠水、微微教堂鐘響、豬油拌飯飄香……,幸福地會掉淚喔!

 

想在國外也要有奢侈的家鄉味嗎?去逛逛吧:

輕快風生活館:http://store.pchome.com.tw/light_n_light/

 

弱腳Shireen小聲說:

五月納米比亞行前就開始為自己感到恐慌,那兒不能說是鳥不生蛋,也買得到米,但要只會按下「炊飯」按鈕的Shireen野炊白米飯?連我自己都知道那將是災難一場。為了在漫漫食路中偶爾的享受,「找飯行動」就開始了。

 

做著在旅途中還能享受家鄉味的奢求夢的可不只有我,旅伴就帶了幾包登山露營專用的快沖包食品,口味還是他最愛的墨西哥Chili con Carne(香辣肉醬)和德式Linsensuppe (小扁豆湯),而Shireen也在出發前在XX綠洲裡找到了只要沖熱水就可以的炒飯包。當時只要想到別人還在啃著三天老麵包,而我卻在一片曠野中吃炒飯的滿足就忍不住偷笑。

 

那時在XX綠洲裡只有兩個廠商出產這類米食快沖包,一是台灣製、一是日本製。想到應該是台灣口味才對台灣胃,也就這樣挑了好幾包台灣產品上路。不想抱怨不好吃,其實調味還很道地可口,敗就敗在米粒不再是米粒,而是比稀飯還奇怪的東西出現了──糊飯,大概就是泡過水的「爆米香」就對了。雖不甚滿意,但就把它當作稀飯吃也還是可以入口。

 

而這次帶著一起騎車旅行的炒飯是在納米比亞之行後發現的,可以說是「真的」飯,粒粒分明,很有吃炒飯的感覺。當然啦,這種非常食品在緊急時期的美味可口是不容質疑的,但還是請別在家裡吃,因為冰箱裡隨便一抓就一堆好呷的,而巷口那家蚵仔麵線更是遠遠超過速食炒飯。

 

「啊~~那個會變成『糊飯』的是那家做的?報一下嘛!這樣才不會踩到地雷!」

 

這年頭很奇怪,自己覺得好吃的東西可以大聲說「好吃」!而明明就不合自己口味的東西卻不能說「不好吃」,不然就等著收法院傳票,因為你不知道原來自己的實話居然是毀謗、傳播「不符合實情的謠言」!

 

Shireen在這兒也就不明說是那一家廠商,請您自己稍微注意一下就可以在旅途中享受美好的家鄉味,或者在大肆採購前先買個一包在家試試後再決定。

 

**********

沒頭沒尾的嗎?趕快來看看到底怎麼回事:

威瑟河畔四百里》出發,就這麼簡單

威瑟河畔四百里》四百里之最(下)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