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鐵刺網裡的咒怨16
2016/10/20 12:46
瀏覽1,054
迴響4
推薦60
引用0

 鐵刺網裡的咒怨16

16、

「雪裡紅」是一部國語黑白老電影,劇情圍繞在戲班裡的彼此愛恨情仇。女主角委身為妾後,對舊情人仍念念不忘,百般阻撓舊情人的婚事。她老公也想害死她的舊情人,最終是女主角誤喝了她老公為她舊情人準備的毒酒,女主角追著舊情人離去的足跡,倒在雪地裡。這場電影看到快結束我仍一頭霧水,大人們的世界果然很莫名其妙,那個愛了這個,這個又愛到哪頭去?還打打殺殺不知道自己在幹啥?我以後長大了決不幹這種蠢事!

電影演著時,很多婆婆媽媽們邊看邊唏噓,秋還和阿麗則邊看邊討論著劇情,秋還認為這個女主角真是個死心眼!人都已經嫁了,還戀戀不忘舊情人,她還能怎樣?阿麗則認為女主角其實也是個可憐人,想愛的始終愛不著,最後死在雪地裡,也是一了百了!秋還想到後座剛離去的阮銀子,於是說︰「我看阮銀子也是凶多吉少!」阿麗說︰「不愛為甚麼要結婚?我以後一定要找個我愛的男生,說甚麼都不要和他分開。」

電影演到快結尾時,天空開始下起牛毛細雨,放電影的人可真夠敬業,在放映機上架起一支大傘仍在放映,舉目一望,現場觀眾已不到十人,看到女主角在雪地裡快倒下時,我們三人才起身,各自往回家的方向快步離開。回到家時,原來來家裡的三位長輩都已不在屋裡,我爸獨自坐在關著燈的客廳角落,我捻亮燈看見我爸一臉愁容,我問我爸有沒找到何伯伯?他說小孩子不要問,何伯伯被憲兵帶走的事也不要給別人講。

我爸這句話是多餘的,眷村就這麼點大,能藏得住甚麼事?過幾天還不是大家都在談論了。可我沒料到第二天大家談論的;已不是何伯伯被憲兵帶走的事。

清晨四點多,遠處傳來一聲爆響,聲音有點像爆竹聲,但我一聽就知不是爆竹,附近美軍營房經常在打靶,就連長槍或短槍的射擊聲都稍有不同。爆竹的爆聲有點悶響,子彈飛出去前的爆聲比較開闊,這時哪裡會有人打靶?但我也沒有多的時間可以去看怎麼回事,每天清晨我如果沒在五點鐘以前起床,就會來不及燒飯,那天中午我和兩個妹妹就會餓肚子。這聲爆響讓我稍提前醒來,我就索性爬起身來,我必須在小前院的爐子裡添柴先生火,把僵冷的雙手烤熱再去洗米。菜市場的小販有幾位到得早的已在擺攤,我還得趁早去買菜,然後趕回家開始打點廚務。

早上六點半,當上學的交通車開出村口時,我們感到有點不尋常的,路上已經有不少人在幹道上來回,車開到外聯道路轉角時,右邊收割過的甘蔗田邊擠了很多人,被一條黃色的帶子阻隔在外,隔離線內有好幾個人口戴口罩圍在一面黑傘邊,看不到黑傘下的情況,女人素白色的群擺上還散著一些血跡,黑傘外露出一雙女人的腳,躺著的女人左腳上還穿著一支高跟鞋。我們這群小孩不知發生何事?議論紛紛中,高年級的大哥裡有人用很老道的口氣說︰「這裡一定是發生命案了!」和我一樣低年級的女生們則說︰「好恐怖!怎麼又死人了?」

消息傳得很快,下午課堂大休時我們已知道,今晨經過的敬軍路路口是真的發生命案了!有個女人清晨時在路口被槍殺了。從高年級那邊傳來的消息,來自某老師,某老師又是從學校旁眷村聽來,而學校旁眷村的消息又來自我村。眷村就這麼點大,果真是藏不住秘密啊!我先想到小蓮,小蓮去世那時被從吊索上放下來後,我趕去看她時,她身上已經覆蓋了一條背單,當時我也只能看到她兩條蒼白的腳板。再想到今晨從車上遠望田裡那兩條腿,我不禁抽了一陣寒噤,再想到昨晚看電影「雪裡紅」,秋還曾提到阮銀子凶多吉少,那會不會是阮銀子呀?

這晚我爸沒坐上牌桌,又是好幾位長輩聚在我家聊天。我爸眉頭皺得更緊了,搖著頭說︰
「如果早知道會這樣,我就該聽我家娃兒的,拉也要把小伍拉到我家來,就不會讓他出這件事了!」
李麻子滿臉淚哭個不停,抽噎著說︰
「伍弟是我受他爹娘之託帶來台灣,眼看他從娃娃兵掙出頭,終於成了飛官。這下子我要怎麼向他爹娘交代?殺人是要被槍斃的啊!」
莊媽媽抹把淚痕說︰
「其實我們早就知道,銀子和大米兩個時常泡在俱樂部裡,小伍任務很多沒時間陪她,但大家都不敢聲張,就是怕會出這種事啊!銀子也真是想不開,大米是個教人跳舞的舞師,跟他能混出甚麼名堂來?」
李麻子咬一咬牙說︰
「前晚曾婆娘那幾句話實在很戳人,伍弟在半場休息時兩隻手抖不停,我就覺得不對勁,我想拉也拉不住呀!他就是要回去,這一回去大事兒就撞機了!」

孟婆婆扶了下老花眼鏡說︰
「感情這檔事啊!王母娘娘也弄不出個是非來。小伍也是想不開,銀子的心都不在了,犯不著賭那個氣嘛!以他的條件,再娶一個好女人也不難的。感情放下一邊去顧生活,就沒那麼多精神去打打鬧鬧了,瞧瞧咱們那排房子的蔣太太,兩個男人都可以治得服服貼貼不吵架,還是蔣太太高明!」尹伯伯接著說︰
「我們有時後戲稱蔣太太,叫她"蔣夫人"不是沒道理的。蔣太太沒銀子那麼亮眼,把家裡打點得窗明几淨,幾個孩子養得紅光滿面。蔣太太在外面的那口子很有錢,也撒得開,孩子平時的零用錢都是那個男人在給,老蔣也想得開,樂得清閒。況且聽說以前在大陸時老蔣和那個男人就已經是好朋友,那個男人因為蔣太太;一直都保持單身沒結婚,既然三個人都默認這就沒問題了。」
葉伯伯也開口了︰
「說來說去都是一個"緣"字,我們局外人能怎麼著?看著也幫不上手,要發生的事還是發生了!小伍還沒有孩子,否則孩子以後要怎麼面對父母的這段往事?」

事發當天,村裡人為免看到兇案現場晦氣,要上街都寧可改道從敬軍路西邊繞道出去。往後幾天敬軍路口的情況,反倒是農村那邊的人較清楚,理髮店的老簡去現場看過,命案現場已搭起了一方涼棚,阮銀子的屍體套進了一個黑色大塑膠袋,仍停放在棚子下,旁邊派一名衛兵守著。

聽說阮銀子因額頭上的一粒槍眼子而致命,屍體在路旁轉角處停放了三天,軍法官和法醫會勘釐清案情後,到農村雇了兩名工人,就在甘蔗田邊挖個坑就地掩埋,阮銀子當初也是跟著軍隊隻身來台,沒有其他家屬收屍,在那個物力維艱時期,軍方也只能這麼處理了。

大約一個多星期後,我村的人仍沒人敢夜裡行經那處命案現場,不過阮銀子生前的一些糾葛過節都明朗了。根據尹伯伯較靈通的官方消息,加以眷村裡所知片段,再綜合老簡從農村那邊風聞的消息,過去我們不知道的事都理出了個脈絡。小伍和阮銀子在1949年上海大撤退時都是十幾歲的小孩,受家屬之託讓軍人夾帶上船到了台灣,本來分居兩處,都是在各受所托長輩照顧下成長。後來也是因長輩搓合而結婚。小伍生活很節儉,個性也有點木訥。阮銀子較重情調,婚後又遇到能說會道;比她年齡大了八歲的舞師大米,覺得備受呵護,生活有趣,因此心理上就開始產生了變化。

小伍任務頻繁,沒時間陪嬌妻。阮銀子在俱樂部認識大米後,就沉醉在衣香顰影;呢噥軟語的活動裡。小伍為此事已與阮銀子多起口角,阮銀子幾度收斂後又故萌。李麻子家那場牌局中的閒話惹事,的確是個事件的導火線,小伍並非不知道阮銀子和大米間的風言風雨,眷村裡大家明著都不提此事,所有當事人即使心裡有疙瘩,也得過且過了時日。不料曾媽媽「大義懔然」地在其他人面前;直捅捅地把這件事撂了出來,小伍面子上掛不住了!牌局後的凌晨回家就和阮銀子大吵一架,鄰居都聽到情況不妙!

夜裡看露天電影時,我們回頭看到阮銀子是一身花色洋裝,為何幾個鐘頭後,阮銀子陳屍甘蔗田時卻是一身素白?那晚小雨,阮銀子淋濕後又回家換了套衣服。小伍佯稱出去打牌,其實一直遠遠在跟蹤監看阮銀子的動向,阮銀子換好純白洋裝後,小雨已停,就走去老榕樹下和大米會合,大米騎了輛大機車,小伍騎腳踏車追不上。一怒之下,回營房取了空勤自衛用四五手槍,就到阮銀子回家的必經處;敬軍路起點的甘蔗園旁靜候。

凌晨四點多,大米的大機車載著阮銀子回程,被路旁衝出來的小伍堵住,阮銀子忙從後座跳下來,擋在大米前面。小伍對著阮銀子額頭扣下板機,大米趁隙轉頭快駛逃離,阮銀子倒臥血泊,小伍兩腿一軟就跌坐在旁邊呆了!小營門衛兵聽到槍響心知有異,立刻通知機場值星官,機場的反應很快,監察和保防部門的人帶著憲兵先趕到,把小伍銬上後,地方警察局的人也隨後趕到。事發當天上午,李痲子首先趕去臨時羈押處想見小伍,但案情仍在偵查中不能得見,李麻子當日整天淚眼滂沱!基地當日即下急令,即刻收繳空勤人員的自衛手槍,統一收歸槍械庫保管,以後在出任務登機前才配掛。

小營門外附近那棵百年老榕樹下,是阮銀子和大米常約會的地方,長輩們談到這裡我才恍然大悟,小蓮用過的那把黑傘,一個月前為何會跑到老榕樹下?被我不經意從老榕樹下拾起,其後又丟棄到甘蔗田轉角處,卻又成了阮銀子吐出最後那口氣時,為她遮住人世天光的遮蔽物。但阮銀子這件命案在查案過程中,卻忽然又和小蓮身上的一件懸案也扯上了關係,卻更令村裡長輩們嘖嘖稱奇!

未完待續~

導讀︰
 
鐵刺網裡的咒怨10
http://blog.udn.com/PAESI15/68732355
鐵刺網裡的咒怨11
http://blog.udn.com/PAESI15/69766745
鐵刺網裡的咒怨12
http://blog.udn.com/PAESI15/71155088
鐵刺網裡的咒怨13
http://blog.udn.com/PAESI15/72697259
鐵刺網裡的咒怨14
http://blog.udn.com/PAESI15/73573103
鐵刺網裡的咒怨15
http://blog.udn.com/PAESI15/75486813
鐵刺網裡的咒怨16
http://blog.udn.com/PAESI15/78393803
鐵刺網裡的咒怨17
http://blog.udn.com/PAESI15/104989347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自訂分類:小說
迴響(4) :
4樓. 仁真卓格爾
2016/12/08 09:39
等你...

等你,等好久...

哈哈,應該說等你下一篇(鐵刺網裡的咒怨17)發 等了好久!冬天看文要有杯熱茶才能抗寒!

很歉意!已冷落好友很久。前些時候系統牛步,我就把這邊暫且擱著,最近又有其他事在忙,續寫小說可能要待明年了。
李孟秋2016/12/26 17:18回覆
3樓. *Susan*
2016/10/21 21:23

這懸念等了好久 睡

大部分的男人都會像小伍一樣心生怨恨

只是好傻 用了最糟的方法

莫非受了陰魂的牽引嗎 好恐怖汗

人人都說看得開,事情到自己頭上時都糊了!
這段故事應是當事人情緒失控所致。受陰魂牽引的事,大多見於自裁事件中。 李孟秋2016/10/25 00:27回覆
2樓. 靜若
2016/10/21 18:27

遺體就這麼就地掩埋? 該不會日後您又見到她在那裡徘徊?

感情糾格,好像一個永遠落幕不了的故事,不管在哪個年代。

這部小說寫得好精采!!

那個窮年代,路倒死掉的人很常見,如果沒有家屬收屍,都是找附近空地就地掩埋。地主的荒地如果很久沒去看顧,還有可能會冒出一些墳堆來。 李孟秋2016/10/22 11:36回覆
1樓. 愛唱 手拉手
2016/10/21 10:24
果然
老歌還是好聽 這首是我的最愛
來自我的生活感性記憶,這一曲也是我早年一播再播的收聽曲。 李孟秋2016/10/21 16:4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