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劍醫—第二回—虎燕雙形
2005/10/01 17:35
瀏覽2,002
迴響8
推薦9
引用0
  元千好夫婦在家丁的引領下,來到山莊後方的一處竹林。那家丁指著前方迂迴的石板路,說道:「走過這片竹林就到竹院了,兩位請隨我來。」踏進竹林,鼻間立即聞得潮濕的土味兒,往裡頭深入,兩旁翠竹枝葉繁茂,儘管白日高照,地上也僅見碎陽點點。

  三人走了一陣,竹院已在眼前不遠。這時徐風行雲,牽動竹葉颯颯作響,夢色見這裡遠離塵囂,好似人間淨土,不覺脫口吟道:「竹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山光悅鳥性,潭影空人心。」這是唐代著名詩人常建所作之詩。元千好在旁聽了,對她微微一笑,接口道:「水清魚讀月,林靜鳥談天,冥冥然,自有一番逸趣。」語罷,兩夫妻相視而笑。

  到了竹院,家丁推門而入,只見前廳窗明几淨,桌椅揩拭得一塵不染;壁上掛著幾幅山水字畫,更添風雅逸趣。元千好擱下包袱,便聽那家丁朝內裡喊道:「秋惜!出來一下!」過了半晌,見沒人答應,遂又喊道:「秋惜!妳在哪兒?快點出來!」聲量比方才更大。

  不久,內裡傳出女聲應道:「來啦,來啦!幹什麼叫得這麼急!」只見名容貌秀麗的女子急急走了出來。見著元千好二人,先是一愣,隨即向那家丁問道:「宋大哥,這兩位是?」

  「這兩位是莊主的客人,今兒個起要在莊裡住上一段時間,往後就勞妳多費心了。」交代完畢,那家丁便告離開。

  秋惜朝他倆施了一禮,說道:「秋惜見過公子、夫人。」跟著拿起桌上的包袱,又道:「奴婢先帶二位到客房休息。」

  進了房間,內裡一應俱全,秋惜將行李放好,說道:「奴婢去準備茶水,一會兒就來。」過了約莫半刻鐘,她回到房內,手中多了個盤子,只見她將東西擱在桌上,說道:「這是方才總管差人送來的,請公子、夫人慢用。有事找奴婢的話,在外面喊我一聲就行了。」元千好起身謝過,秋惜遂轉身離開。

  夢色對糕餅點心素有心得,加上送來的是她最愛的桂花糕,是故取了一塊食用,只聽她讚道:「相公,這桂花糕甜而不膩,口感很好,你也嚐嚐看。」

  元千好吃了一塊,說道:「好吃是好吃,不過還是不及妳親手做的。」

  「貧嘴……」夢色睇了他一眼,雖然嘴裡罵道,但心裡卻十分歡喜,只見她嫣然笑道:「你就會哄我開心……改天再做給你吃。」

  這時刑慕凡來到門前,他耳目聰敏,將兩人對話聽得一字不漏。進了門,便打趣道:「不知在下有沒有這個福氣,能嚐到夫人親手做的桂花糕?」雖是初識,但元千好夫婦隨和易處,加上又是齊天颺故友,因此他便不拘俗禮,將二人當作十分熟稔的朋友。

  夢色不料這些體己話會給別人聽去,登時嬌顏飛紅,羞得低下了頭。元千好見狀,按住她一雙柔荑,應道:「只要總管不嫌棄就好。」

  刑慕凡一聽,樂得喜笑顏開,說道:「那在下先謝過夫人了。」他走進屋內,環顧四周,對著元千好問道:「這兒的環境大夫還滿意吧?」

  元千好笑道:「這幾個月來,我倆餐風宿露,偶而才能在客棧或農家打尖,那兒的環境與這裡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別。」

  「哈哈……大會在即,山莊來了不少外客,雖然客院還有空房,但人多嘴雜,你倆夫妻總不方便。竹院樣樣都好,就差在太過偏僻,不過這也無妨,我多安排幾個丫鬟過來,有什麼需要,儘管吩咐她們就行了。」

  元千好不想麻煩別人,便推辭道。「謝總管美意,不過我倆此行意在當面答謝前輩相助之情,其餘大小事宜,我們自理便可。」

  刑慕凡搖搖手,說道:「兩位是莊主的客人,便是我萬劍山莊的貴賓,要是有所待慢,莊主那邊我可擔待不起。這樣吧,我再找個人過來幫秋惜的忙,若她不在,也好有個人照應。」

  元千好也不再堅持,同意道:「也好,就照總管的安排吧。另外尚有一事請教,請問前輩大概何時回莊?」

  刑慕凡說道:「大夫不用心急,先安心在山莊住下,莊主有事外出,過個兩三天便會回來。」跟著話鋒一轉,問道:「大夫可曾聽過萬劍歸宗大會?」

  元千好點點頭,應道:「在來的路上頗有聽聞,據說是東武林十年一度的盛會,除了當地各門各派以外,許多武林好手也都會前來共襄盛舉。不過我還聽說本屆參賽者沒有往年來得踴躍,也許是因為入莊前的那個測驗吧?」

  「大夫說得一點也沒錯。」刑慕凡點點頭,解釋道:「其實這是莊主的意思,往年大會因為參賽者眾多,導致賽程歷時曠久,而且各派人馬進駐,造成許多花費。本次大會由山莊承辦,為了避免這情形再度發生,莊主便想到設立這個關卡,將功力不足之人先行淘汰。」

  「這倒是個不錯的辦法,一來可讓參賽者知難而退,二來又不傷害各派間的感情。」元千好說道。

  夢色見他倆相談甚歡,可又無從插話,便向元千好問道:「相公,我想到外頭的竹林去走走。」

  元千好知她身體比從前好了許多,但仍不放心,只聽他囑咐道:「妳一個人別走太遠,要是累了就折回來,還有要處處小心。」

  刑慕凡曾聽齊天颺提過夢色之事,當下便道:「那林徑錯綜複雜,沒去過的人容易在裡頭走失,我看還是讓秋惜陪著去吧。」他開口喚來秋惜,吩咐道:「妳陪夫人到後院走走,記得別走太遠。」

  「是。」秋惜應了一聲,轉向夢色說道:「夫人,請這邊走。」待她們走遠,刑慕凡面色一沉,問道:「趁著夫人不在,在下心裡有個疑問,得向大夫請教。」

  元千好見他神色凝重,遂道:「總管有事請說無妨。」

  刑慕凡說道:「今早由劍宮宮主的言行間,不難看出他有意刁難你們二位。我相信大夫絕不會刻意與人結怨,但你們雙方目前都在山莊落腳,我身為山莊總管,總不能坐視不理,所以可否請大夫明說這其中的緣由?」

  元千好想起此事,臉色驟然一冷,可見怒氣難消。少時,但見他搖搖頭,說道;「此次若非前來拜訪前輩,我倆恐怕不會踏入東武林一步,而且我也從不曾接觸過劍宮之人。」

  「嗯……正如我所想一般。」刑慕凡閉目深思,過了一會兒又道:「照我推測,宮主可能以為大夫也是前來參加大會,加上劍醫名號響亮,所以他難免想在人前賣弄一下,好挫挫大夫的銳氣。」

  元千好沉聲道:「宮主若單對我一人倒也無妨,但他當眾欺凌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這種行徑,令人不齒!」說到最後,語調相當重。

  刑慕凡嘆了口氣,說道:「這段時日你們若能相安無事最好,否則還請大夫聽我個勸,不要與宮主正面衝突。玹藝劍宮在東武林勢力龐大,大夫就算武功蓋世,但雙拳難敵四手,加上夫人在旁,總難全身而退。」元千好明白他出自一番好意,當下拱手道:「多謝總管提醒,我會多加留意。」之後兩人又聊了一陣,刑慕凡才起身離去。

  涼風習習,竹葉婆娑,夢色走在竹林小徑,只覺神清氣爽,精神了起來。走了一會兒,倏地想起元千好之前曾唸過的詩句,不覺自言自語道:「水清魚讀月,林靜鳥談天,聽風入林,冥冥然,自有一番逸趣。」

  秋惜似懂非懂,只是笑道:「夫人方才唸的這幾句話,很有禪意呢。」夢色但笑不語,默想字句中的含意。兩人循徑而行,不久來到一處岔口,秋惜手指前方,說道:「夫人,前面這兩條路最後都和竹院相接,只不過左邊這條要多繞點遠路。」

  夢色想了下,說道:「反正時間還早,我們走左邊吧。」二人復行半晌,前方突然冒出六名漢子,雙方照面,同是一驚。少時,只聽得有人嘿了一聲,不懷好意的說道:「嘿嘿……沒想到這兒居然有兩個嬌滴滴的大姑娘。嘿嘿……尤其前面那個,長得真美,老子這輩子還沒見過長這麼漂亮的女人,嘿嘿……」

  「老大!那女人有什麼好?」只見一濃眉男子啐了口痰,說道:「要我選的話,我寧可要另外那個,雖然相貌差了點,不過身材好得沒話說,光是胸前那對奶子就夠瞧的了,真恨不得立刻把在手上舒活一番。」他一雙眼賊溜溜地盯著秋惜胸前打轉兒。

  這時正值五月仲夏,天氣濕悶難當,林內陰而無風,是故兩女都出了一身細汗;此刻秋惜衣服緊貼在身上,高聳的胸脯讓人一覽無遺。

  秋惜聽濃眉男子講話低俗,又見他瞇著眼,邪裡邪氣地笑著,搓手的模樣十分猥褻,當下柳眉倒豎,叱道:「放肆!你是哪個門派的?」此刻正值大會前夕,因此莊內多是各大派門的參賽者。

  「呵……你們瞧瞧,好辣的娘們,不知道上了床是不是也這麼辣?」揶揄的口氣引得其他三人哈哈大笑。

  濃眉男子滑口輕薄,氣得秋惜渾身發顫,雙頰似火。前者見狀,又調笑道:「好娘子別氣,等哥哥引妳嚐過這味後,包管妳會愛上,從此欲罷不能。」語氣方落,只見他大搖大擺的走了出來,伸手便朝秋惜胸前摸去,他看對方一介弱質女流,根本不將之放在眼裡。

  秋惜怒火中燒,也不管對方人多勢眾,但見她沉肩掠出,冷不防一掌劈向濃眉男子咽喉,跟著沉腰坐馬,單拳打出,這一下勁道十足,打在後者肚上,只聽他悶哼一聲,向後倒成了個大字,隨後兩眼反白,竟是昏了過去。

  「賤人!」乍聞一聲怒吼,兩條人影同時間由左右攻向秋惜。只見她不慌不忙,左手成喙,右手成爪,雙飛雙旋,剛柔並濟,登時將這兩股掌勁卸去。二人只覺內勁有如石投大海,不起半點波瀾,驚覺不對之時,一股強橫的內勁倏地撞了回來,迫得他們急忙撒手,踉蹌敗退。方才嘿嘿不斷那人見狀,趕緊擺好架式,不敢掉以輕心。

  秋惜武功高強,讓在場眾人大吃一驚,沒想到萬劍山莊臥虎藏龍,區區一個女眷身手便如此了得。夢色站在一旁,見她舉手投足無不英姿颯爽,當下彷彿吃了顆定心丸,放開緊繃的情緒。

  「師弟,你怎麼看?」開口之人年約五旬,面皮白淨,體型高壯,雙眼炯亮有神,站在四人身後有五六步之遠。

  「雖然火喉稍差,不過那三招確實是「兇燕逆行」、「黑虎偷心」跟「虎燕雙飛」,丫頭用的是虎燕雙形沒錯。」應話之人臉色黝黑,年紀、體型與他師兄相仿。兩人都背著一把刀身寬厚,透體烏黑,背緣滾著金色花紋的無鞘黑刀。

  「看來探子給的消息沒錯,那個人果然藏身於此。」白臉老者稍停片刻,又道:「既然丫頭用的是虎燕雙形,與那人必定有所關連,我看荒山四英在她手上是討不了什麼便宜,不如師弟你出手將丫頭拿下,然後咱們再問問那個人的下落。」

  黑臉老者點點頭,說道:「就依師兄的意思。」他緩步走出,對著秋惜說道:「丫頭,底子不差,老夫來會妳一會。」

  秋惜見他雙手負背,面若嚴霜,殺氣隱而未現,心知遇上高手。對峙片刻,見鋼鍊在他肩上勒出一條凹痕,想那兵器少說五六十斤重,要使得順手,非得有過人的臂力與內力不可。她凝神細想,暗道:「這人兵器沉手,想必剛勁有餘,靈巧不足,我應智取不宜力敵。不如以身法探探他的虛實,再伺機尋他破綻。」正想間,老者身影一晃,宛若流星過月,轉眼已至面前。

  「唉呦!」秋惜一聲驚呼,脈門已被黑臉老者扣住,當下全身酸軟,半點力氣也使不上來。

  黑臉老者冷冷問道:「丫頭,妳是厲邊城什麼人?他如今人在何方?知道的話就快說,免得白受皮肉之苦。」

  秋惜聽他提及厲邊城三字,先是一愣,隨即不動聲色地說道:「你說的是誰?我不知道……」

  黑臉老者閱歷豐富,任何細微的變化都難逃他的雙眼。不等秋惜說完,即便大聲喝道:「狡辯!妳以為沒人知道妳用的是虎燕雙形麼?還不快說,厲邊城究竟人在何處!」語罷,隨即加重手勁,只見秋惜眉頭緊鎖,面色慘白,顯是劇痛難當。饒是如此,她仍是咬緊牙關,吭也不吭一聲。

  白臉老者見狀,更加確信秋惜與厲邊城有所關連,但她口風甚緊,該如何問出厲邊城的下落。正思索間,不意瞥見夢色,只見她神色憂急,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樣。他腦中靈光一閃,行至秋惜身旁,低道:「丫頭,妳要是再不肯說出厲邊城的下落,那老夫可不保證另外那位姑娘的安危了。」

  秋惜怒目一瞪,咬牙道:「你……你敢……你知道她是什麼人嗎?她可是名動天下的劍醫……元公子的夫人……」

  白臉老者聽了秋惜的話,非但不以為意,反而露出欣喜之色,只聽他笑道:「今兒個咱們師兄弟不知走得是什麼運,居然一口氣把要找的人都給找著了。」他轉向黑臉老者,說道:「師弟,你說這是不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語罷,對著荒山四英說道:「你們兄弟花大把銀子買劍醫性命,如今他娘子就在你們眼前,你們愛怎樣就怎樣吧,反正他以後也用不著了。」

  荒山四英見有人撐腰,膽子登時大了起來,只見那老大嘿嘿兩聲,不懷好意地走向夢色,說道:「這麼美的女人玩起來不知是什麼味兒……嘿嘿……光想就受不了……嘿嘿……」另外兩人也湊上前來,說道:「大哥,等你爽完,再換我們兄弟上。」

  「夫……夫人!」秋惜掛念夢色安危,但黑臉老者雙手彷彿一對鐵鉗,任她如何催動內力,終也無法擺脫。

  「丫頭,妳都自身難保了,還顧得了旁人嗎?只要妳肯說出厲邊城的下落,老夫擔保她毫髮無傷。」黑臉老者再催力,秋惜只覺雙臂彷彿被硬生生捏斷,緊咬的牙關已滲出絲絲血水。

  「嘿嘿……好香……好香……」那老大湊上鼻子不停嗅聞,另兩人依樣施為,嘴裡也不住說道:「真的!這娘兒們身上的味道真好聞……好香……好香……」

  夢色眼中充滿恐懼之色,這時她手足無措,只能由那三人在身旁轉來轉去,極盡輕薄之能事。他們身上的酸臭汗垢,燻得她腹中陣陣抽搐,忍不住乾嘔了起來。

  「嘿嘿……我忍不住了,咱們快來舒活舒活吧!」夢色身上的衣服禁不起抓,登時破裂,露出裡面的貼身褻衣,那老大見狀,立時淫笑道:「嘿嘿……原來妳也不差嘛……老四真他媽的背,居然陰溝裡翻船,栽在個潑辣貨手裡。」

  「放開你的髒手!」眼見夢色就要毀於惡人之手,秋惜把心一橫,咬破自己舌頭,一口血水陡然噴向黑臉老者。

  黑臉老者閃避不及,被噴得滿臉是血,他心中一凜,想道:「這丫頭性子居然如此剛烈!」正想間,一股蠻橫的內勁衝將而來,震得他虎口一麻,倏地放開秋惜脈門。

  「天魔解體大法!」黑臉老者叫了出聲,他沒想到秋惜曉得此招,更沒想到她會以此相搏。只聽他喊道:「丫頭,妳不要命了麼?天魔解體大法不是妳能用的!」語罷,一掌拍向秋惜。

  「滾開!」但見秋惜額頭青筋浮現,雙眼赤紅,與黑臉老者對贊一掌。後者這掌少說也有五成功力,只聽得砰磅一聲,黑臉老者竟硬生生退了幾步,前者借力使力,在地上滾了一圈,起身便向夢色所在之處奔去。

  「丫頭硬氣!吃我一記翻刀浪!」白臉老者見師弟敗退,當下面色森寒,只見他提手一揮,渾厚的刀氣霎時朝秋惜背心劈落。

  秋惜運起天魔解體大法,全身經脈鼓漲,源源不絕的內力在體內流竄,似要爆體而出。她聽風辮位,真氣一凝,借此招之力,縱身向前一撲,眼見只餘夢色三兩步之距,突然喉頭麻癢難耐,一口濁血噴將而出,真氣也潰散殆盡。

  「丫頭,妳內力不足,強運天魔解體大法,最多就只能支撐這麼些許時間。」白臉老者手按秋惜天靈,沉聲問道:「最後再問妳一次,厲邊城人在何處?再不說的話,就等著看她被人輪番羞辱了!」

  「夫……夫人……」秋惜拼死掙扎,眼看便要起身,不料白臉老者內力一催,又讓她重重跪落。

  夢色被壓倒在地,兩人將她牢牢按住,那老大跪在腿間,一把將腰帶扯下,只見他兩眼血絲密佈,模樣甚是可怕。他重重地喘了幾口氣,雙手伸進裙內尋那褻褲。

  「不……不要!……別碰我!相公……相公救我!——」夢色大聲哭喊,淒絕的語調在林內迴盪不去。

  「住手!」同一時間,只聽得有人喊道。

——待續——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武俠奇幻
自訂分類:小說
上一則: 劍醫—第三回—一劍八梭
下一則: 影戀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8) :
8樓. 路子
2006/08/23 10:00
標題
沒想到居然有人回應 @@||
而我居然現在才發現...UDN的系統不知道能不能把回應的往上頂...XD

回殷真
他們是潛入山莊的,第三回有講...(但是還沒貼,這中間相隔的時間太久了)

回宥均
草藥學我不是很懂,但是武俠架空的好處是,只要不太誇張,怎樣都可以的。
不過我也針對草藥效用花了點時間去整理,不敢亂寫。

給大家
八風不動路子爺說,中秋節前夕第三回會貼出來。

水清魚讀月,林靜鳥談天。聽風入林,冥冥然,自有一番逸趣。
7樓.
2006/08/19 17:20
第三回快出現唄
期待你的第三回喔,我發現武俠小說很不好寫,而且若是劍醫不也就要懂中國藥理學啊?
6樓. 殷真
2006/08/06 20:00
 
對了!已經超過四、五月了喔 = = +
5樓. 殷真
2006/08/06 19:59
 
只見她嫣然笑道:「你就會哄我開心……改天再做給你吃。」
--->此處令人會心一笑

劍醫比起前傳活潑許多,路子哥的文筆不斷在進步呢!
第一回非常好看,第二回於夢色遇匪的部分似乎寫的理所當然了些
既有能力能混進莊內(還要在寒鐵石上寫字的說),
卻大辣辣的在半路上做壞事....
好歹也要拖到隱闢一些的地方吧?
4樓. 路子
2006/01/16 16:23
請耐心等候
第二回去年才寫好,第三回如果沒意外的話,可能也要四到五月了吧~
請多多見諒。



水清魚讀月,林靜鳥談天。聽風入林,冥冥然,自有一番逸趣。
3樓. Sammamish
2006/01/14 08:39
等好久囉...

什麼時候才看得到第三回啊


Sammamish
2樓. 路子
2006/01/10 10:12
是啊
當然是我寫的囉,不然怎麼會貼這邊呢。 ^^
水清魚讀月,林靜鳥談天。聽風入林,冥冥然,自有一番逸趣。
1樓.
2005/12/28 13:56
哇~~~

哇~~~

這是路子寫的嗎???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