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薩蘇2011年8月〈一個父親和兇手的對視〉
2011/12/08 22:37
瀏覽1,086
迴響12
推薦9
引用0

.

http://mag.chinatimes.com/mag-cnt.aspx?artid=11275
《讀者》雜誌 2011-12-01 第201112期
一個父親和兇手的對視
薩蘇(疏桐/摘自《八小時以外》2011年8月號)

我承認,當看到千葉地方法庭要求威廉‧霍克發言的時候,我不知道他會說出怎樣的話。

今年56歲的威廉‧霍克是林賽‧霍克的父親。2007年3月26日,在日本擔任英語教師的22歲女孩林賽到一名學生家中取講課費,卻再也沒能從那裡走出來。

以學英語為名將林賽騙到家中的是28歲的日本無業青年市橋達也。由於林賽留下了他的電話和一張速寫,第二天警察趕到了市橋的家,並在陽臺上一個廢棄的浴池中找到了林賽的屍體。市橋逃走,在經過兩年零6個月的通緝之後,於2009年11月4日被捕。

法庭起訴市橋強姦殺人,市橋承認強姦,但表示自己並非有意殺人,是在制止林賽逃走的時候失手造成了她的死亡。

2010年7月4日,日本千葉地方法庭開庭審理此案。8日,第四次開庭,法庭要求威廉先生發言,他將作證並說明一件事情:他 — 林賽的父親 — 期待法庭給市橋怎樣的判決。

這是一個簡單的問題,卻又並不容易。

日本媒體對此曾有推測,但難以斷定威廉先生會怎樣發言。

按照日本的刑法,謀殺最高可判處死刑,但通常死刑只針對謀殺多人的罪犯;而威廉一家來自英國,按照英國的法律,謀殺不會被判處死刑。也就是說,林賽如果是在英國被人殺死的,兇手並不會被判處死刑。因此,如果林賽的家人主張給市橋判處死刑,可能會被認為存在雙重標準。

還有更讓人難以抉擇的事情。在法庭上,市橋表現出的是一個完全絕望但又渴望被寬恕的形象,讓很多旁觀者產生了同情。

他的確有懺悔的行為 — 逃亡途中,市橋曾按照日本傳統的懺悔做法,到四國拜謁各處寺院,祈求神佛安撫林賽的靈魂。

他也的確受了很多苦 — 為了改變形象,他曾試圖用剪刀切割自己的嘴唇,自己進行整容手術;他不敢在有人居住的地方生活,躲到一個小島上靠自己釣魚活著,幾乎成了一個現代的魯賓遜;他在逃亡中幾乎無日不在驚慌與恐懼中度過,常常半夜醒來,汗流浹背—林賽又出現在他的夢中,扇動著復仇的黑翼。

市橋把自己的逃亡生涯和恐懼、痛苦寫成了一本書,書在他被捕後出版,被很多人購買,他獲得了一筆很高的版稅收入。在4日開庭時,市橋突然衝到林賽父母面前,跪下謝罪,並表示願將所獲版稅交給林賽家人聊作贖罪之意。市橋當時的話是:「是我強姦了林賽,我沒想殺她,但是她的死有我的責任,這個責任我會承擔。非常非常對不起。」

在日本的輿論中,一種聲音漸漸得到更多人的認同 — 市橋的犯罪是衝動造成的,即便他當時是魔鬼,如今也已經懺悔,今天的市橋受盡磨難,不再是當初的那個惡魔了。一個32歲的人如果重新做人,還有很長的人生路可走。

一切,都在等待威廉夫婦的慈悲。

有另一個畫面在我腦海中久久閃動,那是發現林賽遺體的警官的描述 — 林賽的遺體被發現的時候是跪著的姿勢,埋在市橋家陽臺上一個裝滿沙土的廢棄浴缸裡,全身不著寸縷。她的全身被沙土掩埋,只有雙手伸出了土面。

市橋把林賽埋入沙中的時候,林賽應該已經死去幾個小時了,為何她的雙手會露在外面,是一件無人能夠解釋的事情。

這之前林賽遭受了市橋的強暴和虐待,被他囚禁了整整17個小時。半夜醒來的市橋發現林賽試圖掙脫逃走,遂扼住其咽喉,直到林賽死去。

林賽會答應父親對兇手說一聲原諒嗎?

林賽的父親離開了座位,但他並沒有走向發言的席位,而是直接走向了被告市橋達也,站在了他的面前。

日本的新聞記者用了一個出人意料的形容,描述站在市橋面前的這位父親:「威廉先生在走向發言台之前,先走到了被告市橋達也的面前,如神祇一般挺立著,雙目怒視對方。在這幾秒鐘裡,整個法庭緊張萬分,鴉雀無聲。」

由於雙方距離只有60公分,3名警官匆忙趕來勸說威廉先生離開被告。

威廉‧霍克走上發言台,平復一下自己的情緒後說道:「這件事毀了我們的生活,甚至我曾想到自殺。為什麼讓孩子到日本來,遭遇了這樣的事情,我一次次地自責。」「幾天來,被告對檢察官的問話保持沉默,只回答辯方律師的提問,我看不到他絲毫的悔改之心,我相信他所謂的悔恨只是訴訟技巧。」「我請求給被告在日本這個國家可以判處的最高刑罰,這是我們全家的期望。」「被告殺害我的女兒時沒有絲毫的慈悲,也休想從我們這裡得到一點!」

其實,早就應該想到的。

這是一個一次次自費帶著家人到日本,親自追捕兇手,以至幾乎把小康家境拖垮的父親。他拒絕了市橋要捐出的版稅,說:「這是用我女兒的苦難換來的,我一分錢也不想要!」這是一個在日本街頭向一個一個行人懇求協助抓住兇手的父親。他甚至曾經拜訪日本的黑社會,以求得他們的同情和幫助。這是一個把兇手的頭像印在T恤上,寫道「不抓到他,我無法入睡」的父親。日本警方對林賽的父親評價極高,正是他的不懈努力,使林賽的死從未從人們的視野中淡出,所以才會有市橋在逃亡兩年半之後仍被人認出並舉報的機會。

這樣一個父親,怎麼會妥協!

我們已經多久沒有看到過這樣的場面了?我們更多的時候,是在讚美忘卻和慈悲。這個如同神祇一樣的父親令我如醍醐灌頂 — 為何那些被傷害的人總是被要求原諒?為何看客們總是去尋找害人者身上的人性?

我們怎麼沒有勇氣去瞪視和挺立,喝一聲 — 該贖罪的,就先去贖罪!

也許按照日本判案的慣例,市橋最終不會被判處死刑。但同樣作為父親,我為威廉先生「如神祇一般挺立」的勇氣所折服。我們一生中也會遇到很多艱難時刻,想到這些,一個單純的詞句會躍入我的心間,那就是 — 正義在天!

有父如此,林賽可以安息了!

.

有誰推薦more
迴響(6) :
6樓. 老頭
2012/12/22 05:19
懇請分享

非常同意你的看法

想把這篇文章的連結放在我的FB上

希望更多人能看到這篇文章

謝謝

.

All are of public domain, I guess~~~

Just do as you wish~~~ ^__^

.

SCFtw22012/12/22 15:58回覆
5樓. SCFtw2
2012/02/21 16:15
2012-2-20中央社╱東京20日專電〈18歲殺人 日少年犯死刑定讞〉

.

http://udn.com/NEWS/WORLD/WOR4/6912661.shtml
18歲殺人 日少年犯死刑定讞
【2012/02/20 中央社】【中央社╱東京20日專電】 2012.02.20 07:11 pm

1999年在日本山口縣殘殺1對母女的少年大月孝行,今天被最高法院判處死刑定讞。

今年30歲的大月(舊姓福田)13年前還是18歲的少年,他涉嫌佯裝水管工人進入山口縣光市的公寓裡,強姦並用手勒死當時23歲的主婦本村彌生,隨後又用繩子絞死哭泣的11個月大女嬰夕夏。

日本少年法禁止判決未滿18歲者死刑,對當時剛滿18歲又30天的大月是否應判死刑,一直是本案的最大爭論點。

針對檢方的求處死刑,法院在1審與2審都把重點放在讓大月重新做人的可能性上,而判處無期徒刑。

可是最高法院以「年齡不能成為避免死刑的決定性理由」,取消無期徒刑的判決,讓廣島高等法院重新審理,最後判處死刑。

對於大月的上訴,最高法院以「看不出被告真心反悔,即使考量犯罪當時被告還是少年,也不得不判處死刑」為由駁回,死刑定讞。

根據最高法院的統計,從有紀錄的1966年以後,曾經判處過12名犯罪時未成年者死刑。

多家日本媒體表示,向來因為顧慮被告當時未成年,都以匿名方式報導,最高法院今天確定了大月的死刑判決後,不再需要考慮被告將來可能依少年法會重返社會,因此也同時公布被告的真實姓名。

.

4樓. 没啥大不了
2012/01/02 21:30
没有人可以代替受害者原谅凶手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就是公平
如果说有谁有资格原谅加害者,那只有受害者

.

完全正確!

.

SCFtw22012/01/03 13:52回覆
3樓. SCFtw2
2011/12/09 01:17
落後國家

.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1/112011120800601.html

http://forum.chinatimes.com/default.aspx?g=posts&m=820601&#post820601
SCFtw5  #10樓
發表時間 : 2011-12-09 01:09
 
挪威人穿著國王的新衣,自己覺得很美。莊佩璋很羨慕這個情景,所以也在一旁喊好,覺得自己的國家真寒磣,人民老是穿著舊衣服,真是落後國家。

挪威出現了一個十字軍快槍俠,一面開槍掃射無辜一面抓空檔撥手機給警方,他總共撥了十通電話,其中兩通接通,他告訴警方他的姓名,說自己準備自首,希望警方能接受他自首,但警方沒有給他正面的回覆,他於是決定在警方抵達現場之前繼續掃射無辜,他當然執行了自己的這個決定。後來他的律師說,這位快槍俠那時打電話給警方是希望得到警方保證,如果他自首,警方就不會開槍把他打死。

雖然出了這位英勇的俠客,挪威人決定繼續穿著國王的新衣,因為這件新衣服實在是太美了。莊佩璋仍然在一旁喊好,覺得自己的國家真寒磣,人民老是穿著舊衣服,真是落後國家。

.

2樓. SCFtw2
2011/12/08 23:06
Hmmmmmm~~~

.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1/112011120800601.html
我見我思 - 挪威輕饒殺人魔?
2011-12-08 01:55 中國時報 【莊佩璋】
 
     今年七月,挪威殺人魔布雷威克連續殺害七十七人,震驚全世界。當時,有的媒體「心有所憾」地說,挪威刑罰最高只有廿一年有期徒刑,換算下來,一條人命才換一百天牢獄;有的媒體「想當然耳」地說,該案應會讓挪威重新考慮死刑的必要。

     但,令台灣人震驚的是,挪威法醫提交檢方的精神狀態評估報告,判定殺人魔罹患「妄想型精神分裂症」,已達刑法「心神喪失,不罰」的程度。檢方也表示,該嫌不適合發監執行,但可強制在精神病院治療。

     一家台灣媒體評論說:「接受治療,等到專家認定他不會對社會構成威脅時,殺人魔又可以大大方方,重返社會…不管坐牢或接受精神治療,受害家屬期待的正義,也許很難實現。」

     言下之意,當然是「該嫌喪盡天良,罪無可逭,必須與社會永遠隔離」才符合「正義」。

     其實,所有文明國家的刑法都有「心神喪失,不罰」的規定,台灣也是如此。但,該案如果發生在台灣,他能不「以命償命」嗎?

     誰都知道他難逃一死!即使遠在地球另一邊,台灣人對挪威的司法仍是「人神共憤」。我們的社會氛圍是,「哪個連續射殺七十七人的殺人魔會沒精神疾病?殺人者有人權,那被害者的人權在哪裡呢?這種人活著,只是浪費社會資源而已!」

     也就是說,為了絕大多數的好人,甚至是大多數精神健康國民的利益,我們希望國家機器讓他「永遠消失」,管他有沒有「心神喪失」。而且,在法界、醫界這恐怕也會是主流看法。所以台灣幾乎沒有重刑犯因「心神喪失」而「不罰」。

     但在挪威,他們的主流意見是,越文明的社會越應保障弱者,既已「心神喪失」,就是病人,就不可能對其行為負責,當然不應受罰。這就如同監獄不可能關兒童一樣。而治療,當然就是為了讓病患痊癒,重返社會。

     不只挪威,歐盟所有國家都沒有死刑。因為他們認為越是文明社會,對「殘忍」的容忍度越低,罪犯既已入獄,就不需多增殺戮。挪威最高刑期只有廿一年,因為他們認為監獄的主要功能是教化,囚犯如果失去重返社會的期待,教化不可能成功。

     挪威社會穩定,治安良好。他們不相信「亂世用重典」,也不認為死刑可以嚇阻布雷威克這種人濫殺。挪威人更不會因為一個人「妄想型精神分裂症」病患,而讓自己國家陷入被迫害妄想。

.

.

留言和迴響

留言:passingby  2011/12/08 09:15:50

其實判他心神喪失還有另一層考量
關在監獄最多21年就出來了
關在精神病院就可以關到死
法官應該是從尋找不用讓他出來的解套方法著眼

不過這樣做還是引起部份遇害者家屬不滿
他們認為與其關他到死
還是不如"必也正名乎"
一定要判他罪行
一個能長遠謀畫的心智 怎麼可以說是"喪失"了
反正就算他21年後真出來了
必不見容於社會
日子肯定不好過

以上節翻經濟學人報導
在此奉勸佩璋兄
引用外電應該用有深度分析的
又或者 其實你知道這些
但為了你自己的目的(推動廢死)
便隱藏若干真象(我發現這是你常做的)
我認為這很不妥
台灣有諸多讓人看不順眼之處
但北歐也非天堂
別這麼作踐自己

.

SCFtw22011/12/08 23:08回覆

.

"心神喪失"?

Simply a coward.

----------------------------------------------------------------
http://news.chinatimes.com/world/130504/132011081201269.html
挪威殺人狂 殺人過程中曾考慮自首或自殺
2011-08-12 新聞速報 【中廣新聞/劉剛】

涉嫌挪威大屠殺的恐怖份子「布列維克」說,他在「烏托亞島」濫殺學生時,曾經打電話給警方,考慮自首。

  「布列維克」接受警方偵訊時透露,他在「烏托亞島」掃射時,中間停頓了一下,他撥打電話給警方。他總共撥了十通電話,其中兩通接通,他告訴對方他的姓名,說自己準備自首,希望警方能接受他自首。雖然這兩通電話接通,但他卻沒獲得警方正面回覆。

此時他陷入猶豫,一方面想舉槍自盡;但也想繼續開槍。

後來他決定,在警方抵達現場之前,還是繼續濫殺無辜。

「布列維克」的律師說,他打電話給警方,是希望獲得警方保證,如果他自首,警方不會開槍把他擊斃。

根據目睹這場慘劇的目擊者表示,「布列維克」在開槍濫殺的過程中,確實曾經暫停了一下,可能就是在等待警方的回電。

.

SCFtw22011/12/08 23:14回覆
1樓. SCFtw2
2011/12/08 22:50
林賽會答應父親對兇手說一聲原諒嗎?

.

林賽會答應父親對兇手說一聲原諒嗎?

.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