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民主不是新玩意兒
2016/11/01 15:41
瀏覽2,313
迴響2
推薦61
引用0

民主不是新玩意兒 

公元前487年,希臘各邦就已建立了投票選賢的民主濫觴。到公元前146年左右,雅典政權其實已經名存實亡。

隨著羅馬在希臘的影響力越來越大,且希臘化諸國先後敗於羅馬,羅馬逐漸在希臘建立霸權。儘管名義上羅馬人仍給予希臘人自由和自治,不過羅馬人所承諾的自由只是一個假象,到公元前146年以後,大部份的城市都受到羅馬控制,之後都加入了一個羅馬控制的同盟,民主政體已被親羅馬的貴族政治完全取代。

因為公民素質的良莠不齊,容易為少數野心家操縱,使雅典政壇混亂動盪,引發了伯羅奔尼薩斯戰爭,為後來馬其頓南下征服希臘創造了機會。因此,雅典是亡於"民主政治"!

雅典的歷史學家修昔底德說︰「民主政治雖可開啟民智,但也會引致政治野心的無限膨脹,因而導致帝國主義的興起。」他又說︰「民主也須要領袖,但領袖也有可能就是為害民主的人。」 

修昔底德學說中還有一個著名的「修昔底德陷阱」說。修昔底德陷阱,意指一個新崛起的大國必然要挑戰現存大國,而現存大國也必然來回應這種威脅,這樣的戰爭變得無可避免。雅典和斯巴達的戰爭之所以最終變得不可避免,是因為雅典實力的增長,以及這種增長在斯巴達所引起的恐懼。雅典之後又是羅馬的興起。

羅馬帝國創立初期,是採取以貴族組成半民主式的「人民大會」,人民大會權力後來被移轉至元老院,西元前27年,元老院授予渥大維"奧古斯都"尊號。於是渥大維又確立了個人的專制統治,早期的羅馬共和國宣告覆亡,羅馬從此進入專制集權的帝國時代。

渥大維有六大恨,元老院裡他年齡最小,最缺執政經驗,長得最矮,健康最差,出身最差,沒有軍功,一生似乎只打過一次勝仗,就統一了羅馬各城邦,卻成了後來的奧古斯都大帝,是羅馬元首制的創始人,也是事實上的第一任羅馬皇帝,西方有些歷史學家甚至把奧古斯都大帝尊稱為「歷史上最偉大的皇帝」,不過也確因渥大維的復興重整,使羅馬帝國成為壽命最長的帝國。當各方勢力擺不平時,在各方勢力之外,沒有人認為他會成為自己的威脅;又能擅用矛盾槓桿作用的人必會出頭,渥大維就是這樣的人。

公元325年君士坦丁大帝召開了尼西亞會議,此會中決定以政治力量來推動基督教,遂建立了最詳細完整的基督文明,在政治體系外又統一了思想體系。但西羅馬帝國最終仍在公元476年徹底滅亡,直到公元1453年東羅馬帝國被鄂圖曼帝國所滅。可是基督教已影響到整個西方世界。有一派考古學家認為,世界上所有各大主要宗教的最早源頭都來自希臘,仍有待更多的物證來證實,才會為普世所認同。

君士坦丁的思想系統,是群眾心理學運用上的超大成就。由於信仰是人們心理深層的依託,他的「政教合一」政策比嚴刑峻法更能統合人心,這個理念後來讓伊斯蘭世界也得到啟示,採取同樣步調進行伊斯蘭式的政教合一,鄂圖曼帝國能滅掉東羅馬帝國,它的政教合一啟蒙師其實也是君士坦丁。在東方,除了伊斯蘭外,即使統治者偶有嚐試政教合一模式,都沒有能維持長久,但君士坦丁的另一創作「以教領軍」方式仍然在十多個世紀後影響了東方。

列寧發現十字軍在基督精神號召下曾經橫掃歐洲,信仰可以強烈喚起人們的熱血。列寧進行共產革命,把主義打造成信仰,除了信仰內容不同外,共產陣營從裡到外其實都因襲了基督教的推展方式,它們都有鍥而不捨的狂熱,它們又有了一個方法論的新名詞「以黨領軍」。人們從君士坦丁的三世紀起,就在集體催眠中整體投入宗教戰爭,未曾稍歇。

20世紀初伊始,又有了仿同宗教戰爭的主義之戰。直到20世紀後期"新時代思潮"興起,開始反思檢討這個癥結,但新時代思潮是鬆散自發的一種心理自我解放,並不能聚合成一股實務上的強大動能,對世界影響是有的,惟影響層面有多深多廣?仍有待繼續觀察。

制度和人物的歷史經驗,在以上論述中都有了。世上的所有歷史經驗其實都一直在重覆地複製,如果你能完全跳脫現有的社會經驗和政治立場,從客觀歷史經驗中去找答案,那麼推論判斷未來世界大勢所趨,就不會是那麼漫無邊際的事了。民主不是新玩意兒,也不會是政治制度的萬靈丹。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國際
自訂分類:公共議題
上一則: 氣場崩壞的前兆
下一則: 憶起我們是誰--真相的本質
迴響(2) :
2樓. Catherine L.
2016/12/28 11:49
你怎麼記得這些歴史呢?
我有各類常識的筆記文存。 郁勝2016/12/29 23:01回覆
1樓.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
2016/11/03 18:16
很棒的文章謝謝分享
在群眾的狂熱潮流中要冷靜客觀是不易的,我這篇是說出了多年來早就想說的。 郁勝2016/11/03 21:36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