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轉錄】 陳真談背骨跟民進黨
2014/11/13 16:42
瀏覽2,670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陳真 (醫師):本名陳興正,台灣台南市人,知名精神科醫師、
黨外運動人士、519綠色行動成員,英國劍橋大學科學哲學系博士生,
曾任台大醫院雲林分院精神科主治醫師,曾是
民主進步黨創黨黨員,
曾在《台灣立報》連載〈哈巴狗電台〉專欄。

http://palinfo.habago.org/static_archives/guestbook

底下報導,懶得看的,可以看第一段和最後一段。

雖說政商藍綠通吃,但綠在這方面的政商關係早已遠比藍的還要來得密切。

密切無所謂,可是,令人鄙夷的是,綠的很會操弄,底下支持者更是聞雞起舞,主子怎麼操 弄,綠色群眾就會怎麼配合,不但對其一切惡行完全視若無睹,而且往往還能把理應指向他 們身上的箭頭給倒轉方向,指向藍的,而其綠色群眾便也一概配合任何操弄,進一步抹黑造 謠,歪曲事實。

這樣的例子,在台灣可說是千千萬萬,要多少有多少;基本上就是一種常態性的現象;在這島上,完全沒有是非可言了。

為何一個人,當他變成 "群眾" 的一員時,會有如此荒唐的群眾現象,我實在很不解,就像 一種集體催眠那樣,完全不具任何自主意識與是非感或理性觀念,而只是一種隨號令與各種 明示暗示起舞的機器或寵物。

就像狗一樣,主人給一點明示暗示,牠就會依令行事;牠能明 白主人的心意,以及主人對於 "敵我" 的界定。

我這樣講,對於狗有點不敬,但我只是給個比喻,說明這樣一種文革群眾的基本特徵。

事實 上,狗不一定這麼乖。

我家阿憨就不會鳥我的什麼指令,牠有牠的獨立判斷。
換句話說,綠色群眾,在忠誠度和聽話這一點上,其實是比狗還乖的,他不是根據自己的大 腦行事,連小腦也用不上,只用到嘴巴就行。

我約略探索過人類歷史上的各種群眾現象,在當代社會中,倒是沒看過像綠色群眾這麼乖,
這麼非理性地忠誠的;它事實上比較接近一種 "幫派" 的概念,看旗子看顏色來決定是非, 是否 "自己人" 很重要,只要是自己人就不管你怎麼胡作非為也絕不會有一句異議。誰膽敢 有異議,誰就是幫派的敵人。

你見過哪個幫派成員會因為幫派在外頭的胡作非為而有所不滿的?幫派是非標準並不存在於 內部,是非標準純粹只存在於敵我鬥爭之間,是一種外部戰鬥工具,而不是一種自身具有內 在價值的東西。

但你可別以為幫派內部毫無對錯標準,所謂幫有幫規,幫規是非常嚴格的。任何人只要叛幫 ,就是死罪,而且會死得比敵人還慘,因為他觸犯的是幫規--對於幫的一種絕對忠誠,一種 不可違逆的天條。

記得大約1998年,我決心要跟這個綠色怪物一刀兩斷時,寫過一些在現在看來非常客氣溫和
的文章,但這樣一些溫和的文章,甚至包括像"給長老教會的一封公開信",卻引來 "幫內" 老少成員極大的反彈和攻擊。 有個原本很誇我、誇得近乎仰慕的大老,四處說我叛變,說我晚節不保,還叫人傳話來英國 說我背叛組織,背叛台灣人。媽的,我又不是參加黑幫,背個鳥叛。

我講這些,自然不是、也不敢對綠色生物不敬,我純粹只是想說明所謂 "群眾現象",當它 發展到極至,就會形成一種認旗不認人不認是非的幫派文化。

我的好朋友楊秋興,過去還在綠營時,可是聲勢如日中天、很多人看好的潛在總統候選人,
但他後來退了黨,你看現在綠幫成員怎麼罵他,不是罵他犯了什麼錯哦,而是罵他叛黨。 許信良也是一例。當他脫黨而去時,包括長老教會,所有綠幫成員用盡惡毒辭彙罵他,可當 他後來又重新加入民進黨,他現在又 "正確" 了,變成正確旗子的一員了,於是也不會有人 攻擊他了,"狗兒" 們知道現在他又是咱 "自己人" 了。

幫派的特色之一就是非常團結,而且資源只在 "自己人"之間好康共享,資源絕不可能外流 到敵人手中,越是公部門的資源如政府機關或大學院校科系等等等,這樣一種敵我之分更是 極為明顯,簡單說就是忠誠考核。 以前有人二室負責這部份的思想考核與身家調查,把"壞人" 盡量排除在好康的事情之外, 講究一種黨國血液的純粹性;現在其實還是一樣,而且變得更普遍,更加明目張膽。

 ========================================================

邱毅爆 李應元收魏家2000 萬政治獻金 中國時報【李明賢、朱真楷╱台北報導】

食安風暴重創國民黨選情,前立委邱毅昨說,執政黨根本是揹黑鍋,因為頂新真正門神是味全代理董事長王錫河。邱毅並爆料,頂新魏家曾透過王錫河給了一筆2000萬元的鉅額政治獻 金給民進黨立委李應元,至於該筆款項是否進一步流往民進黨中央或柯P陣營,仍待釐清。

頂新魏家即將退出味全董事會,董事席次將重新洗牌,但目前董事長職務仍由副董王錫河代 理。王錫河不僅是頂新三董魏應充在彰化高中的同學,加上與民進黨淵源深厚,邱毅昨在政 論節目《台灣顧問團》上指控,即使味全董事改組,「王錫河仍是頂新最大的門神。」

對此,李應元昨天晚間表示,王錫河是他的朋友,但絕對沒有這件事,「他(邱毅)敢講, 我敢告!」 李應元指出,當年他第二次競選立委時,台灣之聲的電台主持人就曾公開指控他拿台塑5000 萬元政治獻金,「因為講的不是事實,所以我理都不理他,就是這樣!」如今,邱毅所指控 的內容,其實也已經傳了一段時間,但他敢斬釘截鐵地說,「絕對沒有,一點都不含糊。」 但這是否就代表李應元從未收過王錫河任何政治獻金?李應元直言,他與王錫河是好朋友, 所以當年競選公職時,對方確實曾經幫忙過他;所以「我的部分有,但這是私人的,而且也 沒有這樣的數字(指邱毅指稱的2000萬元)。」

邱毅說,李應元擔任立委期間,確曾收到王錫河政治獻金2000萬元,時間點就在這幾年。此 一說法也與李應元解釋有所出入。 不過,因為政治獻金法是2004年三讀通過並開始適用,因此李應元當年競選第4屆立委,收 到多少政治獻金,也不必申報,到底李應元收到王錫河多少政治獻金,目前已無可考。


邱毅則說,味全代理董事長王錫河是陳水扁創立的正義連線辦公室主任,當時正義連線會長 是余政憲,當時擔任立委的沈富雄還是執委;王錫河後來擔任農委會機要秘書、勞委會主秘 ,後來接任味全董事、副董事長職務,不僅與民進黨淵源深厚,還是綠營的大金主。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1113000405-260102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